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该隐眼里,这人应该是:冷漠、严肃,强大不可侵犯的。

为什么抱怨起天堂的事物,比他这个吸血鬼还要……嗯,鸡婆?

还有……

他小心翼翼瞥向面前的人,扭着身子退出半米远。

这个以诺,就是伴着神行三百年,最终被神取去常伴左右,被神亲封为“梅塔特隆”的大天使殿下,以诺吗?

简直晴天霹雳:作孽吧这是……

梅塔特隆是什么意思?小耶和华啊!上帝亲封的……小耶和华……【笑容渐渐消失,不,生命体征渐渐消失.JPG

该隐现在只想抽自己一巴掌:让你眼瞎!勾搭谁不行,勾搭上帝最牛叉的副手!勾搭了不算,还把人拉进火坑!连物种都给人变了……

完了……

小吸血鬼心里默默哀嚎。

才给以诺跪完,就又要思考如何朝上帝下跪吗?不……他选择死亡。

以诺看小吸血鬼一下跑出去那么远,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就是不敢看他,抬手就把人揪住,拉到自己面前:“又想什么呢,嗯?又想着怎么骗我?”

该隐抿抿嘴唇,舌尖轻轻碰触着两颗小尖牙,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紧张。

“那个,以诺,我不知道你是天上的那位……你,你好好泡那个泉水,等把身上的撒旦血净化了,就回天堂吧。我,我就不陪您过去了……”

说到最后,连敬语都用上了。

毕竟,他虽然嚣张跋扈,但也只是在人间嚣张跋扈而已。那些天上的地下的超自然生物,他是一个都惹不起。

本来就是奔着走肾来的,虽然这位对他挺好的,他也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喜欢。但是……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还想好好地多活几年呢。

被上帝遗忘这么多年,真挺不容易的,希望上帝他老人家能继续保持,不要因为这件小事就跑来注意到他!

该隐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拨得直响,浑然没发觉周围空气越来越冷。

再一抬头,主教大人的脸色都要结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游客朋友们,我们已经在佛罗伦萨逗留太久啦!明天就要出发去威尼斯啦!【这画风,走了几天剧情之后,又变成旅游攻略了吗!

*

推预收文《圣天使长殿下今天弯了吗》

讲圣天使长米迦勒殿下和拉斐尔的故事~

有兴趣的话,可以预收一下哦!

→ 圣天使长米迦勒殿下,每天都怀疑自家小助理拉斐尔暗恋自己,并且自己脑补并演完一整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大剧

*

然后呢,说一下本文的一个小设定:

撒旦和路西法不是一个人哦!

撒旦呢,就是当初诱惑夏娃偷吃禁果,后来坠天,和米迦勒大战七天七夜,被米迦勒关进地狱的那位。

路西法呢,就是天堂之光:light of heaven,米迦勒的弟弟!

第三十九章

该隐紧张地舔舔自己嘴巴里头那俩小尖牙,腰被主教大人箍着, 想继续往外爬, 又拱不动。

于是,他干脆改变策略,整个人顺着被子开始往下滑。

管他横着还是纵的, 只要从距离上疏远就行。

然而, 才把脑袋滑进被子一半, 就被黑化的主教强行按住。

小吸血鬼半张脸都被盖着, 只留下一双漂亮的眼睛,心虚地偏着目光。

以诺翻身覆到他身上,手指沿着被边缓缓勾动,露出他的鼻尖:“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想好再说。”

说着,身上黑暗之力骤然爆涨,浓密的黑暗气息霎时间铺天盖地,死死把小吸血鬼拢在一处。强大的实力压制, 让他分毫动弹不得。

没过一会儿, 该隐额上就紧张得冒出细密的汗来。

一不小心,脱口就说出了实话。

“我……我不是故意要勾引你的……弥赛亚也说了, 这个只要泡泡水就好了,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小蝙蝠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声音弱弱小小的,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被压制得难受也不敢吭声。心里默默抱怨:明明占便宜的是以诺, 脸色还要那么臭……若是换了西蒙那群不要脸的,肯定早就甩开面子据理力争了。

可该隐的脸皮在这方面,终究还是差了点儿。

于是,以诺只能看到那只小蝙蝠,瑟缩在被子里,红着耳尖小声说了句:“你又不是没爽到……”

在他看来,以诺和他的结合根本就是被迫,不仅被迫,还差点儿被搞成黑暗生物变不回来,受到的迫害不是一星半点。

谁都知道,天上那群圣洁的天使骨子里连地上的凡人都看不上,更别说比凡人还肮脏的黑暗生物了。

该隐真是越想越心虚,最后干脆心一横,破罐子破摔,把自己身上那点儿黑暗之力释放出来,和以诺径直碰了个结实:“你之前说不管什么后果都不怪我,现在兴师问罪做什么?”说着说着,气势又不小心掉下去:“明明刚睡醒的时候还好好的,知道自己是大天使就生气了!哪有你这样的!”

说到最后,也是敢怒不敢言。明明是生气的话,听进耳朵里倒多了几分撒娇的嫌疑。

硬刚没刚住的小蝙蝠,瑟缩地闭了眼,等待黑化之后暴躁的主教大人即将烧下来的熊熊怒火。

却在眼睛闭上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轻笑,那笑声很短,听起来一瞬即逝。该隐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下一秒,唇角就被温热的柔软烫了一下。

睁了眼,便看到以诺一双黑瞳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没生气,也没后悔。跟我去威尼斯,其他事以后再说。”他说。

圣泉是从天堂第九层,神的居所里流出的。

传闻,在神日常散步补眠的后花园有一处湖水,那湖水清澈见底,湖底零星散落着水晶和宝石。白天的湖水呈浅浅的蓝色,夜里在月光的照射下又发出粼粼的光。

湖水有一条小支流,一直通到神的至圣殿前,绕行宫殿半周,朝着虚无之处延伸出去。因这水日日流动,源源不断地供养着天堂所有花草,所以天使们称之为泉。

经圣光洗礼的泉水,有着强大的力量。

撒旦湖里的水能够使人沾染黑暗之力、更改人的记忆,天堂的圣泉湖水则有着恢复初始的作用。

而每个人类、天使的初始,都是纯净、光明、完整的。即是说,圣泉湖水能洗净一切后天的被迫沾染和更改:治愈、净化、恢复。

只是……

以诺手指轻轻摩挲着该隐地耳朵,陷入沉思:不知这泉水能不能恢复记忆的完整性,希望能拿回自己的记忆。

嗯,还有该隐的记忆。

*

第二天,以诺给远在梵蒂冈的助理发了消息,说因病请假一段时间。先前安排好的所有会晤和活动,能推迟的推迟,不能推迟的便都由他人代替。

该隐则给伊凡下令,让小孩儿先回罗马,给西蒙他们带个话,准备待他回来就和巫族开战。

而后两人便乘着飞机一同出发去了威尼斯。

威尼斯虽说只是一座小城,却有一百一十多个小岛,诸多河道环绕其中,将所有小岛串联一处。

他们的直升机是落在其中一座外岛上的,有些偏远,景色却也不错。没有诸多游客打扰,这座小岛很安静,街上还能看到海鸥和鸽子闲适地飞来走去。

该隐想到先前在罗马的西班牙广场,追着鸽子玩的游客,抿抿嘴唇,笑出一颗小酒窝。坏心地把脚丫子往海鸥身边一踩,试图也和它玩一把你追我赶的游戏。

没想到,那海鸥被这脚步声吓了一下,非但没跑,反过来就琢上了他的鞋。

该隐:……

连忙把鞋从海鸥嘴里抽出来,下一秒就看到那只胖海鸥扑着翅膀就开始往他脸上冲。

以诺拿着手机才处理完事物,转身就看见旁边的人鸥大战。确切说,是海鸥单方面的殴打。

赶忙把人从鸟嘴里抢走,随手放出些许黑暗之力就将胖海鸥吓得直愣愣掉到地上。这下,不止那只胖海鸥,仿佛整座岛的鸟类都遭到驱逐,扑棱棱的挥动翅膀声混杂着各种鸟叫声乱成一团。

整座小岛像是释放了什么可怕的电波一样,上千只扇着翅膀的鸟悉数飞上高空,仿佛正在经历一场盛大的迁徙。

该隐望着天上一只只惊慌失措的小鸟,眼神有点儿呆。

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毫无所觉,淡然走到该隐身边,拉着他的胳膊上下看得仔细。

“伤到哪了吗?”

该隐听到声音才缓缓回了头,舔舔嘴里的小尖牙:“好多鸟……”

以诺也望向天空,问他:“喜欢?”

该隐点点头,眼里有点羡慕。可以飞那么高,飞那么远,翅膀也很漂亮,带着羽毛,他却不能,因为他只是一只蝙蝠。

下一秒,就听到距离很近的男人,忽然说了句:“我也有鸟,看吗?”

小吸血鬼怔了怔,抬头,神色郑重:“以诺,蝙蝠不是鸟。而且,你还没完成吸血鬼的转化,还不是蝙蝠……”

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刚才这人说的好像是……

他有鸟?

该隐苍白的脸颊肉眼可见地红了。

“我自己也有,为什么要看你的!”

以诺轻轻地笑了,一双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小吸血鬼。明明说话气势挺足,但那双眼睛不安地小幅度转着,一眼都不敢和他对视。

“隐宝?”他拉着这人胳膊,向前迈出半步,走得近些,凑上他耳边,“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害羞?”

该隐默默走近,干脆低头把脑袋抵在他肩窝,双臂缓缓向上,揪住他衣服。

“以前又不懂,嘴炮谁不会……”

以诺一声嗤笑,拍拍他的背:“哦,现在懂了?”

该隐小幅度点点头,微小的动作蹭在他肩膀,有点儿痒。

以诺拍拍他后背:“走吧,圣泉在主岛,圣马可广场的正下方。”

该隐点头,跟在他身后。两人这一路,乘着船从外岛缓缓往主岛行进。河道两旁都是中世纪的烙黄建筑,天是蓝的,海是蓝的,云是白的,邮轮驶过海面发出一层层的浪花声。

从圣马可广场站下来,就上了主岛。

但以诺似乎没有急着去广场,而是牵着该隐的手,同他在路上慢慢走着。

今天以诺穿的是常服,就像一个来威尼斯度假的普通人,带着他漂亮的小男朋友。因为是淡季,再加上元旦,这里很多商铺都关门回家过节了,游客也不多。

该隐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东看看西看看。身为一个地下城的死宅,他已经很久没出来欣赏风景了。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