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此刻他应该说什么?

嗨,斗地主吗?仨人正好……

卡莉趁该隐傻愣愣看着以诺,跟个木头人似的。手下毫不留情,把他厚厚的衣服从腰上撩起,一直撩到了胸口。

该隐察觉到肚子上突如其来的凉气,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被人剥了衣服。立刻红了一双眼,两只手死死揪着衣摆往下拉:“卡!莉!”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以诺站在门外的会客厅,完完整整看着两人这一出闹剧。

仰倒在沙发上的人,衣服被撩起,嘴角满是不乐意。自他的方向,恰恰好看见烛光映照下,男人无暇的皮肤,和腰间紧实的肉。

再往上,便看见那人胸口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在巫术的作用下显现出来,一个深红色的,血一般的印记。

神说,但凡有人伤你,必将承受七倍惩罚。吾赐予你这印记,日后若有人想要杀你,见到此印记便会会认出你,远离你。

这是以诺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的,带着浓浓惩罚意味的印记,仿佛看见它便看见人类的原罪、亲人汩汩流淌的鲜血。

该隐的印记。

为世界带来死亡、杀戮和战争的印记。

以诺静静看着,看那男人忽然安静下来,嘴角微微撇着。虽然因为带了面具而看不清表情,但以诺总觉得,他似乎有点儿不开心。

他见过这人太多面孔,慵懒的、邪魅的,还有现在安安静静撩着衣服任由人看,乖巧得小学生样。

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他与传闻中那位,杀伐果决、不苟言笑,操控全世界黑暗生物,阴翳、暗黑的血族始祖联系到一起。

“卡莉小姐,可以了吗?”该隐咳嗽一声,出声提醒。

讲真,再看下去,他要告性骚扰了!

而且,旁边还站着俩大男人呢好吗?其中一个还是个对他有意思的娘炮!

有没点儿眼里见的?

卡莉指尖在他胸口的印记轻轻扫了一下,这才给他把衣服放下。

“没问题,上帝他老人家生龙活虎,这印记也没那么容易消退。”说完,随手拿起桌上一把小钢刀,在他脖子上迅速划下一道。

该隐:!!!

槽!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马蛋,疼死他了!

他,最怕,疼了!

再一回神,卡莉已经在给她小徒弟包扎脖子了……

该隐这才弄清:这该死的女人,又故技重施,把上帝的诅咒移接到了汤米身上。

看着汤米捂着脖子,费了好大劲儿才止住的血,该隐抿抿唇,转头将目光落在厅里坐着的主教身上。

高傲冷淡的教主,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也偏头看来。两人视线再次相交,黑色的眸子里映着点燃的烛火,各有各的深意。

该隐抿抿嘴唇,敛了深深的目光,朝以诺淡然点头。而后步履沉稳,一步步上了台阶。

一双小皮靴才登上地面,身下通道消失的一刹那,该隐心里忍不住嗷一声土拨鼠尖叫:这是多年以来,第一例!无视他身上印记,直接给他造成伤害的人!

仔细回想一下这位红衣主教:颜值满分,身高满分,身材满分,能力满分,高冷!禁欲!大佬!牛逼!分明就是他喜欢的款!

这叫什么?这叫什么!

这叫瞌睡有人添枕头,暴雨有人递伞来,大雪里头送煤炭,干旱时候送温暖啊!

他,万年小零,万年单身小零,恨不得现在跪到他面前,哭诉一句:救救孩子吧!

嘘,圣座大人别说话,我想和你谈一场不走心的恋爱,来吗?

按捺住内不断跳舞的小人儿,该隐脚尖往上一踮,就化成一只小蝙蝠,从门缝扑棱棱飞出去。顺手就来了个托马斯回旋,三百六十度正反交替旋转高难度动作,十遍!

作者有话要说: 就在对视的瞬间,两人眼神各有深意……

该隐:啊啊啊,内心炸开无数朵烟花,主教大人,我喜欢你!

以诺:血族、始祖,远离。

第七章

“大人,您这是要去哪?”拖着长袍子的小少年,带着个红色小兜帽。像只尾巴似的跟在该隐身后,走在阳光浸润的罗马城。

昨天晚上,始祖大人丢给他一个漂亮的银戒指,让他戴在手上。再出来,身上吸血鬼的气息就完全被遮住了,也没再惧怕阳光。

长久以来,伊凡都生活在地下城,作为画师专门为地下城的宫殿绘画,一画就是数百年,这还是第一次跟着始祖走在阳光下。

“去西斯廷礼拜堂。”该隐说着,回身牵起伊凡的手,将他拉得离自己近些。

他找人打听过了,主教今天会去西斯廷礼拜堂的告解亭,倾听教徒的忏悔和倾诉。

今天就是找主教大人忏(gou)悔(da)的!

为了一击即中,他还特意换了件看绅士优雅的衣服!

对对,就身上穿的这件棉服衬衫!禁欲又清纯,清纯又骚包,骚包之中又带着那么几分矜持!

平时只要往酒吧里那么一坐,多少男人和狼一样扑过来!

勾引男人,呵!他始祖大人,对自己很有信心!

跟在该隐身后的小吸血鬼少年,听说要去西斯廷礼拜堂,脚步立刻停下。抬手掀开头顶小兜帽,露出一头漂亮的金色卷发,蓝色大眼睛里藏着的,满是怯懦。

“大,大人……我们去礼拜堂做什么?梵蒂冈,禁止血族游荡的。”说话时,都能听到小孩儿牙齿打战。

当初,耶稣·弥赛亚十二位门徒之一的彼得,带着弥赛亚亲手赠与的钥匙,来到罗马传教,其中的据点便是梵蒂冈。是以,梵蒂冈被誉为除耶路撒冷之外,离神最近的地方,也是最光明的地方。

早在很多年前,他们便与血族有过不成文的规定:罗马是血族的,而梵蒂冈必须是天主教的,血族不能踏入梵蒂冈半步。

梵蒂冈与血族及其他黑暗家族,井水不犯河水。这中间一条台伯河,便是光与暗的分水岭。

但自彼得逝世之后,梵蒂冈的光明之力就一直在被稀释。看似强大、光明,集聚了全世界教徒的梵蒂冈,实则变成一座徒有光鲜外表的都城,内里早已破败不堪。

因着神职人员力量的衰败,教徒们的声音难以上达天听,也因此神职人员们力量衰竭更快,如此一世又一世,恶性循环。

该隐抬眼望向圣彼得广场直耸天际的方尖碑,眯了眯眼。圣诞那天,以诺就是站在那处位置,在圣光环绕下为所有教徒祈福。

优雅,从容,淡定,恍若集了所有人间美德于一身。那人,俊得不食人间烟火。

想到那位主教大人,该隐舔舔两颗小尖牙,胸中涌起万丈豪情:圣座大人,我来了!

尽管内心粉红气息浓烈,该隐表面依旧是个面瘫,凶巴巴瞪向伊凡:“再废话,把你打包丢给西蒙叔叔,快跟上来。”

伊凡听到西蒙两个字,神情一滞,“哦”了一声,连忙提起衣摆快步往前走。

两人穿过重重人群,来到其中一位工作人员面前。没戴面具的该隐,单纯又无害,远远看起来甚至像个还未出校园学生。他朝那人眨眨眼,艳红色的瞳孔一闪而过,声音低沉而蛊惑,把话语一字字塞进那人脑海。

“带我们去西斯廷礼拜堂。”他说。

工作人员像是接收命令一般,立刻了然点头,面上露着毫无违和的微笑,仿佛今天本来就有这样一个安排。

“好的,我这就带您过去。今天的礼拜堂共有三位神父在告解亭,主教大人以诺也在。”

而后,便引着他们进了VIP通道。

一路通行顺利,该隐手上牵着金色头发的小少年,悠然走在绘满壁画的走廊。

原本就害怕的伊凡,路过大厅那一排圣经神话和末日审判,吓得整个人抖成了筛子。一只胳膊死死攥着该隐手掌,力道之大都让该隐怀疑,下一秒这小孩就能变成蝙蝠飞跑。

“大大大大大人……我我我我,我没有什么要和弥赛亚告解的,我我我我,我想回家……”

伊凡声音很小,但血族听觉向来灵敏,身前领路的工作人员一个字都没听清,但该隐却听得真真切切。

他把抖成筛子的小吸血鬼来回扫了几眼,眼珠一转,心里扒拉起小算盘。

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恐吓伊凡,说:“没事儿,不就是圣母子的地盘嘛,天塌下来有你该隐哥哥顶着呢。最多最多,就是再给我来个惩罚,然后把你给打死呗。”一边说,还一边叹气:“听说吸血鬼死后都是要下地狱的,像你这种天天杀生喝血的,不多不多,也就是去第七层地狱吧。”

七层地狱是什么样的呢?该隐以前当故事给伊凡讲过,那是极其恶劣的一层。地狱里铺天盖地的血海汩汩地沸腾着,蒸煮所有罪恶的灵魂,只要一进去,就全身受到烈火灼烧的痛苦。

该隐心里的小恶魔又忍不住狰狞几分:当初伊凡听了之后,小脸煞白,用这个吓他是最好的。

果然,小吸血鬼一听自己要下第七层地狱,嘴巴一撇,就要哇一声哭出来。

但是,墙壁上那么多的弥赛亚看着,他又不敢真的哭出声,只好可怜巴巴地吸着鼻子,使劲儿揪着该隐袖子,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进该隐袖子里。

该隐被他这样缠着,走起路,艰难得跟登天似的。

“我我我,我害怕……我不想去地狱,呜呜呜……”

直到进了礼拜堂最里面,受到惊吓小少年还在哭。

该隐在见到告解亭的第一时间就立刻发挥百分百演技。

他敛了所有表情,神情凝重得像是死了爹妈。

而后紧咬嘴唇,蹲在伊凡面前,把人搂进自己怀里,手掌轻轻拍在他后背。一双黑色的眼睛里隐隐续起眼泪,明明眼眶都红了,却依然隐忍着。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兽,在这安静的礼拜堂里,寻找一根可以呼吸的稻草。

然后,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该隐手指狠狠掐在伊凡小腿上。

本来被他这一抱吓愣的小吸血鬼,这么一掐,顿时又哭了个稀里哗啦。

两人的动静立刻引起告解亭里几位神父的注意。以诺那边空闲着,暂时没有人来忏悔,所以他是第一个看过来的。

在看到门口相拥着的两人后,他赶忙打开了告解亭,匆忙朝该隐他们走来。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以诺声音不算温和,但听到耳朵里却自带几分心安。

该隐抬头,一双通红隐忍的眼睛正正撞进眼前平静、祥和的目光里。

他使出几千年才磨炼出的演技,把伊凡死死抱在怀里。一双眼睛望着以诺,还未出声,先留下两行眼泪,哽咽着开口:“我……和弟弟,没有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圣座大人,救救孩子!【说着,把伊凡抱在怀里】

勾引第一步:装可怜,骗他,黏他,缠着他!

注:

1. 地狱七层,取自旦丁《神曲》中地狱第七层的第一环描述。

2. 吸血鬼可以迷魂,取自吸血鬼日记的设定。

3.告解亭:天主教中,信徒忏悔的地方,亭子里坐着神父。

第八章

该隐和伊凡两人动静有些大,旁边两位神父听完信徒的告解也匆匆过来询问。

“亲爱的,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呢?你不要难过,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主对我们最好的安排。”

该隐愣愣地看着三位神父,目光里空洞洞的,像是什么焦距也没有。

伊凡也被他这幅神情吓得一呆,打着嗝推该隐胳膊,撇着一张小嘴,也不敢拆穿他,小声叫着:“哥,哥你怎么了?”

该隐偷偷又在伊凡身上拧了一把:别打扰你哥想戏!

不是他不想接神父的话,是他不知道怎么接啊。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