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也怪他自己!

打听到以诺的行程安排,之后就一门心思冲过来了,根本没想过到底要扯个什么谎黏在人家身上。

脑袋里飞快过了一遍所有看过的狗血肥皂剧以及见过的所有失足青年,想着哪种情况能直接安自己身上。

最后,灵光一现:听说世界南部正在打仗,好多人流离失所!

伊凡:……???

牧师?!

不不,大人你扯这样的谎,是要被上帝鞭笞的!

好想和上帝说:始祖行为,请不要殃及后代,精准惩罚拒绝连坐,可以吗?

而他的始祖大人还在面不改色地,继续编故事。

“我的家,在世界南区的一个小乡村,现在那里都被血水染红了,我们的教堂被炮弹炸了,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其实,该隐这也不算是扯谎。从被上帝赶出幼发拉底河开始,他便不断地见证人类之间各种纷争。

见过特洛伊大杀四方的木马,见过五月花号登录美洲之后几乎横扫所有印第安人的场面,也见过纳粹中被屠杀殆尽的犹太人。

“他们的枪口,对着无辜的子民,像是被魔鬼蛊惑一样……”他一字字继续说着,声音空荡荡的,像是失了灵魂的躯壳。

然而,心里却在嗤笑:噫,哪里就是被魔鬼蛊惑了,分明他们已经变成了魔鬼而不自知,依然嚣张地称自己为人。

*

该隐的话在房间里长久地回荡,站着的几人都沉默着。每个人都面色苍白,长袖下的衣袍微微颤抖。

“梵蒂冈欢迎你。”他说,而后转身看向还在打嗝的伊凡,“也欢迎你,孩子。”

说话时,那双棕黑色的眼睛,闪过一瞬的金黄,有种接近阳光的错觉。

该隐愣愣得把手放到以诺掌心,借着他的力站起身来。因为刚刚蹲的有点儿久,腿上发麻,差点没起来。

事实上,管他是差点还是差很多,反正该隐是顺势就倒在了以诺胸口。

男人身上很暖和,不同于吸血鬼身上常年的低温,一直生活在地下城,身边都是一样体温的血族,该隐在触及以诺胸口时第一反应就是惊讶。感谢吸血鬼敏锐的听觉、嗅觉和感觉,他甚至能真切地感觉到靠着的人,源源不断传输过来的热度,还有胸口一下又一下沉稳有力的心跳。

该隐整个人愣住,又慌忙跳开。

不不,绝不是因为身为一只小零突如其来的羞涩感,也不是想给自己立清纯小处男人设。

他怕离得近了,被以诺发现他身上偏低的体温和没有脉搏的心脏。

等会儿……

该隐内心有点懵:就算把大主教给勾上了,也不敢和他安心走在一起啊!

想想到时候,他们两人擦枪走火,主教大人突然发现他是只实打实的吸血鬼。然后,十字架往他面前一横……

他,血族始祖,可能在床上,莫名其妙就被人用圣光烤成了蝙蝠干???

该隐:……

槽!

这,令人发指的!吸血鬼体质!!

*

以诺看该隐一直低着头,愣愣的也不说话,轻轻咳嗽一声。

该隐慌忙从自己混乱的思绪里抽出,朝大主教道歉:“咳,对……对不起。”说话时,眼神还有些呆滞。

以诺一双眼睛仔细盯着该隐看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移了目光,向其他牧师们交代:“我先带他们了解情况,告解亭这里先交给你们。”

而后,朝该隐和伊凡点点头,示意他们跟上。三人一同转身,走向礼拜堂最里面的工作区。

伊凡知道这位大主教的厉害,一路上也不敢和该隐说话,怕不小心露馅。

而且,该隐虽然面上不显,但跟在他身边上千年的伊凡明显能看出,始祖大人有点儿不在状态。

跟班小吸血鬼心急如焚,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使劲儿揪着他家大人的袖子干着急。

西斯廷的工作区真的很大,进门能看到各种神职人员,有人趴在电脑旁看着监控,也有人捧着经书在读,还有人不停地敲着电脑办公。

以诺把两人带到最里面的办公室。

这是专属于红衣主教的工作点,在寸土寸的西斯廷教堂里占了足足一室一厅。该隐和伊凡进门之后就被安排在会客厅的木椅上,还有人专门送来两杯茶。

伊凡喝下几口热茶,才终于不再打嗝,怯生生看着正对着他们的一副圣母子画,在该隐身上缩成一团。

别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了,在主教大人的办公室,眼睛随便一瞥都能看见神。

该隐也端着茶坐在木椅上,硬邦邦的触感让他异常不适应。而且刚刚还给自己安了个战场牧师的身份,这会儿只能回忆着上帝身边天使们标准的礼仪,努力维持正直、优雅的坐姿,连个腿都不敢歪,生怕被主教大人那双毒辣的眼睛看出什么。

而带领他们进来的主教大人,进门吩咐了其他人上茶以后,就坐到了桌前,现在正在和人通话。

身穿白色牧师服的红衣主教,配上那张万年禁欲脸,养眼得不得了。

如果没有现在这通电话,该隐能坐这儿欣赏几天几夜。

因为……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真的有点令人不安。

“南区的战乱确实连累很多人,很多地方都在救济,如果是逃亡而来的牧师,真实性还是很高的。您将具体的南区城市和教堂名字告诉我,我找人去查一下。如果是普通难民,梵蒂冈是不会收的,但如果真的是教堂神父,那一定会为他提供最好的帮助。”

然后就是以诺一字一句地报地名、教堂名。

该隐本就僵直的身子,这回是真僵了:天,他就是随口那么一编,还要核实的?你们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新年快乐,2019冲鸭~

第九章

以诺打完电话,回头朝已经全身僵硬的该隐点点头,还贴心地叫人拿了点心来。

“因为南区有不少流亡人士想混入梵蒂冈,所以例行公事查一查。”他说着,从门外助理手中接过装了吃食的盘子,送到两人面前,“这世上可怕的,不是撒旦手下的魔鬼,而是互相伤害的人类。”

毕竟,魔鬼想做什么都是直来直往,而且只要光明之力就可以克服。可人心却往往令人看不透,太多人打着善良、正直的旗号做着伤害别人的事。

该隐看着以诺递过来的一盘糕点,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不是馋的,实在是……人类的食物对吸血鬼来说,和吃垃圾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是恶心的。

唔,得想个办法,把东西推出去。于是,表面平静,内心无比戏多的始祖大人,反手抛出一个“楚楚可怜”技能,装出一副悲痛欲绝什么也吃不下的样子,顺手把点心端到伊凡面前。

“我现在什么也吃不下,不如让孩子先吃一些吧。”

伊凡看着面前突然多出来的点心碟,僵着脖子扭头看向该隐。

内心暴风哭泣!喝茶他还能忍,吃人类的食物……始祖大人您这是虐待!

小吸血鬼无声的控诉,被大吸血鬼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吓得嗝一声,连忙抓起点心往嘴里塞。

而该隐,则独自去洗手间想办法。毕竟,得在以诺核查出问题之前,把事情摆平。

*

苦苦维持一身骄傲的该隐,进了洗手间就整个人松懈下来。对着镜子给自己洗了把脸,他看着镜中还在滴水的自己,懊恼地拍拍额头。

南区那边消息他知道的还算多,毕竟那边有圣城耶路撒冷,是和上帝联系最为紧密的地点。

而今的圣城,上帝和路西法的势力各自盘踞一方,天使和恶魔数量虽多,但却各自安静,天魔大战宣扬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拉开序幕。

而今,那里宛如人间炼狱,通信尤其不够方便。所以,在核查结果出来之前,该隐还有时间。

他凝神细细思索许久,终于灵光一闪:他扯谎的地方是存在的!没有教堂,不如就建一座!没有目击者,就给人们迷魂!他血族别的不说,就是人多势众!一天之内在一个村落不声不响落成一座教堂,再制造出教堂被毁坏的假象,这对血族不要太简单哦!

于是,该隐掌心翻动,一只迷迷糊糊的小蝙蝠便抖落着小翅膀摇摇晃晃地站起。得到始祖大人之命后,小蝙蝠翅膀一扇,便顺着窗户飞出这座庄严肃穆的国中国,朝着罗马直直而去。

胜券在握,完美解决一桩心事的始祖大人整理几下衣服,人模狗样地回了主教大人的办公区。

伊凡已经吃好一整盘点心,正生无可恋地喝水。

年轻的主教大人手里正捧着本书,安静地读着,指尖钢笔游走在纯白的本子,花体的意大利文便跃然纸上。

已是临近中午,今日天气晴好,灿烂的阳光自窗棂穿入,照在这翩然一隅,莫名就多了几分岁月静好之感。

该隐觉得他应该是厌恶光明的,连带着一切与光明有关的东西。可这一刻,在以诺的映衬下,却连光都变得顺眼起来。

久居地下城的吸血鬼不由自主舔舔嘴里两颗小尖牙:不愧是他该隐看上的人,优秀!

“好了?”以诺合上书本,转头问,“在核查结果未出来之前,按照惯例要对你们进行管控。待管控结束,梵蒂冈将着手为你安排可以居住的房子,并开始在西斯廷担任神职。还未请问,你的名字?”

他看向该隐,那双透亮的眼睛里,似有流淌的山河。声音依然温润亲切,明明只是普通的交代,却无端令人生出一种亲近之感。

该隐呆了一呆,总觉得这威严而温润的气质,似是在哪见过。过了好久才回说:“我叫加文,我弟弟名叫伊凡。”

以诺微微勾起唇角,笑得平和:“加文你好,我让佣人准备了丰盛的午餐,你和弟弟可以同我共进午餐,稍后我们便可以过去。”而后又递给他们二人一人一份手抄菜单,“你们可以看看,还有什么想要加的菜品,或者对菜品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那是一张小小的便签纸,写的也是意大利文。字体漂亮的,任何一个字母单独拿出来,都像一件艺术品。

但该隐看着上面内容,唇角都忍不住抽搐。

这果真是一顿丰盛的午餐……

从前菜的汤羹到主菜的牛排,再到后边的甜点、饮品一应俱全。

看得该隐一阵胃痛。

这要是给吃下去,他会不会食物中毒而死?

转头看看伊凡,小家伙已经开始对着菜单吧嗒吧嗒掉眼泪了。而且是不敢被人发现,咬着嘴唇偷偷掉的那种。

该隐:……

默默转开了目光。

没脸没皮的始祖大人,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罪恶感:他是不是有点,欺负小孩了?

不,自私是人类的本性。

他默默安慰自己。

不过,很显然,不只该隐察觉了小吸血鬼的哭泣,主教大人也发觉了。

那样小小的孩童,看起来天真善良又软糯,眼泪浸润了纸张都没发出一点儿声响。以诺抬手便揉上伊凡的脑袋:“怎么了,伊凡?是菜品不喜欢吗?”

伊凡忽然被主教揉上脑袋,突如其来的光明之力,顺着头皮的毛孔哗地一下流进四肢百骸。若非手上戒指护体,伊凡能现场表演血族大变身!

“呜呜呜,你,你……我……”他想说,快把手拿开,要死了!还想说,对对,就是不喜欢菜品,他什么都不要吃!然而,因为太急,反而什么都没说出来。

该隐连忙扯过伊凡,朝以诺一笑:“伊凡太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餐食,他太感动了,感动哭了!”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捏小吸血鬼腰上的嫩肉。

伊凡倒吸一口冷气,连连点头,睫毛眨啊眨的,还带着泪光。

“是,是太感动了……谢谢,谢谢大人……那个,牛排可不可以要一分,不是,三分熟……”

三分熟!那可是带血的!

始祖大人瞬间眼睛也跟着放光,冷静又克制的唇角微微上扬:“圣座,我也要三分熟!”

畜生血也是血,圣座面前,挑什么挑!

不不过,知道是不是该隐的错觉,主教大人似乎眼睛里有笑意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南区这里,是因为想要架空一下,嘤嘤嘤~~请大家不要因为这个拍我!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