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闭了眼,默默在心里祈祷。

“啧,小蝙蝠,早就和你说了天堂这群衣冠楚楚的,一个都靠不住,你还不信哥哥?”

头顶忽然出来路西法的声音。

紧接着胳膊便被捞起,整个人脱离湖面,被揽着腰腹升入半空。

哗啦一声巨响,那些纠缠着他的圣泉水仿若长了触手一般,依旧死死缠着他的腰,他的腿和脚踝。

冲天的水柱拔地而起,一直跟着他升上宫殿的最高空。

“啧,麻烦的玩意儿。”耳边是一声轻叹。

眼中有黑色剑刃一闪而过,所有水柱便像是失了生命的沙粒,瞬间四散开来。

带着光明力的金色水粒,哗啦啦掉回湖中,空气中残留的圣光久久不散,将宫殿衬得宛如天上仙境。

该隐抬头,便是一扇巨大的羽翼撞进眼瞳:是路西法。

“怀了?你们还真是高效。”

路西法的声音里带着打趣,眸子里漫着浅浅笑意。

而后,下腹处被覆上一片温热。令人心安的黑暗之力源源不断输送进来,因光明力疯狂撞击而摇摇欲坠的胚胎,在浓郁的黑暗之力滋养下,终于稳定不少。

该隐紧皱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开。

路西法收了手,噗嗤一声笑,抬手勾勾他下颌:“才五天?连小蛋蛋都不是,让你宝贝成这样?你男人被你气死了,不过……”他挑眉一笑,转了话锋:“我喜欢。”

他说着,悄悄靠上该隐耳朵,“只要能让他们难受,我就都喜欢,哈哈哈。比如,现在。”

该隐低头一看,以诺身上衣衫全湿,已经站到湖边,脸色果然不好看。

望着他和路西法的目光,阴沉得像是淬了冰。

该隐掌心覆上小腹,抿抿嘴唇,却不知能和以诺说什么。

他辜负了以诺,以诺也辜负了他。这种相互伤害的事,本就没什么计较的必要。

所以,他低了头,选择沉默。

*

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直到,头顶传来一声轻柔的叹息。

那声音太过温柔,比之冬阳更添柔和,比之春风更多婉约。不过短短一个音节,却好似融合了世间万物。神圣、威严、圣洁、细腻,所有人间词汇能描绘的美好与憧憬,全部堆叠起来,也无法形容这人的万分之一。

“lu。”那声音说。

只一个字的称呼。

从头至尾嚣张狂妄的路西法,顿时连翅膀都忘了挥。

他僵直着身子朝弥赛亚的方向望去,便见那人一袭浅金长袍上覆了一层耀眼的白光。分明站在那里的,还是弥赛亚的面孔,可眉宇间却好似完全换了个人。

“lu。”又是一声召唤,正是出自弥赛亚之口。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纷纷跪下。

“父神。”他们手贴左胸,虔诚呼喊。

该隐这才意识到,是上帝的神识落到了弥赛亚身上。

那是已经消失很久,已经几千年没了音讯的上帝耶和华啊。

也是他最怕的人。

但上帝似乎并没有为难他,只是看了路西法一眼,那双包容世间万物的眸子里溢出无奈:“lu,先放开该隐。”

该隐本以为路西法会对神大肆讽刺一番,没想到这位日天日地的大魔头,这会竟十分听话地将他放开了。

被路西法放开之后,神便用温和的力量将他裹挟起来,让他如坐在云端一般,轻飘飘落到了以诺面前。

漂亮的小吸血鬼,在浅金的薄膜上公主坐,从空中徐徐落下,眼里还带着不知所措的茫然。

以诺连忙上前一步,把该隐抱进怀里。

“谢谢父神。”他说。

该隐突然落进以诺怀里,还有点愣怔:上帝这是把他亲手送回以诺面前的吗?这样,半坐着,从天而降似的,送到他面前?

这画面……有种父亲为自己孩子张罗玩具的感觉。

被以诺如珍宝般按进胸口的该隐,耳尖微微泛起红。想要推却,却在方才与圣泉的战斗中耗了所有力气,这会儿连一根手指都抬不动。

“吾已扫过该隐的记忆,也清楚了来龙去脉。这是吾当初犯下的错,是以前来弥补。”

现在高处的神,说着,缓缓落到以诺和该隐面前。他半蹲下身子,掀开该隐上衣。

动作太快,该隐都没来得及阻拦。胸口密密麻麻的吻痕,顷刻间暴露无遗。

米迦勒和拉斐尔在看见那些遗留的暧昧痕迹,连忙双双转身没敢再看。

该隐脸红的几乎滴血,以诺连忙动手去拢小吸血鬼的衣服。但上帝微一抬手便阻止了他的动作。

神只是认真看着他胸口的诅咒印记,仿佛那些吻痕不存在一般。

“万年前,是吾被撒旦和夏娃蒙蔽了真相,未经查证便将你认成杀害亚伯的凶手。现在,吾将收回所有对你的惩戒。”

他说着,掌心至于该隐胸口正中的印记,“对不起,吾的孩子。让你独自背负所有罪孽,任由你在世间受苦。日后,你将拥有天堂所有炽天使的同等权利,吾的天堂欢迎你。”

神说完,收了手。

该隐胸口那个象征着血腥和杀戮的印记,便顷刻间消失无踪。

该隐眨眨眼,不敢相信地对着自己胸口来回看,高兴地像个孩子:“印记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那是,他背负了万年的罪孽。

神说:“只要有选择,便必然会有失去。该隐,以诺。这世上本就无两全其美之事,吾以光明神之名,愿你们通透,明理。吾,与你们同在,与世界同在。”

作者有话要说: 修完

宝贝们晚安!虽然你们都按着我,还抢我的隐宝QAQ

第四十六章

神嘱托之后,又是对着圣泉水一挥衣袖, 满池的乌黑便立时被净化完全, 又恢复了初见时的模样。

泉水通往人间的闸口被缓缓开启,溢出的水流也徐徐褪去。

该隐能察觉到身上越来越浅淡的黑暗之力,但那力量却不同于圣泉的霸道, 而是温和得, 浸润着他身上每一寸肌肤。

“吾将你身上的生育子宫保留了, 也可以将你身上的黑暗之力都净化。但是……该隐, 你需知道,没了你的力量维持,所有被你转化过的吸血鬼也将不复存在。吾会命圣天使长米迦勒与基督弥赛亚共同对血族进行审判。”

该隐愣了。

就是说,等他完成逆转仪式之后,这世上所有的吸血鬼都会在同一时间蒸发吗?西蒙他们都将不复存在,从中世纪就一直陪伴他的伊凡也会死去吗?

这分明,是要把血族灭族啊……

“呵,耶和华, 你一定每次都要做什么绝吗?你是不是给谁都没留过后路?”路西法在这骤然压抑的气氛里开口, 而后挥着双翼落到上帝面前。一双黑色的眼睛,像是要望尽上帝眸子深处, 两只手紧紧攥成拳:“对别人是,对你自己也是,你不累吗,耶和华?”

是变成人,还是继续做他的吸血鬼?又是这道二选一的选择题。

该隐沉默了。

他该选择整个血族,还是以诺?

不只该隐沉默,整个宫殿都变得安静,只剩泉水汩汩的流动声。

毕竟,一边是爱人,一边是整个族群。这样的选择太过沉重,恐怕任谁都选不出。

“小蝙蝠儿,你想选什么就选什么。血族就算全都灭族又怎么样?等审判过后,该下地狱的下地狱,该去炼狱的去炼狱,还能轮回的重新轮回。又不是彻底灰飞烟灭了,你提前在这儿默哀个什么劲?”路西法不耐烦插.进来。

他受不了这一群人磨磨唧唧的,真想给他们一人一巴掌清醒一点。

多大点儿事,一个个这么苦大情深。

“他们要是还存有人性,你以为他们会想当吸血鬼?说不定这对他们来说还是个解脱。他们要是一点人性都没有,你有什么好难过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还想当吸血鬼,那又怎么了?不就是怕和以诺分开吗,刚一点不行吗?谁挡着你们,上手直接劈,这很难?劈不动,哥哥替你劈!”

不愧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王,说话刚出天际。

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该隐舔舔嘴唇,转身看向以诺,犹豫着说:“这样一想……感觉是有点简单。以诺,你觉得呢?”

以诺活了这么多年,也是头一回听到这么简单粗暴的话,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倒是米迦勒先凑过去给了路西法一拳:“路西法!你又想劈谁?上回徒手拆了地狱,放走的恶魔让天使们足足抓了三天!地狱重建耗费天使军团整一个月!”

路西法堕天之后干的那些事,说多了米迦勒心里全是泪。

也幸好路西法还算有点分寸,当时没把锁住撒旦的锁链也砍了,不然天下真是要乱套。但地狱坍塌那会儿,撒旦脑袋都被地狱看守石砸出好几处伤口,昏迷了一天一夜,也给天使们添了不少麻烦。

虽然后来路西法也有参与地狱重建,可刚一建成就把地狱据为己有,直接占山为王了!简直过分!

总之,天堂近三千年,单是处理路西法惹出来的问题,就占了三分之二的工作量。

路西法啧了一声,接下米迦勒这不轻不重一拳,目光灼灼地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上帝,问:“父神,您说呢?如此简单的事,真有必要考虑得那么艰难?”

该隐看看路西法,又看看上帝,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流转着怪异的气氛,却又讲不出是哪里奇怪。

说他们有仇吧,却还能安静地面对面交流。可若说他们没仇,路西法说话又一句一个刺,每次都对准上帝刺过去。

不过,这次上帝终于没再无视路西法。他缓缓转身,深如幽海的眸子注视着他,唇角溢出一声浅叹,“lu,多年未见。你几乎毁了整个世界,非但不向吾道歉,反倒见面便质问吾吗?”

上帝其实并没有发火,只是在轻声陈述一个事实。

但即便陈述这样令人发指的事实,他的声音依然那样温润、柔和,好像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阳光的味道。

只是这句话说完,路西法便立刻没了脾气。

他兀自低着头。

完全没了先前日天日地的气势,看起来倒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奶狗。

“对不起……父神。”他说,“我只是,想让你回来。”

一直围观这两人的该隐,胸口狠狠提了一口气:夭寿了,他这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上帝和路西法平日的相处模式,竟然是这样的?太不可思议了……

“那个……吾神。”该隐连忙打断这诡异的气氛,小心翼翼开口。

“我想,我还是做回吸血鬼吧。”说完又看向以诺,揪揪他衣袖,征求他的意见:“可以吗?”

看到以诺点头,道了句“随你”之后,该隐才终于露出轻松的笑。

上帝轻轻嗯了一声,将他身体恢复原样,身上浅浅的圣光忽得就消失彻底。

神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也没有预兆。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