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以诺反手抚上他的背,指尖在光滑的皮肤上反复摩挲,嘴唇吻上他耳尖, 声音低低的,带着戏谑:“宝贝儿,你可能是误会了。”

该隐身子一僵,茫然抬头。

误会了?误会什么了?

然后就察觉到以诺轻轻落在自己小腹的手,一股暖流正汇聚,徐徐朝他体内推来。

“我说的做,是这个意思,给宝宝补充光明力。但你是黑暗体质,一旦宝宝吸收完了,多出的光明力就会溢出生育子宫,对母体产生破坏。你若是睡着,我无法把握光明力的量。”

该隐顿时红了脸。

所以,是他理解错了吗!以诺根本就没想……

他可是,好不容易,这么乖巧主动。

小吸血鬼愤愤转身,把所有被子都拉到自己身上,哼哧哼哧裹成一个小蚕茧,留给以诺一个背影。

以诺也是哭笑不得,伸手去捏他被角:“别闹脾气,这样还怎么给宝宝输送光明力?你要是想,等三个月胎儿稳定之后,嗯?”

“谁想了?我什么都没想!”该隐把脑袋一蒙,干脆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连声音都闷闷的。

这回真成茧宝宝了。

以诺单手连人带被子往自己身边一带,就把这一整只都抱进了怀里。

然后,像剥玉米一样,把被子剥开,露出里面一颗脑袋。

“乖,你什么都没想,是我想,是我特别想。”他说着,声音越发沙哑,低沉的声音莫名染上一层旖旎,“想把你压在身下,把你C哭……”

耳边的话越来越下流,该隐仅是听着,全身都开始发热。他脸颊被捂地有点红,垂了眸子,两颗小尖牙紧紧抵在下唇,呼吸微微粗重。最终歪倒在以诺怀里,声音不自觉发紧:“别说了,以诺……”

这个人太会了,天使的脸和清冷冷的气质,说出的全是荤话。

这种撩拨,谁能受得住!

*

两人好不容易彼此平静下来,以诺为他疏导光明力。

该隐躺在床上,露出光洁的肚皮,额上渗出汗珠。

身为普通人的以诺,对光明力的掌控远没有光明种族的自如。他原本就不太能够控制,导致输出的力量忽大忽小。小了,对宝宝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都不够塞牙缝的。大了,宝宝吸收不过来,溢出的力量全反过去攻击该隐了。

等弄好,两人都出了一身汗。

以诺是紧张的,该隐是疼得。

“以诺,我和你说,以后再也不生了……”该隐躺在床上,像只脱水的鱼,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虽然血族的恢复能力强,可那都是针对普通攻击,像光明力这种专门克他的,能不对他身体造成二次伤害就很好了。快速恢复?呵呵,怎么可能!

以诺看他出了一身汗,把他抱到浴室好好洗了一下。

该隐洗好澡出来,身上穿着嫩黄色的宽松睡衣,被以诺抱上沙发。他从一旁的冰箱里拿出一包血,咬开后美滋滋地喝起来。

敲门声就是这个时候响的。

该隐一愣。

是谁这么悄无声息的?

他刚才连脚步声都没听到,怎么会突然就有人敲门了?

如果不是他自己听力下降,那一定就是来人隐藏气息的方式太强,至少实力远在他之上。

他不由得正了神色,端坐好身子,看向以诺:“当心,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以诺嗯了一声,安抚地拍拍该隐肩膀:“酒店和房间都有结界,没那么容易就破了。”

然后,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入眼的便是一袭白衣。一股浓郁的光明力在空中逸散开来,十二翼的天使正安静站着,一脸愁容。

“梅塔特隆殿下,出事了……弥赛亚消失好多天,今天一早,圣天使长殿下也不见了。”

来人竟是常伴米迦勒身侧的拉斐尔。

以诺神色一滞:米迦勒不见了?

他先行退了一步将人让进屋子:“你收一下身上的光明力,先进来。”

拉斐尔望见屋里坐在沙发上的该隐,连忙嗯了声,收起翅膀,光脚进了屋。

白衣的天使,很有礼貌,一进来便先道歉:“给殿下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人间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要拿天堂的事来烦扰您。”说着,低了头,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又隐隐透着无助:“但天堂现在……几大炽天使,堕天的堕天,轮回的轮回。”

“原本圣天使长殿下和弥赛亚殿下在,天堂还算安稳,可现在……”

剩下的他没有说,但以诺明白了。

上帝早就将天堂事务全部移交弥赛亚,已经不管事很多年。三大天使之一的路西法在神授大殿就堕天了,还带走了一大波天堂中流砥柱。三大天使之一的他自己,也轮回了人间。

现在,三大天使最后一位也不明消失……

天堂的混乱程度,可以想象。

以诺递给拉斐尔一杯起泡酒,拉斐尔道了声谢,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又止不住叹气:“我又不能去找路西法殿下,说不定路西法殿下听到消息,还会趁机煽动地狱和天堂开战,到时候更麻烦……所以只能来找您了。”

该隐坐在沙发上,身姿笔直。他还带着以诺送的面具,远远看去就像一尊高傲又冷淡的神像。

“卡莉知道追踪术。”他适时提醒。

以诺看该隐故作深沉,好不容易才敛了眸子里要溢出的笑意,叫人去通知卡莉过来。

知道自家小吸血鬼得在外人面前维持高傲人设不能崩,以诺就坐在他身边,也不闹他。虽然……该隐的高傲人设,可能早在怀了宝宝的时候,就已经崩得稀碎。

等拉斐尔把一整杯气泡水都喝完,卡莉终于踩着她那高跟鞋姗姗而来。

听说是要追踪圣天使长米迦勒,卡莉一声嗤笑:“始祖大人该不会忘了,先前我只是随意为你卜了一卦,刚触及梅塔特隆殿下,我的水晶球就碎了。是什么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我能找到身为天使之首的米迦勒?退一万步说,我要是能追到圣天使长,你们敢给我解开这双手铐?”

说完,还觉得不够扎心,又瞥了以诺一眼:“也别把希望寄托在梅塔特隆身上。别说他能发挥多少成实力,若是他掌控不好,用力过猛,说不定直接把水晶球碾碎。”

一时间,大家静谧无言。卡莉说的对,这太难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拉斐尔忽然开口:“我来,你教我。”

卡莉从上到下打量了这位天使一番,心中似是有了计较。沉吟片刻,才松了口:“那你试试。不过,容我事先提醒你们,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找到米迦勒,天堂早没了,你们做好失败的准备。”

拉斐尔倒是面色不改,朝她温和一笑:“麻烦你了。”

于是,摆开术台,画好符咒。

卡莉和拉斐尔分站术台两侧,开始施术。

追踪术需要的东西并不多,拉斐尔用箭矢划开掌心,金色的血滴在米迦勒常用的羽毛笔。随着一声拉丁文咒,那只羽毛笔便立刻直立起,倏地飞到水晶球正上方。

突如其来的圣光之力,以羽毛笔为中心,如波纹般一圈圈荡漾开去,浅金色的光霎时间弥漫整个房间。这让原本就疲惫的该隐受不住,闷哼一声。

以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连忙把人抱进怀里。可咒术一旦开始就不能终止,他总不能直接将术台掀翻。

该隐被他护在怀里,还有心思开玩笑:“太紧了,没被圣光之力弄死之前,我可能先被你捂死了。”

以诺低头愤愤看了他一眼,胳膊松了松,柔声问:“能受得住吗?我带你出去避一下?”

该隐苍白着脸,弯着唇角朝他眨眼:“唔,还行,就比你刚才弄的好那么一点点吧。”

如果不是碍于这么多人在,以诺真想剥了他裤子,打他屁股。

该隐笑着抬手揉揉他紧皱的眉峰,小贴在他耳边小声说:“没事,别担心。你之前不也常拿圣光之力压我吗?圣十字架往我面前一摆,冲击力比这可厉害多了。”

以诺眸色渐深,神色变了几次,终于化成一声轻叹:“嫌我不够心疼是吧?”

该隐弯了弯唇角,转头看看正在认真施术的两人,趁他们不注意,悄悄凑到以诺耳边,在他鬓上落下个一触即分的吻。

“也可能是真的想安慰你呢。”

他说。

以诺立刻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转身把人按在沙发里。轻扣双齿咬在他唇瓣,把人死死吻住。

该隐被吻得缺氧,手指四处摩挲着推以诺身子,指尖碰触的位置,滚烫得要命。。

“别动,隐宝。”以诺把他死死抱住,声音沙哑得像是沙漠里干涸的鱼。

谁也没注意到,先前落在窗台的知更鸟,在没人发现的时候,忽然穿透玻璃和结界,骤然飞向屋顶的天花板。

它就像一只巡视的王,来回飞了一圈之后,终于拍打着翅膀,落到了以诺头顶。

几乎是立时的,该隐便感觉到身上那股一直把他压制得死死的光明之力悉数消失。身上没了刺痛的感觉,甚至感觉到怀了宝宝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再一晃神,以诺已经放开他,跪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提着一只拍着翅膀的知更鸟。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呀,有盆友猜对啦,恭喜咯!等我晚上发大红包哈。

小声说:记住现在以诺和知更鸟的互动

因为,这将是以后快乐的源泉,哈哈哈哈

*

注:

设定的三大天使:

常伴上帝身侧的路西法,

天堂宰相梅塔特隆

第五十二章

小知更鸟不叫,也不说话, 就一双圆圆的黑眼睛瞪着以诺。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该隐总觉得这小鸟看着以诺的眼神不太友好。唔,确切说是在冒火。

被这想法惊到,该隐舔舔嘴唇, 手指轻轻滑过小鸟头顶的一撮毛:“这是你那圣泉殿里的知更鸟?”

以诺拿着知更鸟的翅膀, 把它从头到尾看了个仔细, 最后摇头:“不是桑格和米娅, 他们头顶的毛都是普通颜色,没有这种浅金的。”

知更鸟,是上帝最喜欢的鸟类,因此被称为上帝之鸟。在天堂常驻的知更鸟,几乎达到天使数量的一半。但这种浅金色,应该是和神相关才会有的。

该隐看知更鸟一直被以诺倒着抓在手里,把它往上托一托,让它脑袋正过来, 说:“它来了之后, 我感觉舒服很多。”

以诺陷入沉思,显然没太理解这个操作。

就在这时, 水晶球那边传来拉斐尔一声低呼,然后就是卡莉尴尬而不失冷静的声音:“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该隐和以诺齐齐转身,正看见拉斐尔比刚才更苍白的面色。不,这回直接变成惨白了。

再往水晶球一看,两人也都是一愣。

水晶球里, 是一张凌乱的大床。床上有个全裸的男人,正靠在床头闭眼抽烟。男人袒露的半个胸膛上,全是青紫的印子。同样的事,该隐和以诺经历过不少,当然知道那痕迹意味着什么。只是……

该隐吞吞口水:好像比他和以诺还要激烈很多啊。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