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睁了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睑落下两道浓浓的剪影。他动动身子,微微张了嘴,顺从地把以诺迎进来。

纠缠完毕,以诺才拍拍他脸蛋,勾唇浅笑:“不如先做观察,看夏娃下一步想做什么。别担心,她可能对你了解不少,但没那么容易算到我想做的事。”说着,又亲亲他的小鼻尖:“有我在,不会让她再控制你了。”

该隐眨眨眼:“那你可以控制我,我允许的。”

以诺:!

狠狠咬上小吸血鬼脖颈,啜出一个深深的红印子。

“越来越会了,是吧?你继续皮,等三个月后有你受的!”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几乎咬牙切齿。

*

两人决定继续暗中观察,对卡莉也是一如既往的态度。

经过先前以诺发脾气,知更鸟学乖了不少。

每次窝在该隐肚皮上,都会检查一下他衣服有没有穿好。有时该隐衣服皱上去了,它也会用小嘴咬着衣服帮他弄下来。

而且,在该隐和他说以后不要随意进卧室之后,小知更鸟每天晚上确实没有再去卧室。虽然每天清晨都会叽叽喳喳叫着撞门,非要进来巡视一圈就是了。

第二张字条是在一周以后收到的。

该隐趴在沙发上抱着血袋吸血,一边吸血一边和伊凡坐在一起画画。

以诺照旧在和卡莉练习施术。

血袋即将吸完时,知更鸟忽然飞过来,戳到他手上。那动作不大,也不疼,但成功引起了该隐的注意。

虽然,知更鸟的翅膀便指向血袋,该隐这才发现:血袋里放着一张字条。

字条泡在红色的血里,已经沾染了血渍,上面的字体都是暗红的。

“宝贝,想知道卡莉给你用的血和撒旦血的区别吗?

明天晚上八点,来圣马可广场的莱恩咖啡厅找我。

你可以派以诺来哦。

——爱你们的妈妈。”

这恶心的语气,让该隐从胃里生出不适。他把血袋攥进手里,飞快地跑去卫生间,对着马桶就是一通干呕。

这种生理上的不适感,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所以他只是干呕了几下,没吐出什么东西。

但这也足以让他虚脱到腿软。

从马桶站起来,该隐两腿还在打颤,本能地想扶住什么,腰上忽然被抱着半托住。

“怎么了?”令人安心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该隐转头,余光瞥见不远处的卡莉,捏捏以诺的手,摇头:“没事,可能喝的有点急,刚才很想吐。”

”孕吐? “卡莉说。

该隐知道自己不是孕吐,宝宝很乖,怎么可能折腾他。所以,被卡莉这么一说,他立刻紧张起来。

“什么孕吐?和女人似的。”

说这话时,以诺明显察觉到该隐身体的僵硬,立刻便判断出此事另有隐情。

该隐习惯性的,越紧张害怕,就越强硬。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也是一种自保。

卡莉显然没接触过孩子一样的该隐,这会儿被呛了也没怀疑,反而唇角一勾,冷笑:“怀孕孕吐这不是很正常?谁说孕吐就是女人专利了。”

以诺看了卡莉一眼,手指摩挲着该隐腰上的皮肤,努力安抚他,小声在他耳边问:“我带你回卧室休息?”

该隐点点头,被以诺横抱着回了卧室。知更鸟也担心地进来,伊凡则留在门外看着卡莉。

关了门,该隐被抱上床。以诺给他一个靠垫,让他靠在床头。

该隐忽然拽住以诺胳膊,缓缓摊开手掌。

是被他团成球的血袋。

可是,血袋展开之后,里面的字条已经变成了无字的。想到自己刚才喝的血里还不知道掺杂了什么东西,该隐条件反射地又开始干呕。

以诺不知道他怎么了,担心地把他搂进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怎么一直想吐?”

该隐虚弱地喘着气,凑近以诺耳朵,轻声说:“血袋里,有夏娃……”话说到一半,被以诺捂上嘴。

“嘘,这里的超自然生物太多,写给我。”

该隐点头,开始在他手心写字,把夏娃的字条一个一个字复述给以诺看。

以诺看完全文,沉默着思考许久,缓缓开口:“我去。”

他们都清楚,这次单枪匹马会夏娃,肯定是个圈套。但他们也清楚,而今之际,他们也别无他路可走。

所以,该隐只是垂了眸子,沉静说:“我在这里等你,你带上西蒙。”

听该隐说要带上西蒙,以诺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却被该隐先一步堵住了话题。

该隐说:“这个要听我的,我这边还有亚伯拉罕和伊凡,但你目前什么也没有。”

小知更鸟听到自己名字,拍拍翅膀,昂首挺胸,摆出可靠的样子。

以诺沉吟片刻,终于点头:“可以。”随后笑着亲亲他,“小隐做爸爸之后,果然成熟多了。”

该隐:?

“以前我不成熟吗?”

好歹也是活了上万年的活化石。

以诺:“以前,有点傻。”

第五十四章

第二天一大早,以诺就和西蒙一起出了门。他们先去圣泉殿把桑格和米娅带上, 而后才一同缓缓向着圣马可广场出发。

前几天以诺给该隐买了部手机, 所以现在和他时刻保持联系。距离晚上八点还早,大家情绪都很轻松。

隐宝:你们到广场了吗?现在会不会有点早。

以诺低头给他回复:还没, 我们不打算到的太早, 正在主岛探查, 试试寻找夏娃的踪迹。

隐宝:喔,那你们有情况记得和我说。

以诺看到这条消息,紧抿的嘴唇微微弯起,脑海里浮现出这人乖巧听话的模样,飞快地打字:嗯,别担心。

然后想了想,又加上一个手机自带的emoji表情,是一个双颊泛红的小人, 笑得很暖。

哪知, 就这么一个表情,像是给留守酒店的小吸血鬼打开了新世界。大喇喇的红唇emoj就发来了, 接着就是一通红心emoji的刷屏。

一旁西蒙看见,凑过来啧啧啧了好几声:“当初被我剥一下衣服都要轰了血族老巢,还当着我们始祖的面说不和吸血鬼交.合。这才多长时间,和我们始祖孩子都有了!”简直世界真香好典范。

以诺没再理会沉迷发表情包的小吸血鬼,收了手机, 转而看向西蒙:“怎么,你嫉妒?”

西蒙拿手直扇鼻子:“噫,恋爱的酸腐味,谁要嫉妒你们!还是我们单身好!”说完还唱起来了:“单身好,单身好,单身想跟谁好跟谁好!”

说话间,看见街道一旁路过的帅哥,眉峰一挑,顺手就抛了个媚眼。

这放荡的骚模样,看得以诺直皱眉。他家隐宝每天生活在这么一群中间,竟然没被染黑,也是个奇迹。

但他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就是有些人的选择。

人类也好,血族也罢,总会沉迷各种欲望。金钱,权利,或者美貌,或是性。在这个世界,沉迷金钱和沉迷性,其实无甚差别。

父神说过,万物各司其职,存在必有其意义。这些没写在圣经,但写在他先前的日记里。

*

以诺在街上安静地走,两只小知更鸟在不远的高空跟着,为了不被发现,他们一会混进鸽子群,一会和海鸥站到一起。

西蒙觉得这位主教简直太闷了,这都一块走一路了,他们说过的话加起来也就十句不到。

再这么下去,得憋死。

西蒙:“你来威尼斯是不是都没好好逛逛?不如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你看见这边没有,这个叫叹息桥!桥的这头是罪犯,桥的那头是……”

刚说到一半,就被以诺打断:“刑场。”

西蒙:……

噫,他知道。

感觉丧丧的呢。

于是,百无聊赖的西蒙,又悄悄拿出手机给自家始祖大人发消息:大人,你老公太可怕了,冷的要死,我想回家,嘤嘤嘤QAQ!

始祖大大大大人:滚去好好伺候着,QAQ是什么?

西蒙瞥一眼旁边一本正经找线索的以诺,悄咪咪回复:这个是哭的意思,你看Q像不像哭唧唧的两只大眼睛?A就是鼻子!

始祖大大大大人:还有吗?给我发来点。

一如既往的高冷。

嗯,高冷地拿到表情包,转头就朝以诺变身嘤嘤怪。

隐宝:西蒙说你很闷,不讲话O(≧▽≦)O干得漂亮!不要理他!

隐宝:你们查到什么没有,我有点无聊QAQ

隐宝: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外面的野花比我香(。︿。)

以诺被他搞的哭笑不得,小吸血鬼到了网上反而胆子大了不少,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手机轻触键盘,高冷地回了个“乖,摸头”,而后若无其事地收了手机。啧,等解决完夏娃,回去就解决这只小吸血鬼。

也不为难他,就让他一字不落的,把所有颜文字短信都读一遍!嗯,声情并茂那种。

*

以诺和西蒙一直在街上晃到晚上八点,才慢悠悠进了圣马可广场的莱恩咖啡厅。

圣马可广场有整整一面墙都是咖啡厅组成的。以诺他们原本还担心莱恩咖啡厅不太好找,但一进广场,远远的就看见了他们家。

因为,周遭所有店面都坐满了人,只有这家咖啡厅,摆在外面供人吃饭休闲的椅子都被收起来,里面也是冷冷清清,一个活人都看不见。除了标牌上的灯亮着,这家店看起来更像倒闭已久。

以诺和西蒙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出谨慎。

“进去。”以诺说着,先行迈步进了屋子。

门打开之后,传来一阵叮铃铃的声响,是挂在大门上的风铃。

风铃的声音像是咒术开启的信号,霎时间整个房间都随着声音变换了色彩。

古旧的唱片机开始自动播放乐曲,室内的灯也一一被旋开。

两人这才看清,整个房间,到处都是蛛网一样的黑色丝线。而所有发光的黑丝线,最终都连接在吧台处。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