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那是一个透明的袖珍胶囊,里面盛着黑色液体。

“欢迎你,我亲爱的女婿,梅塔特隆殿下。吧台上是撒旦血,你大可以拿回去和卡莉给的对比一下。当然,如果你不确定真伪,可以喝一口尝尝?我一点都不介意哦。”

夏娃的声音依然娇柔甜美,像是沁了毒的蛇。

“她人不在。”西蒙凝神听了会儿,得出结论。随后一个闪身瞬移到角落,分别掏出两个小音箱:“这个夏娃是什么心机狗?自己不来,放俩音响来装神弄鬼。”

以诺抬眼看向那颗袖珍胶囊,眉头忽然一皱:“糟,这黑线都是胶囊渗出的黑暗之力。”刚才进门,他所有注意力都被撒旦血和音响里的声音吸引了,再加上整个房间全是黑暗之力,根本分不清楚这黑线是干嘛的。

现在才把局势看明白:所有一切都是诱饵和视听混淆!夏娃的野心,比任何人想到的都大!

想通一切之后,以诺急急转身。便见大门敞开的地方,一条条黑色丝线正争先恐后地往外挤,而最远的几根已经伸得太远,一眼望不到尽头。

“西蒙,去外面盯着!”他沉声下令,“别忘关门!”

西蒙看着黑线飘散的方向,顿时变了脸色:“操,这他妈又是什么骚操作?”吧台上的,可是实打实的撒旦血!黑暗之力一旦渗入人间,怕是要天下大乱吧!

就算是那位作天作地的路西法也没敢做这么人神共愤的事,夏娃这是疯了?就不怕天降神罚吗!

西蒙快速移到门口,望向远处已经飘到不知何处的黑丝线,心下一沉。

可回头,看到的更加可怕:千丝万缕的黑暗之力自袖珍胶囊溢出,如开闸的洪水,在一寸寸占据整个房间,从外面看来,简直是天罗地网。

而以诺正站在正中间的位置,几乎快要被这重重溢出的黑暗之力吞没。

这他妈要么是撒旦亲临,要么就是把撒旦杀了,取了他的心尖血过来吧!

就现在这情况,如果关了门,即便以诺是红衣主教,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以诺看西蒙愣愣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担忧,手上也没有任何动作,他连忙调动金字书,咬破指尖飞快画符。

“关门,西蒙。我以始祖伴侣的身份命令你,现在,关门!”

说话时,因为手上动作太大,弄掉了身上的手机。碎了一般的屏幕上,是该隐发来的信息。

隐宝:以诺,你们和夏娃谈的怎么样了?早点回来啊,宝宝想你了QAQ。

作者有话要说: 别怕~

第五十五章

以诺沉静地看着西蒙,可不只西蒙未听令关门, 就连一直隐匿在海鸥和鸽子群里的桑格和米娅见状都横冲直撞地往门里冲。

眼看时态愈加严重, 门外的天空聚集起一团团黑云,他甚至听见远处海水翻滚出巨大的浪花。它们叫嚣着,咆哮着, 要把这座即将被黑暗控制的小城碾碎。

来不及了, 不能再等!

他一边书写血符贴往店内四壁, 一边以掌風催出圣光之力。

霎时间强大而耀眼的白光, 自他掌心如闪电般窜出!巨大的能量波动,带动整个房间都开始震颤,吧台的袖珍胶囊似是察觉出潜在威胁,陡然释放更多黑暗之力。丝丝缕缕,如线般缠绕在白练一样的光柱之上。

圣光之力,自以诺手掌不要命地泻出,一点点朝着大门靠近。

每靠近一点,便被攀附其上的黑丝消灭一些。

两相对峙, 周而复始, 这样下去,毫无解决之法。

除非坐等以诺和袖珍胶囊互相消耗, 看谁先把力气都用完。

“还不关门吗?”以诺沉声开口。

他的脚上已经缠上黑色滕文,手臂也开始被侵蚀。体内的力量消耗太大,削弱了他对外的防护。

面对岌岌可危的城镇和镇内上万的人群,他选择先救世界。

此时关门与否,对于以诺而言早已没了意义。他终究要深陷这夏娃亲自布置的囹圄, 迎接一场苦战。

西蒙揉揉酸涩的双眼,终于转身不忍再看。他向上一跃便抓了两只知更鸟,回身奋力旋转,一脚踢上大门。

“砰”的一声,门关了。随之而来的,是门内散发的一道光束。

白色强光伴着血色,在门上缓缓游走,最终形成六芒困魔阵。随着阵纹完全闭合,在白光消散过后,门上全是殷红的血。

一直颤巍巍抖动的大门终于没了挣扎。上面明明没有门锁,却好似被焊死一般,再也没了响动。

广场游玩的人群,都被这一幕吓到。

人们放下酒杯,停止奏乐,齐刷刷望向破废的咖啡厅。

不……

不是!

他们根本不是被吓到,因为他们的眼睛里闪着兴奋扭曲的光,唇角也带着诡异的笑。

所有人,都被撒旦的黑暗之力控制了!

“怎么样?看出撒旦血和卡莉的血有什么差别吗?”

西蒙气得想跳脚:“不要脸的臭婆娘!躲在背后玩阴招,有本事正面刚!”然后随手提起一把椅子,“咚”一声朝人群砸去。

可广场上聚集的人们,有的脑袋被砸出血,脸上、唇上满是殷红,却依旧说着令人作呕的话:“哎,我倒是想站出来呢,可是你配吗?”

西蒙抬头望向天边翻滚的云雾,食拇指放进口中,吹出一声长哨。

“那你看看我配不。”

话音落下,听不见声响的哨音迅速自空中荡开,以他为中心形成一圈圈波动,顷刻间覆盖整座威尼斯主岛,并迅速往外延伸。

无数蝙蝠被这同族的波动惊醒,哗啦啦飞向天空。

密密麻麻的蝙蝠聚集在高耸的乔托钟楼,几乎看不出钟楼原本颜色。

圣马可广场的雕像、石柱、教堂,开始了同一频率地颤动。

大地、波涛,砖瓦和微尘,这所有的所有,都共同传递着一个信号:“以始祖之名,召唤所有沉睡的同类。血族,我们战时到了!”

聚集在钟楼顶端,黑压压一片的蝙蝠们,在接到命令的刹那,迅速朝四面八方涌去。

但凡蝙蝠过处,唤醒一个又一个吸血鬼群!

西蒙盘腿坐在地上,精神是从未有过的集中。身为始祖副手,血族之中半数都是他转化的。血族的情绪,便是他自己的情绪。

他能感觉到远处崛起的伙伴,感觉到他们前行,感觉到他们奋起。

脑海中的地图一点点被点亮,形成燎原的星火。

那是……罗马,是米兰,是维罗纳,是都灵,是巴勒莫和那不勒斯!

是梵蒂冈和整个意大利!

胸口激荡着澎湃的浪潮,西蒙望向天空卷起的黑云,狠狠竖了个中指:再多的黑暗之力又如何?还不是沦为血族的食物?

桑格和米娅互相对视一眼,挥挥翅膀,皆化成人形。

他们煽动翅膀,疯狂召唤同类。

霎时间,云层翻滚的天空坠落一颗又一颗明亮的星辰:那是天堂落下的知更鸟。

越来越多的血族开始觉醒,自四方涌来。他们化身蝙蝠,缓缓聚向天空。顿时,蛛网一样的黑色丝线不再毫无章法地逸散,而是被血族引导着,吸入他们体内。

多如繁星的知更鸟,在空中徐徐聚合,最终形成一只巨大的白色神鸟。翅膀每煽动一下,圣光之力的星火便如雪花般纷扬扬落下。被控制的人群,在圣光之中一个又一个倒下。

这是一场盛大的净化。

光明和黑暗,在生死存亡的战场,意外融洽。

*

不管外面如何腥风血雨,以诺丝毫没有感受,也听不到。

他在四面墙壁和大门都加了困魔阵,袖珍胶囊里的黑暗之力好似一头困兽,拼尽全力撞击着阵纹。黑色的丝线,缠绕在他脚腕、小腿,手臂和脖颈。狠狠地撕咬着,想找到渗入的突破口。

可以诺身为天堂三大天使,他虽轮回,可身上力量却未减少。

区区撒旦而已,路西法能剥了他的皮,米迦勒能砍了他脑袋,他梅塔特隆难道就是个摆设了?真是,不自量力。

上次之所以着了撒旦的道,被钻空子,也是因为夏娃的巫术和该隐的污染,以及该隐受虐乱了他心神。

至于现在,他唇角微弯,低头看着身上的黑色滕文,完全没有理会。

因为,所有力量在碰触到他命门之时,便因纯洁的光明力而消散。

以诺就站在胶囊跟前不远处,一页页泛着金字书。他动作优雅,不疾不徐。

安静的房间,只剩书页翻动的哗啦声。

“啧,找到了。”他手指停在其中一页,忽然出声。

就在那张书页上,金色符文一笔一划写得清楚:封魔符咒。

他合了书页,转头正视起面前胶囊。抬手微一用力便将上百条丝线握在手上,将其融化。

“不过,还要再等一会儿。”他安静说着,神色自得,“毕竟,你主人奸猾,把她引出来不容易。”

第五十六章

该隐坐在酒店玩手机,一边给以诺发消息, 一边搜集表情包和颜文字。

突然, 心下一沉,铺天盖地的讯息便如洪水般涌来。

“以始祖之名,召唤所有沉睡的同类。”

“血族, 战时到了!”

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同族感应。

丝丝缭绕的黑暗之力, 滔天的海浪, 翻滚的云层,还有如流星般坠落的天堂知更鸟。

所有这一切,都昭示着:他的同族正在几公里在的地方,拼死苦战。

从创世之初成为吸血鬼,到后来的几千几万年,该隐从未有一刻如此直观地感受到血族强大的凝聚力。

唯有此时,他才真切觉得,他与所有子孙后辈血脉相连:

血族, 身上流淌着血始祖的血, 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伊凡转头看向该隐, 咬了咬嘴唇,说:“大人,看样子,出了好大好大的事。”

岂止是好大好大的事,这如果不是生死存亡, 西蒙不会未经允许,便擅自以他的名义调动所有罗马吸血鬼。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