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是他生来不配,才注定永远背负苦难前行。

以诺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是为他穿好衣服,一遍又一遍地吻着他绝望的眼角,他苍白的脸颊,和柔软的唇。

是不是非要把他揉进血骨,才能不再分离……

含进唇里的眼泪,落进心里全是苦。

*

“我这是撞见什么苦情大戏了?”

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转身便见半空中站立着,黑袍黑发黑瞳的人。

及腰的长发散落身旁,他双臂抱在胸前,一双眼睛微眯着,却掩饰不住目光里的凌厉。

身后巨大的暗色羽翼,几乎遮盖半个房间。微微一动,便生出一股凛冽的风。

“听说你黑了,我来看看。”

那人勾唇一笑,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

“没想到,你们把圣泉引到这边来了?是觉得这个世界有多脏,还得动用天堂的圣泉才能净化?”

以诺放开该隐,从容地系好身前最后一枚扣子,对着半空的人笑得淡然:“路西法,上帝和圣天使长殿下难道没教过你,擅闯别人房间是不礼貌的?”

没错,来人正是上帝身边最宠爱的大天使,曾经是天堂之光,而今在地狱称王的:路西法。

“对不起,梅塔特隆殿下!路西法硬闯进来,我们没能拦住!”桑格和米娅两只小知更鸟,翻飞着绿色的羽翼,一头撞进书房。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显然是受伤不轻。

路西法一声嗤笑,懒洋洋靠在沙发椅背,漫不经心把玩着手上戒指:“啧,你们拦得住我,他才觉得不正常。”说完,抬眼朝以诺抛去一瞥,扬着唇角问:“是吧,以诺?”

以诺抬手便把该隐扯到自己身后,沉声开口:“撒旦派你来的?”

坐在沙发上的堕天使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不可一世的脸上,是不屑的嘲讽:“撒旦?锁在笼子里的那个?啧,你问问他敢吗?米迦勒留他一条命,让他在地狱赎罪,那是米迦勒心软。换成是我,九颗头全削了不算,连他那一身褶子都给他片平了。”

该隐吓得一抖。

传闻路西法是上帝最宠的天使,在天堂向来横着走。明明排行在圣天使长米迦勒之下,却比米迦勒要嚣张不知多少倍。

偏偏,米迦勒还处处惯着他,硬生生把他养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霸主。

后来弥赛亚于人间诞生,末日审判之后归了神位,并在神的授意下接管整个天堂大小事务。路西法不满弥赛亚后来居上,在百万天使面前砸了弥赛亚的神授大典,在众目睽睽之下吞了撒旦心尖血,振臂一呼,就带着大半的天使一起堕了天。

亲眼见着这人,该隐才明白什么叫百闻不如一见:这人,果然够嚣张够跋扈。

他舔舔嘴唇,手上抻着以诺衣角,在他身后探出半步,问:“那你来做什么?”总不能是来威尼斯旅游的吧。

路西法眉梢一挑,目光投向以诺,略过他覆腰间揪着的手,最后把看向该隐,目光里的笑意耀眼得似满天繁星:“你猜?猜对哥哥请你吃棒棒糖。”

该隐:……

以诺皱眉,握紧该隐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把他整个人藏到自己身后。该隐虽然心里还对以诺疏远着,但大敌当前也想不了那么多,顺从地随着以诺动作把自己藏好。

在这群稍稍跺脚便能翻天覆地的大佬面前,他一只小吸血鬼冲上去肯定要被碾成渣渣。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路西法无趣地瞥了该隐一眼:“这种因为属性不同就把人拒之千里之外的,有什么好?你还挺死心塌地,难怪别人说你是只蠢蝙蝠。不过……”

他微微一顿,朝缩在里面的小吸血鬼眉峰一挑:“刚才挺性感的,难怪以诺把持不住。以后他不要你了,可以考虑找我?”

该隐攥着以诺的手忽然僵住。

所以,刚刚……是被看见了吗?刚刚是被看见了吧!

他脑袋轰得一声响,两颊红得要滴出血来。

第一次结合是被夏娃操控。第二次亲热,被圣天使长撞上。这是第三次……

这是第三次!

该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脑袋越埋越低。

身前的人突然涌出一股强大的黑暗之力,周围空气瞬间凝结,原本满是圣光之力的人宫殿立时变得昏暗阴冷。

“路西法,骗人也专业一点?书房有结界,你进来我会没有感应?”以诺淡漠地陈述着刚才的事实,手指摩挲着该隐微微颤抖的手,柔声安慰他:“别怕,他乱说的。”

路西法哈哈一笑:“你那只小蝙蝠不是信了么?”而后,探究地托起下颌,一双狭长的眸子仔细望向该隐:“这么傻的人,竟然会杀了自己兄弟。以诺,你信吗?他能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

说完,缓缓起身,瞬息之间便站到了以诺面前,手指轻轻勾过该隐一缕发丝,眼睛却直直望尽以诺眸子深处,声音里都带上一丝蛊惑:“想知道真相吗?我告诉你啊。”

以诺抬手想也没想便打向路西法手背。

路西法瞬间收了手,啧了一声,看向以诺的目光里满是打趣:“护得还挺紧。”

以诺直直迎向路西法的目光,没有丝毫畏惧,说:“条件。”

路西法唇间一声嗤笑,眉宇间却没有丝毫笑意。

他说:“不需要条件,我就想天下大乱。”

作者有话要说: 啊,攻气满满的路西法殿下!

你们为什么都要抢走我的隐宝!我才是隐宝麻麻orz

关爱空巢老人,人人有责!

第四十四章

以诺听到这话,眸色一沉:“天下大乱?”

路西法哈哈一声笑, 黑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看着他:“是啊, 就看看是你这宝贝重要,还是这个世界重要了。”

这话说得该隐身上一僵,脑袋有一瞬的眩晕, 整个人几乎摇摇欲坠。

他也顾不上躲藏, 连忙从以诺身后出来, 纵然心下震荡万分, 却依旧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

“什么样的真相能和世界扯上关系?”

以诺眉头皱了皱。

该隐现在看似平静,像是对什么都无所谓。只有以诺知道,他大概是又把那层坚硬的外壳给竖起来,内里柔软脆弱的部分,紧紧藏着,任何人都别想触碰。

偏偏路西法天上地下混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已印入骨髓,当即便看出该隐试图想要遮盖的东西。他趁着以诺不注意, 一把将该隐扯到自己身旁, 只轻飘飘给了他一个眼神,食指放在双唇中间, 比了个禁声的手势,该隐便立刻闭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哥哥们说话,小弟弟别插嘴,嗯?还不如听听你男人怎么答。你不期待吗, 我可是非常期待的。”

该隐被施了闭口的言灵咒,嘴巴张不开,一句挣扎的话都说不出,只好颓然放弃。

以诺看着路西法的举动,目光沉静如水。

“幼稚。”他冷冷开口,“该隐的真相和世界有什么关系?路西法,你骗人的伎俩比刚才还要弱智。”

路西法恶作剧被识破,也不恼,啧了一声,说:“无趣。”而后一把抓起该隐,黑色羽翼自后背生出,向上一跃便揽着他的腰直直飞向门外。

在该隐被挟持的那一刻,以诺脸上岿然不动的表情瞬间悉数崩塌。

他没有翅膀,只能靠着吸血鬼的瞬移能力,紧跟在路西法身后。

挥着羽翼的大魔王,从书房一路飞到后殿。

略过辉煌的圣堂壁画,穿过镶着金边的水晶阶梯,终于来到一处喷泉。

汩汩的水流从泉口落下,流入圆形圣池。池水清澈透明,自池壁开凿的水道缓缓流向殿外的亚得里亚海。

路西法挥着翅膀站在泉水正上方,抬手把该隐又往上揽了揽,问得轻蔑:“小蝙蝠儿,你说他们天上这群看透世事的人,是不是看着就烦?”

该隐还在思考与他有关的真相,突然被路西法问到,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之后才缓缓说:“你是觉得智商被藐视了,所以才生气吗?”

路西法:……

“我觉得……”路西法拖着长音把话说到一半,顿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你脑子可能进的撒旦湖水有点多,需要洗洗。”

然后,胳膊突然一松。

该隐又被施了一道言灵咒,无法变成蝙蝠,只能在对水的巨大惊恐中任由自己坠落泉中。

以诺本以为路西法会拿着该隐威胁他几句,没想到这位离经叛道的大魔王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直接就把人给丢进了圣泉。

当即呼吸一滞,朝着圣泉湖便投身进去。

可是,太晚了。

在他看看反应过来时,该隐已经整个人没入泉水之中。

霎时间,整个圣泉湖像是投入滚烫油锅里的水,发出巨大的嘶嘶声。而后,便看到他捧在手心里的小吸血鬼紧闭着双眼,完全被一层半透明的黑色薄膜包裹起来,周身不停溢出墨汁般的絮状物,一点点在泉水中晕染开来,染黑了半池泉水。

该隐眉头越皱越紧,被泉水包裹着,嘴唇依旧不停开合。每次开合都呛进一部分水。他胳膊不停朝上伸,不停抓着虚空。越害怕越挣扎,越挣扎被呛的次数就越多。

以诺连忙游到该隐身边,心疼得把人抱进怀里。

该隐乱抓的胳膊终于抓住实物,立刻像是握上救命稻草一样缠上他腰身。以诺揽着该隐一路往岸边游,在湖的岸边有一个修建的小石阶,专门给天使们泡泉水用的。

以诺单手抱着该隐,让他脑袋不被水浸没,使劲儿挥动着胳膊,奋力游动。

但他也吞了撒旦血,虽然不如该隐的多,也没完成吸血鬼的转化,但浸在泉水里,依然令他全身刺痛。

浓郁的圣光之力伴着水流,顺着毛孔涌进体内。每动一下,都万剑穿身般地疼。

“疼……疼……母亲……母亲,弟弟流血了。”

“我喘不过气来……救,救救我……”

趴在胸口的人,缠在他身上,一直在无意识地说着神志不清的话。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泉水还是眼泪。沾湿的碎发贴在额头,长长的睫毛在水的浸润下显得更加浓密。

以诺一边努力抵抗着身上钻心的痛感,低头吻在他脸颊,柔声安慰:“小隐,没事,没事,一会就不疼了。”

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像是巨大的污染源,把整池泉水都染成了黑色。

桑格连忙关了圣湖通往人间的闸口,被这浓郁的黑暗之力吓得不停跪地祈祷。

“弥赛亚,圣天使长,圣母玛利亚!圣泉出事了,梅塔特隆殿下出事了,路西法过来砸场子了,求求你们快来看看吧!”

米娅也是急得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桑格怎么办!闸口关了,大殿要淹水了!泉口能关吗?泉口关了,黑暗之力更净化不了了!我的天呐,我的天呐!弥赛亚,圣天使长,圣母玛利亚啊!”

谁能想到,一只撒旦能闹出这么大动静呢。

这里虽是圣泉口,但这儿的圣泉水是在天堂九重天里稀释过后才排入人间的,净化能力根本和天堂没得比。所以,仅这么点黑暗之力,就把圣泉几乎搞垮了。

路西法抱着胳膊站在湖旁,冷眼看着这场闹剧,沉默不语。

“路西法!”

空中突然光明力盛放,殿内霎时间金光缭绕。浓郁的圣光倾泻在这被暗雾笼罩的湖,半空之中徐徐现出三人身影。

最中间,身穿浅金镶花衣袍的,食拇指并拢朝上,其余三指弯曲,是基督专属手势。正是诞生于人间,后归神位,掌管天堂所有事物的弥赛亚。

身穿红袍的圣天使长米迦勒和白衣的炽天使拉斐尔分立两旁。

刚才那声气急败坏的“路西法”,正是出自米迦勒之口。

路西法见了来人,啧了一声。没有丝毫惧怕,抬头便迎向三人,半句话都还没说先束起中指勾了勾,眸子里满是倨傲。

“这不是天堂的基督嘛,劳你亲往真是我的荣幸。”

弥赛亚还没说话,米迦勒先提着剑猛冲下来。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