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她颓然跌坐在地,腰上软成面条一样,像极了医院里的高位截瘫。

“既然血族想和巫族开战,自然不会打无准备的仗。”以诺冷冷开口,犹如古老宫殿里,高高在上的王。

卡莉非但没被吓退,反而微微扬起唇角,语气镇定:“不愧是梅塔特隆大天使。你的能力,早在罗马时我就知道了。不过……”

她话风一转,目光射向躲在后面的该隐:“你们以为夏娃在人间混迹多年,会被你们轻易牵着鼻子走?你们连结合都是被迫的,居然会以为这孩子是偶然,是不是太天真了?”

这一声宣告,如同死亡的预言。

该隐霎时间白了脸色。

他揪着以诺的衣袖骤然收紧,尽管努力克制着,手指依然在抖。

他以为这孩子是神赐予他的礼物,却没想,竟然是夏娃,是夏娃硬塞进他肚子里的!

不,夏娃不止把孩子塞进他肚子,连后续的所有都算计进去了!

她看穿该隐会为了这孩子不顾一切,利用他童年的阴暗,来拿捏他和肚子里的宝宝。

呵,知子莫若母。

这充满温情的话,而今听来却格外讽刺。

以诺察觉该隐的异样,紧紧握上他的手,安抚地摩挲着他手背,一双眼睛依旧紧紧盯着趴在地上的卡莉。

后者正成诡异的姿势抬起身子。

她双臂撑在地面,腰上像毛巾似的拧了一圈,头堪堪上扬。这模样,像极了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她说:“如果你们稍加调查便知道,我和夏娃的集权中心已经对抗几千年。当初将她困在佛罗伦萨的结界也是我做的。虽然这场对战没把她彻底毁了,但至少我占绝对优势。”

而后,她扭伤的身体和断裂的腰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便光鲜如初。

她拍拍衣上沾的土,倚靠在红木桌沿,举手投足间又成了先前那位中世纪贵妇。

“考虑合作吗,梅塔特隆殿下?”她挑起下颌,似是成竹在胸。

而以诺则沉默了。

卡莉也不急,她就这样靠在桌前,唇角微微弯曲,保持优雅得体的弧度。

这安静的对峙一直持续了很久。久到西蒙站累了,不自觉开始乱动。久到伊凡因为不耐烦,悄悄打了个哈欠,以诺依旧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卡莉神色变了变,缓声开口:“殿下既然在犹豫,那就说明对我的提议还是动心的?虽然我看起来不那么可信,但至少可以透露给你有用的信息。高回报,总会有高风险,殿下这么聪明,应该明白这道理。”

以诺直直看向眼前优雅的女人,那双凌厉的眸子,像是将她所有隐藏的全部看透。

“你的目的。”他问。

卡莉莞尔一笑。

她摘了手套,露出一双精雕细琢的手,说:“没有目的。我只是觉得,夏娃这种人凭什么还活在世上,她什么时候才去死呢?”

她的声音很低,像是古老的丧钟,每一个字都带着地狱般的阴沉:“我每天都这么问自己,已经问了几千年。”

高傲优雅的女人,明明脸上带着笑,说出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

她把双手并拢又朝以诺伸了伸:“你们有对付女巫的手铐吧?可以给我拷上,为你们多加一份保险。”

血族确实有用来对付女巫的手铐,还是在很久以前,该隐偶然得到的。

公元八二九年,巴黎的反巫术法令通过之后,人类间便开始了对女巫的大肆屠杀。法国宗教法庭研究各种对付女巫的方式,其中便有这幅手铐。

只要将女巫双手拷上,她们便失去施行巫术的能力。

在历史滚滚行进的齿轮下,对付女巫的术法早已失传,但这幅手铐却完好地存留下来,并落到了该隐手里。

先前和卡莉不对付的时候,该隐还用这手铐威胁过她。

但手铐只有一副,是他们商量好用来锁住夏娃的。

该隐悄咪咪凑到以诺耳边,小声问:“她会不会趁机把手铐偷走?”

当然,声音也不是特别小,至少在场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明白。

卡莉:“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们,说别人坏话的时候至少回避一下?”

该隐:……

他尴尬地垂了眸子,窝在以诺身后,安静如鸡。

以诺拍拍他手背,让他安心,示意西蒙:“给她戴手铐。”

一声令下之后,卡莉轻轻舒了口气。

她收了脸上的假笑,一双眼睛望向该隐,眉眼里不经意带了几分柔和,说:“是个女孩,很漂亮。”

该隐闻声看看自己小腹,手指轻轻在肚皮上摸了摸。弯了弯眉眼,露出两颗小尖牙。

唔,等宝宝出生,一定要把她养成骄纵的蝙蝠小公主。

若是能像路西法那样,日天日地就更好了。

*

血族的阵营有了卡莉的加入,如虎添翼。

以诺本就在修习人间咒术,在卡莉的指导下,术法一日千里。

以诺点头。

哪怕能把身上圣光之力引出五成,他都有把握一句灭了夏娃。

但这还需要更多的修习。

一旁看他们对话的该隐,听着听着,又生出困意。

孕期两个月了,他的反应越发明显。

小家伙似乎需要的能量很多,他清晰地感觉到体内大部分能量都汇聚小腹,被宝宝吸收。这致使他每天精神都不太好。

幸好卡莉带来一些稀释的撒旦血,每隔几天便给该隐渡上一些,让他不至力量枯竭。

此时,怀着宝宝的吸血鬼,脑袋靠在沙发上,眼皮止不住往下掉。

唔,他有点想以诺了。

是那种想要亲近的‘想’。

也不一定非要做,就想窝在以诺怀里,让他亲亲自己,抱抱也行。

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株软绵绵的菟丝花,而以诺就是他的女萝草。

恨不得整个人都缠在他身上,片刻都不想分开。

然而,卡莉这个电灯泡,每天都来房间和以诺商讨对付夏娃的方法。他又要维持血族始祖的面子,只能矜持地干坐一旁。

哎,好久没和以诺撒娇了。

该隐扁扁嘴,心里有点委屈。

*

以诺修习一会儿咒术,转头便看见自家小吸血鬼懒洋洋靠在沙发垫子,正闭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

卡莉顺着以诺目光看去,正正瞧见身子越来越歪的该隐,马上就要摔下座椅。

她神色一紧,连忙起身,才走出没几步,那小吸血鬼便被以诺抱进怀里。

该隐睡得有些迷糊,被动静弄醒,长长的睫毛轻颤两下,睁了眼。

他窝在以诺怀里,鼻尖凑到他颈窝轻轻嗅了几下。

熟悉的味道让他分外安心。

他软软地打个哈欠,轻轻叫了声“以诺”。声音软绵绵的,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

以诺柔声问:“乖,我在。回卧室去睡?”

该隐迷迷糊糊嗯了声“好”,眼睛一闭就又睡过去了。

以诺起身把人抱起,而后听到卡莉说:“胎儿是黑暗和光明的结合,她需要两种力量。但该隐现在只能为胎儿提供黑暗之力,你是该多陪陪他,好补充光明力。难得他这么离不开你,还能忍着不凑你身上。”

以诺脚下一顿,回身朝卡莉道了声谢,再看向怀里睡着的小吸血鬼,面色复杂。

所以,他家宝贝,是每天都在忍着不适,努力不打扰他吗?

他轻手轻脚地把该隐抱上床,让他安心枕在自己手臂,又把他往自己怀里拉得近些。

手指轻轻摩挲着,勾上他下颌。低头,吻上软软的唇瓣,和睡梦里的人交换一个湿漉漉的吻。

他的隐宝……

真的,很甜啊。

午后暖烘烘的阳光透过窗上玻璃,照在宽大的床。

窗外,一只小知更鸟正拍着翅膀,落上暗红的窗棂。

小鸟头上顶着一小撮浅金色的羽毛,那双圆圆的眼睛,正遥遥地望着室内抱在一起的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呀,这只小知更鸟是谁呢?

答对就发大红包

*

注:

1. 女巫的手铐,设定取自《邪恶力量》

2. “在公元八二九年,巴黎的反巫术法令通过之后,人类间便开始了对女巫的大肆屠杀。”来自史料。

3. 菟丝花和女萝草,取自诗句:君为女萝草,妾做菟丝花。——李白

第五十一章

该隐在软软的大床上睡了好久,再醒来时, 身上积攒已久的疲惫感终于好了许多。

他双手举过头顶伸个大大的懒腰, 转头便瞥见正半靠在床头看书的以诺。以诺见他醒来,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过来。”

该隐乖乖爬过去, 窝在他身边重新躺下, 扯过被子扁扁嘴:“难道不该是你过来吗?让孕夫挺着大肚子走动。”

以诺一声轻笑, 手伸进被子, 摸上他的肚皮。两个月的孕期,该隐腰身只粗了一点,摸起来依旧很瘦。虽然宝宝看起来个头没长多少,但以诺能察觉到小家伙越来越强盛的生命力。

“卡莉说宝宝需要光明力,先前你睡了,我便没做。”

该隐听得耳朵忽然一颤:“做?”一时间,说话都有点儿结巴:“现,现在吗?”

这么突然的吗。

他舔舔嘴巴里头两颗小尖牙, 心里挣扎了一咪咪, 还是顺从地攀上以诺脖颈,脑袋窝在他肩窝深深吸了口气, “那我先去洗个澡,你要一起,还是在这里等我……”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