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所有人在感觉到神的气息消失之后,全都松了口气。只有路西法疯了一样,身后羽翼骤然展开,煽起一阵飓风。

“耶和华,你又逃去哪!给我回来!”而后,便急急冲出门外。

直到相隔很远,依旧能听见路西法气急败坏的声音:

“耶和华!你再逃,信不信我把你的世界彻底毁了!”

*

宫殿和圣泉终于恢复原样,走送天使和弥赛亚之后,桑格和米娅双双飞去门外守护着。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该隐和以诺两人。

先前有人在时,该隐还放得开。现在,两人又站到一起,该隐忍不住尴尬地往后退了退。说起来,他们还在吵架。

可是,才退了没两步就被扣住胳膊,直接拉进这人怀里。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嗯?”

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响在耳边,让该隐耳朵不由自主动了动。

“还,还不是你,想着变回人类就不要我了,还想让圣泉杀死我的宝宝!”

小吸血鬼声音有点儿大。反正不管占不占理,气势得先出来。

以诺被气笑了,用力把该隐往自己身上揽了揽,手掌覆在他的小腹:“难道不也是我的宝宝?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若不是父神出现,到时孩子留不住,你逆转仪式进行一半,兴许也活不成了。”

他说着,拉过该隐,双手搂住他的腰,闭了眼吻在他鬓边,“隐宝,你让我怎么办?”

“胡说,你才没想那么多……”该隐低了头,嗫嚅着:“而且,你也从没说过喜欢我,哪有那么离不开……”

说起“喜欢”,以诺忽然笑了,手指勾着他下颌:“还学会先告状了?那你呢,嗯?一只吸血鬼,突然跑来梵蒂冈找红衣主教?就没点不可告人的秘密?”

忽然被说中隐瞒好久的心事,该隐眼睛一瞪:“没有!”

他不接话还好,这一开口,以诺便立刻看出他的不自然。

“没有?我可没忘记,你这小骗子做过什么事。到底刚开始找我来做什么的?”

以诺其实就是随便问问,毕竟小吸血鬼这么傻,心思都放在明面上,肯定不会真有什么坏心。但该隐竟然在他的连番逼问下,开始脸红,这就不得不引起他的注意了。

“脸怎么突然红了,隐宝?”

该隐只觉得自己脸上直冒火,连忙低头回避。耳朵都红透了,就是咬紧牙关,一句话都不肯接。

“还真有秘密啊?宝贝儿,给我说说,是什么秘密?”

而后松了抱着该隐的手。

“不是,没有!”该隐连忙否认,“我就是……我就是……”话讲到一半,又说不出口,只能模模糊糊哼哼一句“走肾”,连嘴都没张开,也就能听出个声调。

以诺把耳朵凑到他嘴边:“什么,宝贝儿?我没听清楚。”

好吧,该隐心一横,干脆破罐子破摔!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被那群没节操的吸血鬼们耳濡目染了好几千年的!脸皮是什么?这种东西,呵呵哒,在他该隐脸上根本不存在!

于是,该隐忽然超大声喊在以诺耳边:“看你帅,想找你走个肾!”

喊的时候有多厉害,喊完之后就有多怂。

小吸血鬼低了脑袋,恨不得把自己伪装成一只鸵鸟。

正忐忑着,嘴唇忽然就被啄了一下。

抬头,正对上主教大人盛满笑意的眸子。

“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啊?”以诺手指摩挲着该隐的脸颊,问。

如果没记错的话,在该隐假扮神父混进梵蒂冈之前,他和该隐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交集。

“难道是被我打了一顿,给打出感情了?”

以诺开玩笑逗他。

没想到,红着脸的小吸血鬼竟然真的点了点头。

以诺:“嗯?看不出来,你还有受虐倾向。那我是不是需要为你安排点别的什么,好满足你?”

该隐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以诺口中的“别的”,是指什么。张嘴就咬住了他一直在自己嘴唇摩挲的手指:“你又在乱想什么!”

太坏了!他的主教大人从黑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变得不是他了!

多少圣泉水都洗不干净以诺变黑的脑子!

偏偏以诺十分受用地掐了一把他腰上的嫩肉,徐徐在他耳边问:“哦?不需要小皮鞭或者手铐之类的东西吗?只要我们隐宝需要的,我都可以给。”

回应他的,是该隐毫无杀伤力的白眼。

以诺笑着把人横抱起:”乖,不闹了。”

该隐窝在他胸口,依旧不依不饶:“你还没说喜欢我,也没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他说:“嗯,可能是从上一世就开始了吧,所以这一世在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还算顺眼。”

该隐笑着亲亲他的唇角:“那我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路西法和神的故事,准备在另一篇文里写,叫《天堂之光路西法》,戳作者专栏可以看到预收。

不过,档期排的比较靠后,诶嘿嘿~

反正,最后都会写啦。圣天使长会写,路西法也会写~

第四十七章

两人在圣泉大殿休息了几天,原因无他:以诺一睡不醒了。

该隐身为吸血鬼还好, 怎么折腾都能恢复, 但以诺终究只是个普通人类,连续几天的劳累,再加上黑暗之力的侵袭, 早已疲惫不堪。在尘埃落定之后, 便在该隐身旁昏睡过去, 一睡就是好几天。

期间怎么叫都叫不醒, 该隐还以为他又出了什么事,跑到外面把桑格和米娅都叫进来好一番查看,最终归结于“劳累过度”,没什么毛病,只好任由他睡了。

虽然这样守在以诺身边照顾着,该隐觉得没什么。但一直呆在圣泉旁,对他的体质终究不太好。

而且,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这会儿肚子都饿得咕咕叫, 他总不能在天堂圣地喝血,这不是砸上帝他老人家的场子么。

他趴到以诺旁边, 缩进他胸前。手指来回扫着他浓密的眉毛,小声问:“以诺,三天了……我饿了,你还不醒吗?”说完无奈起身,揉揉自己空空的肚子, 继续喃喃自语:“宝宝也饿了。”

声音里满是委屈。

他决定,最多最多再等一小会儿,如果以诺再不醒,他就自己出去觅食。

“我再倒数三十……啊,还是一百吧。我再倒数一百个数,你再不醒过来,我自己走了。”

“一百,九十九,九十八,九十七……”

该隐数得无聊,又小心翼翼躺回床上,干脆翻身压到以诺胸口,“三十八,三十七,三十六……”嘴上一刻不停地说着,手上也不闲着,一会儿捏捏他耳垂,一会儿又戳戳他胸口。

但一直沉睡的人,却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

“哎……十三,十二,十一,十……以诺,我要倒计时了,你就剩最后十秒的时间了,不然你将面临……被老婆孩子抛弃的命运。我和宝宝都不要你了。”

该隐说着,摸摸以诺的嘴唇,开始拉着长音数:“九……八……七……”一个字恨不得拖出一分钟那么长。

他数得专注,自然没发现以诺手指微微的颤动,只当以诺是铁了心要睡到天荒地老。

等所有倒计时都结束,该隐愤愤地咬上他嘴唇:“尊敬的主教大人,你完了!我要走了,等你醒来,将面临老婆孩子人去楼空的境况。”

没想到,才刚碰上这人嘴唇,都没来得及咬,唇瓣忽然就被轻轻舔了一下。该隐当即身上一僵,连忙就要撑着胳膊起来,腰上就环上一双有力的胳膊,瞬间把他整个人都压了下来。

原本一触即分的嘴唇,顷刻间又碰到一起。

接着,便是天旋地转,整个人被翻身压过。

但以诺没太深入,只是轻轻啄了他嘴唇一下,弯着唇角浅笑:“怎么,想自己出去吃独食?”

该隐虽然身上被按着,但以诺很贴心地把他小腹那里留出空隙,尽量不碰到宝宝。这是他记了上万年人,给他的任何碰触都有种莫大的安全感。他舒服地蹭蹭以诺宽大的衣袍,笑得无辜:“我是和宝宝一起吃,怎么能叫吃独食?”

虽然本质上还是吸血鬼,但被上帝沉冤昭雪的该隐,恢复了近千年的记忆,整个人都显得鲜活起来。

他原本就长得好看。

上帝亲自送去人间的孩子,容貌自不必说,都是经过精雕细琢过的。此时身上气质骤然变更,原本苍白的面色也染了一层健康的红润。

如果是先前的该隐,是把自己藏在阴暗角落里的蝙蝠,那么现在的他,则是终于站在阳光之下,受上帝庇护,接受光明洗礼,堂堂正正的人。

以诺看得入神,忽然问:“父神说过的,被夏娃和撒旦蒙蔽,是什么事?”

说到当初,该隐这才记起,那些被掩埋的糟心事还未同以诺说过。

他抿抿嘴唇,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其实,对于那段记忆,该隐的情感很复杂。总觉得,这记忆是他的救赎,带走了他身上所有莫须有的罪孽,让他分外轻松。

但也给了他更沉重的打击。

很多时候,真正让人伤心的,不是受过多少苦。而是:那些痛苦,是自己全心全意依赖过、信任过的人所造成的。那种,无法挣脱也无法反抗的无力和背叛感,才是所有症结所在。

以诺看出该隐犹豫,温柔地拍拍他脸蛋儿:“乖,不说也没关系。别皱眉了,你老公又不会怪你。”

这句话成功转移了该隐的注意力。

小吸血鬼大大的眼睛一瞪,“你怎么就成我老公了,我答应了吗?”

该隐:……

手指戳上他胸口:“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你这个大骗子!”

而且,带球跑是个什么鬼?主教大人,你不是趁我不注意,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以诺哈哈一声笑,低头咬了咬他嘴唇:“我是大骗子,你是小骗子,正好凑一家。”

*

两人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儿,以诺又去圣泉泡了泡,才带着自家嗷嗷待哺的小吸血鬼出了门。

从石子小桥离开,再一跨步便回到了先前的威尼斯入口。

两人先前进来的时候,是乘坐贡多拉,直接从海面跳入圣泉殿的,这会儿一出来就四脚踏空,双双往海面掉去。

该隐当即一僵,情急之下连忙化成蝙蝠,用四颗小尖牙死死拽着以诺的衣服。

这真是夭寿了!他使劲儿扇着翅膀,都快把自己扇成电风扇了,却半点效果都没有。

而且,他牙齿咬着的地方,能明显感觉到以诺在一点点往下滑。

这情况,不是他的牙松动了,就是以诺的衣服被他咬破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

“以诺……你想想办法啊……”

他艰难地朝以诺说着,因为嘴巴张不开,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根本听不清在讲什么。

以诺安抚地说:“宝贝儿,你牙不酸吗?乖,放开。”

都这会了,以诺还有心思和他开玩笑。该隐都想拿着小翅膀呼他一脸!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