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蠢成这样,能长到这么大也是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内心嘤嘤嘤):他,不想和吸血鬼QAQ

以诺(沉思):其实……这,可能只是个flag……

第三章

以诺手里捧着一只四脚朝天的小蝙蝠,随手拦了辆出租车,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梵蒂冈外。

梵蒂冈与罗马仅一街之隔,尽管著名的梵蒂冈博物馆和圣彼得大教堂对外开放,日日游客喧闹,但真正的梵蒂冈境内却很难进去。是以,以诺让司机将他送到台伯河的圣天使桥,便下了车。

桥下河流很浅,在暖黄的路灯下泛着淡淡的光,不远处便是圣天使堡和圣彼得广场。以诺手托着四脚朝天的小蝙蝠,缓步往广场走去。没了游客的喧嚣,整个广场显得庄严肃穆。

广场正中的方尖碑,傲然立着,下面摆满了红布椅,整整齐齐,是为明日圣诞诵祷仪式准备的。

以诺绕过方尖碑,朝西斯廷教堂方向走,穿过那里的一道大门,便是梵蒂冈城内。负责巡逻的禁卫队,见到手托小蝙蝠的以诺,立刻认出这位红衣主教,纷纷侧身向他行礼。

“圣座!”

该隐本来正窝在以诺掌心,舒服地躺着,突然听到一声“圣座”,吓得全身一哆嗦,差点儿条件反射地就跑掉。

“圣”这个字,已经很可怕了,再和“座”这个字和到一起,让他有种进入上帝地界的错觉。

幸好他反应快,小翅膀微微颤了几下,就又不动了。

毕竟,装死,得敬业。

以诺朝禁卫队点头回礼。

而后托着小蝙蝠穿过城墙,进了自己的公寓,这才认真观察自己带回家的小东西。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这小东西刚才翅膀动了吧?而且,他掌心能感觉到这小蝙蝠身上的温度:小家伙应该还活着。

他小心翼翼把蝙蝠放到桌上,也不知这小家伙是什么毛病,一直四脚朝天。两只前爪握着小拳,缩在胸口,仰面朝着他,露出黑黑的小肚皮,肚皮正中竟然还有一小撮白毛。

以诺没忍住,指尖轻轻戳在小家伙肚子上。毛茸茸的手感,软软的。

该隐在以诺暖和的掌心装死装得都眯着眼要睡着了,突然感觉到软软的、光滑的东西,在自己身上游走,身上一个激灵,连忙睁了眼。

是哪个不要脸的乱撩本始祖!撩人是要怀孕的!

然后,就看见红衣主教雾蒙蒙的脸,还有垂落在桌布上,几缕莺茶色的发丝。

脱了外套的主教大人,露出纯白的里衣。没有任何花纹修饰的袍子,罩在他身上显得尤为圣洁。镶着宝石的十字架,安静挂在胸口,随着他指尖的动作,微微前后摇摆。

该隐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随着十字架上的宝石,来回晃动。看着看着,宝石就没了。

他眨眨眼,再定睛一看,主教大人竟然在脱衣服?

等等等,等会!虽然他该隐不是个人,但好歹长得和人一样!主教大人,你不能这么开放!

小蝙蝠又细又短的小前爪,使劲儿捂着两只小黑眼,脸红的一比。

在衣服窸窸窣窣的摩擦声里,红着脸的小蝙蝠悄悄拿开一只爪儿,再拿开一只……

吞吞口水。

好,好棒的身材。

不不,主教大人,继续,不要停!

虽然他该隐是个口嫌体直的性·冷淡,万年单身老处男,而且和上帝这群追随者泾渭分明,见面不是亮剑就是上牙,可这不妨碍他欣赏美啊!

乖乖,整个意大利加梵蒂冈,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身手好、身材好,禁欲又圣洁的尤物!

该隐扇扇肉嘟嘟的小翅膀,准备离近些好好欣赏一番。

然而,理想总是美好的。

现实却是,主教大人突然进了浴室,随手关了浴室大门。

百米冲刺的小蝙蝠都来不及刹车,砰一声,正正撞在门上的毛玻璃。然后,顺着门框就跌到了地砖。

该隐:……

就不能体谅一下,眼神不好的老人家吗!

以诺听到响动,忍不住又开了门,左右看看也没觉出什么不对,转身就又是啪的一声,把门关了。

躺在地上该隐看见门开,又一次百米冲刺,试图挤进浴室。

结果再一次撞在门框,跌了个眼冒金星。

该隐:……

圣座殿下,我和你说,你这就过分了昂!

*

第二天,该隐是被管风琴的奏乐吵醒的。

整个教堂的凤琴管都被打开,由内传出的圣诗班阵阵的歌声,浸满了整个梵蒂冈的天空。

该隐眨眨眼,抬起小翅膀蹭蹭屁股,发现皮肤接触的地方竟然还挺软和,看了一眼四周,这才躺在一个毛茸茸的小窝里。这小窝成喇叭形,开口挺大,里面还垫了一层棉絮。

扭摆着身子从窝里爬出来,看到眼前摆着的小碟子,碟子里似乎有东西。胖墩墩的小蝙蝠,伸长鼻子往里边嗅了嗅。

嗯,有几块苹果,就是在空气里曝的时间有点儿久,不太新鲜。

还有黏黏香香的东西……该隐顺嘴舔了几口。槽!甜齁了!齁炸了!喉咙要呼住!

为,为什么要在这里放一堆花蜜?沾着苹果吃吗!

该隐两只小脚在碟子里跳来跳去,又站不稳,哗啦一声把小碟子撞翻,摔了个四脚瘫不说,迎面又掉下来几只死蚊子。

该隐:???

这是要玩儿猜谜吗?

教会头子的人类真可怕,养宠物都让人家猜谜,怎么着,没点文化还不能被人养着了?手动再见.JPG

该隐拍落一脸的蚊子,张开小翅膀,顺着门窗就出去了。

待到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该隐悄悄变回人类。恢复往日高冷的始祖,拍拍衣上褶皱,慢悠悠朝圣彼得广场走。

昨日下了一整夜雨,今早竟然成了万里晴空。

阳光慷慨散落在这座传世古城。

城内烙金色的建筑,一座又一座排列整齐的雕塑,都像度了一层圣光。

自穹顶传出一声浑厚的钟响,而后便是管风琴报时专用的托卡塔乐音。时钟显示,正正早上九点。

在一小段报时音乐后,乐队又转而换了曲风。

轻快空灵的音符跃进众人耳朵,是巴赫的众赞歌。伴着乐音,远远地便看到一队白袍神职人员,自教堂偏门出来。

走在最前端的,身穿鎏金袍绣,外罩正红长衫,胸前一抹金色十字架,晕染着如天神一般的光,正是红衣主教以诺。

作者有话要说: 注:“圣座”这个词,是有的,但不是称呼主教。我只是觉得,这个称呼超级牛逼,就拿来用了……

全文以意大利和梵蒂冈为背景,故事完全架空!

第四章

走在最前端的,身穿鎏金袍绣,外罩正红长衫,胸前一抹金色十字架,晕染着如天神一般的光,正是红衣主教以诺。

还挺帅的。

该隐骚包地想。

果然,神职的衣服,养人啊。

“没想到地下城的吸血鬼始祖,竟然对圣诞弥撒有兴趣。”

该隐听到这一声打趣,立刻挺直了脊背,手上转着食指的银戒指,身上已经进入完全的战斗状态,面上却松散的很。

他唇角轻轻扬起,勾起个挑衅的笑:“怎么,你有什么意见,来指点我的?”

男人噗嗤一声笑,双臂在胸口环抱着,目光扫过该隐精致的脸蛋,最后落在他转着的戒指:“戒指没问题,我老师送您的,我若是看不出来,要被她打死。”

卡莉是个活了上千年的女巫。先前似乎是听她讲过,收了个极有天分的小徒弟,只是……

该隐目光在男人身上来回扫了几遍:没想竟然是个男的,还是个喜欢穿女装的,男的。

“该隐大人,您这样看着我,我会误以为您爱上我了。”男人又换了个姿势,曲着一条大长腿,狭长的桃花眼看着他,满是暗示意味。

该隐:……

翻个白眼你要不要!

爱上你哪儿,爱上你的娘炮吗:)

不过……这人是卡莉女巫的徒弟。

该隐记起昨晚自己被打伤,那位主教大人却毫发无损,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

他沉思片刻,朝短裙男掀了掀眼皮:“告诉卡莉,我晚上去她那一趟。”

汤米没想到自己都把电放成这样了,眼前男人竟然还无动于衷,顿时一愣:

晚上,去卡莉那一趟?

唔,这人该不会是个直的吧?

或者,他其实和自己老师有一腿?

汤米脑袋里边思绪川流不息,不知不觉都咬红了嘴唇。这种禁欲又慵懒,全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攻,他最喜欢了。关键是,颜值还很在线!怎么就被自家老师那个钢铁一样的女人给祸祸了呢!

这样想着,汤米又往前进了一步。该隐本来靠在石柱旁,被汤米这么一顶,直直逼近了角落。

偏偏这人离得还极近,微微放低视线便能看到这人涂得厚厚的睫毛膏。

“您喜欢卡莉小姐那样的?她可不如我热情。”说完,一脚卡在该隐两腿间,手指轻轻撩动他腰上毛衣,指尖穿过衣服轻轻勾了下里面的肉。

该隐:……

不搭理你,还自己喘上了是吧!

他反手捏在男人衣领,一个转身将两人位置颠倒。食指勾上他下颌,黑色的瞳孔闪过一瞬的艳红:“啧,知道我是始祖还这么没礼貌,卡莉是忘了教你规矩吗?”

他该隐单身这么多年,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骚!

要点脸行吗!

谁知,勾着男人下颌的手非但没能让他退缩,反而更加明目张胆起来。

汤米把他手指一个一个掰开,最后低头,竟然舌头在指尖舔过去。

该隐:!

要不是现在光天化日,他能立刻变回蝙蝠,立刻遁走!

哥,大家都是零,别闹行不行!

*

两人纠缠着,广场四方的扬声器忽然响起一声清嗓的咳嗽。那声音太大,却像是响在耳边一样。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