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威尼斯又称面具之城,是以街道两旁有很多面具店。

以诺看他一双眼睛一直朝店里瞄,记起小吸血鬼很喜欢戴面具,平时以血族始祖身份出现时都会用面具遮着。想来是因为对面具分外喜爱,停下脚步问:“进去看看吗?”

该隐迟疑了一下,说:“我们还是去找圣泉吧……吸血鬼转化过程中,三天不吸血会死。”要赶快净化撒旦血才行,不然以诺说不定真的会死。

被黑暗沾染的灵魂,死后是要进炼狱的。唯有在炼狱一层层锻炼、净化,才能重返天堂。

他不想那样,更不想以诺因为他死掉。

“你还记得自己被转化的时候吗?”以诺忽然开口。

该隐一愣。

他抿抿唇,过了好一会才小声说了句:“记得。”

当时,醒来之后便已经成了吸血鬼。想来应该是喝下撒旦血经咒术转化后,有人又喂了他鲜血。

但那时,全身洗髓一般的痛感,至今记起依然觉得身处其中。

“很疼。”他说着,摸摸以诺的手,“你那时是不是也很疼?”

一个凡人,身上所有都被改造,所有光明属性被黑暗一点点侵蚀、吞没,那感觉怎么可能不疼呢。

但以诺只是抬手抱了抱他,说:“我不疼,你以后也别回想这些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啦!!想死我们家隐宝了呢!

第四十章

该隐没想到自己会被安慰,所以他轻轻地笑了。

他笑起来真的很可爱, 两颗小虎牙抵在下唇, 还有一颗小酒窝,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以诺捏捏他脸蛋儿,牵起他的手往面具店里走。

这些面具很漂亮, 有遮盖整张脸的, 也有只遮住半张脸的。有的很精致, 像是专门为舞会所准备, 也有完全空白,需要自己填涂的。

坐在最里面的,是位老板娘,正拿着沾满燃料的刷子往白色面具上涂抹。看的出来,这里的东西都是纯手工。老板娘想来是时常接待游客,知道有很多客人进来也只是随意看看,并不会买。因此,看到该隐他们过来, 一句话也没讲, 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

一道门关上,就隔开了外面的咸咸的海风和浪声, 整间店铺只有他们几人,格外安静。

脚踩在地上,都能发出轻微的回响。

该隐知道这些面具很贵重,因此也只是用眼睛看,而没有真的上手去摸, 或者摘下来看。

以诺看他眼睛扫过所有面具,却没什么停留,便猜出这人应当是没什么看得上的,随手拿起一只白色面具询问:“都不喜欢的话,不如自己画几笔?”

该隐抬起以诺手腕,看看时间:“自己画用的时间太久了,不如我们先去办正事,反正面具店在这里,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以诺对于寻找泉水这件事,有一些些抵触。

他很清楚,以诺是想来威尼斯,也想洗去身上撒旦血的。不然直接在佛罗伦萨随便喝几口人血完成转化就得了,根本没必要拖着他专门跑一趟威尼斯。可现在他又不太明白了,明明已经到了这座城市,甚至到了圣马可广场旁边,只差几步路就可以了,为什么以诺却在百般拖延时间。

可以诺只是顺势握上他的手,淡淡说了声:“不急。”

而后,便拿起一张白色面具坐到老板的柜台前攀谈起来。

“您好,我们想自己画一张面具,请问可以吗?”

那老板娘听到他一口熟练的意大利语,抬头回以微笑。目光先是扫过以诺手上面具,而后看向两人牵着的手,开口分外热情:“可以可以,这里的颜料都可以使用,你们可以坐下来共同合作一张漂亮的面具。您男朋友真是俊气,你们很配。”

听到这句夸赞,两人交握的手都紧了紧。以诺轻声说了句谢谢,牵着该隐一同在桌边坐下。

在柜台挑挑拣拣,拿起一只细毛刷递到他手上:“来试试?”

该隐接过细毛刷,看着手上的白面具,又望望径自涂抹的老板娘,抿抿嘴,问:“随便怎么画都可以吗?”

他平时戴的面具,其实没什么讲究。一般都是金属的,也不会有什么繁复的花纹,只要能起到个遮盖效果就够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进面具店,认真挑选面具。

说来还有些小羞涩,先前他一直觉得男士带这种华丽的面具,有点儿娘里娘气的。

他戴面具,主要是因为自己长得太没攻击力,血族常不把他当回事,也不听他管教。戴上面具之后,他有段时间狠心惩戒了不少吸血鬼,将不服管教的全部肃清,始祖的威严才立起来。

是以现在除了西蒙那批早就跟在他身边的,知道他就是个纸老虎,敢和他耍嘴皮子开玩笑,其他吸血鬼都怕他怕得胆战心惊。

以诺看他抱着刷子有些紧张,拍拍他手背:“随你画,画得不好再重新画一张就是了。之前不是很喜欢戴面具吗?”

该隐点点头,“还没试过戴这种类型的……之前那些,都是为了看起来比较厉害一点。”

“那你可以给自己画一张看起来比较厉害的面具,面具也分很多种。”他觉得,这只小吸血鬼生得好看,脸蛋好,身材也好,不管戴什么都一定是搭得起来的。所以,他说:“如果到时戴起来不好看,那一定是面具本身的问题。”

该隐小声地笑了,眉眼弯成两轮新月,两颗小虎牙向外微微袒露着,身子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的。

“我当然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就是怕画坏了,我画技有些差。”

谁知,以诺也拿起一只小刷子,笑得温和。他说:“没关系,有我。”纯正的意大利发音,说出来便有种心动的味道。该隐低头哦了一声,开始往面具上小心涂抹。

把金色和白色染料混合,调成浅金色打底,后又拿细毛笔沾了黑颜料。

看伊凡那个绘画天才画了这么多年,即便不会画画,这个阵仗也能唬人了。

暖光灯光下的小吸血鬼把面具放在桌上,一手扶着,一手勾画图案,动作分外认真。长长的睫毛,在灯光里打下一道阴影,目光里满是专注。

以诺则坐在他身旁,一手托着下颌,漫不经心地看着。

一时间,整个房间又恢复了先前无人时的静谧。笔刷扫过面具的声音,一比又一笔,带着缓慢的节奏。

不得不说,虽然该隐说着自己画技不好,但勾勒出的内容却还是较有美感的。

看得出,他的画技同文艺复兴那些画家在手法上有些共通之处,应该是有专门学过。

先是用西毛笔勾出一条细细的长纹,在额头的正中央。而后开始着手往上添写笔墨,一层如藤蔓般蜿蜒的细枝过后,又用更细的勾线笔天上细小的绒毛。

以诺这才发觉,他在这面具额上画的是一根轻飘飘的黑色羽毛。

“怎么想到画羽毛?”

他开口问,声音不大,响在耳边,在静谧的房间里有种莫名的私密感。

该隐听到询问,转头看向以诺。

抬手,食指点在他额上,顺着额上皮肤轻轻勾画:“昨天,在这里有一根羽毛,大概这么大,是黑色的。”

手指触在额头,痒痒的。

像有什么呼之欲出,以诺眸色渐渐变得深沉:如果不是在外面,他可能现在就忍不住,把他推到卓台上,狠狠欺负一番。

他不轻不重地吸了口气,握上那一直在他额上乱画的手指,放在唇上一触即分,努力让声音显得平静,说:“是吗,我自己看不见。”

那时,体内力量太过混乱,思绪也被黑暗之力所挟持,满脑子都是毁灭和怨憎,自然没什么心思注意自己身上的变化。

该隐被吻了指尖,明明应该习惯的,却还是可耻地红了耳尖。

他不是真的傻,刚才以诺的沉默和眼里的暗沉,都看在眼里。那样的眼神他只在两天前那个混乱的晚上见过,克制地、谨慎地,压在他身上,问他可不可以时,以诺眼里闪着的,也是相同的锋芒。

像是燃烧的熊熊烈火,几乎将他整个吞没。

这几天以来,他们各自受伤,又很忙碌。所以,真正的结合,自上次后,还没有过一回。

“你……”

气氛忽然变得暧昧,该隐抿抿嘴唇,话到嘴边又不敢说下去了,他怕自己会错意。

该隐吞了吞口水,转头看看正在画画的老板娘,低了头,用没人能听懂的希伯来文问了一句:“是不是,想……”

但以诺没有接话,只是放了他的手,抬起他下颌,在他唇角印了个浅浅的吻,用意大利语说:“乖,继续画吧。”

然后就没了下文。

该隐拿着对着面具愣了一会儿,脸上的烧红才稍显退却,这才想起:希伯来文在现代应该属于半失传的语言了,刚才他讲的话,以诺也许根本没有听懂。

该隐很快画好一张面具,把面具剪成喜欢的形状,只留下半个额头和眼睛的部分,其余部分都没要。

在以诺付钱的时候,他把面具带到了脸上。

以诺回头,就看见遮了半张脸的小吸血鬼,正露着两颗小尖牙朝他笑:“好看吗?”

以诺还没说话,老板娘先笑了:“你男朋友说的对,你真是我见过最俊气的客人,戴什么都好看。面具画的也很好。”

该隐拿着面具笑着说了声谢谢,被以诺牵手往圣马可广场的方向走。

整个圣马可广场,三面环墙,另一面则是著名的圣马可大教堂。

有三三两两的游客,正等在钟楼下,排队去乘登顶的电梯,教堂门口也排满了进去参观的人。

圣马可广场建立之初,该隐是知道的,但这广场正下方有没有泉水,如何才能找到泉水入口他却一无所知。只能仰头望着钟楼的塔尖,目露茫然:“我没看到可以通往地下的地方。”

以诺则毫不担心,站在圣马可广场最正中的位置 ,他已经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圣光之力自脚下传来了。

事实上,从一落地威尼斯他便感受到那股久违的、令他分外熟稔的气息。而这股气息,随着对主岛的接近,愈发变得清晰,在圣马可广场这里最为浓烈。

在感受到正下方圣泉的召唤后,他凝神思索片刻,说:“圣泉水流入海中,广场正下方应该有与海水汇聚的河道。我们顺着主岛四处转转,圣光之力最浓的地方应该就是河道相连处。”

从刚才上了主岛起,他们就发现了,这里大大小小的街道都是由河道组成,纵横的河道如蛛网般遍布整座小城。以诺才想,圣泉的入口应当就在某一河道上。

只是,一旁的小吸血鬼一听就垮了脸:“要把所有整个主岛都搜寻一遍吗?”

就差在脸上写个“我不情愿”了。

以诺噗嗤一声笑,捏捏他苍白的脸颊:“走累了?”

该隐摘了面具,抿抿嘴唇:“也……没有。我就是问问。”

以诺却是心思一转,牵上他的手:“带你去玩个有趣的。”

作者有话要说: 啊,好久没写旅游攻略了,写起来真是很开心呢!

先甜两章日常~剧情后面放

第四十一章

坐上贡多拉小船的时候,该隐还有点儿回不过神。

活了上万年, 他也不是没乘过船, 但先前要么是在小河,要么是乘着邮轮漂洋过海。这还是初次距离海面如此近,飘在海面, 有种身下便是万丈深渊的错觉。

他紧张地握紧扶手, 在以诺踏上小船, 整个船都开始摇摆的时候, 更是吓得嘴唇都有点白。

而后,一只有力的手将他握住,再一晃神,整个人都都拉上那人怀里。

“怕水啊?”以诺的声音响在耳边,声音不大,在这样的境况下,显得极尽温柔。

海上风很大,正是冬天, 打在身上有种阴冷的感觉。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