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以诺扶着他后劲,把人从自己肩窝拔出来,手指捏捏他脸蛋儿。

小吸血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鼻子一吸,就落下一颗泪珠。

“宝贝儿, 神赐你单纯和脆弱, 是为了让你遇见一个无论何时都能够保护你、帮助你的人。这样,你才能快乐无忧地生活。”以诺说着, 亲亲他的眼角,“你听过吗,每个人生来都会有一个守护他的天使。宝贝,对不起,我来晚了。”

是我晚生了千年, 没能护得住你。

又迟了上万年,让你在长久时光里颠沛。

该隐一怔。

这是他第一次听以诺说起酸酸甜甜的情话。小吸血鬼愣愣的,过了好久才吐出一句“你本来就是天使”,声音细细软软,撩人心弦。

以诺笑着他捏捏鼻尖,说:“嗯,你的天使。”

心里眼里,都是宠溺。

*

门上忽然传来一声碰撞,“砰”的一声。如果不是被困魔咒护着,这门怕是要被撞成碎木。

“梅塔特隆,出来吧。撒旦血和卡莉给你的血有什么区别,看出来了吗?”这是夏娃的声音。

“该隐!别出来,夏娃吞食一半撒旦精魄,出来就是和你孩子一块送死!”这是卡莉的声音,伴着粗声粗气的嘶吼。

接着,便又是一声撞击。

“哪来的杂种!接上两只翅膀就是龙了?你够看吗!”

该隐和以诺听着外面争吵,相视一眼,从对方眼里读出想通信息:夏娃和卡莉打起来了。

该隐舔舔两颗小尖牙,眼睛不住地往门外瞥,问:“以诺,我们要出去吗?”

以诺笑着捏捏他后颈,说“出去看看。”蛇都被引出洞了,当然该出去收尾。

他自然地牵起该隐,掌心朝门的方向一放,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没了困魔咒加持,这扇年久失修的门终于不堪重负,在开启的刹那便碎成脂粉。

外面的广场上,血族已经清理完大片倒下的人类,洗了他们记忆并一一送回家去。

西蒙见该隐他们出来,指指天上,用唇语说:“大人,他们打到天上去了。”

抬头望天,这才看清,两只巨大的青龙正在空中缠绕着,互相撕扯。

其中一个身姿挺立,远远看去还能看出是个人形。布满鳞片的脸,也只能看出先前一半的容貌。正是半人半龙的巫女卡莉。

另一边与她纠缠,占尽上风的完整龙身,则是吞了撒旦精魄的夏娃。

那打斗的两人显然是注意到地面情况,发觉该隐和以诺出来,瞬间齐齐望来。

卡莉最先回神,趁夏娃不注意,迅速挣脱她的束缚,直直便朝着该隐俯冲而来。

可惜,她再如何强大,也还是只未能完全化形的龙。才刚冲下来没多久,就被夏娃口中喷出的火焰点燃尾巴和双翼。

空中响起她凄厉的嘶鸣,几乎震荡整座城市。那声音太过凄惨,就像双脚踏上地狱的罪恶之魂,在惩罚中的第一声尖叫。

那是,对生命的渴求和对死亡的决绝。

下一瞬,该隐便像被锁定了一样,分毫动弹不得。

惊惧……

该隐紧张地瞳孔缩成一条线,眼睁睁看着那罐血越来越近,却丝毫没有躲避之法。

“梅塔特隆,用光明力把血烧了!那是卡莉和撒旦的胎儿血!她要利用该隐复活她的孩子!”

夏娃气急败坏地提醒。

她深知,此刻根本毫无阻止卡莉的办法,情急之下只得朝以诺大喊。

血罐里,竟然是卡莉和撒旦的孩子?卡莉想用该隐复活她自己的孩子!

这血淋淋的事实让该隐步履踉跄,几乎眩晕过去。

以诺来不及思考夏娃的话是真是假。

在理智分析之前,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最本能的举动。他松开该隐的手,手掌朝上摊开,带着一身光明力的金字书便缓缓展开书页,立于空中。

“不!”卡莉发出一声戾啸,漆黑的眼睛里,滚出血红的泪。

可是来不及了……

耀眼到令人失明的光明力,自以诺掌心冲出,径直袭向飞速射来的血罐。

小小的血罐,在盛大光明力冲击下,根本毫无回击之力。顷刻间,便被白光完全吞没。

一声炸裂天地的巨响,空中炸开烟火般的光晕。纷落的花火,刷啦啦掉落广场,青黑的砖石上,升腾起滚滚烟尘。

接着,便是巨龙与大地的撞击声。

尘埃散尽之后,才看到:在塌陷的地面里,躺着那位掌控了意大利一整个世纪的女人。

而今,她已恢复人形。

双脚因为被焚烧的缘故,满是焦黑。

她一手撑着地,眼睛疯狂捕捉着散落在地的每一粒花火,痴迷到疯魔。

“该隐,你们会后悔的……”她喃喃说着,“你们会后悔的……你们的孩子,会和我的孩子一个下场……”

“你们以为夏娃要你们的孩子干什么?当初,她把我丢进撒旦湖,和撒旦结合……让我诞下撒旦的孩子,好为她提供食物。”

说到这儿,她终于回了头,阴狠地盯着该隐的肚子,神色也越来越扭曲:“听着耳熟吗?我说过,你们的孩子,是夏娃设计的!你们……!”

她说越发咬牙切齿,恨不得每一句话都淬上毒药:“你们都逃不掉的!哈哈哈哈!你们逃不掉的!你们都是她提升力量的工具!你们,都是工具!”

“我,卡莉,在地狱等着你们!”

“我的孩子死了,你们也别想活!”

恶毒的话,每一句都像是诅咒,一下下敲击每个人的身体。恨不得将他们的血肉剖开,钉进骨髓。

这诅咒似是耗尽卡莉的力气,她破败的身体终于开始一点点消散。

*

解开了。

谜底解开了。

所有谜底都解开了。

难怪卡莉从一开始就和夏娃不对付,也难怪卡莉能将夏娃困在佛罗伦萨几千年。原来,她是和撒旦结合过的人。还是夏娃拉的郎配,只是为了让卡莉怀上孩子,好吸收她的孩子……

这听起来都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竟是真实发生的。

而罪魁祸首,还是该隐的亲生母亲。

这可怕的认知,让该隐遍体生寒。

到底权利有多好,能让夏娃不惜放弃所有底线去追求?

西蒙趁机带上伊凡,和一干属下站到该隐身旁,把该隐护在包围圈的最里侧。

管他夏娃是个什么魔鬼,先摆开架势再说。

一边指挥还一边吐槽:“大人,夏娃到底是个什么黑心妖怪,这都人干事儿?上帝他老人家到底创造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啊。”

该隐提手拧在他耳朵上:“别瞎说,连上帝都敢编排,不想活了?”

“大人,我们能打过夏娃吗?”伊凡仰头看向该隐,揪着他衣袖,声音软软糯糯的,十分担心。

该隐揉揉他那一脑袋的金色卷发,舔了舔嘴唇,说:“我们,弄死她。”

就算他自己弄不死夏娃,不还有以诺么。

“是不是,以诺?”

正问着,这人身上圣光之力骤然强盛,闪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以诺?”他捂着眼睛问。

这是……一声不吭,就直接开大了?

不,似乎不是……

西蒙忽然一声惊呼:“曹,翅膀!一二三四……三十六翼!梵蒂冈的主教这么牛逼吗?”

没错,一直沉默中的以诺,身上光明力忽然喷涌而出,强烈的白光将夜晚照得亮如白昼。他脚尖从地面升起,身后徐徐展出翅膀。

“该隐,带你的人,离远些。”从圣洁的光团中传来以诺熟悉的声音。

一如既往的温柔,听进心里便觉心安。该隐轻轻嗯了一声,软绵绵的,语气里是自己都没察觉的依赖。

*

事实上,以诺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混乱。

就在刚刚,卡莉化为微尘的刹那,他像是听到什么召唤一般,身上忽然涌起一股股暖流。这自体内涌出的强大力量,不同于上次被迫接受撒旦血而形成的黑暗之力,而是光明的、神圣的、纯净的,不染纤尘。

这股力量自他胸口出发,一层层洗刷并淬炼他的身体,让他越发变得通透、强盛。

恍惚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天国宰相梅塔特隆·以诺,在逻格斯面前立誓,此次不查明真相绝不重返天堂。”

彼时,他站在天堂九层高高的水晶阶,长长的白袍拖了满地。

他面前站着的,是浅金绣衣的圣神之子弥赛亚,他身后跪着的是数百名高阶天使。

他曾在圣神之子面前宣誓,在逻格斯面前宣誓。

他破釜沉舟,舍弃天国殊荣,只为让那个瑟缩的少年重获自由和光明。

陌生而熟悉的画面在脑海中一点点回溯,以诺唇角轻扬,如春风和煦:原来,这就是自己轮回人间的原因吗……

“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吾答应你,在查明一切真相的时候,便是你重返天堂之时。”

弥赛亚徐徐开口,威严的声音响彻九层天堂。话音落下的刹那,便是以诺轮回人间之时。

随着记忆回溯,以诺身体逐渐升空。他身后舒展的羽翼越发强大,几乎铺天盖地。

长长的衣摆随风摆动,飘出十几米。常伴上帝身侧,掌管天堂一切大小事务的的炽天使终于归位了。

真相水落石出之日,便是他梅塔特隆重返天堂之时!

自降落人间之后,以诺从未有过一刻,如现在这般,有着洞察天地万物的感觉。

他甚至记起该隐给他讲过的故事,一帧桢的画面,每一秒都如同再历。少时的他踏过水声与细浪,站在蜷缩的少年面前,亲手给过他一块奶酪。

他甚至看到少年眼里激荡着,名为感激的光。

也记起在漫长时间里,将少时该隐囚禁圣殿牢狱。他记起自己面对少年时的错愕,也记起看到他绝望目光之时的心悸,还有少年还他奶酪时候露出的两颗尖细小牙。

这渐渐累积起的情感,从错愕到心悸,从心悸到柔和,最终成了吞没他的洪水猛兽。

他曾无数次在少年昏睡时,揉上他的头发。像个鬼祟的偷窥狂一样,亲过他的额头,他的耳廓。

吻过他眼角未曾干涸的泪珠,也吻过他紧咬的下唇。

他一遍又一遍地唾弃过自己,也控制过自己,最终在几乎溺死的挣扎里选择了逃避与放逐。

所以,他放了该隐。

后来,便是长时间的避而不见,又在不经意中不得不见。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