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香在怀[娱乐圈]——工人阶级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双向暗恋丨双初恋丨小甜文】

严肃霸道专情大导演攻VS温柔乖顺慢热演员受

片场雨势渐浓,秦越鸣面色沉郁垂睫看着显示器,声音冷冽:浪费时间,再来一条。

偌大的剧组没人敢说不,秦导是圈内出了名的完美主义工作狂,冷清寡言要求严格。

在一旁淋着雨搬道具的助理叶思栩头晕脑涨,喷嚏连连。

秦越鸣正在调设备的指尖顿了顿,不动声色移过视线。

傍晚,冒雨回家的叶思栩浑身湿漉,餐桌上搁着热气腾腾的姜茶。

秦越鸣窝在沙发上抿唇:喝完,再过来陪我看电影。

次日出门,管家请他上车。

叶思栩迷糊眨眼:我不会开车。

管家垂首:先生吩咐,以后你出门,司机接送。

*

两年后。

电影节颁奖礼上,叶思栩厚积薄发,荣摘影帝桂冠。

台下,秦越鸣姿态仍漫不经心,却能看出眉眼噙笑。

回到家,

秦越鸣丢掉冷静自持,将叶思栩圈在怀里,语气满是哄诱:这次打算表白了吗?

*

这大概是一个我护你成长,你陪我老去的故事吧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思栩,秦越鸣 ┃ 配角:——————求收藏新坑《影帝和霸总穿成对方后[双穿书]》 ┃ 其它:

===========

第1章

盛夏,文城城南,风月剧院小排练厅。

八月末的一天,下午三点,燥热。

周末的《春风不知侬》立刻要上演,演员们正紧锣密鼓、一天不差地在排练。

这会儿刚结束一场排演,叶思栩作为剧团的小助理,左递过去水杯右递过去烟盒火机。

几个站在窗口的主演中,一个漂亮的男孩子接过烟盒,给左右几人递过去烟,又要给叶思栩也递过来一根。

叶思栩忙摆手:“谢谢灏哥,我不抽烟的。”

他这人生得呆,眉眼也呆,除了眼眸格外漆黑一些,皮肤格外白皙一些,嘴唇也特别丰润殷红一些,似乎也没什么可看的。

剧院里不少人爱使唤他,谁不爱使唤一个长得好看的呆瓜呢?

柳灏也不例外,而且是这里头最爱找叶思栩茬的人。

此刻,他斜靠在窗台上,伸长腿,拿脚尖踢了踢叶思栩裹着牛仔裤的小腿:“阿叶,怕什么?抽根烟怎么了?”

语调有些吊儿郎当。

“对身体不好。”叶思栩谨慎地道,下意识地,右手指尖碰了一下左腕的黑色手表,又往刚才坐着的位置看一眼,“灏哥,我先去收拾道具了。”

柳灏看他可怜巴巴地瞅自己一眼,迎着窗口的光,漆黑的眼神闪烁,自己脑海中霎时间想到了林中小鹿,一抬下巴只道:“去吧。”

他一转身,跟着其他演员一起对外抽烟,有人问:“干嘛啊,你这是对阿叶有意思啊?”

“放屁!”柳灏留着一个古怪的上长下短的发型,上面的长头发抓成一个揪,这会儿反手摸一下这揪,又扭头觑一眼那蹲在地上收拾道具的叶思栩,轻哼一声,“他跟个小姑娘似的,我没兴趣。我喜欢男的,真男人!”

话虽如此,可他这一眼,也看到叶思栩后腰露出的腻白肌肤。

柳灏眼神如刀似的,往那小片肌肤上狠狠一剜,他重重咬住烟蒂。

妈的!真白!

半小时后。

叶思栩将散乱的道具都收拾到墙角,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沾了点灰,他低眸仔细拍一拍。

窗台外照进的淡金色的阳光中,灰尘似轻舞般飞扬。

他静静地看着,一瞬不瞬。

“你傻不傻?!”

一道颇为不屑的声音斜切进叶思栩的耳朵。

“嗯?”叶思栩疑惑地抬眸,看到单手叉腰站着的柳灏,以及他左手递过来的罐装可乐。

叶思栩摇头:“不用。谢谢。”他注意到排练厅的人陆续都走完,只剩下他们两个。

柳灏举着在冒水珠的可乐,手心凉透,他又问一遍:“真不要?”

“嗯。”叶思栩不清楚柳灏的意思,平日里对自己呼来喝去,他比较习惯,突然这样,他本能地有些不适应。

他左右一看,东西都收拾好了,便道:“灏哥,我先去找导演。”

今天周五,他想早点回去。

“我叫你走了么?”柳灏忽的冷冷出声,叭的一声,将可乐罐子拽开,“喝一口,再走。”

叶思栩觉得他今天古怪。

“为什么?”

“叫你喝就喝,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呢?”柳灏不耐烦地道。

他年纪不大,但一皱眉,就有抬头纹,配上这个有些拽的发型,和这个语调,的确不好惹。

叶思栩也知道柳灏平日里的作风,在风月剧场这小圈子里,他是主演里的主演,原因就在于他得到粉丝追捧,有点儿小明星的意思。

没想太多,只想尽快脱身。

叶思栩小心地接过可乐罐。

罐子凉得沁手,他接过,扬起脖颈,猛灌了一口,便微微抬眸问:“可以了么?”

叶思栩生得白,喉结不明显,这一动作,显得肩颈锁骨都如此精致秀气。

尤其一双菱唇,下唇有些肉,喝了可乐,还下意识地伸出粉嫩的舌尖抿掉多余的液体。

的确是很姑娘气的,柳灏再度肯定自己的想法。他抿着唇,歪了下脑袋,露出一个招牌式的营业笑容,从叶思栩手中将可乐罐取回来:“可以。你走吧。”

叶思栩眉心蹙了蹙,他没搞明白柳灏要做什么,忙点点头,脚不沾地地飞快从小排练厅出去。

在他身后,柳灏拿着手中的可乐罐,想象方才叶思栩殷红的菱唇触碰这个罐子,他捏在手里反复把玩,最后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就着那个位置,喝了一口。

靠,还他妈的有点爽!

叶思栩在出剧院时,小心地看一眼后头的走廊,见没有柳灏的影子,在便利饮料机中刷支付宝买了一瓶矿泉水。

沁凉的瓶身捂在燥热的脸上和额头,叶思栩匆匆出去坐地铁。

他一贯戴一顶深蓝色渔夫帽,上了地铁后,从头上取下来,拿在手里毫无形象地扇了扇风。

一个女孩子拿着相机,眼底难掩兴奋,但语气小心地凑近问:“你好,我能拍你吗?”

叶思栩木然地看她一眼,摇头:“不能。”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

文城的地铁一号线到四号线上,叶思栩几乎遇到过无数次这样的“友好”搭讪。

之所以称之为友好,是因为总有一些“不友好”的人什么都不说就开始拿着手机悄悄录视频。

叶思栩将折叠的帽子戴在头上,低眸,看着自己黑色高帮匡威的白色鞋尖。

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

但是,从某个角度说,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长相的自己。

因为与秦越风有些神似。

叶思栩喝一口矿泉水,靠在角落里昏昏欲睡。

转念一想,或许也应该庆幸,否则就不能凭着自己长得像秦越风,遇见秦越鸣了。

一想到总是绷着脸、无比冷酷、严肃、脾气也着实有些差劲的男人,叶思栩英俊而呆板的面孔上总算闪现出一些别样的情绪来。

回到秦家别墅后,叶思栩快速地穿过客厅。

他寄居在秦家,风月剧团打杂的他,有另一个身份,每天晚上,陪秦越鸣看电影。

十点前,叶思栩推开房门准时前往别墅三楼。

叶思栩一边踩台阶,一边数数,抵达三楼时,看一眼左腕的手表,刚刚好九点五十八分。

三楼是秦越鸣一个人的领地。

这里的房间一点都不像是宽敞明净的一楼或者舒适规整的二楼。

三楼如此混乱,偌大的客厅里,地上堆叠着各色油画、藏品、书籍,甚至是一些古早的生活用具。

但叶思栩隐隐约约感觉得到,这里,才是秦越鸣真正意义上的家。

他迈步,极为轻声地踏在厚实的短绒地毯上。

地毯是纯黑色的,他白色的脚踩上去,有一种苍白的视觉冲击力。

站在厚实的门外时,手表上的秒针正在无限地走近十二,他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胸腔起伏。

空气里有陈旧与温暖的气息。

是的,叶思栩也感觉到了三楼的温暖。

他没有睁开眼,只是再度用力地呼吸。

下一秒,一道沙哑的声音擦着耳际,如强大的墨西哥湾暖流般涌入耳中。

“陪我看电影,需要这么大的勇气?”

叶思栩的耳一酥,猛的一睁眼,惶恐不已,一时间不知道是转身还是不转身。

脸霎时红透,讷讷着道:“不……不是的……”

他一向木讷,紧要关头,思维如绳索打结,更是结结巴巴、磕磕绊绊。

现代耽美

给豪门少爷当男佣的日常——南罗

2020-9-2 15:50:53

现代耽美

偏向你撒娇——逍遥白渡

2020-8-25 15:28:12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