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然后,有人在看吗……感觉自己在写单机_(:зゝ∠)_

今天我有在剧情里打酱油!就那个,在西班牙广场追鸽子的小姑娘,就是我!!(啊,码字太无聊,我已经学会了自娱自乐)

第十四章

汤米说完就走了,留下一股浓浓的香水味。

那味道一直刺激着该隐敏感的鼻腔,惹得他一直站在门外打喷嚏。

以诺进店之后,本以为该隐会跟过来,可是等了很久都没看到他。当即心下一沉,连忙回身去找,生怕这位血族始祖趁他不注意跑去祸害平民。

急匆匆赶往门外,一只脚才踏出门槛就听到小小的,压抑着的喷提声。

该隐长得精致漂亮,一头扎起的黑色长发让他更显阴柔,走在路上有种雌雄莫辨的美。此时,正一手捂着鼻子,轻轻打着喷嚏,一下又一下,声音被压得很低,每打一次,眼睛里就止不住地蓄起水来。鼻头也因为过敏而泛着浅浅的红,看起来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

“加文,你是对什么过敏吗?”以诺问出口,朝他递出白色帕巾。

该隐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抬了头,一双带着水汽的眼睛看向眼前人,开口就又是一个喷嚏:“对……对不起,阿嚏,刚刚有人香水味道太浓了。”

岂止是太浓了,他都怀疑汤米是纯粹为了报复他,故意调出来克他的。

拿过以诺递来的帕巾,该隐小心翼翼抵在鼻尖,独属于红衣主教的圣洁气息立刻将鼻腔里的味道净化干净。若是普通人闻了这气息,定是通体舒畅。可该隐却仿佛吸了一大口芥末,一股股的光明力从鼻孔渗出,直直冲向他天灵盖。毫不怀疑,这力量再强一点,能当场把他头发都烧糊。

连忙猴急又不失风度地把帕巾拿走!可帕子一离开,鼻子里就窜出一股热流。

该隐:!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才结束了过敏,就又被冲击地流出鼻血来。

哭了,这回真哭了!

管他什么始祖不始祖的,他不要面子的!反正这里又没人认识他,也没人知道他身份!

所以,以诺眼睁睁看着刚才还优雅克制冷静的青年,忽然在他面前哇的一声哭出来。且哭得梨花带雨,眼泪啪嗒啪嗒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地落。那双眼睛像会说话似的,看向以诺的眼神满是委屈和控诉。

以诺:……

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却突然有种把这人狠狠欺负过的错觉。

谁能想到,那位传言中阴狠毒辣、高高在上,手刃弟弟的吸血鬼始祖,会是这样哭起来像个小孩似的模样?

“怎么哭了?”以诺语气微有些生硬地说着,把该隐往自己身边拉了拉。看到他鼻孔里流出的一点点血珠,没忍住,用拇指轻轻抹了抹,声音不自觉放轻柔说:“出了点血,没关系,你怕血啊?”

青年似乎被这句温和的调侃惊到,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沾了水珠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在阳光下像极了会发光的碎水晶。

“我不怕血……但是,以诺。”该隐说着抿抿水润润的嘴唇,舌尖轻轻抵在虎牙的尖尖上,“鼻子会很疼……”

许是刚才喷嚏打得太多,惹得不大舒服。夹着鼻音的话,轻轻传进以诺耳朵,听起来软绵绵的。偏生这人说起话来,认真严肃,尤其那一声“以诺”,又像控诉又伴着失落,惹得圣座殿下心跳忽得一紧。

该隐其实更想说:可不可以不要用光明力刺激我,真的很过分。可是他怂,怕一说出来,就不只是刺激的问题了,还可能是连环轰炸,五雷轰顶那种。

也不知道主教大人是不是故意的……

该隐低着头自己纠结,手里的帕巾都被他揉皱了,像是要靠着这帕巾复仇似的。

手上忽然被覆了一下,抬头就看到以诺探究的目光。

然后,就整个人被拉到一家便利店前。直到以诺拿着一包湿纸巾付了款,走到他面前拆了包装,在他鼻尖轻轻蹭弄才反应过来,红了一双小耳尖。

两人离得很近,温热的呼吸打在他冰凉的皮肤,有种从未体验过的灼热感。青年站在身形高大的主教面前,一双手不知放哪里好。脑袋里闪过一个个先前见过的撩人场景,此时他应该握住他的手,或者攀上他的肩,做出各种暧昧的动作。

可现在却像个傻子似的,什么反应也没有。

完全靠着自己过活了几万年的该隐,被猛兽穷追猛打过,也被恶魔追杀过,却从没体验过这般,被人小心翼翼照顾的感觉。

以诺只是觉得自己似乎把这位始祖欺负的有点狠了,才把人拉来处理一下伤口。不管该隐接近他是有什么企图,现在都还没有表露出来,身为主教的他不该如此心胸狭隘。

鬼使神差的,他把纸巾又覆到该隐手上,帮他把带着血渍的手指擦擦干净。

纸巾碰到指尖的刹那,青年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下,而后才犹豫着把手指交到他手上。

以诺一边擦着,指尖不时蹭过青年手上的戒指,眼里一片沉静的海。

听说,血族很多人都有枚戒指,可以帮助他们行走在阳光之下。他猜测,该隐之所以能够完好隐藏吸血鬼气息,大约也是托这枚戒指的福。

只是没想到,该隐竟然如此大意,关乎命门的东西就这样毫无防备地交到了他手上。

啧,到底是太傻,还是根本没将他这个主教放进眼里呢?

以诺觉得,有必要给这只小吸血鬼一点教训。

“戒指还不错,戴在中指上,加文有女朋友了?”以诺说着,两手已经捏上该隐的中指,而那里是戒指的位置。

该隐抿抿嘴唇,连忙把手藏到身后,讲话都不由得放大声:“没有,没有女朋友!”说完还嫌不够乱似的,又加上一句:“男朋友也没有!”

然后,磕磕巴巴撒起蹩脚的谎:“是,是祖传的,不是情侣戒。”

说什么也要把这个事给圆回来,要是被误会,他还要不要和以诺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是,是祖传的,不是情侣戒,以诺你要相信我QAQ

以诺:这种智商的,是怎么杀死自己弟弟还企图蒙骗神的?

第十五章

其实,以诺就是坏心地想逗逗这位始祖,没想到对方比他想象的更有趣,连没有男朋友这种话都讲得出来。

他把纸巾丢进垃圾箱,把人往回带,心情不由得有点好。

该隐被以诺带着量身形,挑布料和款式,整整花了半天时间才结束,剩下的半天又一起买了居家服和几件普通休闲装,顺便给伊凡也买了几件换洗衣服。

回到梵蒂冈时,已经是夕阳西下。广场的方尖碑像一个大型日晷,影子落在五六点钟的位置。

“加文。”走在前面的以诺望着不远处的西斯廷礼拜堂,忽然转身开口:“明天是元旦,天气预报说会下雪。我明天飞往佛罗伦萨,为圣母百花教堂祈愿。你和伊凡若是觉得梵蒂冈无趣,可以同我一起过去看看,佛罗伦萨的雪景还不错。”

该隐愣了愣,是听说圣母百花大教堂每年元旦都会有相应的活动。事实上,元旦这天,世界上很多城市都会有活动。但没想到佛罗伦萨今年活动规格如此高,要红衣主教亲自过去祈福。

“不是工作,是私人行程。”以诺看该隐那表情太过惊诧,忍不住补充一句。

这次去佛罗伦萨与其说是祈福,倒不如说他是过去度假。

以诺从大学起就开始每年都去一趟这个小镇了。尽管出生在梵蒂冈,但他对佛罗伦萨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情节。仿佛那个地方有什么在冥冥之中吸引着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在那里才能完成。

该隐哦了一声,不安地抿抿唇。

与以诺相反,该隐似乎从很久以前起,就对这个地方有着本能的排斥。

那是一种……来自上万年前,身体本能的退缩。好似那里住着什么完全碰不得的洪水猛兽,去了就会尸骨无存。

他在意大利这么些年,一直占据着罗马的地下城,刚开始时还因这种畏惧而好奇,但他是个懒的,活着活着也就把这件事忘了。现在被以诺重新提起才记起,在这世界上,除了耶路撒冷圣城还有这样一个令他心悸的地方。

他沉吟片刻,才看向以诺,一字一句问:“虽然知道佛罗伦萨座安逸的小镇,但是以诺,如果在那里出了什么事……”说着,紧张地咬了咬下唇,黑色的眸子映出波光般的清澈来,“你会救我吗?”

以诺一愣,没想到该隐会向他寻求庇护,也想不到佛罗伦萨这个地方究竟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能让这位吸血鬼始祖开口求他。但青年手指无意识地捏着衣角的动作落在他眼里,心下不由得软了几分:他在紧张,还有些为难。这是以诺此刻读出来的信息。

事实上,该隐也觉得自己怕不是疯了,竟然找红衣主教寻求庇护。

但是直觉告诉他,跟着眼前这位红衣主教,可以安心不少。而佛罗伦萨这个地方,他已经龟缩上万年,是时候去解决一下了。

以诺望着该隐,后者的眸子里平静坦然,可放在衣角的手却收得越发紧了。和该隐相处这几天里,以诺已经大概看出他的一些小习惯:越是忐忑就越是平静,越是紧张看起来就越淡然。

等到该隐都快把衣服揪皱了,以诺才缓缓开口:“教会和我自然会做好你和伊凡的保护工作,你不必担心。”

听到回应的青年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朝他展颜而笑。两颗小虎牙微微露出小尖尖,苍白的脸颊曝在夕阳下,堪比莹润洁净的玉石。

*

夜里,该隐收拾好明天要去佛罗伦萨的行礼,看看时间已是临近十二点。此时门外已经没了响动。

他悄悄开了下房门,看到楼上完全熄了灯,这才走到回到自己卧室,脚尖一点便化成一直扇着翅膀的蝙蝠,朝窗外的罗马城飞去。

过了台伯河,他看看四下无人才又幻回人身。远远的便有一只乌鸦叼着金属面具迎面飞来,该隐朝乌鸦懒懒招手,那面具便直直掉落到他手上。

带上冷硬的金属面具,该隐整理几下衣袍,这才朝卡莉小姐的寓所走去。

然而,这次却和上次来的光景大不相同。那地下石室的门刚刚打开,该隐脚才踏上第一个台阶就忽然被一阵风裹挟着,直直掉落到地板上。

撑着地想要起身,就听到耳边响起一声严肃的“跪下!”

他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狠狠跪到地上。双膝砸向地面早已画好的符文圈,那力道太大,甚至响起骨骼裂开的声音。

该隐面具下本就苍白的脸又白了几分,咬着牙在心里快把这位女巫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完了。

面前正对着他,一手操控着符文,稳稳坐在石凳上的,正是邀请他过来的卡莉。

该隐虽然被咒法控制着没办法移动身体,但表现得却像没事人似的。他拍拍自己凌乱的衣服,抱着胳膊看向卡莉:“听说卡莉小姐最近心情不好,但心情不好就拿别人撒气,是不是有点幼稚?”

呼呼,膝盖好疼!骨头都要裂了……但是,气势不能丢!该隐一边调整着面部表情,一边在心里委屈地嘤嘤嘤。

谁知接下来就被一个卷轴砸伤脑袋,险些将他面具都砸歪。

“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耶路撒冷是你能动的地方吗?圣城原本势力正好平衡,但是因为你,险些引起天魔大战!一旦天魔大战开启,所有罪责都会安在你身上!是嫌这些年被上帝注视的少?还是觉得上回上帝给你的惩罚太弱了?你是过得太安逸,才想上赶着去送死吗?”

这长辈一般的训诫让该隐脸上表情一僵,他缓缓捡起地上的卷轴。展开后才看清楚,是一条一条的情报。一半是天堂的,一半是地狱的。其中甚至还有两方高层模糊的对话,所有内容都指向两点:血族和天魔战。

该隐啧了一声,血红的眸子锐利地看向卡莉:“卡莉小姐这是慈悲心又泛滥了?有本事去找天堂和地狱的人,阻止天魔战难道不是和他们相关?找我血族做什么?另外,荣我说一句,您这种为我好的训诫口吻,让我觉得恶心。”

这句话讲完,该隐甚至看到卡莉微微颤抖的手。

他唇角勾了勾,“别假慈悲……”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卡莉一句低沉的吟唱,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开始不受自己指挥。原本直立的身子,骤然趴向地面,背上忽而多了千斤重。

“你他妈!”该隐半张脸贴着地面,脖子上青筋都暴起。毫不怀疑,只要挣脱这术法钳制,他能立刻扭断卡莉的喉咙。

两方正僵持着,门外忽然响起平静悦耳的声音:“不好意思,打扰了卡莉小姐。”

而后便听到熟悉的,独有的脚步声。

该隐使劲儿抬头朝阶梯上头看去,便见通往外面的入口处,昏暗的烛光下,那人身为主教的红白衣袍,还有胸前泛着光晕的十字架。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游客朋友们,梵蒂冈游玩结束,接下来我们要出发去佛罗伦萨啦~(其实佛罗伦萨的话,从罗马乘火车就可以了,很近的,票价也不贵~)

话说,我这写的,真不是旅游攻略吗!哈哈哈哈哈

不过,在出发去佛罗伦萨之前,先埋一条小暗线,啦啦啦~

第十六章

卡莉忽然听到声音,愣了下,似乎没想到梵蒂冈的红衣主教会突然造访。而这堪堪中断的吟唱,给了该隐小小的喘息。不过片刻,连身形没人能看的清晰,他便挣脱桎梏,瞬移到这位端庄优雅的女巫面前。

一手死死掐住女人喉咙,那双殷红的眼睛钳在冷冰冰的面具,像极了地狱的修罗。

“卡莉小姐,我还是建议你最好不要惹我。毕竟,我是上帝亲点的不死者。”经过伪装之后,该隐的声音变得更加高傲。他喜欢在说话时把尾音微微下沉,因为只有这样阴阳怪气才能镇住那一帮不听话的下属。

而面前的卡莉则淡然地拢了拢衣袖,若非那逐渐急促的呼吸和因缺氧而泛红的面色,完全看不出她现在小命都捏在别人手里。

“始祖大人多虑了,我只是看你做得太过,提醒一下而已。另外,提醒始祖大人:我要的,你给了,我才能给你想要的。”卡莉说着,眼睛状似无意地看向该隐手上那枚戒指。

该隐这才记起,手上这枚戒指忘了摘下。他连忙收了动作将手放在背后,防止被以诺认出。

一边悄悄用余光瞥着以诺,一边极力掩饰心里的不安,让自己更加高冷:“那就请卡莉小姐记住自己的话。血族不怕和巫族两败俱伤,即便所有血族都死了,我也能立刻重建血族军团。”

卡莉眸中含笑,轻轻抚上自己被掐出血的喉咙,转头看向一直看戏的红衣主教:“不知圣座殿下深夜来访,可是有事?”

以诺其实只是半夜发现血族始祖在自己眼皮底下跑掉了,过来探查一番。哪知,跟着跟着就到了卡莉的寓所。原本只想安静偷听,刚到门外就听到咚一声响,走进寓所便见着大开的石门,还有石门下面完全被按在地上的青年。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