凯撒革命 – 西子绪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诺尔森·多诺顿。人们总是将这位多诺顿王朝的创始人称之为海妖之王。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满了各式各样的阴谋诡计,完全可以写成一部最传奇的宫廷斗争史。自幼不被父皇喜爱的他,却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权谋,将皇位斩获马下。可惜的是,诺尔森·多诺顿,永远也不会想到,在踏上王位不久之后,他将死于自己最为信任的弟弟,凯撒·多诺顿之手。

戚唯冷,就算是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大学生,他也能难想象当某一天自己穿成了那位传奇一生,却无比短命的帝王之后即将经历怎样的挑战。原本熟知的历史,却在亲眼见证之后,彻底被颠覆。
不是说凯撒·多诺顿是王庭的宠儿么……可是眼前这个营养发育不良, 面色饥荒的小孩,真的是历史上那个冷血冷清的帝王?
戚唯冷:好吧,既然已经知道了未来,那么他一定不会轻易的败北的。
可是历史……真的是那么容易改变么?

总之一句话就是辛辛苦苦小心翼翼的把小变态成大变态,最后被大变态一口吞了的故事。CP是凯撒X戚唯冷(诺尔森),伪兄弟,年下。

三观不正变态攻X不明属性受,小清新妹子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诺尔森·多诺顿 ┃ 配角:凯撒·多诺顿 ┃ 其它:伪兄弟,年下,宫斗,西方架空

编辑评价:

历史系的大学生戚唯冷,神奇的穿成了中世纪一个有名的短命帝王诺尔森。和原本的历史不同,戚唯冷居然捡到了原本该作为王庭宠儿存在,如今却备受虐待的弟弟,凯撒。为了改变自己死于弟弟之手的命运,戚唯冷用尽全力面对宫廷之中的暗涌,可却在最后才发现,历史再次回到了原本的轨迹…… 本文题材新颖,以古代西方为背景,贴近历史。作者的语言精炼简单,人物刻画立体生动,历史系大学生戚唯冷外表优雅镇定、故作强硬,实则内在迷茫无助,弟弟凯撒冷漠专情、占有欲极强。全文节奏紧凑,情节跌宕起伏,感情描写细腻而真实,幼年时的凯撒与戚唯冷的互动,更是戳中读者的萌点。

雨夜

戚唯冷把论文写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寝室里的其他三人早就进入了梦乡,整个屋子除了轻微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听不见任何的声响。
“多诺顿的王朝始于诺尔森多诺顿,这个一生坎坷的帝王……”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戚唯冷取下眼镜揉了揉眼镜打了个哈欠。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听到了那沙沙的声音,戚唯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站到窗边轻手轻脚的推开了窗户。
或许每个人都想象过,当自己穿回到过去,会怎么样改变历史。戚唯冷写论文的过程中,不止一次的猜想过,他笔下的那位帝王,如果没有被他的亲弟弟杀死,又会创下怎么样的功绩。但是世界上是没有如果这种存在的。诺尔森注定在披荆斩棘登上王者之巅时,被他的弟弟以阴毒的手段,夺取了性命。
戚唯冷想着,突然觉的头有些昏沉,他用手撑住窗户边缘,想要转身躺到床上,却在这时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拉住了一般。戚唯冷倒吸一口凉气,发现这拉力竟是越来越强,最终将他硬生生的拉出了窗户!
整个过程不出十秒,戚唯冷就诡异的消失在了屋子里,唯有那大开的窗户,似乎在证明着这个曾经存在。
XXXXXX
“殿下……危险……”
“不,你……”
“杀了……马上……”
嘈杂的人声让戚唯冷痛苦的睁开了眼,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就觉的浑身上下都痛的要死,甚至连说话都觉的异常的困难。
“殿下,您醒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戚唯冷咋了眨眼,想让自己更加的清醒一些,结果待他稍微能看清楚眼前的景色,却险些没被再次吓晕过去。
中世纪的建筑风格显著,当时的贵族崇尚各种极致的奢华,无论是巴洛克,还是洛丽塔,都是足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建筑物。
戚唯冷不是建筑系的学生,对于分辨西方建筑风格方面着实有些费力,但是这却并不能阻碍他看出自己到底身处什么地方。
“殿下,殿下……”不断叫着他的是个金色头发的少女,穿着一身非常宫廷女仆的装扮,这样的装扮,戚唯冷只有在历史书里才见到过。
若是说之前戚唯冷还有些怀疑是不是有谁对自己做了恶作剧,那么少女那奇怪的发音,就让戚唯冷绝望的否认掉了刚才的想法——那种非常怪异的鹰国音,是他从未听到过的。然而最可怕的是……他能够毫无障碍的听懂这个少女在说些什么。
“你……”戚唯冷才说了一个字就闭了嘴,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也可以那么的陌生。
“殿下……”少女看见戚唯冷的表情,更加担心了,她见戚唯冷想要坐起来,急忙上前将她扶起:“殿下您感觉怎么样?”
“……”戚唯冷忍住胸口的疼痛,深吸一口气,对着少女道:“你去……拿面镜子来。”
“可是殿下……”少女一愣,显然是不明白戚唯冷什么意思,不过在看到戚唯冷固执的表情之后,只好让戚唯冷靠在了床头,自己转身在屋内找了面镜子来。
光滑的镜面里映照出一个完全陌生的脸,西方式的脸庞上有着一双蔚蓝色的眼瞳,长相说得上清秀,一头金色的长发柔顺的搭在肩上,整个人看上去单薄而柔弱。
“……”戚唯冷在看到自己脸的那一刻,就觉的自己嗓子堵上了什么东西,他一把抓住胸前的衣襟,急促的喘息了几口,竟是一时间受不了打击直接晕厥了过去!
耳边还在响起那个陌生少女的叫喊:“殿下……殿下……”
我不是你的殿下。这是戚唯冷晕过去之后最后的一个念头。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戚唯冷缩在角落,看见那让人心神俱冷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幕光墙。那光墙像是一个投影仪,不断的闪现着各式各样的图片。
戚唯冷被光墙吸引,呆呆的看着那些看似凌乱的图片,却很快发现……那些图片,连续起来,竟是一个人的成长史。而那个人,就是刚才自己身体的主人。
戚唯冷就这么看着,看着少年的出生,幼时,成长,死去……最后一个透明的身影出现在了戚唯冷的眼前。
“你好,我叫诺尔森多诺顿。”少年的声音很好听,柔和中带着清洌。
“……你……”戚唯冷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叫什么?”
“诺尔森多诺顿。”诺尔森笑了笑:“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戚唯冷沉默了好一会,似乎才缓了过来:“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一直在想,若是海妖之王没有死在他的弟弟手上,会有怎么样的未来么。”诺尔森面色平静:“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戚唯冷急忙想要解释,却见诺尔森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制止住了戚唯冷的解释:“我已经决定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戚唯冷眼前的黑暗像是拼图一般碎掉,他猛地睁开眼,却又再次看到了那熟悉的天花板,和自己身边那张满是担忧的脸庞。
“薇安。”戚唯冷叫着少女的名字:“你去给我拿点水来。”
“好的,殿下!”看见自家的殿下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薇安几乎就要喜极而泣了,她用手擦着眼角,踏着小碎步就跑了出去。
“……唉。”屋内只剩下了戚唯冷一个人,他看了看自己纤细的双手,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啊。”
和自己学习的历史不同,这位历史上有名的帝王的幼年记忆不算太过悲惨,他的母亲瑟琳娜是鹰国国王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后。
因为是独生子的缘故,诺尔森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在皇室之中,很得他父亲的喜爱。
可惜的是……如果按照历史的发展,这样的情况,很快就会有变化。
戚唯冷苦笑着细数那些牢牢记在脑海中的历史轨迹,不得不承认,他的运气着实不怎么样。从诺尔森的长相来看,他至少十三四岁了,那么也就意味着,疼爱他的母亲,很快就会被他的父亲罢黜,并且在随后的宫廷斗争中死于非命。
亨利多诺顿是诺尔森的生父,也是历史上著名的亨利一世。在执政的前期,也算的上一个英明的国王。然而就像俗话说的那样,上帝若想让一个人灭亡,必将先让他疯狂。
在诺尔森十几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他的执政史上抹上了灰暗的一笔。短短的四年中亨利先后废掉了三任皇后,并且否认了诺尔森的继承人地位,甚至强迫教会否认了诺尔森母亲是个合法皇后。
接着亨利将他的私生子接入了皇宫之中,给于了他皇子的称号——但这并不意味着亨利有多么疼爱这个名字叫做凯撒多诺顿的私生子。
中世纪的西方皇权至上,帝王们可以极为任性,他们可以娶□为妻,和自己的母亲苟合。在戚唯冷看来,亨利将凯撒多诺顿,认领回王庭之内,与其说是为了私生子着想,倒不如说是为了和第二任皇后赌气。
赌气的代价不仅仅是第二任皇后很快就遭到了和诺尔森母亲同样的待遇,受到牵连的还有诺尔森——一个已经失去了皇室继承人地位,甚至险些惨遭变为私生子的皇子,其在王庭内的遭遇可想而知。
戚唯冷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再次苦笑,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就算熟读历史又如何?他没有敏锐的政治直觉,也没有血腥强势控制局势的手腕,在这样一个没有人权的中世纪里,他又该怎么重现诺尔森的荣光,登到王庭的巅峰?
“还好我没写别人的论文。”戚唯冷忽的想到了什么,然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要是他手贱去写了关于司马迁的论文,那他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这么一想,心中的迷茫和悲凉似乎少了许多。
“殿下……”拿水的少女这才回来,手里端着一个银杯:“您要的水。”
“嗯。”戚唯冷还是觉的自己胸口疼的厉害,他会想起之前看到的诺尔森的记忆,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胸口为什么那么疼——诺尔森和他的父亲去打猎的时候,被马直接从马背上颠了下来,没死,就已经是运气了。
不过这显然不是一次正常的意外,戚唯冷想,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诺尔森母亲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父亲

诺尔森的母亲米莉亚是奥国第三位公主,因为一系列的缘故并不得奥国国王的喜爱,嫁给诺尔森的父亲亨利算得上她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转折。
亨利和瑟琳娜的婚姻持续了二十余年,最初,他们相敬如宾,可以说是最为典范的夫妻。之后又因为瑟琳娜生下了鹰国的第一位皇子,更是巩固了他两之间的关系。
可惜的事,事情并没有一直朝着好方向发展。
瑟琳娜比亨利大了十二岁,当亨利正值壮年时,瑟琳娜却在逐渐的老去……这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瑟琳娜和亨利之间关于宗教上的不统一。
瑟琳娜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而亨利,却十分的反感教廷企图染指国王的权利,在政治上的分歧,使得这对情侣越走越远,最终彻底的分开。
戚唯冷不太确定瑟琳娜和亨利的关系已经恶化到哪一步……但是他却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的糟糕了,原因很简单……
“诺尔森。”已经年近四十的女人已经显现出明显的苍老,再多的粉底也无法掩盖住额上的皱纹。
“母亲……”戚唯冷在诺尔森的光幕里已经见过了瑟琳娜,但是却没有亲眼见到来的震撼,他看着这个女人脸上担忧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心虚。
“还疼么?”瑟琳娜伸手摸了摸戚唯冷的额头。
“疼。”戚唯冷觉的自己的胸前的骨头虽然没有断,但是也绝对伤的不轻。
“给你喂马的那个仆人已经处决了。”瑟琳娜是十分疼爱诺尔森的,毕竟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这次的意外,则更像是谋杀:“你最近小心一些。”
“是。”在和瑟琳娜对话的时候,戚唯冷意外的没有感到不自在,他在曾经的世界里本来就是个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品尝过母爱的味道。
“诺尔森……”瑟琳娜看着自己儿子稚嫩的脸庞,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你……”
“怎么了母亲?”戚唯冷看着瑟琳娜为难的摸样,问道。
“明天我会派人送你离开皇宫。”瑟琳娜像是终于做出了决断,对着戚唯冷道:“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回来……孩子,记住,我爱你。”说完,瑟琳娜低下头,在戚唯冷的额上印上了一个温柔的吻,或许是因为紧张和恐惧,她的唇显得异常的冰凉。
“……”戚唯冷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瞪大了眼,然后脑海中冒出了一句看过非常多遍的话“瑟琳娜王后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亨利一世的转变,在□初期就想将自己的儿子,未来的海妖之王送去安全的地方,可惜的是,瑟琳娜王后所信任的部下之中,却出现了一个让人唾弃的叛徒”
没错,这就是政变前夕。戚唯冷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他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若是重生在更早些时候,他或许还有机会为这次的骤变做更充裕的准备,可是他到来的时机却是这样的不合适,以至于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而最让戚唯冷无奈的是……他甚至都不记得那个背叛了瑟琳娜皇后人的名字!也对,除非你臭名昭著,否则谁会去记住一个让人厌恶的丑角呢?
看见戚唯冷一脸呆滞的摸样,瑟琳娜还以为他是被吓着了,她的眼神里透出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哀戚,只能伸手牢牢的抱住了自己疼爱的儿子。
“母亲……”戚唯冷说不出安慰的话,他知道,这次离开,或许就是他和瑟琳娜之间的永别。
“别怕,我的孩子。”瑟琳娜是位好母亲,她用尽了全部力量想要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仅剩的利益……虽然这样的行为,最后还是失败了。
“去吧,主会保佑你的。”瑟琳娜最后亲吻了一下戚唯冷,然后就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戚唯冷一个人躺在床上,目送着瑟琳娜萧瑟的背影。
“殿下。”薇安轻声叫道:“皇后陛下吩咐……请您尽快收拾一下行装。”
“好。”戚唯冷淡漠的应了声——若是历史没有错,根本没有必要收拾行囊了,因为他在逃出皇城不到一千米之后就会被他的父亲派去的人给抓回来,并且一直囚禁在皇宫之内,直到他的母亲被送上断头台,新的皇后高调即位,
薇安见戚唯冷不怎么想说话的摸样,也就识趣的退了出去,临走之前还把放着食物的餐盘送到了戚唯冷的床头。
餐盘里的食物是一块全麦面包,一块乳酪,一根腊肠和一个梨。看起来干巴巴的毫无食欲。戚唯冷本来不太想吃的,但是听到肚子咕咕叫之后才惊觉这具身体似乎是饿了挺久了。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了稍微看起来比较滋润的梨子,咔擦咔擦的啃了起来。
咀嚼的动作牵引着胸前的受伤的部位,让吞咽都变得异常的困难,戚唯冷吃了几口就不得不停下,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进食。
他之后要这么办呢?戚唯冷想,熟知历史的他,是否应该延续着诺尔森的道路,直到登上王位?可是他真的有诺尔森那样的能力和勇气么……
戚唯冷不想怯懦,可是突如其来的环境的变化,却给他带来了一种迷茫的感觉,就好像他只是在做一个梦……一个随时会醒来的噩梦,
可是戚唯冷退缩之余却很清楚——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夜晚的来临十分的迅速,戚唯冷看着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他将一些所需的生活用品和比较珍贵的东西放进了要带走的箱子里。虽然历史告诉他他逃不掉,但戚唯冷在心中还是留了那么一两分侥幸。
因为身体的不适,戚唯冷很早就上了床,他看着华丽的床幔,闻着中世纪特有的熏香,就这么慢慢的睡了过去。
出发的时间定在早晨。天还未亮,戚唯冷就被薇安从床上叫了起来,他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侍女,脸上并没有带上什么表情,然后再薇安的服侍下将自己的衣物穿好了。
见一切准备就绪,薇安叫了一个佣人抱起了戚唯冷准备好的行李箱,然后带着戚唯冷登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因为这是件需要保密的事,所以参与的人也很少,目前戚唯冷就看见了薇安和那个陌生的男仆人,还有一个已经坐在了马车上的车夫。
出城之前的事情都还算顺利,戚唯冷看着马车驶出皇城的那一刻,悬着的心却丝毫没有放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景色。
这一刻,时间在戚唯冷的身上似乎凝固住了,因为紧张,他的额上溢出了冷汗,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让人遗憾的是,有时候历史是十分的准确的,在听到哒哒的马蹄声的时候,戚唯冷原本一直紧张的情绪却意外的缓解了下来。
他带着平静的神色,看着自己的马车被一列骑士给拦下,身边的侍者都被吓白了脸。
“诺尔森殿下,国王有令,要我带您回到王宫。”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
“……你是什么人。”戚唯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淡定,他掀开了马车的帘子,没有表露出一丝的慌乱:“你确定这是我父皇的命令?”
“是的。”骑士长看着戚唯冷不卑不亢的摸样,眼里闪过一丝赞扬:“是国王陛下的手谕。”
“好吧。”戚唯冷用余光扫过了自己身边三个颤颤发抖的仆人,不出意外的在某个人身上看出了端倪——好吧,他不得不承认,关于谁是背叛者的这个问题的答案,确实挺让他吃惊的。
薇安,那个从他醒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陪伴着他,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女仆,似乎就是那个让人唾弃的背叛者。至于他怎么看出来的——戚唯冷苦笑,在他还在场的时候就和骑士长打眼色,还真是没把他这个皇子放在眼里啊。
“我遵从父皇的手谕。”戚唯冷并没有抗旨的打算——他也没有抗旨的资本,这只骑士队伍虽然只有十二个人,却完全足以将毫无反抗能力的他带回皇宫之内。
“那么请吧。”按照原本的计划,戚唯冷应该是被骑士长强行掠上的马背,狼狈的被带回皇宫,但是因为不知名的因素,戚唯冷居然十分幸运的再次乘坐马车,被十二位骑士护送回了王城之内。
当然,粗鲁的骑士显然不是戚唯冷要面临的最大困难,他要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他那怒火中烧的父皇,亨利一世。

母后

戚唯冷在历史书上对于亨利一世的了解并不算多,大部分也都局限在他对待诺尔森的态度以及影响上面了。但是戚唯冷却清楚的知道,这位曾经也算得上英明的国王,在他的执政后期简直昏庸的一塌糊涂,甚至干出过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荒唐事。
不过现在戚唯冷显然没那个心思去想未来的事,因为他现在不得不开始担心亨利一世会怎么处置他这个即将被废除的继承人。
希望历史没出错吧。坐在马车里的戚唯冷只能如是的祈祷。
被骑士队押送进王城的时候,戚唯冷心中却奇怪的没有一丝慌乱,按理说作为一个现代普通的大学生,遇到这样的事且不说表面上表现的如何,心里好歹会有些对于未来的迷茫,可戚唯冷除了最开始有了那么点忧郁的情绪之外,之后的心情都平静的像是一波古井。或许是还没对这个世界产生真实感,或许是对于这段历史太过的熟悉,戚唯冷面色沉静,跟着骑士队的骑士长,一起进入了亨利一世的书房。
“诺尔森。”出乎意料的,亨利居然并没有直接对戚唯冷报以怒色,他现在三十余岁,正值男人一生中最黄金的年龄,从外貌上看上去也算得上成熟英俊:“你出城是为了什么?”
这是明知故问,戚唯冷看着眼前陌生却又熟悉的男人,微微的垂了下头,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就像刚刚哭过一样:“父皇,您不要我了么?”
“……”亨利一愣,他和自己这个儿子的关系其实十分的融洽,若不是因为瑟琳娜的缘故,继承人的位置绝对不会另选他人,可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私欲……想到这里,亨利觉的自己心中燃烧着的怒火熄灭了许多,他仔细的打量起因为意外而卧床许久显得十分憔悴的诺尔森,意外的产生了一丝的怜惜:“谁在你耳边乱说了。”
“父皇。”戚唯冷赌的就是亨利还对自己怀有那么些许父子之情,看到亨利的神色缓和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有人跟我说您准备罢黜母亲,我只是害怕……”
“嗯。”亨利看着戚唯冷,想要解释,却又止住了——他根本没立场去安慰戚唯冷,因为戚唯冷所担心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这件事肯定不会就那么完了——亨利继续道:“是谁告诉你的。”
“这……”戚唯冷等的就是亨利的这句话,他故作迟疑,表现的并不是那么想说出答案。
亨利并没有强迫戚唯冷迅速的说出答案,而是用一种“慈祥”的目光凝视着戚唯冷,就好像一个慈父在告诉孩子——说吧,父亲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只是想知道是谁罢了。
戚唯冷将亨利的眼神看在了眼里,然后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名字:“薇安。”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戚唯冷并没有看楼亨利严重一闪而过的惊讶,他咬了咬牙,表现的略微不安:“父亲……您不会对薇安做什么吧?她……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喜欢到处打听八卦。”
“放心,我不会对她做什么的。”亨利此时依旧显得十分的慈祥,他伸手摸了摸戚唯冷的脑袋,道:“你先去休息吧。”
“是,父皇。”戚唯冷的目的已经达到,亨利也没有对他做出什么惩罚,这大概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至于瑟琳娜即将面对的那些事,以戚唯冷目前能力能做的,就只能是去教堂祈祷了。
回到自己的住所后,戚唯冷并没有看见薇安的声音,随口问了句周围的仆人,才知道一直都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亨利叫走了。
不过戚唯冷不是个喜欢胡乱施舍同情心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的情况十分险恶,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跌下万丈深渊再也爬不起来。而薇安,显然只是宫廷斗争中的一个牺牲品罢了,戚唯冷静下了心,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却意外的觉的浑身发冷。
这一整天,除了早上发生的那些事之外,都显得异常的平静。仆人们按照惯例将食物用餐盘端进了戚唯冷的起居室。
戚唯冷并不迟钝,他很快就察觉出了仆人态度上的变化——那些躲躲闪闪的眼神,带着怜悯和恶心的目光,让戚唯冷就算是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都难。
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戚唯冷食不知味的吃完了自己的午饭,想要出去走走,却被侍卫拦了下来。侍卫的长相很陌生,看得出是新调遣过来的,戚唯冷被拦下之后也没有和他们争辩,而是顺从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也不再去探听什么。
戚唯冷还需要去问发什么事?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亨利一定对瑟琳娜出手了。连带着他这个继承人,也受到了牵连。
戚唯冷每次从历史书上看到这个被称为“瑟琳娜审判日”的事件,都会为皇后瑟琳娜的勇气所震撼,也会感叹一声亨利的薄情。
然而当他变成了诺尔森,接受了他的记忆之后才发现……当面临疼爱自己的母亲即将被处决的事实,他根本做不到淡定以对。
可是不能淡定又能如何?戚唯冷坐在床边,看着自己手中精致的银杯,抿了一口里面的水。亨利禁止了他出门,是不是意味着……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去见瑟琳娜最后一面?
其实戚唯冷对瑟琳娜并没有产生多少母子之情,毕竟他和瑟琳娜只见过一面。虽然他接受了诺尔森的记忆,可是那些记忆更像是一部电影,而他只是个观众。但这些因素并不阻碍他对这个坚强的女人产生敬慕之情。
戚唯冷有想过,如果他变成诺尔森多诺顿的时间往前推几年,他是否有能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然而得出的结论却让他觉的沮丧——他并不觉的自己有那个实力和勇气去改变历史。
这样惴惴不安的日子一直延续了几个星期,戚唯冷中途尝试过很多种方法想要打听一下瑟琳娜的消息,可是周围的仆人显然已经被亨利警告过了,除了服侍了他好几年的一个老人悄悄的给他塞了纸条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把他当做了空气。
嗯,这就是皇室。戚唯冷对于这种情况并没有多少失望,或许是他在前世的孤儿身份让他受尽了白眼,对于这些负面的情绪他倒是处理的很好。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天气不错的早晨。戚唯冷和往常一样吃掉了仆人带来的干酪和牛奶,拿起一本书坐在床边看了起来,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看书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消遣了。
“殿下。”一个声音在戚唯冷的门口响了起来。
“谁?”戚唯冷敏锐的察觉了变化,将手上的书放下快步走到了门边,打开门之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瑟琳娜是天主教的忠实信徒,因此和一些主教们关系密切,眼前的人就是鹰国一个十分有权势的红衣主教,名字叫做亚摩斯。
“您快些换上这件衣服吧。”亚摩斯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将手中的衣物递给了戚唯冷。
戚唯冷一看,发现自己手里的衣物是一套仆人所穿的衣服,立马明白了亚摩斯想干什么。他一点头,就转身回到了屋子里,迅速的换上了这件衣服。
“请您跟我来。”不知道亚摩斯怎么做到的,一直看守戚唯冷的侍卫居然不见了身影,而平日间如苍蝇一般监视着他的仆人也没了影子。
“今天陛下要在法庭上起诉您的母亲。”亚摩斯对于亨利明显有着不好的印象,他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中略微带上了一些厌恶。
“皇后陛下请求我,让我带您去法庭和她见……一面。”看得出亚摩斯是先说出“最后一面”四个字的,但是忽然住了口,似乎自己也觉的不吉利。
“嗯,谢谢您了。”戚唯冷跟着亚摩斯上了马车,他还以为自己会被关到瑟琳娜处决的那一天,却没想到,还有机会目睹审判的一幕。
“希望您一定要坚强。”亚摩斯道:“……我们都会为您祈祷的,殿下。”
“……”戚唯冷没有再说谢谢,他知道在很多时候,谢谢这两个字的分量实在太轻了,轻的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亚摩斯应该是瑟琳娜的至交好友,否则绝对不会冒着被亨利处决的危险,将戚唯冷从王宫里带出来。
“她本应有更高的地位,更好的结局。”马车里里,亚摩斯轻声叹息:“可惜……”
可惜历史永远都是残酷的。戚唯冷闭上了自己的眼,将身体靠在了车厢上。

恶意

诺尔森的父亲亨利为了尽快摆脱瑟琳娜,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他以“不贞”的名义将瑟琳娜皇后告上了宗教法庭,并且在法庭上公开宣称,在他和瑟琳娜成婚的时候,瑟琳娜就已经是个失去了贞洁的女人。
二十年的婚姻并没有给亨利带来一丝对于瑟琳娜的怜悯,他站在原告席上,扬着他尊贵的头颅,那副摸样就像只耀武扬威的大公鸡。
戚唯冷和亚摩斯坐在听审席上,看着这一幕闹剧。戚唯冷对这个名义上的父皇不可抑制的产生了浓重的厌恶之情,他看着瑟琳娜挺直了脊梁不卑不亢的摸样,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心酸。
“上帝保佑。”瑟琳娜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丈夫为了摆脱自己居然可以这么的无耻,她的脸上带上了一点因为愤怒而被染上的嫣红,嘴唇轻微的抖动:“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在与国王成婚之前我还是完璧的女子……”
接着瑟琳娜以一种让人心痛的语气讲述了她和亨利的婚姻史,从他们相识,相恋,成婚,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
戚唯冷安静的听着,却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自己的衣角——不得不承认,瑟琳娜的叙述十分的感人,她的语气说不上悲凉,却又暗含着一种让人心碎的哀伤,那一幕幕的细节的描述,可以让人清楚的感觉到瑟琳娜到底有多么在乎这段婚姻,又多么为了亨利的背叛而感到伤心和绝望。
听审席上渐渐出现了小声的抽泣声,似乎是一些贵妇已经受不了这么悲伤的场景,而流下了泪水。
可惜的是,戚唯冷的父亲显然并没有把皇后的一番言语放在心里。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说法,并且固执的想要剥夺瑟琳娜的皇后名号。
“别担心。”亚摩斯轻声在戚唯冷耳边道:“会没事的……教皇一定会站在你母亲那一边的。”
当然,这我也知道。戚唯冷并没有回答亚摩斯的话,他听着亚摩斯的安慰,心中的悲痛却丝毫没有减少——瑟琳娜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教皇自然是会站在她的那一边,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最后的结局依然是残酷的——亨利无视了教皇的审判,依旧强行将瑟琳娜送上了断头台,并在几天后娶了自己的新皇后。
而自己——戚唯冷的脸上显示出了一种与他年龄不符的冷漠——也从皇位继承人,变成了一个母亲的私生子。
是的,私生子。在鹰国的法典里,母亲合法的婚姻被否认,那么就意味着子女也变为了可怜的私生子。他真是有一个好父皇——不知不觉中,戚唯冷已经融入了诺尔森这个角色,开始从诺尔森的角度思考。
最后的结果不出亚摩斯所料,宗教法庭宣判瑟琳娜无罪,并且要求亨利断绝和他的新宠——未来的皇后,乌尔妮卡的不正当关系。
亨利显然对这个判决结果十分的不满,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法庭,留下了形容憔悴的瑟琳娜。
亚摩斯见到审判结束,拍了拍戚唯冷的肩膀,道:“跟我来。”
然后他就领着戚唯冷走出了法庭,来到了一间所处十分隐秘的小屋子里。
戚唯冷知道这是他母亲的吩咐,也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坐在了椅子上,等待着瑟琳娜的到来。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脸上还带着泪痕的瑟琳娜走了进来,她进来一看见戚唯冷就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把抱住了他,手臂还微微有些发抖。
“母亲。”戚唯冷没有动,感受着瑟琳娜的悲戚:“您……还好吧?”
“诺尔森,我的宝贝诺尔森。”瑟琳娜低头,不断的吻着戚唯冷的头发:“没了我你要怎么办……没了我……你要怎么办……”
“母亲。”戚唯冷很想再说点什么安慰瑟琳娜的话,但是他说不出口——真的是说不出口,眼前的女子或许已经青春不在,可是母性的光辉却将她掩映的异常美丽,戚唯冷看着她绝望而悲伤的摸样,心中对于那个冷漠的国王亨利升起了一种极度的憎恶。
“我可怜的儿子……”瑟琳娜依旧没有放开戚唯冷:“上帝会保佑你的……请你在我离开之后,一定要小心那些可怕的恶意,乌尔妮卡不是个好女人,你一定要小心……”
“……”戚唯冷回抱着瑟琳娜,一言不发。
“你的父亲不会放过我的,他已经被恶魔迷了心窍。”瑟琳娜道:“……原谅我,我的宝贝儿……”
“这不是你的错。”戚唯冷的眼眶湿润了,他是那样的不愿看着眼前的这个充满了美好品质的女子走上绝路,可是他能做什么呢?一个无能的他,又有什么办法去拯救自己的母亲??
“教廷是可以利用的势力。”聪慧的瑟琳娜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那个曾经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丈夫是那样的陌生,她知道他不会再给她活下去的机会:“但是……你一定要小心。”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礼物了。”瑟琳娜说着,从自己的颈项之间掏出一根做工十分精美的项链,她对着戚唯冷笑了笑,然后将项链系在了他的脖子上:“记住,我爱你。”
“我也爱你。”这是戚唯冷对瑟琳娜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跟着亚摩斯离开的时候,看见瑟琳娜不舍而悲伤的目光,他想听下,想再对瑟琳娜说些什么,可是却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听见门碰的一声关上。
亚摩斯随后将他送回了他的住所,他看着还未成年的戚唯冷,眼里透出那么点同情的意味:“如果我有什么事能帮得上忙,请您尽管说。”
“……谢谢。”戚唯冷在离开瑟琳娜之后就收敛了自己脸上悲伤的情绪,他看着主教还算得上真诚的目光,道:“我希望……在母亲受刑的时候,能到现场去。”
“……”亚摩斯听见戚唯冷这句话,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淡然:“没问题,陛下,到时候我会来找您的。”
“谢谢了。”戚唯冷点了点头。
随后亚摩斯就离开了,留下戚唯冷一个人呆坐在寝宫里,脑海里全是瑟琳娜那悲伤又凄凉的面孔。
“……历史的轨迹永远是那么惊人。”用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上中国的文字,戚唯冷笔尖滑动:“谁能想象输掉这场生死攸关的对决的是那么优雅的皇后,而赢下这场对决的却是那个做女仆的乌尔妮卡,或许这是亨利一世吃惯了海味珍馐,突然对路边的野菜产生了兴趣?不过胜利的果实不会永远属于作恶者,我们必须得知道——亨利一世,可不仅仅只娶了两位皇后。”
将写好的羊皮纸放入了铁盒,戚唯冷想,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学生,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切或许是另一种幸福?——当然,如果他不是诺尔森,或许就更好了。
瑟琳娜获得了教皇的无罪赦免之后,亨利对她的态度更差了,因为他的新宠乌尔妮卡因为这个结果和他大闹了一场,女仆出生的她自然不会像瑟琳娜那样优雅而律己,她尖叫着咒骂亨利,哭诉着自己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告诉亨利她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做私生子的,如果亨利再不做出决断,她就要离开他。
戚唯冷并不知道乌尔妮卡到底闹的有多厉害,不过这并不难猜——因为就连足不出户的他,有时都能听见那个女人粗俗的叫声。
嗯,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的口味很怪异,拿着自己书在看的戚唯冷嘴角挂上了冷漠的笑容,他拯救不了瑟琳娜,缺不代表他能平静的面对这个夺取了他母亲生命的女人。
然而戚唯冷不喜欢这么聒噪的女人,亨利却和他的口味大相径庭,他看着自己的热恋中的情人如此悲伤,只好再次下了命令——是的,他无视了教皇的审判,对瑟琳娜再次进行了指控,罪名包括“不贞、叛国和婚外情”,这样的罪名让国民十分的不满,并且对瑟琳娜充满了同情。可是这又如何呢,亨利才是国王,只要他还活着,没有人能阻止他的行为。
戚唯冷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失态,或许是他早就接受了这样的结局,所以表现的异常的平静。
“我知道了。”戚唯冷伸手摸着自己颈项上的金色项链,笑的文雅而羞涩:“谢谢你。”

觉悟

戚唯冷只在历史课本的图片上见过断头台的摸样,曾经,这种在中世纪最常用的,用于处决的刑具在戚唯冷的生命里是如此的遥远。可是现在,它却完整的摆放在了戚唯冷的眼前。
距离瑟琳娜审判日已经过了一周,国王亨利最后还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乌尔妮卡背弃了教皇,他在七日后的那个清晨,下令处死瑟琳娜。
戚唯冷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吃他的干酪,西方的食物让他觉的异常的不适应,所以吃的并不多。一个仆人快步走进来,递给了他一张写着日期的纸条,只是一眼,戚唯冷就明白了纸条上的日期代表着什么。
亨利下令,三日之后,将瑟琳娜处死。
戚唯冷将纸条撕成碎片,扔进了自己喝的汤碗里。历史是那样的井井有条的进行着,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他变成了诺尔森的荒诞事。
不由自主的又将手伸上了自己的脖颈上的金项链,戚唯冷轻声道:“愿上帝保佑你,我亲爱的瑟琳娜。”
三日后,清晨。
亚摩斯主教依据承诺将一夜无眠的戚唯冷带了出去,他的神情比审判时略显憔悴,看来也为瑟琳娜烦恼了许久。
“我们尽力了。”马车上,亚摩斯看着一言不发的戚唯冷道:“可是你的父皇已经失去了人的本性……被一个女妖迷惑。”
“是的。”戚唯冷一晚上没睡,此时身体疲倦,却依旧毫无睡意,他的脸庞继承了瑟琳娜的美貌和亨利的英俊,年纪虽小却已然透出一种贵族才有的风姿,而这种风姿却在此时让他显得异常惹人疼惜。
亚摩斯叹了口气,知道现在是多说无益,于是也安静了下来。
早晨的王城里起了浓浓的雾气,雾气将整座城市都笼罩了起来,戚唯冷透过马车的车窗什么也看不到,鼻腔里全是湿润的味道。
很安静的一天,如果不是今天是瑟琳娜的行刑日,或许他现在还躺在床上,过几个小时才会慢悠悠的爬起来,然后吃着不合口味的早餐,找一本书当消遣,就这么安静又寂寞的渡过又一天。
平日里的枯燥在此时却那么的珍贵。戚唯冷感到马车停了下来,他跟着亚摩斯穿好斗篷,用帽兜遮住了大部分的脸。
让戚唯冷没想到的是,清晨的行刑场里竟也站了不少人了,从穿着上看来都是普通的平民,他们窃窃私语,让整个场地略显嘈杂。
“民众都对您父亲的裁决十分不满。”亚摩斯见到戚唯冷脸上的疑惑,轻声道:“他们想送瑟琳娜皇后最后一程。”
是这样的么?戚唯冷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摸样狰狞的刑具。不知是不是戚唯冷的错觉,他竟是从那刀刃上看到了斑斑血迹,就好像是用过了许多次一样。
“来了。”亚摩斯碰了碰戚唯冷的手臂,随后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开始骚动的人群。
瑟琳娜是坐囚车来的。按照鹰国皇室的惯例,国王或者王后地位的人处刑,都是应该坐马车来的,可是现在瑟琳娜却连这一点权利都被剥夺了,看来亨利真的是对这个二十多年的妻子彻底的恩断义绝。
戚唯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手死死的捏成了拳头,就连指甲陷进了肉里也丝毫不觉的疼,他看着瑟琳娜依旧保持着优雅,站在囚车里的模样,将对亨利的憎恨刻入了灵魂。
周围的平民中开始传出啜泣的声音——人们对于这位优雅而仁慈的皇后的悲惨遭遇,抱有十分的同情。
戚唯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看瑟琳娜从囚车中走了出来,由侍女搀扶着走向了断头台,她不慌不忙,完全看不出一点失态的摸样,然而这幅样子,却让戚唯冷的心像是在被刀凌迟。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既然他已经穿越过来了,为什么这一幕还会发生呢??如果这是小说……他不该是主角么……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戚唯冷把嘴唇咬出了血,他的脸色惨白的不像样子,可是却依旧没有眼泪流出来,只不过整个人的气息都悲伤的让人心碎。
“孩子……”亚摩斯第一次怀疑自己带戚唯冷来看这一幕到底是对是错,他伸手将戚唯冷搂入了怀里,用手抚摸着他的背,想让他放松下来:“别这样孩子……”
戚唯冷已经听不见亚摩斯的话了。他看着瑟琳娜拎着裙子,将头放在了那个肮脏异常的台子上,而行刑手已经开始了动作。
“不……不!!!!”戚唯冷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在周围人的惊呼里却显得那么微弱,他微微张大了嘴,喉咙里是被阻断了的话,他想说——别死,瑟琳娜,别死……我求求你……
可惜谁也不会听一个没有权势的私生子的呐喊。
锋利的刀刃最终飞速的落下,瑟琳娜的脑袋在戚唯冷的叫声中与身体分了家,她的脸上沾满了血迹,却依旧显得平静。
是的,这位名垂青史的皇后,即使在死时,也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戚唯冷觉的自己嘴里好像又什么东西不断的溢出,他随手一擦,眼睛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场中央身首异处的皇后,在那一刻,他终于彻底的明白——如果当不好诺尔森,那么等待他的,会是和瑟琳娜一样的下场。
“殿下,殿下!!”站在一旁的亚摩斯被戚唯冷的反应吓的不轻,他看着戚唯冷一口一口的吐出鲜血,却仿若不知的摸样,急忙将他一把抱起:“您怎么样了?陛下?”
戚唯冷没有回答,他面色平静至极,然后就这么昏了过去。
然后戚唯冷再次见到了那个将自己送来这个地方的人——真正的诺尔森多诺顿。
“为什么?”戚唯冷不明白诺尔森到底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参与历史不会让你感到快乐么?”诺尔森站在黑暗里,声音轻柔:“看着自己变成那个名流千古的帝王,不会让你感到自豪么?”
“不……我不要这个……我要的不是这个……”戚唯冷结结巴巴:“我要回去,你让我回去!”
“不可能的。”诺尔森发出清脆的笑声:“我为什么要让你回去。”
“……你难道没有舍不得的人么??”戚唯冷不敢置信。
“舍不得的人?”诺尔森语气中是满满的不解:“你是说那个无情的父皇?还是那个恶毒的继母?亦或者是最后背叛了我的弟弟……?哦,其实是有的,只不过在刚才,她已经不在了。”
“……”戚唯冷无言以对:“可是……这不公平……”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诺尔森冷冰冰道:“你是三岁小孩么?居然还想着公平……”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戚唯冷蜷缩成了一团:“我……会死在这里的。”
“你不会的。”诺尔森断言:“想想瑟琳娜,你舍得死在亨利的前面?看着那个夺取瑟琳娜生命的亨利和那个夺去了瑟琳娜地位的乌尔妮卡继续逍遥?不……你不会的,记住,如果你不给瑟琳娜报仇,那么就没人了。”
“……”戚唯冷彻底失去了言语。
“去吧。”诺尔森摆了摆手:“玩的愉快。”
然后戚唯冷就醒了,他一睁眼就看见了亚摩斯担忧无比的目光。
“我没事了,谢谢。”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寝宫,戚唯冷喝了一口亚摩斯递给他的水:“母亲的尸体呢?”
“已经找人去处理了。”亚摩斯道:“陛下……您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么?戚唯冷木然的在脑海里将历时重现了一遍,道:“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这就好。”亚摩斯眼里闪过欣慰:“我在这里不宜久留。如果您有事……就托菲力转达给我……我会尽力帮您的。”
“十分感谢。”戚唯冷点头。菲力是他的一个男仆,平日里没什么存在感,没想到竟是亚摩斯的势力。
说完了这些,亚摩斯就离开了,留下戚唯冷一个人坐在床上,面色深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戚唯冷才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颈项上的项链,喃喃自语道:“母亲……我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无论是无情的亨利,还是那个让人厌恶至极的乌尔妮卡,该发生的历史——他会让它一一实现。

经典BL小说网游竞技

神眷 - mijia

2020-7-23 13:05:20

经典BL小说

[系统]下半身动物 - 西西特

2020-7-23 13:09: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