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既然来了,就也进去泡泡吧!省得我费心把你抓过来!”

说罢,便开始对路西法出招。带着浓郁光明力的大天使之剑,每一下都带着剑风,所有剑风扫过之处,都引起殿内阵阵嗡鸣。

路西法被打了也不恼,只抱着胳膊,笑得挑衅。脚下随着米迦勒的动作来回移动,在米迦勒的剑风之下走得像是闲庭信步。

“米迦勒,你打不过我的,放弃吧。”

米迦勒被这句话气得哑口无言,这个恶魔就是吃准了他不忍心动真格!他干脆把天使之刃往朝天上一抛,道了声:“拉斐尔,接住!”然后撸起袖子,就开始对着路西法肉搏。

没了那些刀光剑影,宫殿倒是安静了不少。

以诺终于游到岸边,揽着该隐,让他依偎自己怀里。

在过了最初的疼痛之后,圣泉冲刷着身体逐渐变得舒适。那些顺着毛孔争先恐后涌入身体的光明力不再如初始的凌厉,而是带着暖流,一点点浸润着他的身体。

该隐虽然还在昏迷,但脸色看起来也好了许多。

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听着他细小的呼吸,甚至还能听到他对以诺怀里味道眷恋的吸气声。

手指无意识地揪着以诺衣袖,是先前无数次做过的动作,对他全身心依赖的模样,像只睡着的小奶猫。

圣泉水只能修复被迫修改的记忆,以诺的记忆并没有恢复。这只能说明他是主动轮回,主动抹去的记忆。

但该隐的意识都受到了侵犯,仅此一点便足以说明:该隐的记忆正在被缓慢地修复。

这些其实以诺都已预料到。

但他未意料到的是,该隐的面色也在缓缓更改。

最明显的一点:原来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颊,正慢慢变得红润。不同于先前因为害羞而反应出来的红晕,而是自然而然的,如健康人类一般的红润。

原本冰凉凉的身体,也开始有了温度,而且温度还在逐渐升温。

以诺早就知道该隐成为吸血鬼是被迫的,但没想到他当初被迫的如此彻底。

要知道,圣泉水虽然功效是恢复所有后期被迫更改,但对所谓的“被迫”要求非常严格,但凡有一点点主动的心思,都不会被修复。

撒旦血是被迫喝下去的,这个以诺已经知道了。但,连转化必经的第一口鲜血都是被迫喝下去的话,那岂不是夏娃硬灌的?

想到此,以诺紧紧握着该隐的手,落在唇边小心翼翼亲吻。

心疼,太心疼了……胸口憋闷地说不出话。他甚至想现在就冲去地狱,亲手砍了撒旦!

怀里的小吸血鬼忽然动了动,难受地呻吟出声:“唔……疼……”

细细弱弱的声音,立刻拉回了以诺的注意力。

经过黑暗之力的驱逐之后,圣泉水开始对身体进行强力修复,在这个过程中应该非常舒适才对。

怎么会疼呢?

他连忙低头准备检查一下,就看见该隐腰身微微躬起,双腿正慢慢蜷缩起来。

“怎么了,小隐?哪不舒服?”

以诺摸着他脸颊,想让他换个舒服的姿势,又不敢碰,生怕把他弄得更疼。

该隐发出一声呜咽,忽然甩开以诺的手,朝下腹摸去,脸上也满是痛楚。

“肚子……疼……”

第四十五章

一直颤动的眼睫,过了好久才缓缓掀开。睁眼的刹那,是一双比天空还要清澈透亮的眸子。只是, 这双眸子里因为疼痛浸满了眼泪。

以诺看出他难受, 也把手放在他的小腹, 声音轻柔问:“肚子很疼?”

他不清楚这是哪里出了问题, 只能把他往上抱抱,让他坐上自己双腿,枕在自己胸口。

该隐想开口说话,可是来自体内的一阵阵疼痛,让他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

那是一种,萦绕在心里的,巨大恐慌。

像是即将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慌乱无措, 却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随着泉水的一点点侵蚀, 越来越多的光明力自皮肤浸入。

分明是温暖柔和的力量,却尽数朝他小腹汹涌而来, 每一分力量都化成一柄利刃,闪着寒光刺入。仿佛那里住着什么洪水猛兽,让圣泉水拼了所有力气也要销毁。

等等……

他的小腹……

住着……?

该隐眼底闪过一瞬的惊愕。

血族,无论男女都是有生育能力的!

他的肚子里住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而是……而是……

是,是宝宝吗?

反应过来的该隐,立刻挣扎着起身。可他全身都被泉水包裹着,根本无法动弹。

不,与其说是被泉水包裹着,不如说是被泉水死死按着。

按着他臣服于上帝的光明之力,完全强迫地向他给予神的恩赐。

他能察觉到身体的转变,也能察觉到光明力涌入小腹之后,一波又一波霸道的攻击。

明明和以诺的结合根本没有几天,若说有了宝宝,连他自己都不信。可光明力包裹着小腹,形成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却让他真切地有种生命被威胁的错觉。

身为母体,他能察觉到肚子里圆形的,还未孕育出任何生命的胚胎。他察觉到那小小的胚胎里蕴含的强大黑暗之力,也能察觉到那颗弱小的胚胎朝他发出的,羸弱的呼救。

那是他的宝宝,在朝他喊着“救命”,他在喊:“救救我……”

这被他自己臆想出的声音,让他鼻尖满是酸楚。

“怎么了,小隐?是这样不舒服吗?需要我换个姿势?”以诺轻声问。

他不知道该隐心里经历着怎样的惊涛骇浪,只是看到他皱起的眉头和紧抿的嘴唇,觉得他现在很难受。

怀里的小吸血鬼,吃力地摇头,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又要淌出眼泪来。一双手使劲拽着他的衣服,嘴唇努力开合,声音却如蚊蝇般细小。

以诺听不清楚,把耳朵凑在他唇边,这才听到他虚弱的声音。

“抱,抱我出去……不然,宝宝会死的……以后,以后也都没有了……”

一旦完成吸血鬼的反转化仪式,他变成一个完全人类,就再也没了生育的能力。

该隐断断续续的话,让以诺愣在当场。

他没想到,不过是两次的结合,就能让该隐怀上他的孩子?

不,不对……

这怎么可能?

“小隐,你听我说。这不是宝宝,我们才,才五天时间……”才短短五天,怎么可能会有宝宝呢?

该隐急哭了,也顾不上周遭那么多人在,两只手使劲儿揪着以诺的衣服:“是,这就是宝宝,以诺……你让我出去,快让我出去啊……求你了,求你了,以诺……”

虽然先前也见过该隐示弱,或者在他面前哭。

但,从未又一次,以诺看他哭得这么得,无望。

“以诺……救救宝宝,求你,求求你,以诺,你救救我们……”该隐已经没了力气去揣摩,只是本能地呼救。

以诺听着这一声声压抑而虚弱的呼救,心里是一团乱麻。

该怎么选呢。明明,就差最后一步,就差最后一步就要完成逆转仪式了,却要为了一个胚胎前功尽弃吗?

“小隐,你不想恢复人类之身吗?”

恢复人类之身,就可以与他人间厮守百年。他们已经尝过了人间那么多苦,还可以一起尝很久的甜。

“等我们老了,死了,就能接受圣天使长的审判。你去炼狱,我就陪你从炼狱一路爬上天堂。你若能上了天堂,我们就可以一起生活在天堂。”无论哪种,都是永恒的相守。

现在,该隐却想为了一个可能都不存在的胎儿,放弃他吗?

“以后上了天堂,被神加翼成为天使,也可以有宝宝。小隐,我们已经等了上万年,再忍一百年,就一百年而已。”

太过理性的话,说出口来连以诺自己都觉得过分。可他不得不咬牙劝慰。

该隐闭了眼,紧紧揪着以诺的手逐渐松开:“可我,想留住……这个宝宝。他在哭,他在哭。”

宝宝在哭,他能感觉出来的。

他自己这一生,没能受到过母亲任何宠爱。他哭过也求过,却始终没能得到半分怜悯。

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宝宝,再重蹈他的覆辙。

“我只是……想要,他喊救命的时候,抓住他。”

以诺紧紧握上他的手:“小隐,你清醒一点,那只是个胚胎,他连生命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呼救。”

可说完,他就后悔了。

因为该隐看着他的目光,像个陌生人。

“骗子。”

他喃喃说着,乌黑清亮的眸子里,冲出一颗颗泪珠。

说过会对他好,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会护着他,让他开心。可到了最后,先是因为属性不同想着抛弃他,现在又想杀死他的宝宝。

骗子,都是骗人的。

该隐讽刺地笑了,如今所有回忆都已找回,他也终于知道:当初杀死亚伯的,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是夏娃和撒旦借亚伯的血将死亡散布人间,又篡改了自己和亚当的记忆,甚至扭转空间,营造出亚伯是被该隐害死的假象。

而该隐,却因为这一个假象,在尘世流浪了上万年。

是他太天真:连血肉至亲都靠不住,又怎么去依靠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呢。

他双腿一蹬,整个人便脱离了以诺。即便全身虚弱无力,还是努力挣扎着,调动全身仅存的黑暗之力和圣泉抗衡。

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他将身上仅存的黑暗之力尽数集于小腹,在孕囊周围形成保护膜,咬牙把自己浸入湖底。

水,压抑着光明力的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刺激着他的毛孔,渗入他的耳朵和眼眸。记忆里冰冷的湖水在这一瞬,像是跨越时空的重合。

该隐揉揉通红的眼睛,继续让自己往下沉。在触及湖底之后,两腿奋力在水底一蹬,整个人便如炮弹一般,直直朝着湖面冲去。

他要利用这股蹬力,冲出湖面。

只要出了湖面,就有办法逃离圣泉湖。

柔软的水声在耳边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近了,越来越近了。

拜托了,让我出去吧……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