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他受神谕,去人间指引弥赛亚。

他身居高位,站在教堂的顶端。他抿着嘴唇不苟言笑,他威名赫赫令人惧怕。

但没人知道,在一个平常的午后,他看见黑暗的阴影处,那人背靠墙边叼着一颗青草根,眯眼望向他,目露欣赏。只是一眼,便险些令他失了理智。

他拿笔的手在颤抖,他的金字书上都是该隐的名字。

最终,他自暴自弃地落魄飞走。

所幸,这长久时间里的无疾而终和自我矛盾,终是在人间都得到了圆满。

以诺睁开双眼,额上显出亮白的羽毛纹路。他一手执笔一手托书,望向墙边站着的人,目光里是滴出水的温柔。

这熟悉的画面,仿佛又回到两千年前,该隐还是那个令他动心的该隐。只是,彼时曾匆忙逃走,此时却是为他而战。

“夏娃,你枉顾伦常,杀死亲生血脉亚伯;又颠倒黑白,折磨该隐;勾结并杀死地狱囚徒撒旦。我代天堂与神,向你问罪。夏娃,亚当之妻,你罪无可恕!”

羽毛笔在金字书上书写一条条罪恶,天边有天使带着军团落下,是掌管行刑的炽天使:萨麦尔。

他一手提着天使之刃,先行朝以诺行礼:“梅塔特隆殿下。”

以诺抿唇颔首,一字一句下令:“萨麦尔,率天使击杀夏娃。”

“击杀我?凭萨麦尔吗,哈哈,天真!”娇俏的少女声,从龙的口中发出来,尖利了十倍不止,惺惺作态的语气令人作呕。

萨麦尔立刻拔剑准备率天使军团相迎。

半空之中,忽然传来威严、沉静的声音。

“我来。”那声音说。

接着,便看到该隐肩头那只知更鸟,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向天空,退了满身羽毛逐渐变身。

浅金绣纹的衣衫,随风飘飞的长发,三指朝天的专属手势,那人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令人畏惧的气势。

竟然,是圣神之子弥赛亚!

该隐险些站不住,趴在地上。

为什么弥赛亚会变成知更鸟飞到他身边啊!

就连以诺都一脸错愕,他没想到一直被自己误以为是亚伯拉罕的人,竟然是顶头上司。

可是,弥赛亚真正开口,才是重磅炸弹。

“夏娃,许久未见。”他说。

空中飞着的巨龙对着他看了许久,才不确定开口,“你是……亚当?”

声音里还带着犹疑:“弥赛亚,亚当?”

亚当……

弥赛亚!

亚当?

弥赛亚??

亚当,竟然和弥赛亚是同一个人!

是了……亚当是神创造的第一个人类,是神的第一个孩子,而弥赛亚被封为圣子,竟然从没有人想过这其中的联系!

“也是多亏你将该隐送来圣泉殿,才让我记起这一切。你如此对待我们的孩子,夏娃,你太令我失望了。”弥赛亚说着,叹气望向角落里的该隐,“你还要吸收该隐肚子里的胎儿,那是我的孙女。”

弥赛亚只说,这是他的孙女,半分都没提及夏娃。

“不必麻烦以诺,也不必麻烦萨麦尔了。我的妻子犯下罪过,便由我来终结吧。”

他说着,微一抬手,朝着夏娃一指。空中巨龙便瞬间被定格,她身上黑暗之力一点点被剥离,又被净化干净。

他是神,掌控万物。

唯有这根自他身上取出的肋骨,如此不堪……

在伊甸园引诱他偷吃禁果而被罚下天堂,后又在人间流离,令他痛失两名爱子。

他,亚当的名字,曾在人间被冠以罪恶之名,皆因这根肋骨。

那被圣光之力冲刷干净的巨龙,在失了撒旦精魄之后,终于恢复人身。

还是那个面容娇俏可爱的女孩,她赤着全身,缩在半空,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一如曾在伊甸园中初次见面。

但弥赛亚手上动作却是丝毫未有停下,他食拇指狠狠捏下去。漂亮的少女,在这绝对力量之下碎成粉末。

落下的,都是亚当当初的骨骼。

这切肤之痛,令弥赛亚胸口一痛。

从此,他永远都少了一根肋骨。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啊。我爸爸是弥赛亚!【骄傲】

以诺:【沉默】我在想,之前对岳父都做过什么……

注:逻格斯:西方对于天道的表达。

第五十八章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因龙而唤出的滚滚乌云也跟着消散。

天边翻起莹亮的鱼肚白, 太阳照常升起。浅淡的云在霞光的映照下, 渡上一层艳红。

浅金绣衣的神,在圣光之中翩然而落。他目光柔和,眸子里映着的, 是碧色的天, 苍蓝的海, 和海天之下, 他错过了上万年的孩子。

“该隐。”弥赛亚开口很轻,生怕吓到该隐一般。抬手摸上他头顶的发穴,动作轻柔得如同天使扫过的绒毛。

站在砖石之上的吸血鬼一时手足无措,紧张地抿着唇,低头犹豫很久才终于叫出一声“父亲”。说话时,手指紧紧抠着衣服,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

以诺收了羽翼,自天空降下, 在翻飞的衣袂中揽起该隐的腰, 把人搂进怀里。

“您吓到他了。”他说。

弥赛亚看到该隐微微瑟缩,眸里有一瞬的黯淡。他目光缓缓下移, 定格在以诺揽着该隐的手臂。

如果眼神有实质,恐怕以诺那只抱着他儿子的手要被烧出洞来。

“梅塔特隆,既已恢复天使身份,便即刻回归天堂吧,圣天使长需要你的协助。”

该隐惊得抬了头, 手指悄悄勾上以诺衣袖,难过和不舍都在眼睛里。

他才刚有宝宝,正是需要以诺的时候。而且……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准备和血族的战事,根本就没空和以诺好好在一起。

这好不容易解决了后顾之忧,以诺就要丢下他回天堂吗?

该隐委屈地撇嘴:哪有这样的。

以诺自然察觉到小吸血鬼求助的爪子,不动声色拍拍他手背,低头凑在他耳边,轻声说:“别担心。”然后目光转向自家顶头上司,声音依旧淡然从容:“我要申请一年陪产假。”

弥赛亚:……

上万年没见过自家孩子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相认,就被人搞大肚子。悄悄浅到自家宝贝身边给他护胎,又被三番五次赶走!他现在攒了一肚子火,放出来都能烧了整个意大利!

弥赛亚脸色越来越黑。

他摆好神的架子,一定得和以诺好好说道说道。

“梅塔特隆,不要得寸……”

话才说到一半,自家宝贝一样的大儿子便向前跨出一步,站到他面前,撒娇一般地叫了声“父亲”。

轻轻的声音,像极了天上软甜的云朵。

弥赛亚一愣。

心里攒下的火,噗呲一声就给灭了,半点火星都没剩的。

心里长叹一声……

能怎么办呢?

只怪救赎宝贝儿子的人不是自己,即便再舍不得也只能拱手让人。

想抱抱自家宝贝,但又没有台阶可以给他……

于是,父子俩就这样面对面僵持着,跟静止了一样。

还是以诺走到该隐身边,笑着捏捏他耳朵,说了句“宝贝,你可以抱抱他”,该隐这才下意识地抬头。

当然,这句话也不偏不倚地落进弥赛亚耳朵里。

低头,就见自家宝贝紧张地看着自己,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咬在下唇,抵出两颗青色小窝。

弥赛亚直接上前跨出一步,小心翼翼把该隐抱进怀里。他家宝贝在年少时候就被夏娃转化成了吸血鬼,这么多年来也没太长个子,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好像还是以前那个豆丁一样的小不点。

该隐,Gain……

他是神的赐予,是人间的第一个孩童,也是他亚当一生中得到最好的礼物。

怀里的人初时还有些瑟缩,僵直的身子动也不敢动,被弥赛亚抬手在他后背安抚许久之后才软下身子,软在他胸口。

徐徐换上他后背的胳膊越抱越紧,整个脑袋都埋进他肩上。

“爸爸,我被好多人欺负……”声音闷闷的,带着呼出的热气一同喷在他肩头。

“我流浪了好多年,你都不来找我……”

“妈妈来找我,还是骗我的,她骗了我好多次。”

“撒旦湖水真的好冷,撒旦血也不好喝……锁链是凉的,很凉,可是我挣不开……”

该隐越说,声音越小。断断续续的,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倒给父亲听。

两个男人,一字一句听得轻轻楚楚,一颗心揉得软软的,又被团成一团,狠狠揪在一起。

若非夏娃和卡莉都被挫骨扬灰,真恨不得再把她拖出来,片成一片片,撒进海里喂鱼,再丢给山野的鸟兽!

“父亲向你保证,以后天堂人间,地狱炼狱,都不会有人再欺负你。”弥赛亚轻轻拍着他后背,缓缓地说着。

这是他的承诺。

掌管天地间一切事务的,神的承诺。

银色圣光随这一声承诺缓缓渗入该隐体内,在他光洁的额上印下一枚小小的福印。

那是浅金色的纹路。

独属于神的力量自福纹溢出,萦绕在他四周,将他保护其中。

弥赛亚在他吻在他额头,笑得温和:“天堂繁忙,我该回去了。待积压事务处理完毕,再来看你。”

该隐轻轻嗯了一声,从他怀里退出,矜持地牵起以诺的手。笑容浅浅的,露出两颗小虎牙,软声道了声“好”。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