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转身望向窗外,面色凝重。

其实从刚才他便听见海浪翻滚叫嚣的声音,接着便是西蒙突如其来的召唤。而此刻的窗外,主岛的方向,隐约能望见钟楼交织的光影。

所有这一切都昭示着事态的不同寻常。

就在此刻,门外忽然响起哒哒的高跟鞋,接着便有人破门而入。

向来从容优雅的女巫,神情颇狼狈。她身上甚至只穿了一套白色内服,连外裙都没来得及穿,正微微喘着气。

“出事了,跟我走。”她进来便拽住该隐胳膊,将他往外拖。说话时,语气阴沉:“是夏娃的气息,我感觉到了。”

该隐被卡莉拉着胳膊,心里一跳。

他近乎本能地想护住小腹,还未有什么动作便被肩头的知更鸟抬着翅膀拍了拍脖颈。那触感温温热热的,令他身上一暖,片刻便恢复了镇定。

不用担心,他还有伊凡和亚伯拉罕。毕竟,那是上帝的鸟。区区卡莉,在他面前还不够看。

想清楚自家底牌,该隐舔舔嘴唇,看向衣冠不整的女巫。

“去哪啊,卡莉小姐?夏娃是我母亲,她老人家千里迢迢地过来,我身为儿子不该去拜访一下?况且……”

他说着语气一顿,声音低缓:“血族和天堂已经集结了,你身为顶级巫师应该不难发现这一点。夏娃和血族大战在即,卡莉小姐却让我做逃兵?”

说罢,将她手指一个个从自己身上剥开,唇角勾笑,声音带着讽刺:“还是,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把我弄走?是不是我最近太无害,让你忘记我的身份了?”

“哦对,险些忘记,上万年前在幼发拉底河畔,好像就是你把我骗去夏娃老窝的。”他说着,忽然凑近卡莉耳边:“是以诺这段时间太信你,才让你生出和我关系还不错的错觉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尖利的指甲忽然划过她脖颈:“那,你也,太,蠢了吧。”

说完,也不等卡莉回答,足尖一跃便和伊凡双双化成小蝙蝠,往门外飞去。

卡莉下意识地抬手去够,却连蝙蝠的一根毛都没摸到。情急之下,她口中飞快念起咒语,可双手又被手铐锁着,半分巫术都施展不出。

再看那两只蝙蝠,已经飞出数米高。

*

卡莉气得奋力推翻客厅的书桌。

她走出院外,望着天边越飞越远的蝙蝠,眸色暗沉。

“呵,不自量力。”她喃喃说着,面露讽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学乖。”

她低头,缓缓摊开手掌:那是一管暗红的血液,上面浮动着浅浅的黑暗之力。

这是她定期为该隐补充黑暗之力的“撒旦血”,而今已经用掉三分之一。她紧紧合上手掌,紧握的拳随着呼吸间颤抖。

不,不够……她要把这一管血都打入该隐的胎儿内才行!

高贵优雅的女巫,忽然仰头,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就在这痛苦的咆哮中,她白色的睡衣骤然从背后撕裂。肩胛骨处忽得生出青色翅膀来。巨大的青翼缓缓展出,她白皙的脸蛋也开始变换颜色。青色的鳞片一点点从脸颊冒出,接着便是两根弯曲的龙角自额头窜出。

她被拷住的双手也开始一点点扭曲、变形,接着是双脚和四肢!

伴随着骨骼不断变动的咯吱声,她看起来越发像是半人半龙。

最后,一根细长的尾巴从身后伸出。

她双翅一震,长啸着冲向云霄。

*

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圣马可广场,经过圣光和黑暗的洗礼,反倒分外平静。如果忽略地上瘫倒的一个个人类,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任何一个普通而安静的夜晚。

西蒙坐在广场正中央,身后扑棱棱落下满地蝙蝠,黑压压一片。

他对面,则站着桑格和米娅两只知更鸟。在他们身后,颜色艳丽的知更鸟们也散落一地。

经过方才战事,大家体力都有不同程度的损耗。

但他们刚才所应对的,还只是撒旦血逸散出的黑暗之力,真正的主源在莱恩咖啡厅。

三人显然都想到这层关系,齐齐望向咖啡厅的方向。

老旧的大门依然关着,上面的六芒困魔咒看起来丝毫不减威力,死死关着里面的腥风血雨。

正担忧着,天边飞来一队蝙蝠,为首的那个朝着他们俯冲而来。

西蒙看清来人,连忙单膝跪地,目光紧紧追随那只蝙蝠,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该隐冲到地面,一阵黑烟过后幻化成人形。

霎时间,广场所有蝙蝠纷纷伏着翅膀行礼:这,是他们血族的王,同生共死的王。

该隐受到朝拜,微微颔首。他抿唇扫过在场所有人也未发现以诺的身影,转身问:“主教在哪?”

西蒙战战兢兢的,不敢多说,只是眼睛不停往咖啡厅瞄。

该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倏地一怔。

大门上,暗红的血纹形成复杂的六角星。遥遥得便能感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光明力。

是六芒困魔阵,这阵法他在以诺的书里见过。这是一种极其霸道的阵法,能把顶级恶魔困在方寸之间,半分都逃不掉。

但相应的,这种阵法对圣光之力的消耗也非常严重。

“他和谁在里面?”该隐努力让自己镇定,但说出的话依然带着微微的颤抖。

如果是和夏娃一同困在里面……

该隐脸色白了几分,脚下禁不住踉跄一下,险些站不稳。

伊凡连忙上前扶住他:“大人……”

该隐朝他摆摆手,狠狠吸了一口气,问:“是夏娃吗?”

西蒙没见过这样的该隐,吓得一抖,颠三倒四的话秃噜起来就是一串:“没有没有,是音响!不是,我们一进门就听见您母亲的声音,但那只是音响。然后,就看见了撒旦血,散出来黑暗之力太多了,主教大人用血画了那个符咒,把我们赶出来,然后门就关了。”

听到西蒙复述,该隐松了口气:撒旦血,应该不会那么难对付。

可是,才放下心来,四面八方又传来夏娃娇俏的声音。

“宝贝,你终于来了?听妈妈的话,还是过去看看吧。你以为那里面只有撒旦血吗?母亲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撒旦的精魄弄出来哦。”

撒旦的精魄……?

该隐心猛地往上一提。

夏娃杀了撒旦!

这个女人,在被以诺狠狠打伤的情况下,竟然对撒旦反水,还把撒旦给杀了!

那可是和圣天使长米迦勒大战七天七夜,才收服的撒旦,就这么轻易被夏娃给弄死了?

该隐再望向咖啡厅的大门,眼眶红了一圈。

先前一滴撒旦血,都让以诺抵挡不住,现在又有精魄加持……可以想象,一旦以诺被侵蚀,恐怕就是上帝都无法把他救回来了。

他连忙瞬移到门前,大力地拍门。顾不得在上万下属面前维持始祖威严,眼泪便冲出眼眶,说话也带上细细的哭腔。

“以诺,你在里面吗?”

“以诺,你在不在?”

“以诺,你出来,你快出来……”

他奋力拍着,尖利的指甲划过门上符文。可他无论划过多深,这符文都像是深深烙刻进门上似的,根本没办法擦除。

“以诺,你还在里面吗?你回答我……”

他抽噎着,手上都划出血来,木屑扎进他指尖,钻心的疼。

可是,里面依旧什么声响也听不到。

他无力地垂下额头,颓然抵在门上。

到底要怎么才能救以诺?

为什么每次都救不了以诺?

他一遍遍问自己。

这种熟悉的无力感,让他又一次深深陷入绝望。

忽然……

一缕熟悉的味道穿入鼻尖。

该隐一怔,都忘了哭。

他抬眼望着紧闭的大门,鼻尖贴近门缝小心翼翼嗅闻了好几下:这……是以诺的味道!

圣洁的,纯净的味道,没有一丝被黑暗沾染的味道。

以诺……

以诺,以诺就在门后!

该隐强忍住心中狂喜,鼻尖又凑得近了些,开口还带着哭过的鼻音。

小吸血鬼说话颤巍巍的,可怜又委屈:“以诺,你让我进去……”

门开了。

该隐整个人都趴在门上,都没来得及站稳,惯性就往前扑。

正正落在温热的怀里。

身后啪一声,又关了门。

整个房间又重新归于黑暗。

他什么也看不清。

手指死死揪着这人袖子,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和心跳,鼻尖凑在他胸口不住地闻。

闻着闻着就又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以诺,你太坏了……呜……”

这人分明就是在故意在吓他。

圣洁的主教殿下,提起小吸血鬼扎满木屑和血的手指,放在唇间轻轻吻上。

“乖,没事,我在呢。隐宝,不哭了。”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520快乐呀,我们的甜心大宝贝来啦!

小声说:我真的好喜欢把隐宝弄哭,然后再哄他。这让我有种难以描述的满足感_(:зゝ∠)_

第五十七章

该隐抱着以诺脖颈,把头往他肩窝上埋。温热的眼泪渗进他衣领, 滴进锁骨, 怎么都停不下来。

一直以来的愧疚和自我唾弃,让他筋疲力尽。现在,只想窝在以诺怀里好好哭一场。

“别哭了, 隐宝。”以诺轻轻抚着他后背, 动作轻柔得好似对待脆弱的瓷娃娃。

心都要被哭碎了。

“我就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该隐吸吸鼻子, 委屈地扁嘴, “我打不过夏娃,也斗不过卡莉,脑子还不好用……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算计不过他们。”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