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放开了,你怎么办?”掉下去顺势洗个澡吗?但这明显就是个常年不流通的水道,水看起来又深又不干净。而且,现在可是冬天,天气这么凉,下去肯定要死一回了。

虽然嘴上说着不放,但以诺的衣服明显早就撑不住了。

于是,在“兹拉”一声中,以诺的衣服终于被划破,他整个人都直直往下落去。

该隐连忙用翅膀捂住自己两只眼睛。

然而,意料之中的落水声非但迟迟没有出现,反倒听见以诺噗嗤一声笑。

低头,就看到他的主教大人,正双脚踩在水上,连鞋底都没沾湿。此情景之下,他还在发酸的小牙就显得格外悲惨了。

以诺朝他伸手,笑得温和:“来吧,带你出去。”

该隐飞到他手上,噗通坐下,打定主意不理他。

以诺对着手上的小蝙蝠左看看,又看看,忽然戳戳他肚子:“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

坐在手心的小蝙蝠听到声音一僵,两只小翅膀收起挡在腹部:“别,别乱摸,戳到宝宝怎么办!”

他是绝对不会说,先前不小心撞在以诺肩上,然后被他带回家的那只蠢蝙蝠,就是他本人。

以诺把他放到眼前,仔细又看了个遍,最后才把指尖对准他耳朵摸了摸:“连坐着的姿势都一样,你是不是先前就假装晕倒,被我带回家了,嗯?”

该隐脑袋往旁边一偏,四颗小牙就咬住了他指尖的皮肤。

然而,以诺大概是看准了他不敢真的咬下去,干脆另一只手剥开他护着肚皮的小翅膀,朝他肚子看去。

该隐:……!

这人简直恃宠而骄!

于是,在主教大人的强行拨弄下,小蝙蝠肚皮上一撮白毛,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落到了他眼里。

“这撮白毛,我还摸过,很有特点。隐宝,你还有多少瞒着我的事,嗯?”

该隐:“你才是瞒着我,什么都瞒着我,连能站在水上都不告诉我,我牙现在还酸呢!”

以诺听得哭笑不得:好了,小蝙蝠又恶人先告状了。

“不是让你放开我了?隐宝,咱们不能不讲道理。”

该隐转了转身子,背对着他一屁股坐下去,“不管,我牙不舒服,就是你害得。”说话时,那两只小前腿还缩在胸口,看起来更像小仓鼠了。

以诺把他转到自己面前,好脾气地问:“好好好,是我的错。哪颗牙酸了,给我看看?”

这话说完,刚才还在自己手心生闷气的小蝙蝠,下一秒就化成漂亮的美少年挂到了他身上。

以诺连忙把人抱紧,然后就见他家小吸血鬼微微张了嘴,指指自己那四颗小牙,“吃饭要用的四颗牙,都松了。”

小吸血鬼控诉完,又乖巧地张了嘴给他看。

两瓣莹润的嘴唇微微分开,露出四颗小尖牙,和里面殷红的小舌。

以诺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缓缓凑近,声音也添上几分喑哑:“那,我帮你检查一下松了没有?”

而后,便急急吻上两瓣唇。

舌尖轻轻在小尖牙上扫过,直直闯入,勾起诱人的舌苔。

该隐被吻得两腿一软,手上也没了力气,险些从以诺身上掉下去。幸好以诺及时拖住他腰身,又按着反复深吻了好几遍,直到该隐眼里都晕满水雾才罢休。

该隐被吻到晕头转向,还在迷迷糊糊地想:太坏了,说好给他看牙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以诺:隐宝,我们来讲讲道理。

该隐:你竟然和我讲道理!这是不可能的,我和你说【严肃

*

好了,我们出了圣泉副本,接下来回到威尼斯坐等升级,然后开启新副本了【等等,说好的旅游攻略呢,怎么转眼就成了游戏啊喂!

第四十八章

两出了隐秘的河道,走上主街, 便看到四处带着面具的人。他们穿着欧洲中世纪的礼服, 纷纷走在砖石铺就的路:是威尼斯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因为正赶上节日的缘故,这座小城的游客比前几天增加了很多,到处都是拍照声。

“已经二月份了啊。”该隐看着圣马可广场来来往往的人, 忍不住感慨。

初次见到以诺的时候, 还是去年的圣诞节。没想到, 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 就让他们有了如此多的羁绊。

一不小心,连宝宝都折腾出来了。想想,两人也是有点能作。

主要还是自家那位狠心的母亲,太厉害。

以诺也望着广场上悠闲的鸽子和海鸥,点头:“嗯,已经二月了,春天快到了。”

该隐从小商贩手里买来玉米粒,拉着以诺一起蹲下.身, 一粒一粒把食物丢到地上。胖乎乎的鸽子们立刻蜂拥而上, 还有几只胆子大的,拍着翅膀落到他肩膀。

以诺掏出手机, 咔嚓一声留了一张他和鸽子的合照。

以诺动作利索地把照片设成屏保,问该隐:“你手机号, 给我一下?”

该隐这才一愣,不好意思地低了头:“我很少用手机……感觉不太能用得上,学起来还有点麻烦……”

其实就是懒,不想学着跟上时代。

事实上,他的手机还不知道先前被自己丢哪了,可能是丢在了威尼斯?也可能是在佛罗伦萨?总之,现在没在他身上。

“血族之间传话,通常都用蝙蝠。其他族类,我只和卡莉小姐联系过,但她也不用手机,有事找我也会通过巫术来联系。”

直白地说就是:这群大佬们,根本看不上人类发明的小玩意儿。

以诺轻轻勾住了他的手,那双幽深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开口说得分外认真:“那始祖大人要不要为我试着用手机?不然,我没有其他可以找到你的办法。”

说到最后,声音明明清冷依旧,但听进耳朵里就是带上了有几分委屈。

该隐睁大眼睛:这人是在撒娇吗?是在朝他撒娇吧!

然而,所谓的撒娇也只是转瞬即逝,因为该隐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和一群咕咕叫的鸽子混在一起,韵律出奇得一致。

以诺把手掌覆在他肚子上,笑问:“饿了?让你不先把自己喂饱,反倒过来喂鸽子。”

该隐委屈地握上他在肚子上乱摸的手:“但是,威尼斯没有可以喝的血。这里又离罗马太远了,我已经派蝙蝠过去了,等伊凡他们接到消息再过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他总不能随便迷魂个游客,然后去啃人家脖子。好歹他现在也是奉神的旨意做吸血鬼,怎么能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呢。而且,被以诺看见他和别人动作‘亲密’,肯定是要被捉回去好好欺负一通的。

他已经看透了:这位主教大人,除了外表是纯净的,里面的芯子比他还要黑。

以诺看小吸血鬼低垂的眸子,无奈捏捏他小耳朵尖尖:“若是用手机打个电话,说不定伊凡早就飞过来了,还用得着在这边等?你们地下城的科技普及率也太低了,难怪这么多年过去,还缩在罗马这个小地方。”

说来说去,还是该隐这位管事的太咸鱼。

该隐撇嘴:“以后我让伊凡他们都用手机就是了。”真是,不就是想让他用手机嘛,像刚才似的朝他撒个娇,再亲亲他多好。硬要扯到一堆大道理上。这人就是表面一本正经,心里全是花花肠子。

以诺站起身子,忽然朝他伸手。

该隐抬头,脸上满是疑问。

然后就看到阳光下的主教大人,身上缭绕着浅浅圣光,正弯着唇角朝他笑得温和。

“不是饿了嘛,带你去找吃的。等你的食物运到,怕是又要饿成小蝙蝠干。”

而后,不等该隐回应,便紧紧握上他的手。

小吸血鬼措不及防,手上玉米粒散落一地,激得整个广的场鸽子们纷纷展翅飞来。

该隐就在这满世界的鸽子群里,被拽进宽阔温暖的怀抱。

呆愣间,他听见一旁坐满人的咖啡厅里,有人正吹着萨克斯,唱一首悠扬的意大利歌。

“让我们去海边尽情享受阳光,让海风带走一切烦恼,沉浸在日光的甜吻中……”

海风,在阳光下轻轻拂过脸颊,带着早春的柔和气息。

有轻轻响起的咔嚓声,似乎是被谁偷拍了。不远处,穿着假面礼服的少年少女们,正成群结队地迈着舞步走来。

*

两人离了圣马可广场,穿过几条纵横交错的小路,终于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来到一所当地医院。

“以诺,我们要去偷食物吗?”该隐望着医院的牌子,舔舔嘴唇,内心忍不住兴奋地搓手手。

他已经好久没干过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了,想想也是很刺激呢!

以诺看他那没出息的样,没忍住笑了,捏起他脸蛋儿:“这么期待啊?要不要再给你脖子上带个餐巾?”

漂亮的吸血鬼,带上了先前他们一起买的面具,遮了一半的脸颊显出凌厉的锋芒。但那眼睛笑弯的模样,却有种令人心动的反差感。

他知道该隐日常在别人面前是何种威风,在自己面前又有多粘人。知道他在外的高傲和自尊,也知道他面对世界的坚强和自信。

正因为知道,才让这所有的可爱、撒娇和委屈,都变得弥足珍贵。

纵有一双利爪,也能为他敛尽锋芒,乖乖窝在他怀里,顺从地躺在他身下。

“乖宝宝。”他手指拂过该隐额前碎发,又缓缓擦过他眼角。摩挲着冷硬的面具,轻触他柔软的嘴唇。最终吻在他眉心面具上,小心勾勒出的羽毛花纹,轻声说:“你和宝宝都是。”

该隐脸色微微有点儿红,迈出两步,把脑袋抵上他的肩窝。过了好久,才传来一声软绵绵的叹息:“你怎么,这么会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以诺,你怎么这么会啊……

以诺,你怎么这么会啊……

以诺,你怎么这么会呢……【脸红

抱起隐宝转圈圈,我们隐宝今天也是个乖宝宝呢

*

标注:文中出现的歌词,是意大利歌曲

Il Mare Mi Salva

这歌听着很有意大利街头咖啡厅的感觉。

啊,走在圣马可广场,看着到处飞的鸽子海鸥,超棒!

第四十九章

“嘘,这边走, 轻点。”

该隐牵着以诺的手, 踮着脚尖悄咪咪往走廊里挪,偷鸡摸狗的样真是把做贼的阵仗摆得挺专业。

以诺跟在该隐身后,闲庭信步, 脊背挺得笔直, 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