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听到那句“天堂最冷心冷血的人”,该隐还有片刻的迷茫。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以诺用来形容他自己的话。他扁扁嘴,小声嘟囔:“你才没有冷心冷血。”

而且,他也没有很可爱。

他明明是最厉害的血族始祖!

该·血族始祖·怀孕的猫儿·隐,一边在心里小声说着自己厉害,一边黏在以诺身上,片刻都不想分开。

最终还是在以诺拖拽下进了教堂最中间的“圣母玛利亚之门”。

一路从正门走到祭坛,以诺抬手便将该隐横抱起,生出背后的天使羽翼,足间一点便轻飘飘飞起,直直朝祭坛最中央的入口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 圣母在画作中,都是深蓝色衣袍,象征她的纯洁和善良。

2. 文中关于米兰教堂记载,都取自教堂介绍;“大理石之诗”出自马克吐温。

3. 米兰教堂有三道门,其中最中间的是“圣母玛利亚之门”,记录了圣经中圣母的生平。

然后,我想说!

这座教堂,真的是……美炸了……看到就想跪下的感觉!

里面的雕塑……据说有两千多个!那逼真的雕刻,那美腻的线条……【口水】太太太精美了!

第六十章 夫夫甜饼番外·2

从祭坛飞入,瞬息之间便被强大的圣光之力包裹。该隐连忙闭上眼, 双手勾紧以诺脖颈, 整个人都埋进他胸口。他弓着身子,把柔软的小腹努力凑到两人中间,本能地护住肚子里的宝宝。

但意料之中的圣光轰炸并没有来临, 他整个人都被以诺及时撑起的结界护得滴水不漏。

鼻尖传来以诺以外香香的味道。

像是黎明时分的星辰拂过大地, 露水还未消散之时, 空气中弥漫着的青草香味。

抬眼, 在一串串的花簇之中,便迎上一双温和明亮的眼。

“小隐吗?怎么抱着就来了,是哪不舒服吗?”

该隐听到声音才反应过来,是圣母本人和弥赛亚亲自过来迎了。

呆住的小吸血鬼顿时屏住呼吸,憋红了白皙精致的脸蛋:“圣……母殿下?我我……我没事,就是刚才那个祭坛,光太强了,我怕, 那个……眼瞎。不是, 以诺怕我受伤才……我,我现在下去……”

夭寿了, 这说的都是个什么鬼!

偏偏以诺又抱着他,一点都不肯把他放下去,向来静若深海的眼睛里带上浅浅的戏谑,分明是想逗弄他。

该隐手指轻轻勾过以诺胸前衣服,声音细细小小的, 撒娇一样:“以诺……”

“无事,小隐有身孕不方便。”玛利亚看该隐脸上有点儿红,从刚才起就一直弓着肚子,似乎确实不太舒服,笑着回应。

弥赛亚看这两人你侬我侬的,脸色微沉。

当初他在路西法和以诺手下历练成神,也因此他虽贵为神格,实则实力未在那两人之上,甚至公共场合遇见之时还要相互尊称,以示尊敬。

而今路西法已然堕天,不在他管辖范围,无需他操心。

但以诺却一直身在天堂,表面看来稳重可靠又懂礼节,实则根本不服管教,很有一套自己的想法。

现在还拐了他在世上仅存的孩子,更是无法无天。

玛利亚看弥赛亚脸色不好,轻轻碰了碰他胳膊,朝他使眼色:“小隐身上有孕不方便,你先带他娜云湖去休息。”

弥赛亚看该隐被以诺抱着,那张与他有些相似的脸上泛起红晕,再看以诺故意逗弄他家该隐的眼神,才浇灭的火气又往上涌。

他三两步跨到以诺面前,抬手摸上该隐脑袋,说话笑里藏刀:“辛苦梅塔特隆殿下,小隐身体不舒服,还是由我这个父亲抱着吧。”

说着也不管以诺同不同意,直接就要把该隐接过来。

以诺唇角勾起绅士的假笑,一副乐得轻松样,掌心轻轻摸在该隐肚子,另一只手捏捏他手心。

“那便麻烦弥赛亚大人了。”说着在自家小吸血鬼鬓间轻轻一吻,用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乖,别怕,让你父亲抱抱。”

明明是安慰该隐的语气,听到弥赛亚耳朵里却像是施舍。这让他,非常不爽!

该隐不知道这两男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只是不安地扭了扭身子。

虽然以诺要他在弥赛亚怀里乖乖别动,但自家父亲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净化力,该隐窝在他怀里并不觉得舒服。

该隐微微皱眉,想从弥赛亚身上下来。

可感觉到自家父亲小心翼翼的动作,还有注视自己时目光里的珍视,又实不忍心。

毕竟,自从一个月前两人相认,还没有过如此长时间的靠近。

弥赛亚是从心底里喜欢着他,也想见到他,这是他能感受到的。

而他,也很想念那个在很小时候就把自己高高举起,毫无原则溺爱着他的父亲。

*

一行人一同走在娜云湖,该隐被弥赛亚抱着,放在湖边的小殿亭。

以诺本想跟着,被玛利亚拦住:“他们父子二人有上万年未重逢,想来是有许多话要说,梅塔特隆殿下可否陪我先在这里看看湖景?”

以诺看着不远处的殿亭,该隐和弥赛亚正面对面坐着。浅金绣衣的神,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可垂在腰间的手却不自觉握成拳,显然是很紧张。而在他对面的人,一会儿变换一下动作,双手都不知该放在哪里,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去。

直到现在以诺才发觉,该隐的性格其实和夏娃一点都不像,却和他父亲如出一辙。一样善良地相信着身边的一切,一样纵容着身旁任何人做的任何事。哪怕伤口还滴着血,依然能对施虐之人笑得真诚。

有时会觉得他太过软糯和天真,担心他不知何时会被欺负。

可转念一想,若非这样的性子,他与该隐怕也走不到一起。

毕竟,换做任何一个其他人类,恐怕在他初次囚禁之时,都已对他恨之入骨。

可若该隐真的对他恨之入骨,恐怕他也不会动心。

以诺仰头望着坐在石桌边小心翼翼的人,唇角是化不开的柔。

这大概就是逻格斯之下的奇迹吧。

这世上,万事万物都按照既定法则运行。多一分不对,少一分不可,踏出的每一步分明是如履薄冰,却偏偏走出一种命中注定。

该隐坐在弥赛亚对面,身形坐得笔直。他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自从上次匆匆一别已是很久,除了临走时那个暖洋洋的拥抱,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他抿抿嘴唇,想着是不是应该先开口。

可身上散着浅金圣光的父亲却先一步有了动作。

“对不起,小隐。那时,我不该不信你。”

在得知该隐杀死亚伯的时候,他心里是痛苦的。面对终日以泪洗面的妻子,和怒火滔天的上帝,他是内疚而自责的。

所以,才在该隐朝他迎来求救的眼神时,选择了逃避。

他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对小隐太过溺爱,无论什么事都由着他,才把小隐养成这样无法无天的样子。

甚至,连手足都杀害。

在失去该隐和亚伯之后的一百多年里,他始终因着不敢面对该隐而任由他自生自灭。

这不可回首的往事,而今每每记起,都像是一把刀,死死插在他胸口。

“如果当初”这四个字,恢复记忆以来,就像一个无法摆脱的魔咒,时刻提醒着他的种种罪状。

他,分明罪无可恕。

却,始终高高在上。

该隐和弥赛亚毕竟是父子,从刚才弥赛亚说出那句“对不起”时,他便接收到来自父亲痛苦复杂的情感。

他抬手覆上弥赛亚的手背:“爸爸你别难过,”说着,抿抿嘴唇,“我觉得人之所以会后悔、会自责和内疚,都是因为心存善良。”

说完,生怕弥赛亚未能听懂似的,又郑重重复一遍:“难过,后悔,道歉,都是因为爸爸善良。过去是,现在也是。”

因为善良才对事实难以应对,因为善良才优柔寡断、无法抉择。

每个人,只有心存良善,才能用痛苦日复一日地惩罚自己。

所以,“请爸爸不要因为自己以前的善良难过。”

毕竟真正心存恶意的人,面对错误不会有丝毫痛苦,而且一点歉意都不会生。

弥赛亚在该隐的话里怔住,过了好久才吐出一声轻轻的叹息。他弯起唇角,笑得和煦。

他说:“我们小隐长大了。”

望向该隐的目光里,是沉寂了上万年的温柔和爱。

这里是圣母殿下的风铃草园。

春风吹拂的空气里,花香满溢。玛瑙石铺就的小路上,手执紫色风铃花的圣母,正双手朝三十六翼的天使递上深厚的祝福。

浅波荡漾的湖畔殿亭里,诞生于人间的第一位孩童,在上万年的时光里终于长成这般纯净、稳重的赤子模样。

浅金绣衣的神,向前微微倾身,双臂轻轻搭在吸血鬼的肩背,笑容端庄。

“余生幸福,我的孩子。”

神与圣母说。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整本写完了。

虽然写的有一丢丢慢,但写的很开心!

以后,就让隐宝和以诺在他们的世界无限甜甜甜吧。

我爱隐宝,比以诺、弥赛亚都要爱的那种!

余生幸福,我亲爱的隐宝。

妈妈爱你!

*

谢谢一直陪我的大家,还有从一开坑就在追,我断更三个月都没抛弃我的朋友QAQ

感动哭

*

下一本要开的文,求个预收:

《当吸血鬼咬了Omega》

文案:

伊凡是只小吸血鬼,阴错阳差穿越到了星际军校,在一堆Alpha当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弱鸡……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