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耶路撒冷不在南区,我只是架空一下!

第十章

该隐和伊凡的午饭是在以诺的寓所用的。

上回该隐来时,还只是个小蝙蝠,整个寓所对他来说太大了,而且眼神还不好使。这次化成人形再进来,才发觉主教大人的房间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大。上下两层的屋子,上层是书房、祷告室和一间主卧室。下层则是客厅厨房、浴室和一间客卧。

在该隐看来,这样的安排完全不符合享受的需求。

比如,浴室和主卧竟然是分隔两层。正常情况,应该是泡个舒服的澡,然后就舒舒服服直接瘫在床上才对。当然,主教大人不是一般人。

因为很明显,以诺的寓所是分层的:一层是人间烟火,而二层则满是圣洁。

这一点,从书房和祷告室隐隐透出的光明之力便足以想想,那其中藏了多少教会宝贝。

“加文,你与伊凡先住在一楼的客卧。待监管期过了,再搬出去,如何?”以诺说着,已经在客厅的餐桌坐下。尽管这话是商量着讲的,但该隐能听出来,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毕竟是监管,不会有太多选择的自由。

但这也让该隐长舒一口气。

他还以为所谓的监管期内,要去蹲大狱,走哪都受限制,没想到竟然是要住在以诺家,这就让他放心多了。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勉强达成心意吧!

始祖大人内心开心地搓手手:他要开始计划勾引主教大人的详细步骤了!住在客卧,四舍五入就是同居了!

对于该隐来说,给他一根杠杆,他都能脑补自己把地球一棒子打出银河系。所以,这会子,对面的主教大人已经完全被他划分为唾手可得之物。

他,始祖大人,活在这世上,最重要的是自信!

不过,坐上餐桌后,该隐竟然看到了先前他躺过的圣诞小帽子。

那帽子里依然摆着一团软软的棉絮,应该自从上次他悄悄飞走后,就没再收起。

家佣把前菜的汤羹摆上桌,笑得和煦:“圣座殿下为了给它准备食物,还特意问了许多人,大晚上地为它寻找吃食。它失踪,一定是因为自己飞出去之后迷路,找不回来啦,殿下就别难过了。”

该隐听到这话一愣。

又记起前两天在以诺寓所的时候。

他早上起来拍了一脸蚊子,还被花蜜呼了喉咙。那都是主教大人为他寻找的食物?

他舔舔嘴里的小尖牙,不确定地问:“为蝙蝠寻找吃食?”

这次还没等到家佣开口,以诺先行做了解释:“不知道它吃什么,听人说蝙蝠习性不大一样,有的喜欢花蜜,有的喜欢果肉,还有喜爱小昆虫的,便一样给它准备了点。”

该隐神色顿时有些僵硬,但心里却传来一阵异样。

所以……以诺不只为他这只小野蝙蝠做了个温暖的窝,还大半夜的为他寻找食物?他可清楚记得,从地下城出来时都已是凌晨,等他们回到梵蒂冈,至少到了凌晨三点。

而第二天的圣诞,以诺还有弥撒要主持。

坐在一旁的伊凡见该隐低着头,愣愣的不说话,还以为该隐在对汤羹发愁,稍稍揪他衣服:“哥,汤再不喝要冷了。”

意思是:别发愁了,再愁下去要被主教大人发现了!

这话说完,旁边响起啪嗒一声。

然后,就看到一旁的小伊凡正手忙脚乱地擦桌上被溅落的汤汁。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没拿稳!”

不怪他喝着喝着汤就掉了汤匙,实在是始祖大人这个笑容太过惊悚,活了几千年都没见过。

该隐长得眉眼精致又漂亮,百分百遗传了亚当和夏娃两人的绝世容貌和优秀基因。

上帝曾对亚当夏娃有多偏爱,在该隐的容貌上就体现得有多清楚。而这张脸上,有过冷笑和讽刺,最多最多不过是被西蒙逗笑,不情不愿地翘翘嘴唇。

什么时候,从该隐的脸上露出过这种自然的笑容?

不是说那一闪而过的浅笑有多动人、多勾人,而是那样轻松而略带腼腆的笑,在那样一张脸上,是真真矜持优雅毫不做作,看得伊凡心里都没来由跟着一跳。

以诺也是片刻的愣怔,而后才唤家佣拿来纸巾,帮忙擦拭。

“没关系,你们不用紧张。”

该隐看以诺给伊凡擦弄脏的衣服,脸上表情一沉,趁大家不注意掐上伊凡腰上的肉:“汤都喝不好,还要别人帮你擦衣服?自己擦。”

伊凡吓得一抖,连忙从以诺手上把纸巾抢来,不经意间还碰到了人家的手。摸起来是滑滑的,就是那股子从毛孔渗入的光明之力让他差点儿又现了原形。

唔,还成……比上午的五雷轰顶好多了。他默默安慰自己。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祖大人的脸色似乎比刚才更不好了。

午饭吃的顺利,除了这俩人看到牛排端上来两眼放光,引起不大不小的尴尬之外,很平稳。

午后是片刻的小睡。

伊凡和该隐住同一间卧室,两人一进门就立刻从哥俩好恢复成上下级。伊凡小心翼翼给该隐脱了衣服,问他:“大人,我们没有带衣服过来,一会儿需不需要出去买一套?睡衣也没有,晚上睡觉会不舒服。”

该隐啧了一声,没理会伊凡的问题,反倒招手把人叫过来:“来,本座和你说件事儿。好好听,以后再犯,就把你牙拔下来,和西蒙叔叔一起禁欲断血!”

伊凡:……

“什,什么事?大人。”

然后就见他们始祖大人,骚包地朝门外努努嘴:“外头那个,是本座的。我呢,别的毛病没有,就是不爱看别人动我东西。他,以后少碰,明白?”

第十一章

伊凡:……

所以,始祖大人带他跨过光暗分水岭的台伯河,冒险进了梵蒂冈,就是为了泡人家的大主教?

这个认知,让小吸血鬼瞬间呆愣原地:简直不敢相信!

*

而与此同时,在耶路撒冷圣城,天堂和地狱两房盘踞已久的势力,正蠢蠢欲动。

一个又一个消息在城市上空飞速传递,所有的消息上都写着一句话:大批吸血鬼赶往南部L国边境,不知何意。

天堂的顶层紧急召开会议,米迦勒坐在桌前屏息思索。整个会堂,鸦雀无声。

地狱的顶层也在集体开会。

路西法坐在首位,手上把玩着一颗水晶球不发一言,堕天使和恶魔们纷纷议论:

“血族突然跑来掺和圣城势力,是要干什么?”

“二战之后,初代那位似乎和一个叫卡莉的女巫达成什么协议,蛰伏了很久。不知道这回又搞什么鬼,该不会是看战争来了,又要故技重施,想趁着战乱杀人喝血吧?”

“说什么初代那位,不就是该隐那个傻的么,至于连名字都不敢提?他不是在罗马吗?怎么突然往南部集结势力了。”

整个会场你一言我一语乱成一团。

路西法啧一声,懒散靠在椅背,指节不屑地敲敲桌子,“血族做什么不足为惧,该隐也不足为惧。有这时间,还不如排兵部署准备对战天堂。以诺心思深沉,估计现在早给血族打上地狱联盟的标签了。”

一旦地狱与血族联盟,原先两权平分的状态就会被打破,天堂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地狱壮大。换句话说:天堂要有动作了。

然而地狱的人丝毫不知,天堂这边,比他们想象的要……更乱更复杂。

因为米迦勒右手边,大天使以诺常坐的位置,现在空空荡荡,心思深沉的那位根本就不在天堂。

此时,米迦勒手扶太阳穴正微微叹气:“血族往L国边境集结,圣城势力牵一发动全身。恐怕,地狱那边是要有动作了。”

说完看向旁边的萨麦尔,“立刻集结部分低阶天使,驻守L国边境,只要血族踏进圣城半步,杀无赦。”

萨麦尔闻声立刻起身,庄严行礼,领命准备出发。才往外迈出几步,便撞上一名前线来汇报的天使。

“圣天使长殿下,血族停在了L国南部未再前行。他们……他们在戈蓝建了一座教堂。另外,地狱似乎有所异动,耶路撒冷东城与天堂势力交错处,堕天使和恶魔数量有所增加。”

天堂众人,再次沉默。

当然,地狱众人,听到这消息也沉默了。

“血族建了一座教堂?该隐这是被上帝惩罚几万年,突然想归顺了?”有人突然出声。

紧接着,又是一条消息传来:“他们又把教堂炸了……”

地狱众人:……

多大仇?上帝又惹该隐了?至于让人半日之内建一座教堂再炸了?地狱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作。

*

该隐还不知道自己为了泡主教大人,随意干出来的事已经如蝴蝶效应一般,狠狠撼动耶路撒冷天魔两方势力。

他这边一只蝙蝠扇了扇小翅膀,就在耶路撒冷刮起一阵飓风。若非米迦勒和路西法二人还算冷静,这会儿恐怕已经触发天魔大战。

此时,他正躺在以诺家的客房,瘫在阳光下眯成一只懒洋洋的猫。

尽管已经戴上卡莉给的戒指,身为血族的各种属性都被遮盖,但在白天,该隐还是止不住地犯困。这才刚躺下没多久,房间里就响起他和伊凡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以诺看客房的门关了,也施施然上楼,进了祷告室。

祷告室很简陋,里面只有一个祭台,祭台上摆着镶满珍珠宝石的十字架和诸多点燃的红烛。

照例打开圣经,做日常祷词。只是这一次,才刚读出几个字便是困意来袭,忍不住闭了眼。

向来警觉的他,在眼睛闭上的刹那便立刻惊醒,手上紧紧握着胸前十字,起身暗暗观察四周。

然而,一抬眼,就看到两位挥着翅膀的天使。

一位穿着纯白的圣天使礼服,身罩红披风,手上提着一把红色十字剑。另一位身着白色天使服,身后背着一套烫金弓箭,面色温润,柔和得如春风拂面。

手拿十字剑那位,以诺一眼便认出:是圣天使长米迦勒。他连忙跪下行礼。

“尊敬的圣天使长殿下,天使殿下。”

米迦勒身边那位背着弓箭的天使,见着以诺行礼,赶忙扇着翅膀朝他飞去,脚尖一落地便将他扶了起来。

“圣座殿下多礼了,我叫拉斐尔,是圣天使长殿下的副手。”

听到拉斐尔自我介绍,以诺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便是路西法堕天之后被上帝亲点升位,为人间带来爱与美的天使。

这位天使殿下,果真如传闻一般温柔美丽。只是不知为何,这位殿下在与他讲话时,竟隐隐带着敬意。

不待他细想,站在祭台高处的米迦勒已经开口:“以诺,前些时候你与血族起了冲突,可曾与该隐生出什么嫌隙?”

与该隐生嫌隙?

以诺心下一沉,缓缓道:“血族始祖有赔礼道歉,还做了一些许诺,应该是未曾与我生出嫌隙。”事实上,岂止没有生出嫌隙,态度还超级良好,认错也十分干脆,简直匪夷所思。

米迦勒听了以诺回答,眉头微皱,放在腰间佩剑的手忍不住摩挲:这是他思考的惯用动作。

“最近世界南部,有大批吸血鬼涌入L国戈蓝地区。不知为何,上百只吸血鬼半日之内建起一座教堂并顷刻炸毁。我在耶路撒冷镇守,不便亲自来罗马调查,你可否去罗马地下城再探查一下?”

说到戈蓝,以诺神色一僵。这个地方太熟悉了,因为上午他报给南部调查同事的地方,就是这座小城。

他低头沉默好一会儿,才沉声说:“圣天使长殿下,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是为什么……”

米迦勒紧皱的眉头微微展开,道:“说来听听。”

以诺:“该隐不知为何,忽然潜入梵蒂冈,并谎称自己来自戈蓝,在戈蓝的一座教堂担任神职。我上午找人核查相关信息,本想给他一个警告,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

没想到该隐为了留在梵蒂冈,能集结几百号吸血鬼,跑去戈蓝真的建一座教堂,还把教堂给炸了。

以诺几乎立刻做出判断:这血族始祖,要么是有惊天大阴谋,要么就是有病。

作者有话要说: 以诺:我觉得,这绝对是阴谋!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