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窝在以诺胸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上太冷了,总觉得以诺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冷。至少, 比初次拥抱时,身上热度少了很多。

“有一点。”他说。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好似这是深深印在骨子里的一样。似乎对水有种与生俱来的畏惧。

明明没有经历过,却在每次看到深海时都能感知到那种被水吞没后无助的窒息感, 那感觉太过真实,就像曾经真的发生过。

以诺环住他的腰,手轻轻在他背后拍着,凝神思索:上次该隐昏睡过去就在呓语,说水很冷,他不想泡。

也不知是多可怕的经历,让他怕水怕成这样。

“以诺,你的身体在变冷。”该隐把脊背坐直,右手从没人看到的位置,悄悄伸进他衣服里。察觉到那果然变低的温度,紧张地抿抿唇:“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以诺把这人的手从自己衣服里弄出来,分明很暧昧的举动,却没了先前的旖旎。

“没事。宝贝儿,帮我迷魂一下船夫,我们把所有河道都走一遍。”

该隐听话地回头看向船夫,食拇指打了个响指。划着桨的船夫立刻被这声响指吸引,低头礼貌地问:“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该隐漆黑的眸子闪过一瞬的暗红,用低沉、暗哑的声音说:“更改路线,把整个威尼斯的河道都走一遍。”

船夫立刻像个失了魂的机器人,点头说:“好的先生,变更河道,把整个威尼斯的河道走一遍。”

而后又像突然恢复神智似的,礼貌地开始给他们常规介绍:“这里是叹息桥,这里是从监狱通往刑场的地方,囚犯经过这座桥时,总会在这里回忆自己这一生,发出懊悔的叹息。”

介绍完以后,又唱起著名的意大利曲《饮酒歌》。

两人伴着歌声,在河道行进,船桨划在水上,翻起一声声浪花。水面传来浓浓的海腥味,阳光从身后的海面照在两旁拥挤的建筑,给烙黄的砖石渡上一层橙黄的光。

随着行船的深入,人气愈发少了,身后跟着的贡多拉船也在岔路上被甩开。

以诺一手稳稳环着该隐的腰,一手探入水下,仔细感受着水中光明力的变化。

该隐也紧张地,随着他的动作不住屏息。

以诺看得好笑,勾着手指刮刮他鼻尖:“宝贝儿,呼吸,别紧张。”他都怀疑,一会儿圣泉还没找到,身边这个人先缺氧而死了。

该隐红着脸瞥到另一面。

小小声地抱怨:“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以诺一声轻笑,把人揽回来:“是,我知道了。”

船依然慢悠悠行进,哗哗的水声衬托得这座小城更加安静。

在转进一个小胡同之后,以诺忽得一僵。心里也跟着一跳,就好像曾经无数次来过的那样,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块砖石,甚至石缝里生出的小草,都令他觉得熟悉。

“左转。”

他忽然下令。

该隐听到声音转头,问:“有什么发现?”

以诺点头:“应该是在这里左转,转过之后再看。”

船夫听令调转船头,驶进一条更加无人的巷子。这是一条很窄的河道,两旁的建筑都像是蒙了一层灰,被海水冲刷的砖墙都覆上一层白碱,处处散发着老旧的气息。河道的正前方,是一堵突兀的围墙。看样子,是个死胡同。

“泉口在这边?”该隐看着前方的围墙,眼里满是疑问。

以诺凝神思索着,并未给出回答,只招呼船夫继续:“再往前,靠近那堵墙。”

船夫听令,继续往前走。该隐也直起身子,握着以诺的手又紧了紧。他感觉不到这处有什么不同,也看不出这处地方有什么特别。

既然是圣泉的泉口,他觉得怎么也不能寒酸成这样吧。

可当船真的靠近那堵围墙时,以诺竟牵起他的手往船头走去。

“以诺,这墙有什么问题?”该隐抬头打量着眼前的墙壁,试图看出什么异样。但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毫无端倪。

以诺轻轻挣开他的手,回身朝船夫眨了两下眼,说:“你载了两个客人,客人中途下船自行游玩,你将客人送下船之后,自己回去了。”

然后,在该隐的疑惑的眼神里,揽上他的腰,低声说:“抱紧。”

而后,一跃朝着围墙跳去。

“你突然干什么?我们两个都要撞墙了。以诺,我和你说,就算我变成蝙蝠,也叼不住你半只胳膊,你最好会游泳!”最后的声音接近惊恐。

其实他觉得,能完美掉进水里都是幸运的。因为以他们现在的跳跃曲线来看,更大的可能是:两人像比萨饼一样,一起拍在墙上,然后再双双落水。

呵呵哒,那就成了一对苦命的,不会戏水的鸳鸯。

然而,等待他的却并非拍上围墙的脑门,也不是掉落河道的海水。相反,他感觉自己双脚竟然结结实实地落到了地上。

该不会是太过紧张,出现的幻觉?

无论怎么看,这边也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吧,除非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蝙蝠。

“宝贝,睁眼。”

以诺看该隐一双叫都踏上实地,还紧紧抱着他不松手,不由好笑地拍拍他后背,“再不松手,要把我腰勒断了。乖,松手,嗯?”

该隐听着这人胸口传来的阵阵颤动,知道没了危险,才缓缓睁眼。尴尬地把胳膊放下,煞有介事地抻抻自己衣摆。再一抬头,便被这忽然变了的景象惊了满眼。

这一堵墙,像是隔绝了两个世界。

一边是老旧破败的砖石房,和深蓝色的河道。

另一边,也就是他们所在这一边,是一座鹅卵石铺就的小桥,桥身很长,一直通向最里面的一座宫殿。

而那座宫殿,他们刚刚才见过,便是:圣马可教堂。

桥的两边是散着光晕的海水,海面与桥几乎持平。海浪温柔地冲刷在桥身,发出哗哗的声响。抬头,便见两只漂亮的知更鸟正迎着他们飞来。

“梅塔特隆殿下,许久不见,您还好吗?”其中一只落地之后,便成了一位娇小可爱的少年。

另一只也不甘落后,幻化成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拉着以诺的袖子直撒娇:“梅塔特隆殿下,这次您要在人间的泉口住多久?桑格在圣堂的花园里种了梅子树,酿出的果酒特别好喝,我带您去尝尝!”

桑格便是那位娇小可爱的少年了,而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则叫米娅。

“殿下,您身上的黑暗之力好浓,看起来要在圣泉池多泡几天了。”桑格说着,又转头看向他身后的该隐:“怎么还带了个人间的黑暗生物?欸?他和您笔记里的人,似乎有些像?殿下是去人间找他了吗?”

该隐原本因为那句“人间的黑暗生物”不高兴,但听到桑格说起以诺的笔记,这让他有些发愣。

忽然记起,当时圣天使长米迦勒也说过一句话:去人间查什么真相。

该隐忍不住小幅度地向后退了几步。

这个真相,是和他自己有关吗?以诺是为了探查他,才轮回人间的?

“你……”他犹豫着开口,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以什么样的语气说出来。但停顿几秒之后,还是把那句话问出了口:“你来人间,是为了探查我?”

在该隐向后退的时候,以诺就已经察觉到他的小情绪。

也许连该隐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受到侵犯的时候,他都会不自觉地咬紧下唇,脊背挺得笔直。看起来优雅又高傲,奋力营造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就像现在这样。

小吸血鬼后退半步,全身都在戒备着,神色却无比淡然,看起来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小王子。

“隐宝,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类,先前天堂的事,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他无奈走近两步,抻住该隐胳膊,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两步,双臂换上他的腰,轻轻吻上他额头,把他按在自己肩窝安抚:“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一句话在脑海里回响。

该隐疲惫地闭了闭眼。

在他残缺不全的回忆里,这样的场景太多了。

卡莉说的,夏娃说的。而现在,以诺也在说。

“以诺,为什么我觉得全世界都在打我的主意?你们……你们能不能放过我?我就是个普通人。”他说着,退出以诺怀抱,尽力和他比划着:“你看,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厉害,夏娃当初想让我迷魂天使,我也做不到。”

他抿抿嘴唇,艰难地吞咽了下:“你们……你们不要这样,你们会失望的。”

“你们失望了,还要……”该隐低了头,他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可以用的词,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说:“还要处理我。”

以诺愣住了。

他知道,眼前这人,再多的跳脱也都只是装出来的。心里那些柔软无处安放的情感,只有在最脆弱的时候才会宣泄而出。

他很生气,该隐怎么能把他和夏娃卡莉那种人相提并论?可心里却也被结结实实扎了一刀,是那种与眼前这人感同身受的疼。

他抬步上前,没有强迫他抬头,也没强行让他进自己怀里,只是叹息着揉揉他脑袋,说:“你怎么……这么可怜,让我都没办法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不要再利用我了,因为……最后对我失望的时候,还要处理我。

我哭了QAQ

隐宝太可怜了,我的心上也被扎了一刀1551

我要抱抱隐宝QAQ

第四十二章

该隐没说话,只是一直低着头, 也没了动作。

以诺叹了口气, 知道他心里想的多,便没再做多余的事。毕竟,任谁突然被塞回上千年的回忆都不会好过。更何况, 这回忆还都是糟心头透顶的。

该隐能一直保持着乐观、从容的模样, 已经是很好了。

他只是握住该隐的手, 和他十指交握着, 转身看向桑格:“我先前的笔记在哪?带我们去看。”

虽然不清楚那本来自天堂的笔记里究竟记录了什么,但他知道,这件事若是现在不解决,这只小吸血鬼可能要钻进牛角尖里把自己纠结死。

“就在您的书房。”桑格说着,抓抓头发:“我忘记殿下您轮回人间,已经忘了天堂的事。抱歉,我这就带您和您的朋友过去。”

说完,脚尖在桥上鹅卵石轻轻一点, 就又变回了小知更鸟, 拍打着浅绿色的翅膀,上下翻飞着引路。

该隐被以诺拉着,一前一后沿着石子铺就的小路走。许是以诺顾及他的情绪,他们走得异常缓慢, 这模样看起来不像是来办事,倒像俩观光的闲散游客。

他抬眼看向前面领路的以诺。

男人很高大,肩膀也很宽阔,在肩胛骨与脖颈连接的地方,有一个浅浅的肩窝。害羞的时候,他曾把额头抵在那处。以诺会抱紧他,双臂箍着他的腰,也会亲亲他头顶的发穴。

而这个人的手,正握着他的掌心,和他十指相扣。

在他说过那么过分的话,表现出那样明显的不信任之后,依然紧紧牵着他。还生怕他会难过,用柔和的声音安抚他。

该隐望着以诺的后背,忽然停了脚步,抿抿唇,轻声开口:“以诺,先去圣泉吧。”

以诺闻声一顿,回身看来,望着他的眸子里,是模样清浅的笑。

该隐就在这灼灼的目光里,犹豫着上前走了几步。而后,耳边才传来以诺徐徐缓缓的话。

他说:“不急,先把笔记的事解决了。不然,我怎么借口你不信任我,然后朝你发火?”

该隐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一时间看着他的眸子里带了些愣怔。

其实,他和以诺之间的交情,他自己都不知深浅。

虽然表面看来,他是因为那本还未见过的笔记怀疑以诺,但这也是他自己对待以诺的映射。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