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 东施娘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方潮舟穿进了一本不知主角攻是谁的长篇耽美小说,成为了里面同名同姓的二师兄。
在原著里,方潮舟爱主角受小师弟爱得发狂,为他挡剑,为他杀妖兽,为他哐哐撞大墙。
而现在……
方潮舟:算了,小师弟太多追求者,我还是洗洗睡吧。
因为方潮舟放弃追求小师弟,其他股票男见方潮舟如此有觉悟,纷纷跟他做起了好朋友,时不时分享一下心中的小秘密。
股票男1:上次我给小师弟摘仙草,他对我说了谢谢。
方潮舟(做惊讶状):那小师弟肯定喜欢你啊!
股票男2:小师弟上次跟我一起出任务了,还让我注意安全。
方潮舟(做笃定状):绝壁喜欢你,没跑了。
股票男3:他上次打妖兽衣服破了,我把我的外衣借给他,可他没要。
方潮舟(摸着下巴):肯定是因为喜欢你,所以太害羞了。
……
到后来,小师弟找上门了。
小师弟一张美人脸冷冰冰的:二师兄,有人天天造谣我喜欢别人,他是不是喜欢我?
方潮舟咳了两声:小师弟,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把我身上的捆仙绳解开?
*无心谈恋爱只想混吃等死的咸鱼受X本一心修仙后半路走歪的捕鱼攻
*攻前期有万人迷属性,后期属性很大可能会转到受身上
内容标签: 年下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潮舟(这是受) ┃ 配角:薛丹融(这是攻) ┃ 其它:《狗血文的一百种写法》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这辈子都不可能谈恋爱的(真香)
作品简评:
方潮舟穿进了一本不知主角攻是谁的长篇耽美小说,成为了里面同名同姓的二师兄。在原著里,方潮舟爱主角受小师弟爱得发狂,为他挡剑,为他杀妖兽,为他哐哐撞大墙。而现在,方潮舟只想安安静静地当一条咸鱼,混吃等死,悠闲又自在,绝对不吃爱情的苦,但万万没想到,总有人想当个捕鱼达人……本文讲述了主人公方潮舟意外穿书,一心想躲避原著剧情和里面闪闪发光的主角们,可事不遂愿,反而闹出了一系列的有趣故事。文章故事情节设计巧妙,笔触细腻,文字诙谐,行文流畅,刻画生动,人物角色性格分明,有爱有恨,有血有肉,内容引人入胜。

第一章
夜幕低垂,鬼火狐鸣,凉飕飕的冷风一直往山洞里灌。
山洞入口处有一浅缥色锦衣青年盘腿而坐,外面阴风阵阵,宽大的袖子都被吹得发出了声音,他双眼紧盯着外面的动静,良久之后,身后传过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凝视。
青年回过头,就看到本安静躺着的雪衣少年此时开始发出意味不明的呻吟声,还把身体蜷缩了起来,美人纤纤,病态羸弱,任何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
但方潮舟没有。
因为他是个穿书者。
穿书这事还要从半年前说起,半年前,方潮舟车祸而亡,但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只是睁开眼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到了异世界,因为他所见到的人皆是长发古袍。
后来,有人来问候,一口一个二师兄,口里还念了其他人的人名,方潮舟猛然发现这人所说的名字好像跟他看过的一本长篇未完结小说里的角色名字重叠了。
这本书是他闲着无聊的时候追的,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本长篇修真小说里面有个跟他同名同姓的角色。
那个角色是主角受小师弟的二师兄,每天只会小师弟长,小师弟短,为小师弟挡剑,为小师弟杀妖兽,为小师弟哐哐撞大墙。
是的,这位二师兄爱慕自己的小师弟,但这本书是一篇买股文,作者并没有直接告诉读者主角攻是谁,只是创造了无数优秀男人,而文中的小师弟似乎还是个直男。
在这本书里无数男性角色对他倾心,可他不仅毫不动心,甚至对那些故意谄媚接近他的人都没有好脸色,连载到一百万字了,虽然书还没有完结,可还没有人能走近这位小师弟的心。
这本书在网上很火,贴吧都开了十几个,每个贴吧都是不同的CP,各大CP粉丝在网上掐得死去活来,二师兄X小师弟这对也算稍微热门的CP,粉丝还有一个名字——蛋(丹)炒(潮)饭。
只是方潮舟现在穿越了,而书里的百万剧情如今才发展到一半,小师弟薛丹融已经引起无数男人的注意,甚至本书最大反派已经准备悄悄对他下手了。
按道理,知晓剧情发展的方潮舟应该仗着先知优势,先一步把小师弟弄到手,但方潮舟是条不想谈情说爱只想混吃等死的咸鱼。
在这一百多万字里,原主为了小师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后期还入了魔,堪称最惨备胎。
追求小师弟,又不一定能追求到,小师弟那些追求者个个都很凶,努力修炼,他的修为后期都成了小师弟的垫脚砖,罢了,罢了,这爱情和修炼的苦都不吃了。
所以穿书的第二天,方潮舟就放弃了追求小师弟薛丹融,也不早出晚归了,开开心心当起了咸鱼。
于是天水宗的弟子渐渐发现薛丹融身边少了一个人。
*
方潮舟看了眼地上的少年,然后当没看到一样,狠心地转回了头。
地上的雪衣少年正是他的小师弟薛丹融,说来,今夜的事全是意外。
他当了大半年的死宅,终于被师父看不惯了,一脚把他踢下山,逼他带队,带师弟妹们去秘境锻炼,小师弟薛丹融正在其中。
这一路,方潮舟都极力与薛丹融保持距离,当然为了避免让人设崩得太厉害,只要不小心看到薛丹融,他都做出一副黯然内伤的模样,仿佛是吃够了爱情的苦。
因为方潮舟的有意躲避,这一路原本他该跟薛丹融发生的互动情节都没有发生,直到今夜。
今夜他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妖兽,把他们一行人给弄散了,方潮舟迷了路,中途秘境下雨,他一路躲雨,最后进到一个山洞,结果就看到倒在山洞里的小师弟薛丹融。
他愣了愣,才想起今夜有个情节要走。
原剧情里,小师弟和他并没有分散,而他们去寻找宗门里其他师弟妹的时候,小师弟不小心被毒蛇咬伤,方潮舟当即杀了蛇,把小师弟抱进了一个山洞进行疗伤。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方潮舟褪去了小师弟的鞋袜,看着那雪白精致的脚踝,他鼻翼翕动,猛地低头吸住……
打住!
这个情节是不可以有的。
方潮舟摇了摇头,把画面给赶了出去。
他没想到他已经极力躲开薛丹融,却还能碰到对方,因为知道小师弟死不了,毕竟是主角,所以方潮舟毫无良心地坐在了一旁。
这雨下得实在奇怪,他一出去就下,回到山洞就停,莫非这书开了天眼,逼他走剧情?
不行,士可杀不可辱,他才不要亲一个男人的脚丫子,再美也不能亲。
身后小师弟的呻吟声不断,方潮舟心里毫无波动,甚至从储物戒里拿出一盏夜明珠所制的灯和一个小话本。
如今到了修真世界,方潮舟早已辟谷,长期进食五谷杂粮只会损害他修为,虽然方潮舟不想修炼,但看到修为后退,总觉得有点危险,毕竟他这个二师兄还是要带师弟妹们去历练。
所以他是实在嘴馋了,才会去吃东西,吃了还要服用昂贵的化食珠,让体内浊气消散。
没了吃东西这一大爱好,方潮舟只能看小话本打发时间了,不得不说,这个修真世界里话本量多质高,通常方潮舟上部还没看完,作者的下部就上市了。
不过最近进了秘境,储物戒里的小话本都被看了七七八八,就剩下这本没有看了。说来尴尬,这本是小师弟薛丹融的同人小说,扫货的时候,老板见他大方送的,他带回去前也没注意到这是什么书,后来才知道那是小师弟的同人小说。
薛丹融此时已小有名气,民间有一美人榜,年年更新,榜上共有十二个名额,薛丹融一下山,就轻轻松松挤上了榜单,甚至随着他的修为增加,排名越来越往前。
许多写手都会给美人榜上的人写同人。
方潮舟本不想看的,但现在实在无聊。
于是他翻到了前夜看的地方。
书上写道——
“薛丹融又羞又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要作甚?’
黑衣男人冷笑一声,‘你难道看不出吗?我已经忍你和那个男人很久了,你们一起在我面前黏糊,当我是瞎的吗?今夜我就让你看看谁才是你真正的男人!’
只见一道闷雷响起,薛丹融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对自己居然怀有这样的想法,他一直将对方当成至交好友……”
方潮舟嫌弃地摇了摇头,这很难看出来吗?
他上一回才亲了你,你是失忆了吗?啊?
“嗯……啊……”
后面的声音变大了,方潮舟顿了一下,终于起身。他踱步到雪衣少年身旁,少年因为疼痛已经完全缩成了一团,长发掩住面部,人事不省。
方潮舟蹲下身,随意撩开掩在少年脖子处的长发,下了一道禁言术。
好了,安静了,可以继续看书了。
施法结束后,方潮舟贴心地把长发又给盖了回去,天气寒冷,小师弟还是别冻着脖子了。
又看了几张,方潮舟沉浸在剧情中,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变大,等肩膀被一只手用力扣住,他才突然惊醒。
“二师兄?”
是小师弟的声音。
他声音嘶哑,其中还饱含痛苦之意。

第二章
薛丹融平日声音如金玉相碰之音,清亮悦耳,如今却被毒素折磨得声音嘶哑。
方潮舟听到自家小师弟的声音,不慌不忙地把书合上,收进了储物戒里,回头,无辜相望,“小师弟,你醒了啊。”
薛丹融生了一张很漂亮的脸,有多漂亮呢?
大概是整本书里的男人看了他都要为之发狂,尤其是他眉心处的那颗朱砂痣,像是一把火,在所有男人的心里燃烧。
此时薛丹融面色绯红,眼睛湿漉,乌发散落,越发衬得那张脸宛如芙蓉面,娇艳欲滴到了极处。任何人见了他,都会心生涟漪,恨不得立即把美人搂入怀里,可薛丹融今夜偏偏遇到了是方潮舟这条咸鱼。
小师弟刚刚一直在地上打滚,这衣服都有些脏了吧,头发也在地上滚了,应该也混杂了不少泥土吧。
啧,想给小师弟施一道清洗术,但不知道会不会太冒犯了。
方潮舟像是没看到薛丹融此时的艳色,漫无边际地想到了其他问题。
“二师兄……怎么在此处?”
薛丹融这句话几乎是牙缝中挤出来,才说了一句话,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那瞬间,方潮舟在说真话和假话当中纠结了一番,最后他选择说假话。
“我特意来寻你,方才队伍走散,我很害怕你出事。”
毕竟他现在还是小师弟的舔狗,舔狗是不可以随意崩人设的。
方潮舟试图藏起自己的咸鱼尾巴。
薛丹融闻言,长睫一颤,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他慢慢把扣住方潮舟肩膀的手收了回来,“二师兄,我……被毒蛇咬到了,那蛇有毒,我吃了……解毒丸,但没有用。”
方潮舟眨了下眼,等看到薛丹融略微诧异的眼神,才意识到到自己接话的时候了。
“小师弟,你没事吧?怎么会有如此不长眼的毒蛇?”
薛丹融拧了下眉,正欲说什么,就看到方潮舟一脸正气浩然地起了身。
“小师弟,你放心,这事就交给师兄,你且在这里安心等待。”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
*
方潮舟这次出来没下雨了,他一边拿着夜明珠灯往前走,一边在心里想原剧情。
原剧情需要他给小师弟吸毒,然后毒素转移后,他饱受折磨,面对如花似玉的小师弟,心里遐想非非,可表面上还要当个温柔师兄,最后是他强行将毒素控制在识海里,返回到了师门,虽然师父最后帮他治疗了,可也因此倒退了二十年修为。
这蛇毒也真够奇怪的,方潮舟忍不住吐槽,不啪就倒退二十年修为吗?那啪了就能涨修为吗?而且,那蛇毒怎么分得清是中毒者是手动劳动者,还是腰动劳动者呢?还有,小师弟中了就想被人睡?他中了就想睡人?
一种毒,两种功效?
臭蛇,出来挨打!
真是说出来就出来,下一瞬,方潮舟差点撞上挂在树上的一条蛇,他看清那不是树枝后,迅速施法打过去。
一条蛇“吧唧”掉在了地上。
方潮舟拿夜明珠灯照了照地上的死蛇,这蛇腰身有两指那么粗,浑身长满绛红色花纹,似乎有点像书里描写的那条咬了薛丹融的蛇。
捉到嫌疑蛇了,那就带回去给小师弟泄愤。
方潮舟把储物戒里平时用来烤鸡的长叉拿了出来,将蛇穿在上面,拎着回山洞了。他回去的时候,薛丹融还坐在方才的位置,只是他死死咬着唇,像是极不好受。
方潮舟体贴上前,将蛇递了过去,“小师弟,赶紧趁热吃吧,刚死呢。”
薛丹融:“……”
他凤眸瞥了眼递到眼前的死蛇,缓慢开口,“这是……什么?”
“小师弟,这像不像咬你的那条蛇?”方潮舟问。
薛丹融又瞥了一眼蛇,“不知道,那条蛇……游走得太快,我没有……看清楚,但花纹似乎……有点像。”
“那应该就是它了,方才我出去找了一圈,看到它在树上休息,立刻杀了它替小师弟报仇。”方潮舟顿了顿,“还有,小师弟中了它的毒,我听说民间有以毒攻毒的疗法。”
薛丹融眉头轻拧,眼里有了薄怒,“二师兄是想让我吃了这条死蛇?”
大概因为生气,薛丹融这句话说的是一气呵成,没有停顿。
方潮舟迟钝地发现自家小师弟生气了,有些尴尬地把蛇收了回来,但很快他又说:“小师弟,你是不是不习惯吃生的?没关系,我帮你烤熟它。”
说着,他就去烧火烤蛇了。
方潮舟在原世界的时候是烧烤的一把好手,如今穿进书里,随身都会带烧烤的用品,包括他特意调制的配料。
到洒辣椒那步的时候,方潮舟问:“小师弟,你吃不吃辣?”
没人回他。
方潮舟扭过头,就发现薛丹融已经缩在了山洞的角落里,离他很远,那一处几乎被黑暗笼罩,他只能辨认出那里有个人,并看不清小师弟的神情。
“小师弟,吃辣吗?”方潮舟又问了一遍。
这一回,薛丹融终于开了口,“不吃!”
方潮舟得知答案,扭回头继续烤蛇,等蛇肉烤得焦黄嫩苏,香味扑鼻,方潮舟都有点想流口水了,不过他还是按耐住了,拿着烤蛇走到了薛丹融的面前。
“小师弟,烤好了,赶紧吃吧,天气冷,一下子就凉……”
话还没有说完,烤蛇就被一道法术打倒在地。
薛丹融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说了,我不吃!”
他声音冰冷,拒人以千里之外。
方潮舟看着地上的烤蛇,好一会才伸手捡起,“别生气,都是我的错。”
臭小孩,等那大魔修出来,我一定把你拱手送出去,绝对不救你。
“我知道小师弟现在难受,是当师兄的没用,不能保护好你。”
浪费粮食可耻知道吗?乱丢垃圾可耻知道吗?
“小师弟难受,生气,尽管冲我发,我都受着。”
脾气那么差,难怪是个受。

第三章
方潮舟说着话,发现眼前人的呼吸越发沉重了,因为隔得近,他看清了对方的手,那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臂,那一块的衣服已经渐渐变成了红色。
薛丹融用手把自己生生弄出血了。
这么难忍吗?
那他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想到这里,方潮舟脸不红心不跳开始撒谎,“小师弟,你不说话?是不愿意理我了吗?还是觉得师兄在这里太碍眼了?好吧,我知道我在这里只会惹小师弟生气,我现在就离开。”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薛丹融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眼盯着方潮舟,盯着人彻底消失。只是没有多久,他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呼。
那声音似乎是方潮舟的。
片刻,他看到方潮舟重新进来了。
跟出去时不同,方潮舟是一瘸一拐进来的,就跟他当时刚进山洞一样。那时候他被那条毒蛇咬了一口,被咬的那条腿迅速麻了,所以他不得不先找了个山洞,暂时躲避,免得妖兽突然出现。
方潮舟进来后,并不看薛丹融,先卷起了自己的裤腿,然后叹了口气。他真是倒霉,刚准备离小师弟远远的,可还没有走几步路,脚踝处就传来剧痛,等他反应过来,只看到一条绛红色小蛇从草丛里一闪而过。
他拿夜明珠灯照了照,脚踝上方那里有两个明显的血洞,一看就知道是蛇咬的。原书里描绘薛丹融从被蛇咬到毒发,似乎时间不长。
方潮舟这厢在想该怎么办,那边角落里的薛丹融声音嘶哑地开了口。
“二……师兄。”
方潮舟寻声望去,“嗯?”
“你也被……蛇咬了吗?”薛丹融像是中毒太深,说话有气无力,说几个字就要停顿一下。
方潮舟神情有些尴尬,“是啊。”
“你过来。”薛丹融轻声说。
方潮舟有些犹豫,但想到自己是薛丹融的舔狗,还是乖乖过去了,哪知道一过去,薛丹融就伸手扣住了他的小腿。
“二师……兄,我中毒已深,你还未毒……发,干脆把这蛇毒……全部引到我一个人身上,这样,也能有人……把我的尸首带回宗门。”
方潮舟愣了一下,“怎么引?”
薛丹融抬起眼看着他,因中了蛇毒,他那张脸此时看上去带着一种妖异的美,“吸出来。”
“不行!”方潮舟立刻反驳了,等看到薛丹融不解的眼神时,立刻补救道,“小师弟,我不允许你这样为我牺牲。”
“那你准备……让我们二人都毒发吗?这毒……”薛丹融咬住了牙,像是非常难以启齿,“是淫毒。”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一个人中毒,另外一个人还可以控制,两个人中毒,那场面可能难以收拾。
方潮舟听了这话,当即想说可以把毒素逼进识海了,但问题是,他不会……
这大半年里,他陆陆续续有了原主的记忆,继承了修为,原主半年前学的那些法术,他都会,可问题是把毒素逼进识海里,好像本该是原主这半年学的法术,可方潮舟没学,他忙着当一条咸鱼,哪有时间去学习。
如此一来,方潮舟也纠结了。
薛丹融像是已经没了耐心,声音明显变得更为冷淡,“二师兄!”
“好好好,我同意。”方潮舟坐了下来,看着舍己为人的薛丹融,衷心地说了一句,“小师弟,你真好。”
薛丹融没说话,而是把方潮舟的腿往他那边扯了扯,随后他直接低下了头。
方潮舟感觉到有温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皮肤,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帮他解毒,可那瞬间他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所以薛丹融帮他吸毒的全程,他一直僵着身体,等腿被松开,他“嗖”的一下收回了腿,把裤腿放了下来。
薛丹融因为刚帮方潮舟吸了血,现在唇瓣还沾着血,他看到了方潮舟的动作,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方潮舟放下裤脚,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渣男,所以看到薛丹融唇瓣还有血,把自己袖中的丝帕递了过去,“擦擦吧。”
唔,好像更像个渣男了。
方潮舟改了一下,“擦擦嘴,上面有血。”
薛丹融没接方潮舟的丝帕,而是拿出自己的丝帕,用力地擦了擦唇瓣,随后将污了的手帕丢在了地上,然后一个字也不说,重新闭上了眼睛。
因为薛丹融帮自己吸了蛇毒,方潮舟不好意思再走了,所以跟薛丹融说:“师弟,你要不要试着把毒素逼进识海里,虽然会损害修为,但起码性命无忧。”
薛丹融眼睛都没有睁一下,“不会。”
好吧。
方潮舟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盘腿而坐,盯着角落里的薛丹融。
现在该怎么办?
薛丹融应该不会死吧?
他可是主角,他死了,这个世界还存在吗?
刚想到这里,方潮舟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他一抬头,就看到方才还缩在墙角里的薛丹融走到了他的面前。
薛丹融面容雪白,长发垂散,一袭雪衣,在这昏暗山洞里,看上去就像个艳鬼。此时,这个艳鬼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方潮舟看。
方潮舟对上薛丹融的眼神,心里莫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师弟?”
话音刚落,方潮舟就被扑倒了。
被人扑倒,方潮舟当即施法想定住薛丹融,可他一定,薛丹融就解开,几乎是见招拆招。方潮舟伸手抓住薛丹融放在他腰带上的手,言辞诚恳,“小师弟,你冷静一点,你可是高岭之花,不该属于任何人,我不能玷污你。”
薛丹融仿佛已经被蛇毒控制住了大脑,充耳不闻,用力挣开了方潮舟的手,又抓住了方潮舟的腰带。
方潮舟死死抓着自己腰带,不肯松手,还试图弄晕薛丹融,可这薛丹融毒素攻心,攻击力竟比平时迅猛许多,他察觉了方潮舟的意图,猛地扯下自己的腰带,将方潮舟的双手一绑,压在了头顶上方。
这受太凶了!
方潮舟心中一片凌乱,眼见自己腰带要被扯下来了,他大喊了一声,“小师弟,其实我不举!”

第四章
这一嗓子吼出来,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不仅仅是空气,寻过来的一群师弟妹们也要凝固了,他们挤在山洞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进去吧,尴尬,不进去吧,眼瞧着他们的小师弟要把二师兄给扒光了。
最后还是平日里胆子最大的一个师弟喊了一句,“快拦住小师弟,保住二师兄!”
方潮舟被救下来的时候,简直像是经历了一场鏖战,头发散乱,衣领大开,他脸上还有个牙印。这是薛丹融被扯开前,拼了命在方潮舟脸上咬了一口。
他从储物戒里拿出镜子看了看脸颊上的牙印,想碰又怕疼,这小师弟属狗的吗?这一口咬得太狠了。
“二师兄,你还好吧?”正在方潮舟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有个人走了过来。
方潮舟一抬头,对上了一张英俊不凡的脸。
眼前这个人是他的五师弟杜云息,通歧黄之术和炼丹术,也是爱慕薛丹融的男人之一,只是杜云息和薛丹融这一对热度没有他和薛丹融高。
毕竟方潮舟后期有入魔,人物设定非常饱满,情节发展曲折,虐出一堆粉。
“还好。”方潮舟往薛丹融那边看了一眼,那人现在已经安静下来,静静地躺在地上,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他周围围着一群师弟妹们,正小心翼翼地守着他,“你把小师弟身上的毒解了?”
杜云息拧了下眉头,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暂时封住了,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到师门,但离秘境开放时间还有七日。”
方潮舟现在见不只是他和薛丹融两人相处,放松了许多,反正有大把的人可以帮薛丹融解毒,眼前这位就可以了,所以对杜云息的话,他没多大担忧,“熬过这七日吧。”
杜云息嗯了一声,却没走,直到方潮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才猛地咳了两声,“二师兄……”
方潮舟看见对方的表情,顿觉不好,“嗯?”
杜云息看了下左右,蹲下身,小心翼翼地问:“方才你说你有不举之症,是真的吗?”
方潮舟本想说那是骗薛丹融的,可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跟他算得上是情敌,这些情敌在后期都或多或少都给他使了绊子,如果他谎称自己有不举之症,就等于公开说他不准备再争薛丹融,毕竟他想争,也没本钱啊,没办法给薛丹融性福的。
至于名声问题,反正他又不准备结道侣。
瞬间想清楚利弊后,方潮舟重重地叹了口气,“让五师弟见笑了,我的确有这方面的难言之隐。”
杜云息看方潮舟的眼神瞬间变得复杂,里面多了同情,毕竟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得这个毛病,更没有多少人会坦诚地说。
“二师兄,不如我帮你看看吧?”
方潮舟又叹了口气,“不用了,我私下已找过多位名医,我这是半年前杀妖兽的时候受的伤,再无挽回余地,不劳五师弟费心了。”
为了演的更像一点,他还扭开了脸。
杜云息欲言又止,最后抬手拍了拍方潮舟的肩膀,还留下一瓶美颜丹。
“二师兄,这是我新炼出来的美颜丹,可以治你脸上的伤口。”
*
自从方潮舟吼了那嗓子后,他感觉最近总有视线在他身上,可是找不出是谁在看他,同时他感觉那些师弟妹们对他的态度隐隐变了,原来崇拜更多,现在变得呵护更多。
“二师兄,你站我们后面就好了,这个妖兽交给我们。”
“二师兄,开路我们来开。”
“二师兄,小心脚下!别摔着了!”
方潮舟突然收到这么多同门关爱,在不知所措半天后,坦然地接受了,甚至美滋滋地享受起来。他现在要坐地上,都有师弟先跑过来给他垫个软垫。
薛丹融一直没醒,一整天都是杜云息背着他,等到入夜,他们找了个空旷的地方休息,杜云息先把薛丹融安顿好,才起身去洒药粉,以避野兽。方潮舟这一整天几乎就没干什么事,他找了个角落,好好地坐着,刚准备拿出话本,突然感觉到光线一黑。
他顿了一下,还未抬头,就有人压了下来。
兵荒马乱之中,方潮舟听到有人在喊。
“来人啊!小师弟又要欺负二师兄了!”
“救救二师兄!”
方潮舟:“……”
薛丹融被扯开的时候,眼睛都是赤红的,死死地盯着方潮舟看,方潮舟看了眼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有些无语。
“二师兄,你别怕,我会护住你的,小师弟肯定不能再过来欺负你。”赠他外衣的师弟握着拳,一脸正气浩然。
方潮舟唇角抽了抽,“多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师弟说完,就毅然挡在了方潮舟的身前。
杜云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再次把薛丹融给安抚下来,薛丹融又昏睡了过去。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眼被师弟护在身后的方潮舟,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二师兄,你们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觉得奇怪,就算薛丹融毒素未清,但也不至于每次都冲着方潮舟一个人去,刚才方潮舟离薛丹融最远,守在一旁的同门都没有看清薛丹融的动作。
方潮舟也觉得奇怪,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还能说薛丹融是没有选择,可这方才有一堆人,薛丹融还是找他,于是他把他见到薛丹融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杜云息听到方潮舟也被蛇咬伤后,神情微变,“昨天我便猜测二师兄说的蛇是云绛蛇,这种蛇通常都是雌雄蛇待在一起,而且被雌雄蛇咬伤的人,会互相吸引,虽然师兄你的毒被小师弟吸了出来,但恐怕师兄体内还有残余,所以小师弟才会一直盯着你不放。”
方潮舟愣了一下,“那怎么办?”
杜云息神情也不大好,“只能委屈二师兄了。”
这时候的方潮舟还太单纯,没听懂杜云息的言外之意。
等第二日,他又一次被薛丹融扑倒在地,杜云息还拦着其他人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二师兄,我有一办法可以清毒素,但必须在小师弟毒发最强烈的时候才能试,所以要委屈二师兄了。”
方潮舟一手挡住薛丹融的脸,一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腰带,对于杜云息的话,他完全呆住了,“什么?”
杜云息现在的神情就跟家里有人离世一样难看,毕竟谁看到自己爱慕之人压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还“上下其手”的时候,都开心不起来,“二师兄,你要尽量拖时间,我现在就试着清毒。”
方潮舟现在想骂爹。
他身上的人现在就跟狼崽子一样,凶猛至极,都在他脸上啃了两口了,疼得他直吸气,杜云息居然还要他拖时间。
“我怎么拖啊?你们先把他扯开啊!”
杜云息立刻说:“不可,扯开就不是小师弟毒发最强烈的时候了,小师弟只有挨着二师兄,才会毒发最严重。”
旁边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可是……可是二师兄衣服都要被扒了。”
但很快又有人说:“我们要相信二师兄和五师兄,他们一定可以治好小师弟的。”
最终还是失败了,倒也不能完全说失败,只能说成功了一半,眼见方潮舟里衣都要被扯烂了,杜云息才叫人把薛丹融扯下来。
“这毒我已经清了一半,还有一半,还需要委屈下二师兄。”
方潮舟扶着腰坐起来,他觉得他再也不是那条快乐的咸鱼了。
事实证明他的确不是了,杜云息没有再把薛丹融弄晕,身上残余一半毒素的薛丹融虽然不再时不时就扑倒方潮舟,但几乎长在了方潮舟身上。
方潮舟在哪,他都可以挂在方潮舟身上。
方潮舟:……
他长吐一口气,看了下紧紧贴着自己的少年,低声说:“小师弟,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
被毒素掌控大脑的少年喉咙里发出了咕噜一声,更加地抱紧了方潮舟。
*
终于熬到了七日后,秘境重开门,方潮舟带着师弟妹们迅速赶回了宗门,见到师父后,当即把自己身上的人形挂件塞给了自己师父。杜云息这七日始终没办法清除薛丹融体内另外一半毒素。
“师父,小师弟好像中了云绛蛇的毒,还望师父速速为小师弟医治。”
说完,方潮舟就跑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他不仅跑了,还宣称闭关,而这一闭关,方潮舟就闭了半年,等他接到师父传召,才知道十年一届的修真大会要开始了。
“潮舟,上一届修真大会你取的名次还算不错,今年你准备参加吗?”师父问。
方潮舟果断地摇了头。
师父点点头,“参加就好,这次我准备让门下二十个弟子参加。”
方潮舟:???
“不是,师父我……”方潮舟想反驳,但发现他才说了几个字,就被下了禁言术。
师父继续说:“这次参加的宗门不少,你小师弟是第一次参加,你路上多照顾照顾他。”
三日后,方潮舟看着不远处一群人,那群人当中以一雪衣嵌红边少年最为明显,他不用说话,甚至连动作都不用做,已经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即使是方潮舟,第一眼看到的都是那个人。
不过方潮舟心里在叹气。
当条咸鱼怎么那么难?
算了,就当下山买新话本吧。
好在的是这一路他跟小师弟薛丹融没有什么接触,即使眼神偶尔碰上,薛丹融都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方潮舟发现这个事实,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原先还怕薛丹融因为那七天的事情,对他态度有所转变,现在看来,并没有,也许薛丹融都没有那七天的记忆。
他们乘飞船出行,行了五日左右,终于抵达召开修真大会的湘连城。
方潮舟在下榻的客栈换了身衣服后,就出发去当地的书铺买话本了。这里的话本果然跟天水宗山下小镇上的话本不一样,他眼睛一亮,迅速地钻进了书海里,左拿一本右拿一本,不一会就拿了一小摞,正要去柜台结账,先听到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有没有天水宗薛丹融的同人话本?最好是薛丹融跟魔修的。”

穿越重生经典BL小说

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 - 卷卷猫

2020-7-22 18:29:09

穿越重生

可怜为师死得早 - 治病神仙水

2020-7-22 18:4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