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听出这是主教大人的声音,身上一僵,连忙把手指缩回来。转头,就看到站在首席位置的红衣主教,一手捧着圣经,已经开始一字一句庄严布道。

该隐看得出神,身旁响起汤米的声音:“他叫以诺,应该是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主教了。”

转头,汤米正从石柱上起身,低头拍着衣裙上的褶皱。

“听说他刚出生的时候,嘴里含着一枚金钥匙。这广场上喂养的鸽子,齐刷刷飞到方尖碑顶端,绕了足足几个小时,轰动一时。有人说他是彼得的转世,他带来的那枚钥匙是通往天堂的。”

该隐闻言,抬头望向站在麦克风前布道的以诺,一声嗤笑。

“传闻,还能都信?”

而且,以诺这名字也敢叫?那可是上帝亲自从伊甸园外挑选出来,与圣天使长米迦勒平级,神信为左膀右臂的人。

几千年前,他曾有幸远远见过,那为被神亲自挑选并封为梅塔特隆的大天使。

那时耶稣·弥赛亚在耶路撒冷传道,以诺就站教堂顶端。

长长的白色衣袍,在柔风的吹拂下飘出十几米。强大的天使,背生足足三十六翼,展翅时候几乎遮天蔽日,独属于天使的圣光令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

彼时,他一手握笔,一手拿着卷宗,书写着世人看不懂的神语。

想到那位梅塔特隆殿下,该隐忍不住舔舔嘴唇。

那才是位,真极品啊。

当然,台上的以诺看起来除了气势差了点儿,颜值还是很高的。

*

以诺站在台上,俯视着下面整齐坐着的人,手里拿着本圣经,其实视线根本就没放上去过。毕竟,里面所有内容都倒背如流。而且身为红衣主教的他,其实只要出现一会儿,为信徒们祈福上帝就够了。因此,他的目光一直放在台下的观众席,和远处的游客区。

看到广场上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他嘴上的诵祷有一瞬的停顿。

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昨晚那个倒在他面前的漂亮吸血鬼。尽管昨晚只是匆匆打了个照面,但那吸血鬼的身形和张狂的小动作却像是深深印在脑海里一般,以至于见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稍有相似的,都止不住地往眼前跳。

待诵祷结束,他被人引着回了教堂内部,都还有些走神。

手机传来一条短信推送,助手发来的,是对他诵祷的赞美和接下来的日程安排。

以诺滑开手机屏,上面还显示着早上查过的网页。

几排小字铺满显示屏:不同种类的蝙蝠,吃的食物也不同。有些蝙蝠吃瓜果,有些蝙蝠爱吃蜂蜜,也有喜欢吃小昆虫的,类似蚊子一类。所以,蝙蝠虽然看起来有些恐怖,但其实是有益的。当然,也有的蝙蝠喜欢吸食血液,这类蝙蝠比较少。

早上他不知道应该喂小蝙蝠吃什么,特意在网上查了相关信息,忘了关闭网页。

不知道小蝙蝠这会儿睡醒了没,睡醒之后会不会自己吃东西。真让人担心,毕竟它是真的有点蠢。

作者有话要说: 注:在圣彼得大教堂外,有圣彼得的雕像,他手上拿着两把钥匙,被认为是:一把通往天堂,一把连通人间。

小声bb:这文,快被我写成意大利旅游攻略了。

然后,我的梅塔特隆殿下,啊啊啊,真的好帅,攻气好足【捂脸

第五章

晚上,该隐在西班牙广场附近街区闲逛,避开拥挤的人潮,七拐八拐地便来到一条稍显安静的巷子。

这是一条极为普通的小巷,几家正在营业的酒吧餐厅,一家小超市,隔几步路便是一家冰激凌和甜品店,正如罗马任何一个普通街道一样。

该隐走到巷子中间,目光落在一家咖啡店旁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木门。

木门上挂着褪色的黄漆,露出一道道木纹。门的正中还有两个看起来有些年份的雕花。任何人都想不到,就在这个不起眼的房门里,住着罗马顶级女巫之一,传说中一人足以灭一城的卡莉小姐。

该隐抬手按了下门铃,门便立刻开了。身穿短裙的男人,从里面探出来,笑出两个小酒窝:“卡莉小姐刚说要我出来接您,您就按响了门铃。”正是上午该隐见过的汤米,卡莉的小徒弟。

“啧,卡莉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爱装逼。”该隐说着,随汤米进了屋子。

汤米微笑:“始祖大人您也有犯错的时候,卡莉小姐不用装,她本来就有。”

该隐:……

得得得你厉害,骚还是你骚行了吧!

汤米把门关上。没了门外那一点光亮,整间屋子暗下来,弥漫起一股神秘的气息。房间很小,而且里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摆设,甚至连把椅子都没有。如果是陌生人闯进来,一定以为这是个没人住的空房。

汤米敛了裙摆蹲下身,掌心触在地板,轻声念了几句咒语,地面忽然亮起金色符文,待符文消退之后,显出一个通道来。

“请吧,始祖大人。”汤米说着,做了个‘请’的动作,而后带他进了下面的台阶。

这房子,该隐上次进还是七十多年前,一样的木板楼梯,一样的烛火通明。

那时二战还未结束,在鲜血如注的战场,除了断臂残肢,还有四处凌虐、阳奉阴违的吸血鬼们。而该隐每日呆在地下城,听着不分昼夜的炮响和轰隆隆的飞机,幸灾乐祸。

他是圣经里的弑杀者,被称为带来死亡的人。自他一手杀了自己亲兄弟亚伯之后,人类之间的战争和死亡便几乎没断过。有为领地,有为食物,也有为神明。所以,他受到了极大的惩罚。

上帝说:日后你在土地劳作,土地必将不为你产果,你将远离家人,没人愿意与你为伍。然后,将他赶出了幼发拉底河之外更远的贫瘠之地。

但上帝一定没想到,人类会在几千年后发展成那样无法控制的样子,他们发明了那么多的冷兵器和热武器,不要命一般地攻击这世上的兄弟姐妹。几乎毁了生存的土地,只为满足一统世界的野心。

在该隐看来,这些人类,和吸血鬼又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一样的,杀害同类。

也是那个时候,深藏地下的吸血鬼始祖被这位名叫卡莉的女人挖出来,她硬生生靠着巫术和咒语,在到处都是吸血鬼的地下城杀出一条血路。

卡莉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该隐还很狂。

“我是来谈判的。”气场强大的女人,站在他面前这样说。

那时该隐是如何反应的来着?似乎是瞬移到她面前,反唇相讥:“你拿什么和我谈判?”

她说:“整个罗马吸血鬼的,和你的命。”

那时候该隐觉得,这女人是傻逼吧?他该隐被称为不死者,谁能要了他的命?然而事实证明,傻逼的是他。

卡莉不仅真实地用术法伤害到他,还将他身上七倍反弹伤害的诅咒转移到身边小吸血鬼身上。他当即被揍了个半死,他身边小吸血鬼更是直接昏过去。

正是那件事,让卡莉和该隐达成谈判。该隐撤离所有在战乱中偷鸡摸狗的吸血鬼,卡莉也为所有吸血鬼制作了可以让他们在阳光下行走的戒指,还附赠他一枚完全遮蔽吸血鬼气息的戒指。

当时,取手上这枚戒指的时候,走的也是这样一条路。

该隐沿着台阶向下,脚步踩在木质地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这是一个石头垒制的地下室,一个三十来平的会客厅,挂满了各种巫术用品,动物的、植物的,都有。还有一个大大的书柜,柜子里满是稀奇古怪的书。

身穿中世纪长裙的女人,正坐在方桌边等她。人间五十年的岁月好似在她脸上不过轻轻飘过,除了眼角多出的几道浅纹,再没了任何改变。此时,她头上还带着洁白的纱帽,双腿交叠坐着,如同古画里走出来的女人,盛满了那个时代的优雅。

“始祖大人来了?”卡莉说着,起身相迎,将他引到一间石室,“进来吧。汤米,将我先前煮好的血咖为该隐大人送来。”

汤米应了一声,朝该隐眨眨眼,去茶房端咖啡。

该隐啧了一声,坐到卡莉对面的沙发:“你小徒弟看上我了,不管管?”

卡莉摇摇头:“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不管。何况,将来会有什么结果,我也都知道,没必要管。还是说说你吧,看起来最近过的不错?”她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白色水晶球,小心翼翼放到点了四根白蜡烛的桌上。闭了眼,将掌心对准水晶球,喃喃自语。

该隐:……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女巫拿水晶球施法。

要不是当初亲眼看见这人一人灭了半城吸血鬼,他都要以为这是个大街上给人算命的骗子。

“你最近遇上了个人,男的……和教会有关,神职?”卡莉缓缓说着,声音漫长而悠远。

还想再说什么,掌心下的水晶球竟响起咔嚓咔嚓的细碎声,该隐都没来得及细品这是个什么声音,就看到刚才还浑圆透亮的水晶球,突然多了好几道裂纹。

那些细纹越来越大,不过片刻功夫,竟然就碎成了马赛克艺术品。

也是目瞪口呆。

卡莉睁了眼,看向该隐,挑眉说:“来头不小。”

起初该隐没想明白,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卡莉说的是他遇到的那个男的,来头不小。

他抿抿嘴,手不自觉扶在脸上面具:“梵蒂冈那边的红衣主教,来头能有多大?这么个人都把你水晶球给震碎了?卡莉小姐,七十多年没见,你的技术似乎退步了啊。”

卡莉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一双深邃的棕色眼睛直直看着他,那神情竟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 圣经中说,该隐杀死了自己的兄弟亚伯,被上帝诅咒,并被上帝从亚当和夏娃身边赶走;但该隐狡辩说这个惩罚太严重了,他会被杀死的,所以上帝恩赐他:凡是伤害他的人,都将受到七倍的惩罚,并给了该隐一个印记,以便人们可以认出他。后文会提到这个印记。

2. 圣经中的伊甸园,其中有三条河流,两条被认为是: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因此,两河流域中间的那片土地,应该就是伊甸园。上帝将亚当夏娃赶出伊甸园,应该是赶出了这两河流域。所以,该隐被赶到更远的贫瘠之地。

3. 吸血鬼拥有阳光下行走的戒指,是吸血鬼日记的设定

*作话*

嘤嘤嘤……其实这本书,我是想学某位大佬的风格,写出来那种看起来很【粗俗、垃圾】但是又超级【牛逼】的东西!

然而,我似乎,只学会了前两条:【粗俗和垃圾】

【安静点根烟……我需要缓缓_(:зゝ∠)_

第六章

卡莉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一双深邃的棕色眼睛直直看着他,那神情竟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虽然已经习惯了卡莉那副阴阳怪气样,但这幸灾乐祸的微笑表情,还是让该隐忍不住一哽。

不是,要不你就解答一下,要不你就一笑而过,你这呵呵哒一样的微笑是个什么意思?

“收起你那装逼一样的高深嘴脸,他爱什么来头,反正不惹到我就行了。”该隐说着,身子往前倾了倾,指指自己胸前:“我前两天被人打了,但是那人一点伤都没受。你帮我看看,上帝给的印记会不会失效了?”

都说法术是会失效的。

上帝失踪了几千年,人间都开始以耶稣·弥赛亚为神了,可加注在他身上的印记却丝毫没点淡化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去了何处,这么多年连个消息都没有。

卡莉起身走到该隐面前,手指对着他肩膀轻轻一推,蹲下身来。

“我来看看。”

说着,就要掀他衣服。

该隐吓一跳,高冷的面瘫脸差点儿绷不住,本能地捂着衣服往后仰:“干什么?”

不不,他一个万年小零,衣服的第一次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剥!这是对他始祖大人地位的严重挑衅!

该隐坚决护住自己衣服,脸上的面具都差点儿歪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意图我的美色!

我长得好看我自己知道!

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巫,隔着衣服就看不出术法这么强大的印记了?骗,傻!子!吗!

而且!

他就跟个小姑娘似的,怎么了?

谁还不是小公主了!

两人正拉扯着,门外忽然响起汤米的声音:“圣座大人请,卡莉小姐现在有事,很快就结束。”

同时,还有吱吱呀呀的脚步声。

两人双双转头,就看见正对着门的木板楼梯上,缓步下来的人。

恰逢对方听到响动也朝这边望来,四目相对间,有种莫名的尴尬。

该隐张张嘴,欲言又止。算算自己最近挨过的两顿打,罪魁祸首还真是齐聚一堂。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