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好捉鬼就要嫁豪门——诗小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单北大学毕了业,打小教他各种玄学的爷爷语重心长地说:仔啊,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该去履行自小定下的婚约了……

单北:?

于是单北逃了个婚。

重返大都会,单北立志要赚钱赎身,谈一场自由恋爱。

作为一个美术生学霸,单北所做的就是——拿起剪刀,剪出独属自己的纸人。

做最牛的节目,捉最凶的鬼,查最诡异的案件。

单北的创业路开了挂。

都市各个渠道流传着剪纸人的传说。

只是一次事件中偶遇的那个人,虽然法术高强,长得好看,却可怜巴巴,一贫如洗是怎么回事?

同情心泛滥的单北:留下来一起分担房租也不错。

没多久……

哪儿来的可怜巴巴,哪儿来的一贫如洗?

自己怕不是眼瞎。

暴露身份前——

梁惊尘亲吻着单北:嫁给我。

哼哼叽叽的单北:有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夫,先等我赚够钱赎回自由之身。

梁惊尘:?

暴露身份后——

梁惊尘:我就是你未婚夫。

结结巴巴的单北:我,我有女朋友了。

梁惊尘手指一弹,女朋友恢复成一片纸人。

单北:?(划重点:没有女朋友,女朋友是纸人。是个小剧场。)

这是个夫夫撒糖向的灵异故事。齁甜齁甜。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北,梁惊尘 ┃ 配角: ┃ 其它:

==========

☆、逃婚

单北下了火车,坐公交车又转了三站,拎着行李箱在小区门口下车。三年前,老屋拆迁,自家老城区那套破旧老屋,一跃飞升成现代标准小区里的四室两厅的标配房。

虽然地理位置稍嫌偏远,但小区规划科学合理,绿植繁茂。周围道路宽阔,四通八达。而且,就在附近一条贯穿南北的高铁也正在筹建之中,实属隐形黄金地段。

只是这个小窝对单北一家来说有些奢侈。家里没几口人,就单北与打小领养他的爷爷言必行。他大学三年都在外地读书,大部分时间,屋里就爷爷一人。

因为常年不回家,进来的时候,门口保安便多盘问了几句。但单北眉清目秀,白皙削瘦,也没再为难他。

进电梯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手里牵着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起迈进了电梯,单北便主动问对方要去几层,给摁亮了楼层。

女性一脸笑意:“还不谢谢哥哥。”

小女孩仰起小脸:”谢谢小哥哥。小哥哥又温柔又好看。在学校肯定比我那肥宅老哥要受欢迎。”

单北尴尬地笑笑。现在小女孩怎么尽说大实话。

小女孩一双眼睛骨碌碌地在单北身上乱转。单北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地侧转过身。

“妈妈,小哥哥的衣服帽子里,有个小东西在看我。”

单北忙又侧个身。卫衣连衣帽里小东西倏地躲了下去。

“别瞎说。别老盯着小哥哥看。”女性叱了一声。

出了电梯,站在门牌号1202的房门前,还没等单北拿出钥匙,厚实的防盗门已被拉开。一个面无表情,身材魁梧,却低眉顺眼的汉子给他开了门。

单北见怪不怪,把行李箱、衣物一股脑全塞到汉子手里,便扑向客厅,声音高扬:“爷爷……”

屋里没有空调,却无比阴凉。言必行穿着一件白色绸大褂,正四仰八叉地睡在躺椅上。

旁边一个绾着发髻,穿着古老式样衣服的中年妇女,正勾着腰给他捶腿。

爷爷的审美还是这样古旧啊……

中年妇女连头上插的那枚银簪,也式样老土。充斥着一股浓浓的乡土风。就像是从版画中走出来的详林嫂。

作为应届毕业美术生的单北在心里吐槽。

“北北。”言必行腾一下子坐了起来。“可以吃饭了。”

平时,言必行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以前在那个没有格局的老屋时,他对自己的活动空间也不觉得逼仄,现在腾笼换鸟,小屋改大房,更是气定神闲,挥斥方遒。举手投足,宛如夜郎自大圈地自萌的土财主。

因为提前给言必行打了电话,单北一进屋,已有一对男女从厨房进进出出,端菜的端菜,拿酒的拿酒。不一会儿,居然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

单北放好行李,洗了把手,从卧室里出来,爷孙两面对面在桌前坐了下来。言必行给自己开了瓶洋酒。单北觑了一眼,价格不菲。

言必行先给自己酌了一满杯,然后夹了一筷子菜,先放到单北的碗里,“北北,尝尝,比上次做得怎么样?好不好吃,有没进步?”

单北吃了一口。不出意外,味道单调乏味,油腻腥咸。

言必信在教育上,一向即没有心得,也没有规划。自己能成为德智体完面发展,成绩优异,三观正确,积极上进的优秀青年,完全得益于自我约束。

“大学差不多也算毕业了吧。以后有什么打算啊。”言必行少有的关心单北的未来。

单北埋头吃饭,“现在已在投简历。先找份工作实习。”

单北一向脚踏实地,从不好高骛远。

言必行呷了口酒,又咂了咂嘴,“北北,有个事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可一直没找到机会…..”

言必行这个开场白,让单北筷子一抖,把头抬了起来:“爷爷,我不要离开你。”

言必行先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呢,谁离开谁?”

“不是我亲爸妈找上门来了?”单北颤声问。

言必行气得吹胡子瞪眼:“没有,哪来的亲爹亲妈,你的亲人就我一个……在你十二岁的时候,我身子骨不太好,担心自已一下子撒手人寰,就留下你可怜孤身一人,”说到这儿,言必信抬起袖子,作势擦了擦老眼,“所以,就给你找了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定下了门娃娃亲……”

啊?单北手里筷子落到了桌上。

没错,这是9102年。他们没穿越啊。

“定亲以后,亲家对我们十分照顾。你以为你这几年生活费、学费是怎么来的。没有亲家的支援,你一个月五千块的生活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言必行身子骨不好?单北真是丝毫没有印象。言必行虽然懒于言行,但精神矍铄,行走如飞,哪里来的身子不好之说?

这完完全全就是托词。

反而是他自己,打记事起,不是在医院打针,就是在屋里吃药。不过,自从十二岁以后,身体渐渐地好转了起来。这大概缘于他加强了身体锻炼。

“我大学打工,每个月的生活费不都是自己挣的。”单北辩解。

言必行一下子恼了,“就你那点钱。你小学呢,中学呢,高中呢?你还是个艺术生,你不知道你成天画这画那的,要花多少钱?就你那从小到大每年几万的培训班就能要老爷子的命。而且我每年这药那药地吃,一年吃药都十几万。这十几年算下来……”

言必行在心里算了算,“差不多几百万了。”

单北倒吸口冷气。

您老这是吃的是千年灵芝,还是天山雪莲?纵然真吃是的是这些,现在都人工培植,批量出产,也不贵了啊。

言必行就站了起来,一会儿从屋间里拿了瓶药出来,“你看你看。”

单北接了过来。进口药,上面全是英文。

单北扫了一眼,默默地把药放下。里面成分简单,纯天然制品,翻译成中文就是:腰酸腿疼,肾虚遗J,夜尿频繁,不用怕。用了此药,立即让您重拾当年雄风。

“看着没,这都是亲家孝敬的。”言必行一指洋酒,“这也是。”

难怪,这个老古董会喝洋酒。只是他一直以为老爷子是个隐形地主,手底下有成袋成袋的银锭子。

而且,按照爽文套路,以言必行的手艺,画符抓鬼,打卦算命看风水,一单下来不都是八位数吗?

敢情这是?

“你这是……卖孙子。”单北发出怒愤的吼声。

“呸呸呸。你能值这么多钱?还不是人家诚心实意。人家看上你,算是你造化。这几天,亲家也拖人稍话了,你也成年了,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为了表达诚意,人家连聘礼都送过来了。”方必信又是一阵摸索,摸出一串钥匙,“怡情小区的一栋别墅。”

下车的时候,单北接了个不动产的广告单。就是怡情小区的。坐落在本城环境最好的地段。靠山临水,藏风聚气。只是…….

他扫了一眼价格,抢钱啊。嗤笑一声,把宣传单扔到了垃圾筒。

言必行加重了语气。“别墅啊!花园洋房。还有,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是亲家给的。”

“这不是拆迁还建房吗?”单北腾地站了起来。

“还建房会给你这么好的地段,这么好的小区?这么好的物业?这么好的风水?”

“你等等。聘礼是怎么回事?”单北回过神来,捊了捊头绪。抛开定娃娃亲不谈,这聘礼难道不是由男方,也就是自己来下吗?

“对方年轻有为,诚实守信,还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总,你去哪儿找这么好的对像…….”

“大老总?”单北大吃一惊,“这么年轻,还是个女的。”

抛开其他不谈,单北礼貌性地表示了一下钦佩之情。

“什么女的。你能嫁给一女的?当然是男子汉大丈夫了。”言必行对单北的智商嗤之以鼻。

接下来的话,便什么都入不了单北的耳朵了。单北就觉得脑子里有万千上万只小鸟叽叽喳喳,吵吵闹闹。让他不得一刻安静。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言必行为他定了门娃娃亲。然后,对方是个男的。

“对了,这几天你不要跑远了。为了表示诚意,亲家要亲自上门。所以,我也定了时间,也就是两天后,让你们小两口见见面。”

言必信年纪大了,思想还在封建社会,与他讲自由民主,是鸡同鸭讲。单北不再理他,任由言必行絮絮叨叨,讲对方的恩情,以及单北的好运。

这顿饭单北吃得食不知味,只能一身凉意地进了自己的屋。

祥林嫂风中年妇女已给他整理好了铺盖,又给他泡了一壶红枣桂圆养生茶,给他放在了桌上。转身离开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砰”的一声响,把单北下了一跳。

这么多年了,言必行的教育手段真是没任何长进。单北心里再次吐槽。

一直到半夜,单北只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脑子里的那些叽叽喳喳,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吵。

手机上显示凌晨两点,单北翻身坐了起来。下了床,光着脚,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悄悄地拉了条缝,就见那个面无表情的汉子低着头,抄着袖子守在自己的门口。

老狐狸,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居然知道拿人看着自己。

单北又转了回来,拉开玻璃门,走到阳台,往下看了看。不高。也就十二层,他的头晕了晕。

逃个婚就这么难?

单北拿出了自己的黑背包,里面装红、白、黄的三色纸。还有一把剪刀。他拿出一个不大不小木匣子。里面放着几片纸人。

他把木匣子放在桌上。他不在言必行身边,这些就留给他使用了。言必行的那些纸人行动迟缓,学习能力也不足。

纸人术追根溯源属于祝由十三科,后被茅山一派吸收,炼化成点纸成兵术,才归为道术一类。虽然单北从十二岁才开始修习包括纸人术在内的各种道术,但他的成就连言必行都倍感震惊。

有的人花无数年时间都无法驱动纸人,但单北剪纸的第七天,已能让纸人下地行走。他在这方面无疑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

“小兰。”单北轻唤。

一个纸人从背包里冒出个头。只有个大概形状,但可以看出双马尾,眉眼弯弯。单北掐了个决,纸人飘落出来,逐渐拉伸,等她落地的时候,已是个年轻漂亮的妹子。

样子不过十六、七岁。唇红齿白,娇俏可爱。纵然不开口,一双眼睛却像是有着千言万语。扎着低低的双马尾,穿着及膝的裙子。

单北鼓励道,“去吧。”

比起言必行僵直的纸人,小兰轻盈灵活,活泼可爱。轻悄悄地开了门,悄眯眯地走了出去。

门外面无表情的汉子一看到小兰,眼珠子便盯着她不放,那张木然的脸上,像是无比吃惊。

小兰脚步轻快地向一侧走去,汉子像是受到催眠般,跟在了小兰的身后。

单北拎着他原封不动,还没有打开的旅行箱,蹑手蹑脚地出了卧室。路过言必行的房门时,单北有两秒的停留。

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单北的心里,言必行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大半年没有回家,他挺想他。还打算好好孝敬他。

但下一刻,想到这个老混蛋,居然把他给卖了,还卖给了一个男人。单北便狠下心肠,大步向门口走了出去。

关门的时候,轻轻地响了一声,言必行倏地坐了起来。

等单北到了楼下,一片小小的纸人从空中飘了下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像只听话的鸟一样,蹲伏在他的肩头。

紧接着,又有一片纸人从空中飘了下来,在空中转来转去。

单北仰头看了会儿,一把捞在了手里。

“既然来了,一起吧。”单北把他放进了自己的连衣帽里。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预收文:《分化成弱O后,连皇帝都在等我翻牌》

大唐帝国,ABO进一步进化。Alpha控制力越来弱,Omega的反控力越来越强。

与之相应,O的信息素弱化,甚至枯竭。生育力下降,导致帝国人口出生率连年负增长。

兰若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化成为一名Omega。

兰若分化的时候,猝不及防,正在出席皇家晚宴。来自远古的强烈而浓郁的信息素,让久未被润泽的Alpha神魂颠倒,如醉如痴,匍匐在他的石榴……裤下。

各个媒体争相宣告,帝国的未来终于看到了希望。各路精英贵族也坐不住了。

年轻的大将军:兰若,我向你求婚,婚后保证不出轨。

宰相之子:兰若,嫁入我家吧。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皇太后:小兰若,你先别急,等我把那不成气的儿子找回来,你给我当儿媳妇吧。

兰若悠悠然:今天,我该翻谁的牌子呢?

……

在繁华空虚的帝国,兰若一心专注玄学,只想修练飞升。他把自已设定为注孤生的X冷淡。

没成想,大厅广众之前,分化成为拥有最古老,最强信息素的Omega。

面对络绎不绝,对信息素饥渴的Alpha怎么办?就当作善事,释放一下信息素呗。

可抑制剂已停产了五十年,发情期怎么度过?

兰若拉开卧室门,面对横躺在床上,那具苍白健美的年轻身体。

“我捡你回家,现在该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你想要什么?财富、地位、天下?”

“你想多了。对于一个可怜的流浪汉,我只要你的肉,体。”

两个小时后。

“你现在还想要什么?”那个病弱的Alpha在他耳边说。

“求你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求你放开我。”兰若哭泣涟涟。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捡回来的小可怜,会有如此天崩地裂的信息素。让他为之疯狂,丧失自我。

(2019/11/18)

☆、房东

巨大的落地玻璃前,梁惊尘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俯视着脚下浩如烟海的万家灯火。

手机里是言必行狡猾的声音:“惊尘啊,小北走了。他带走了我的追踪纸人。看这方向,应该是到你那儿了。所以,你也不用辛辛苦苦,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了。你在那儿自己去找他还方便些……哦,我把你们的事都说了,就是吧,忘了告诉他你的名字。”

“名字以外呢?”梁惊尘低沉的声音。

“我还没来的及说。你见到他后,他不就知道了嘛。”言必行打哈哈。

梁惊尘无语。良久才问,“他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啊?”言必行继续装糊涂,“大概是学校那边有急事吧。虽然考试差不多都结束了,不是还有一些事嘛。你见着了,自己去问问他。”

言必行说着,似乎怕梁惊尘再追问下去,急匆匆地就把电话给挂了。

什么急事,要三更半夜离家?

手机又开始震动,但梁惊尘皱眉考虑得太过深入,没有接电话的意思。但手机依然百折不挠,歇歇停停地震动,梁惊尘这才划通了手机。

那边的严天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梁惊尘也没往耳朵里过。

在他说话喘气的中间,才开口,“你说,如果你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在你准备上门提亲的时候,忽然有急事,没有等你,就出了门……”

电话那头的严天立即闭嘴,沉思再三,还是决定据实以告。

严天极其温柔地说:“惊尘,那不是出门。那是逃婚哦。”

十二个小时后,单北拖着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返回自己就学的N城时,已是晚上十点。

手机下单买票的时候,单北在高铁还是绿皮火车之间犹豫了很久。

虽然自小言必行从没在钱的方面短缺过他,而他靠着假期打工,手上也颇有些存款,但一个声音在他耳朵碎碎道:这是卖身钱,卖身钱…….

单北一咬钱,把高铁换了绿皮火车。

单北先找了个平价连锁酒店住了下来。因为要自食其力,赚钱赎身,坠入梦乡前,单北简单地对未来进行了个构想与规划。

他专业是动漫设计,决定先找个游戏公司解决衣食住行,基本的生活需求。然后再开家网店,卖卖符篆,看看风水,捉捉鬼赚些外快。爽文基本上也就是这个套路了。

单北虽然还涉世不深,但积极乐观,对未来充满希望。

他似乎看到自己从一麻袋中掏出纸币,像座小山一样,一匝匝地堆放在那个…..什么人的桌前,然后豪气万千地说:退婚!

这样一想,单北差点从梦里笑醒。

醒来后,才发现当务之急是找个落脚之处。大学三年,单北也没怎么住过宿舍。现在他有自己的赚钱大计,更没打算回学校。于是一大早便登陆到几家大网站,查找房源。因为N城物价偏高,单北打算找个月租一千左右的一居室房间。

没多久,单北滑动鼠标的手停了下来。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三居间,月租一千。地理位置不偏不倚,离商业区也不算远。小区开发商也是天天电视广告上能见到的。

这里虽算不上一等一的大都会,但也是个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单北又对比了下同样款型,同样大小的房间,大都在三千以上。

事出反常必有妖。单北怀疑房子是不是有问题。但单北不怕啊。他自己就是干这行的。当即按照上面的联系人,给海先生拨通了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速度非常迟疑,让人觉得对方也觉得亏了,有些后悔的意思。就在电话要挂断的时候,才被接通。

里面传来的声音倒是年轻,说话却迟迟缓缓,嘴里像是吃着东西,听单北说想看房,就一句:“行吧。下午你们一起来看看。”

“你们?”单北有种紧迫感。

“是啊。看房的多。要看就尽早啊。”那边含含糊糊的话音还没落透,就传来了切电话的盲音。

看来,竞争十分激烈。现在属于卖方市场。

下午吃完午饭,单北便拿着手机导航,坐了两站地铁,到了指定的地点。

小区很新,落成不过两年。风水格局一看是找了高人指点的。环境优美,建筑气派。户型方正大气。没有缺角、斜角等败局。

单北要看的房子,是12号楼101房。就在一楼。这也是单北中意的另一个地方。现在一楼都附送片小花园。如果可以的还,还可以养只猫。

单北打算的挺好。

还没迈进去,就有两个男的从楼道里出来。边走边抱怨:“算了,我看没希望了。那个死胖子一看就是个色迷。”

另一个说:“可是再到哪儿找这么好的房子。”

两个人与单北擦肩而过。听这话,也是看过房的,而且没被房东相中。

单北的危机感又加了一层。

一进楼房,就见101房门大开,客厅里站着两人。

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胖子。还有一个年轻的女性,看样不过二十几岁。身材高挑,秀发如瀑。

单北瞬间明白。这个女的就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而小胖子,就是那个色迷迷的房东。

时小海对这个女房客十分满意。单身、年轻,还漂亮。他心里十分懊悔一下子答应几拨人来看房子。

这也不能怪他。他们挑房子,他还挑人呢。

反正,他不喜欢的,看不顺眼的。都不给租。

为了给女房客铲除障碍,时小海把那几拨人以各种理由打发掉了,可女房客还是有些犹豫。

时小海卖力推销:“你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说我们怎么租这么便宜,就直说了吧,三个字:不差钱。我家六套房,就这楼里,就两套。没错,我就住对门。要不是我爸说屋子长时间没人住,不通风,坏的快,还不如做个好事,让没房的人先住,谁会为这点钱把这崭新的房子给租出去……行吧,你看,到我这看房的人还不少。早上才送走了两批,刚又送走一拨。就我的意思,我倾向你。为什么呢?”

时小海偷偷地瞅了朱玲玲一眼,“你说是和你闺蜜同住。我最怕拖家带口的,小孩闹腾,涂涂画画。我总不能为了这点钱,就三两天头来查房是不是?而且,刚才那两男的……”

时小海皱起他肥嘟嘟的鼻头,“不是娘炮,就是GAY。不三不四的,我才不给他们呢。”

朱玲玲一时面露尴尬,也不能否认时小海所说属实。

朱玲玲四下走动着,似乎在做最后的决定。

“这样吧,你要是一时间拿不出押金,就先用支付宝给我转一个月的房钱,我们把合同一签,你晚上就可以住进来。你看,装修,摆设,这一套下来花了五十万。屋里摆设布局,还请了高人指点。你还在犹豫什么?我可还约了别人……”

时小海说着,就看到进来的单北。

卫衣,牛仔裤。身形细瘦,眉清目秀,背着个黑背包。

“我们不租房给未成年人。”时小海喊了一嗓子。

单北把屋子外外把整个房间看了一遍。太满意。

一开始他还怀疑租金这么便宜,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会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

但他看了一圈,屋里干干净净,明亮清洁,充满了一股新鲜的朝气。

只是房东似乎更有意于那个漂亮女生。

单北旁观者清,心想这小胖子八成是看人家女孩长的好。

小胖子眉目倒不差。圆眼厚唇,鼻梁端正,一般这种面相的,都不会多坏。虽然眼睛里有些色迷迷,但属于有贼心没贼胆那一类型。

网游竞技

两个龙傲天看对眼后,宇宙为之颤抖!——唯心自由

2020-9-2 15:55:19

穿越重生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机智如吾

2020-8-28 16:33:01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