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完美命运 – 西子绪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在穿越之初,陈立果的内心是拒绝的。
但他很快就发现,他穿越之后,遇到的全是颜值满分,腹肌八块的男人。重点是,这些男人还喜欢他。
作为一个颜控的gay,陈立果简直要兴奋的流出眼泪。
然而世界显然没有那么多好事。
因为在他就要流着口水扑上去的时候,有个系统冒了出来,告诉他:哥们儿,对不住了,你不能和这些人在一起。
陈立果:如果我坚持呢?
系统:呵呵。
……
陈立果:辣鸡系统!毁我青春!乱我性向!

注:攻都是一个人,此文是为了满足作者某种不可言说的执念……所以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大海(。

1.本文攻受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哪个世界都没有。
2.本文攻受都自愿在一起,内心暗爽,奈何都是影帝。
3.攻都是一个人。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系统 快穿 现代架空
主角:陈立果 ┃ 其它:快穿小黑屋
金.gif 作品简评

在原来的世界因为一场车祸,陈立果进入了快穿的世界。在这些世界里,他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只为帮命运之女改变命运。然而随着世界的变化,却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数。这些变数是好是坏,唯有结局之时才能看得分明。全文语言精练,文笔流畅,剧情设置人物对话都充满了幽默感,让人不禁捧腹大笑。可爱的陈立果,无奈的系统和各不相同的角色,为读者构建出一副有趣的画面。然而在这幽默感之中,却又暗含着主角的心酸和无奈,到底陈立果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找到他想要的人,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6.10.21更新番外完结:126-157

第1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一)

陈立果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终于看到女人从门里走了出来。
女人长得很漂亮,穿着一袭浅蓝的纱裙,被风微微吹动荡出波浪般的纹路,真是美极了。陈立果看向她的时候,她正同身侧的男人说这话,从的神态眉目间都能看出,她很幸福。
看到这样一幕,陈立果心中却并不轻松,他眉头皱了皱眉,目光凝聚在女人头上那条只有他才看得见的红色长条上。
红色长条长标了一个醒目的88,陈立果盯着那长条看了一会儿,犹豫片刻,还是将手中的烟熄灭了,然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童彤。”陈立果走了几步,远远的叫了女人的名字。
冉童彤正在同身侧的人说话,听到陈立果的声音表情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惊喜,她扭头看向陈立果,道:“文悠,你回来了!”
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徐文悠,是冉童彤的追求者之一,一个被所有人赞叹的完美备胎。
“嗯。”陈立果笑了笑,伸手抓了抓头发,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道:“我收到你发给我的请帖了。”
“嗯。”冉童彤红了脸颊,带上羞涩的目光看向了身侧的男人,她道:“你什么时候回的国?还打算走吗?”
陈立果看了一眼冉童彤身侧的男人,知道冉童彤是真的找到自己的幸福了,但是为什么冉童彤头上那进度条还没有到达一百呢,他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但面上还是笑着:“不知道,看情况吧。”
“好久不见了,文悠。”站在冉童彤身侧的男人这才开了口,他的眼神里带了些警惕的味道,显然还在介怀当初陈立果对冉童彤的追求,他道:“有空没有,一起吃个饭?”
“不用了。”陈立果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文悠?”冉童彤没想到陈立果立马就要走,有些措手不及,她道:“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吃个饭么?”
陈立果正想说不,却见冉童彤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蓝光,他心中一梗,却只好苦笑道:“好吧,不打扰你们的话。”
冉童彤满足的笑了,随后三人一起上了车,往定好的餐厅去了。
车上冉童彤一直在问陈立果在国外这几年过的好不好,当初陈立果突然不告而别,谁都找不到他,直到几个月后陈立果告诉冉童彤自己出了国,叫她别担心自己。冉童彤这才稍微放下了心。
陈立果在这个世界扮演的文悠本该话多一些的,但他心里掖着事情,所以和冉童彤叙旧的时候反而显得有些沉默。
到了餐厅,三人一起下车进了包间。
冉童彤点了陈立果喜欢吃的菜,便又和他聊了起来,反倒是她的未婚夫高徵没怎么说话。
“童彤……”陈立果道,“你的婚礼是定在下个月?”
冉童彤点头道:“对啊,下个月三号,你一定要来啊。”
陈立果嗯了一声,他又道:“我回来的事情,可以先别告诉你哥么。”
冉童彤的哥哥叫冉空青,陈立果独自一人出国,很大原因就是他。
“好啊。”冉童彤一直奇怪为什么陈立果和自己哥哥关系不好,但既然陈立果都这么说了,她肯定只有应下。
吃完饭,陈立果便和这两人告了别。
看着陈立果离去的背影,冉童彤眉宇间浮起些许忧郁的味道,站在她身边的高徵搂住她的肩膀道:“怎么,舍不得了?”
冉童彤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是担心他……这几年他变的真多……”这次回来,陈立果虽然成熟不少,但也清瘦许多,他当初出国的事情谁都查不到,据说走时什么都没带。
“你啊。”高徵伸手摸了摸冉童彤的脑袋。
陈立果没有直接回家,他在和冉童彤告别后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了进去。
“我说怎么不能到下一个世界,冉童彤这进度是怎么回事?”陈立果在脑海中喊道:“难道非要等我参加她的婚礼?”
“我也不知道。”陈立果脑海里响起一个带了点疑惑味道的机械声音:“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陈立果抽出一根烟点燃含在了嘴里,他就知道这个系统从来就指望不上。
“算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陈立果道,“先参加冉童彤的婚礼……”话虽如此,可陈立果一想到他要和那个男人再次见面,心中就不由的有些烦躁。
这已经不是陈立果经历的第一个世界了,每一个世界里,他都要帮一个人改变命运,以此作为回到自己原来世界的代价。前两个世界还好,并未出什么岔子,可到了冉童彤的这个世界,却出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按理说,冉童彤和高徵在一起了,并且躲开了原本会遭遇的一切糟糕事情,她头上的进度条就会达到100的满值,而陈立果则能进入下一个世界。
但是现在……冉童彤头上的进度条却迟迟不肯动弹。
陈立果抽了根烟就爬上床睡了,反正冉童彤的婚礼就在这几天了,再急也急不出什么结果。
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徐文悠有些尴尬,徐文悠是徐家的一个私生子,虽然被徐家家主领回去了,但地位并不高,所以突然消失在国外几年,竟是丝毫也没有引起徐家的重视——反正只要不死在徐家,他到底怎么样了谁管呢。
和徐文悠不同,冉童彤却是冉家最被疼爱的那个小女儿。
但是,如果陈立果不插手冉童彤的命运,这个女孩却有着一个十分悲惨的结局,按照世界原定的轨迹,冉童彤的父母和哥哥冉空青在她高中的时候就会死于一场意外,接下来冉童彤会遭遇好几个渣男,最后渡过悲惨冷清的一生。
为了改变这一切,陈立果在冉童彤上高一的时候就开始接近她,最后成功的一点点改变了冉童彤的命运。
在冉童彤的眼里,徐文悠是一个可以全心全意依靠的好朋友,然而和冉童彤关系稍微好一点的人却都知道,徐文悠暗恋冉童彤。
陈立果想到这里,把手里的烟灭了,躺到床上闭上眼便陷入了梦乡。
冉童彤果然遵守了她和陈立果的承诺,没有把他回国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直到冉童彤婚礼的那天都没有其他人联系陈立果。
婚礼当日是个不错的晴天,陈立果把准备好的西装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整整齐齐的穿到了身上。
镜子里的人显得有些陌生,陈立果用手摩挲了一下镜面,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半个小时候,婚礼现场。
穿上一袭白色婚纱的冉童彤却显得有些焦躁,她时不时朝着门口望去,像是在期盼什么人。
“你等谁呢童彤。”冉童彤的伴娘在一旁问道。
“嗯……”冉童彤咬了下红艳艳的嘴唇,小声道:“文悠回来了。”
“什么?!”伴娘听到这句话大吃一惊:“你说徐文悠回国了?!”
“你小声点。”冉童彤。
“天啊,你不会叫他回来参加你的婚礼吧。”伴娘对徐文悠的心中充满了同情,她可是知道徐文悠一直暗恋冉童彤,暗地里为冉童彤做了好多事,后来冉童彤和高徵的关系稳定了下来,徐文悠就突然出国去了……他们朋友圈里都是觉的徐文悠肯定是因为冉童彤才失踪的。
“对啊。”冉童彤道:“我给他邮箱发了消息,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
伴娘憋了一会儿,还是没把嘴里的话说出口,毕竟今天就是冉童彤的婚礼,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就在二人对话之际,却见门口走入一个人影,冉童彤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就是她等待许久的徐文悠。
“文悠,你来了!”冉童彤几步上千,走到了陈立果面前。
陈立果看着穿着婚纱的冉童彤,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冉童彤的脑袋,然后轻轻的嗯了声。虽然其他人都以为他喜欢冉童彤,但其实他是将这个姑娘当做妹妹来照顾的。
“快过去招呼人吧,都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儿似得。”陈立果笑了笑,“不用管我。”
“嗯……”冉童彤虽然有些不舍,但作为新娘的她的确是很忙,见到徐文悠来了她便放下了新,和他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陈立果坐在冉童彤安排的位置上,发现身边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
“文悠,你居然回来了都不和我们说一声?”一个和陈立果是高中同学的女生最先挑起的话题。
“嗯……回来的比较匆忙。”陈立果腼腆的笑了笑。
众人都对陈立果为什么突然出国这事情十分的好奇,陈立果敷衍了几句,便借口说去厕所,避开了话题。
众人见他并不想多谈,也识趣的换了话题。
陈立果走到厕所,从怀里掏出一包烟,点燃后含在了嘴里。然而烟才刚点燃,身后便响起了一个男声:“几年不见,学会抽烟了?”
陈立果手一抖,手里的烟差点没掉在地上。

第2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二)

冉青空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至少陈立果在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便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没错,陈立果是个gay,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辣鸡系统,他也不会强迫自己去故意对冉童彤好。
手上的烟被修长的手指取了下来,扔了面前的便槽里,冉青空的另一只手按住了陈立果的肩,他道:“徐文悠?”
陈立果身上微微的抖了抖,随即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灿烂笑脸,他道:“好久不见。”他扭过头去,看见了同样穿着一身西装的冉青空。
冉青空真帅啊,剑眉星目,薄薄的唇抿出一条不太愉悦的弧度,陈立果被他盯着就觉的喉咙发紧。
冉青空说:“你去哪了?”
陈立果有点不自然,他觉的冉青空手掌的温度透过衣服源源不断的传到他的肩膀上,竟是让他脸上也有种被烧灼的感觉,他说:“出去转了几圈。”
冉青空道:“几圈?”
陈立果吸了口气,他道:“冉哥……”
冉青空道:“怎么学会抽烟的。”
陈立果:“……”他其实一直会抽烟,只是以前为了自己的形象,强行戒掉了,这会儿被冉青空逼问,却莫名的觉的有几分心虚。
“还打了耳洞?”冉青空平日里的情绪并不外露,这次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他盯着陈立果的耳朵看了一会儿,竟是直接伸手捏住了陈立果的耳坠。
陈立果:“……冉哥!”被冉青空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条件反射的想要后退,冉青空直接加重了按在陈立果肩膀上那只手的力度。
两人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陈立果喉咙发紧,正想随便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却见冉青空直接松开按住他的手,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陈立果看着冉青空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很怕他?”系统机械的声音响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几分疑惑。
“我不是怕他。”陈立果低着头无奈的洗手,他道:“我是……喜欢他。”
系统:“这就是你一定坚持要出国的原因?”
陈立果道:“你话真多。”
于是系统便不说话了。
陈立果擦干净了手上的水,也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坐在前排的陈立果看着穿着婚纱的冉童彤同新郎高徵一起交换了,心中生出一种嫁女儿的酸涩感。
作为冉童彤的哥哥,冉青空也上台说了几句,但他向来少言,即便在妹妹的婚礼上也没有说太多的话。
从厕所出来之后,陈立果又和冉青空见了几面,只是冉青空没有再和他主动说话,言语表情都颇为冷淡。
陈立果知道他肯定是生自己的气了,所以心中有些发苦,但到底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戴上婚戒的冉童彤流下了幸福的泪水,被高徵抱在怀中,众人均不感叹好一对璧人。
然而陈立果的心却没有放在冉童彤身上,当年他发现自己对冉青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所以没有同任何人商量就独自出了国,想让自己这不该有的心思淡下来……可是没想到,几年过去的,在看到冉青空的时候,陈立果的内心还是没办法平静。
“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一个世界。”陈立果又往自己嘴里倒了一杯酒,问系统道。
系统说:“那得看冉童彤。”
陈立果又朝冉童彤望了眼,才发现冉童彤头上的进度条从88变成了89——一个婚礼,只让她的命运完成度增加了一点。
陈立果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冉家小女儿的婚礼,自然是要大办,受到请帖的都是各界名流。作为徐家的私生子,陈立果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
他一边喝酒一边偷窥冉青空,可是窥着窥着,却发现冉青空人不见了……
“哎?冉青空人呢。”陈立果只好问系统。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陈立果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到系统幽幽的说了句:“和一个女人去走廊那边了。”
陈立果一听到女人两个字,就心中一紧,他道:“我认识那女的么?”
系统道:“认识。”
陈立果道:“谁?”
系统道:“你姐姐。”
陈立果:“……”日了狗了。
之前说过,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的是个身份尴尬的私生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不管怎么说,在陈家最不受待见的就是他。
“要是冉青空和我那个便宜姐姐在一起了,你说我怎么办?”陈立果同系统道。
“不知道。”系统很老实,他道:“以前冉青空都是在冉童彤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并不能知道他之后的命运如何。”
陈立果重重的放下手里的酒杯,阴沉道:“好不爽啊。”
系统听到陈立果这话立马提高了警惕,道:“你冷静啊,别忘了第一个世界你一个没忍住,结果浪费了几十年……”
陈立果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看来就算冉青空和他姐姐在一起,他也得认了。
不过话虽如此,可陈立果的眼神开始一直往走廊那边瞟。
系统果然没有骗陈立果,没过一会儿,他就看到冉青空和他的便宜姐姐从走廊那头走了出来,两人还在交谈什么,但看他们满意的表情,显然是在什么事情上达成了共识。
陈立果那种老子辛辛苦苦养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更浓重了。
他这边正愤愤的盯着,正在同陈立果姐姐说话的冉青空不知是不是察觉了陈立果的目光,突然朝着陈立果的方向望了过来。
陈立果赶紧低头,做出一副认真喝酒的模样。
“文悠。”结果出乎陈立果的预料,他那个平时连看他一眼都嫌脏了眼睛的姐姐徐萝雅这次居然找他主动搭话了。
陈立果受宠若惊:“有事?”
徐萝雅道:“你回国的事情,都不提前告诉我们么?”
陈立果心里想告诉你们?告诉你们干什么,你们不是巴不得我死在外面还省了块墓地钱么,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但他面上还是一副美好纯良的模样,脸上荡开浅浅的笑容道:“回来的突然,没有来得及。”
徐萝雅道:“你去的哪个国家?”
陈立果道:“去了挺多的,到处走了走。”
徐萝雅闻言,看向陈立果眼神里隐隐含着轻蔑,虽然她尽力想要压抑住这种感觉,但到底还是表露了一二,她道:“这次回来你不回家看看?”
陈立果道:“哦……参加完童彤的婚礼我就回去看看。”
徐萝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她说完这话,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
也对,在所有人眼里,陈立果这个参加暗恋的几年的人的婚礼的可怜虫,才是最值得同情的。
陈立果往嘴里放了一块冰,咯吱咯吱嚼完咽下了肚子,只当做没看见徐萝雅那故作怜惜的模样。
参加完婚礼,陈立果拒绝了邀请他旧友,独自一人回了酒店,然后收拾收拾行李就回家去了。
系统问他这次怎么那么积极,陈立果说:“不积极?再不积极冉青空都把徐萝雅娶回家了!”
系统道:“这是好事啊,他娶了徐萝雅,你不是更有机会和他套近乎了。”
陈立果:“……好个屁。”
一想到冉青空和徐萝雅在一起,他就一肚子的气。
打车到了家,老佣人看到推门而入的陈立果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也没胆子问东问西,只是叫了声徐少爷。
陈立果嗯了一声,拖着自己的行李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在徐家虽然不待见他这个儿子,也没有亏待什么,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还在继续打扫他的屋子。
陈立果把行李放好后洗了个澡积就上床睡觉了,虽然睡着的时候还满脑子都是冉青空那张冷淡的脸。
第一天一大早,陈立果是被电话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接起来,听到的却是徐萝雅的声音,她道:“你还在睡呢?快起来,有事情。”
陈立果愣了两秒,立马醒了,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他出国后就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换了。
徐萝雅道:“真要查谁查不出来?”
陈立果:“……”他可不信是徐萝雅查出来的。
“好了,冉童彤给我的。”徐萝雅道:“你还在睡觉?”
陈立果道:“嗯……起来了。”也不知道徐萝雅找他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
“好,你赶紧过来,有事情和你说。”徐萝雅说了个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
洗漱完毕,随便吃了点面包和牛奶,陈立果就出门去了徐萝雅说的地址。
系统间陈立果这般积极,疑惑道:“你不是一直不喜欢她么?为什么今天这么配合?”
陈立果幽幽道:“她和冉青空关系那么好,我不放心啊。”
系统:“……”

第3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三)

徐萝雅和陈立果说的地方是个咖啡厅。
陈立果推门进去便看到坐在角落里正徐萝雅,他几步走过去在徐萝雅对面坐下,问道:“什么事。”
徐萝雅把桌子上放着的文件袋往陈立果面前推了推,道:“看看吧。”
陈立果接过袋子,却发现里面是一份关于和徐家断绝关系的文件和一张银行卡,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萝雅冷漠的笑了笑,她道:“意思是,你以后和徐家没关系了。”
要说伤心,陈立果对这徐家还真没什么感情,但为了配合徐萝雅他还是做出一副惊讶悲伤的表情,他道:“你这么做父亲知道吗?”
徐萝雅道:“既然今天我能约你到这里,那自然是经过了父亲的同意。”
陈立果露出隐忍悲痛的神色,他抖着手拿过了文件,哑声道:“好,我签,但是我有一个问题要问。”
徐萝雅轻蔑的笑着,似乎已经猜到陈立果会问什么问题——无非是父亲有没有真的把我当成儿子之类的吧。
陈立果眼里闪着泪花,哽咽着问:“这卡里有多少钱?”
徐萝雅听到这问题脑袋蒙了几秒,似乎是觉的自己听错了,她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卡里有多少钱。”陈立果无辜道:“密码呢?”
徐萝雅:“……”
陈立果道:“怎么了?”
徐萝雅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强行压抑自己的情绪,她道:“里面够你下半辈子用了,密码是六个零。”
陈立果把文件扫了一遍,发现里面说他拿了这笔钱就放弃了继承徐家股份的权力,然后他干脆利落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银行卡放进胸前的口袋。
陈立果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徐萝雅重重道:“你难道一点都不想问为什么么?”
陈立果道:“什么为什么?”
徐萝雅道:“为什么我突然要和你签这份协议。”
陈立果道:“你会告诉我?”
徐萝雅上下扫视了一下陈立果:“那得看你的态度。”
陈立果冷笑了一下,他懒得再维护那温和纯良的伪装,道:“那正好,我也不想听了,再见吧您哪。”说完他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留恋。
“碰!”徐萝雅重重的砸了一下手上的咖啡杯,眼神愤怒的盯着陈立果的背影:“哼,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来哭着求我。”
陈立果心情好得很,他对徐家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拿不拿这张卡都无所谓,刚才的表现纯粹是为了恶心徐萝雅。反正搞定冉童彤的事情后,他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么想着,陈立果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却发现是冉青空的号码——没错,他已经可以背下来了。
陈立果喂了一声。
“你在哪。”冉青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在CC咖啡厅。”陈立果道:“……有什么事么?”
冉青空道:“等着,我来接你。”
陈立果还想再问什么,却听到冉青空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陈立果:“……”今天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冉青空来的很快,看见陈立果便道了句上车。
陈立果也没问怎么了,听了冉青空的话就乖乖的坐了上去。
冉青空的心情看起来不大好,他似乎想抽根烟,但手摸了摸口袋,又缩回去了。
陈立果敏锐的察觉了冉青空的异样,全程口观鼻言观心啥话也不说。
“还走么?”就这么沉默的开了十几分钟,冉青空突然开了口。
“走啊,过几天就走。”陈立果回答的很是随便,并未将冉青空的这句问话放在心上——他哪里知道,这个回答在未来会导致何种严重的后果。
冉青空闻言沉默的扭头看了一眼陈立果,那眼神看的陈立果皮肤上瞬间立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怎、怎么了?”
“没事。”冉青空把目光移回了前方。
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最后的目的地却是冉青空的住所。
陈立果看着车外的建筑,不知怎么的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第一次来喜欢的人的家,该怎么表现,急,在线等。
冉青空若有所思的看了陈立果一眼,似乎是将他的激动当做了紧张,他道:“走吧,童彤不在。”
“嗯。”陈立果故作迟疑:“你是……有什么事么?”
“请你吃顿饭。”冉青空的声音轻轻的,挠的陈立果心里直痒痒。
“那、那麻烦你了。”陈立果看着冉青空侧身下车的背影,心里溢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这种感觉好似进入这些轮回的世界之前,看到某个人时的感觉。
冉青空的住所是十分简洁的欧式风格,和他本人差不多,给人一种稍显冰冷的感觉。
陈立果略微有些拘束,坐在沙发上只敢安静的喝水。
“你说冉青空为什么要突然请我吃饭啊。”陈立果无聊就和系统聊天吗,他道:“难道他喜欢上我了?”
系统:“从逻辑上来说,他应该会要你别再烦他妹妹了。”
陈立果:“……”唉,这就是悲惨的现实啊。不过话说回来,能吃一顿冉青空亲手做的饭,也值得!
就这么怀着一种不吃白不吃的心情,陈立果郑重的坐在饭桌前,等着冉青空上菜。
脱下了西服,单穿着白色衬衫的冉青空更是显露出一副好身材,他将袖子挽起,露出结实洁白的小臂,配着袖长的手指更是显得诱人。
真好看啊真好看,陈立果的眼睛就没有从冉青空身上移开过,他和冉青空的接触大多数要靠冉童彤,二人独处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虽然如此,他们两人的关系倒是不错,冉青空对陈立果的态度,也是出乎意料的柔和。
冉青空做的全是陈立果喜欢吃的菜。
铺满了辣椒的水煮鱼,炸的酥脆小鱼干,口味清淡的嫩豆腐……每一样都色相俱全,想来味道也不会太差。
陈立果眯起眼睛笑了,他说:“冉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冉青空神色淡淡,解开身上的围腰放到了一旁,道:“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的多。”
陈立果尝了口水煮鱼,鱼肉嫩妹,味道鲜辣,只是一口陈立果就露出惊艳之色,他道:“冉哥,你手艺真好啊……”
冉青空嗯了声,给陈立果盛了饭。
“冉哥,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做饭这么好吃。”陈立果吃了条酥脆的小鱼干,感叹道:“真是羡慕你女朋友。”
冉青空闻言神色不变,道:“什么时候走?”
陈立果道:“不知道……看情况吧。”
冉青空点了点头,起身去酒柜拿了瓶红酒,道:“喝点?”
“好啊。”陈立果灿烂的笑了起来,虽然他不喜欢喝酒,但和冉青空喝一点也无妨。
红色的酒液流入了玻璃酒杯,冉青空在陈立果对面坐下,两人相视无言。
“啊,说起来以前没注意。”陈立果一边往醉里放了一块鱼肉,一边道:“以前没发现……冉哥你和童彤长得还真像。”
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在说出这句话的后,冉青空整个人的气息都阴沉了下来。然而待他再仔细看去,又发现那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我怎么觉的不对劲。”陈立果同系统嘟囔:“你说别不是冉青空觉的我还要骚扰冉童彤,所以故意把我灌醉了想揍我一顿?”
系统:“他要揍你还需要把你灌醉?”
陈立果:“……”竟是不能反驳什么。
不过虽然和系统说着自己的不安,但陈立果吃菜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反倒是冉青空这个做菜的没吃多少。
一杯红酒下了肚,陈立果脸上浮现起红晕,脑袋也有些发晕,他觉的自己可能喝多了,因为在他吃菜间隙,竟是发现冉青空看向他的眼神里竟是充满了爱意。
陈立果浑身抖了一下,觉的自己果然是喝多了。
“文悠。”冉青空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他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陈立果道:“记、记得啊。”冉青空长得这么好看,他怎么可能忘。
“哦,那你说说。”冉青空道。
“不就是开学那天嘛……”陈立果喃喃道,“你帮童彤拿着书包,跟在她的后面。”
冉青空听到冉童彤的名字,沉默片刻,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淡淡道:“你果然忘了。”
这要是在平时陈立果肯定发现冉青空不对劲的地方了,但喝了酒,他的脑子有些不够用,所以竟是一时间没有察觉出冉青空的异样,他含糊道:“什、什么……意思。”
冉青空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那年的二月十七号。”
陈立果脑子已经没办法转了,他迷迷糊糊的看着冉青空,觉的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冉青空继续道:“那天下着大雪,你打了一把伞,盯着青贸大厦一直看。”
陈立果趴在了桌子上。
冉青空道:“那时候我看着你,就想这个小孩真有意思,文悠?”
陈立果想要回应,却说不出话了,他察觉不对,可是一切都已太晚。
冉青空站起来,走到了陈立果的身边吗,轻轻的触碰着陈立果黑色的发丝,就像陈立果满含爱意的抚摸冉童彤的那样,他说:“我等了太久了,等的,快要发疯了。”
陈立果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所以,对不起。”

b穿越重生经典BL小说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 扶苏与柳叶

2020-7-22 18:03:35

b经典BL小说

我想上头条啊[星际] - 蛋白

2020-7-22 18:06: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