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以诺变成吸血鬼之后,耳力比先前好了几百倍, 那细如蚊蝇的哼哼声落在耳朵里,分外清晰。

“冷,好冷啊……母亲,这水好冷,我可不可以不要泡了……”

“疼……头好疼,母亲,求你,停下……呜……”

所有的请求,最后都成了小声的呜咽。

以诺心里一揪,眸子骤然变得暗沉。

不管该隐忘了多少事,但曾经受过的痛楚,即便经过上万年,也依旧储藏在身体的记忆里。那些遭受过的折磨,一旦卷土重来,便如滔天浪海,一寸寸扫过并唤醒身体上所有记录的往事。那些肉体上的疼痛,伴随着不安、焦灼、无助、绝望的情绪,将他一点点吞没、侵蚀。

睡梦中无意识的记忆回溯,是最可怕的,它可以重复无数遍,经历者却毫无所觉。

以诺听着该隐梦中呓语,细细思索着:这些无意识的痛苦究竟来自哪里,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前,该隐被洗过记忆。

传闻在人迹罕至的地狱九层,是一座冰湖,而恶龙撒旦就被铁链锁在冰湖里。常年被撒旦身体泡过的湖水,浸满黑暗之力。

那湖水用处很多,其中一项便是可以篡改记忆。

想到此,以诺搜搜身下之人的眉心:所以,这只小吸血鬼在篡改记忆的时候,被湖水泡过吗?

那可是常年浸泡撒旦的冰水啊……

夏娃她,到底是多狠的心肠,才能对自己孩子做出这种事?

以诺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难受得无法呼吸。愤怒之下,他拾起床上十字架,便朝跪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夏娃掷去。

被光明与黑暗交融的圣物十字架,进入血肉铸成的身体。对夏娃来说,这无异于冰火两重天。

她艳丽的双唇溢出痛苦的呻吟,分明已是油尽灯枯,神情却没了半分凄楚。她甚至勾着唇角,笑得刺眼。

“主教殿下,你在得意什么?一旦吞食撒旦血,就成了撒旦的人。即便是天堂之光路西法,也未能逃得过,更别说你现在的凡人身体。告诉你吧以诺,天堂,所有天使终究成为撒旦的棋子,你们谁都逃不掉。”

她说着,身上流出的血忽而变成黑色。再一晃神,她已然褪了身上衣物。腹部平坦的地方,露出一道道沟壑。黑色血液沿着沟壑快速绕行,不过片刻便形成黑色符文。

她竟然,在自己身上刻印符文?

而她自己的血,便是启动符文的关键。

“哈哈哈哈,你们都逃不掉的,梅塔特隆殿下。”

而那恶毒的女人,则不知所踪。

*

随着夏娃的消失,这完全靠巫术搭建起来的宫殿也开始摇摇欲坠。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空间的扭曲,像是九级地震,疯狂地震颤着整个世界。

以诺赶忙抱起昏睡的该隐,一个闪身从这扭曲的空间逃离。

跳出巫师集权中心的保护屏障,外面是漆黑一片。好似骤然跳入另一个世界,他们头顶是漫天星辰,不远处是市中心通明的灯火,来往的游客们还在街上逗留,街边的餐馆坐满吃夜宵的人。

以诺望着方才的离身之处。

除了隐约的雾气,再无其他。

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历过一场多大的战役,也没人知道,就在那空旷的山野里,某一处,此时正见证一座古老的、巨大宫殿的坍塌。

“主,主教大人……始……哥哥,他怎么了?”

身后忽然响起细细小小的声音。

以诺回身,便看到不远处,金发的小少年正拎着衣摆,跌跌撞撞地往这边跑。

是被他留在寓所看家的伊凡。

伊凡跑到以诺身旁才突然发觉,这人身上气场已经完全颠覆。

没了初见时的圣洁模样,身上的光明之力似乎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如该隐身上一样的黑暗。就连那双清澈的眼眸,也阴沉得深不见底。

没见过世面的小吸血鬼怔了几秒,转眼便看到大主教怀里抱着的人,大概是被那一身血渍吓到,鼻子吸了几下,白着脸哇一声哭出来。

“怎怎怎,怎么回事,为什么流了这么多血,呜呜……大人,你怎么了……”

边哭,边伸出小手去拽自家大人。结果,被黑化的大主教眼睛一瞪,又吓得没了动作。

“受了些伤,不必担心。”以诺看小少年抽抽噎噎的,心里五味陈杂。

起初,他不是很明白,该隐为什么到任何地方都要带着这么个小拖油瓶。

伊凡胆子小得不行,动不动就哭。看起来对该隐是怕的不行,还经常被恐吓,但其实过得比谁都骄纵。

可现在,看看哭成泪人的小少年,再看看怀里睡着的该隐,他似乎又明白了些。

太像了。

这两人的性格太像了。

都是一样爱哭,也一样胆小又娇气。只不过,该隐在长达千年的折磨里,习惯把所有娇气和委屈都自己吞下,而伊凡却始终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以诺把怀里的吸血鬼又往上抱抱,手指轻轻拂过他苍白的面颊,道了声:“先回寓所。”

而后便带着小伊凡,脚步穿梭着回了自己的小别墅。

*

以诺回到寓所,直接把该隐抱进了浴室。

睡着的小吸血鬼格外乖巧,他坐在浴缸里,一手箍着他的腰,一手托着他柔软的臀瓣,轻轻解着衣裳,动作轻柔。

衣服上凝结的血有些已经和皮肤粘在一起,撕下来就显得很困难。

他耐心地先将粘着的位置用水沾湿,然后才一点点剥下。

浴缸里流下的水,从浓浓的红色变得越来越浅。等到所有都弄完,又为他换好宽大的睡衣,这才把香喷喷的小吸血鬼放回床上。

洗过澡之后,该隐看起来舒服了不少,安静的房间响起他浅浅的呼吸声。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留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像个小虾米。

以诺听着这声音,也跟着闭了眼,躺在他身边。

吸收撒旦血之后,对于整个世界的了解清晰许多,看得清极暗世界里的烟尘,甚至能听到远处火车缓缓启动的声音。他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只要还没喝上第一口人血,吸血鬼的转化就不算完全完成。

对于自己的身份,也有了清晰的认知:与生俱来的圣光之力,被撒旦选中要迷魂天堂的人,能和天堂之光路西法相提并论,名叫以诺的,天堂大天使:梅塔特隆。

虽然不知道自己因何轮回人间,但现在这境况肯定不是轮回的本意。

黑化的大天使捏捏自己鼻梁:这境况似乎有些头疼啊。

谁又能想到,他到了人间就和一只吸血鬼纠缠不清了呢……

若是能拿到天使的记忆就好了。

正想着,衣摆忽然被拽了一下,动作很小,没有什么力气。

接着,便听到小心翼翼的嗅闻声。

睁眼,就看到一只正悄悄拽着自己衣摆努力往自己身边挪,一边挪还一边偷偷嗅闻的小吸血鬼。

“闻什么呢?”他握住该隐的手,把人往自己这边拽了拽。

哪知,向来骄矜的小吸血鬼,声音恹恹的,听起来要哭了:“以诺,你的味道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以诺,你身上的味道变了QAQ【沉浸在主教的黑化里无限自责】

以诺:啧,我身上不全是你的味道吗

该隐:……!我不是这个意思!【突然脸红】

第三十八章

以诺把被子又给他盖上,手拄着下颌, 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嗯, 变成什么味道了?”

该隐扁扁嘴,又掀了被子凑到以诺身前,手指勾在他腰上, 趴在他胸口仔细闻了两下, 最后得出结论:“黑暗的味道, 感觉和我差不多, 又不太一样。唔,说不清楚。”

以诺噗嗤一声笑出来,挡住他到处乱嗅的脑袋,身子往下一滑,就压在了他上面。

“没人告诉你,这样在别人怀里乱蹭容易出事吗?”

想到前两天,两人身中巫术下的疯狂,该隐红了脸, 连忙把人往外推:“我不是那个意思……”

哪知, 黑化了的主教大人,连性格都黑化了, 低声笑着捉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问:“不是哪个意思?说清楚?”

“没……没有意思!什么意思都没有!”

呜……黑化之后的主教大人越来越坏了!

虽然他之前真的挺希望被那啥的,可上回是真的疼,而且中了巫术的以诺对他简直就是施暴好吗!要不是他身体好,恢复能力快, 恐怕到现在都爬不起床!

明明后来都哭着求他停下来了,还是被折腾到昏过去。

以诺喜欢看小吸血鬼脸红的样,每次害羞的不行,还非要硬逞强。被折腾狠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会浸满雾气,鼻头也红红的。舒服的时候,又会发出又软又腻的呜咽声。

他靠得更近了,手指轻轻勾弄着这人软软的嘴唇,声音更暧昧了:“不知道你是哪个意思,但我是这个意思……”

两人正闹着,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我……草……”

以诺抬头,就看到身穿红袍的圣天使长米迦勒,正站在空中,一脸惊愕。

旁边跟着的,是一身白衣的拉斐尔。

白衣的天使被米迦勒那句脏话吓到,呆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揪住他衣袖,无奈嗔了句:“殿下!”

米迦勒这才反应过来,转而一声轻咳:“抱歉,我口不择言。以诺,你是疯了吗?区区撒旦血而已,你能抵抗不住?一个堕魔的路西法已经够折腾了,你又来添什么乱?”他似乎是气的不行,手上大天使之剑狠狠一挥:“撒旦这只恶心的龙,明天我便杀去地狱,将他剩下的头都砍了!看他拿什么和天堂作对!”

然后,又颓然往天上盘腿一坐,整个人自闭似的一通抱怨:“父神到底去哪了,把弥赛亚推上神座就自己逍遥了。路西法都堕天了,天堂乱成一锅,他都不出来管管。梅塔你这个时候轮回也就算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你不是要来人间探查什么真相吗?你……你!”

然后,又是长长一声叹息。

拉斐尔看得尴尬,连忙扶住要被气死的圣天使长:“殿下他最近太累了,梅塔特隆殿下,您别介意。我们此次前来,是带着弥赛亚大人的神谕,他说在威尼斯的地下有一座天然泉口,那里和天堂的至圣泉水连通,能洗去人身上的污秽。”

如果耶路撒冷是地狱的入口,那么威尼斯则是与天堂连通的桥梁。

有人说,威尼斯是上帝落在凡间的一滴泪,所以才美得如此不真实。但其实,威尼斯的海底,暗流涌动的地方,有着来自天堂的圣泉。

那日日流淌的泉水,自海底悄悄流通,通过洋流,飘向四大海域,从而净化着整个世界。

以诺点头,说话间也没了先前对两位天使殿下的尊敬,甚至连起身都没有,只朝两人微微颔首,道了声谢便没了下文。

圣天使长殿下也无意再多逗留,在拉斐尔的搀扶下一脸挫败地逐渐飞远了。

耳聪目明的以诺,在两人离开之后还能听到那位圣天使长的抱怨。

还有拉斐尔担忧的声音:“殿下,您别气了。梅塔特隆殿下不会出事的,万事还有弥赛亚大人,我们明天就去把路西法殿下带回天堂,然后去地狱把撒旦砍死。”

“对,把路西法揪回天堂,丢进至圣泉好好洗洗!”

显然是崩溃到不行。

该隐看到两位飞远的天使,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些看起来异常高冷的天使们,似乎某些时候也很接地气啊?这真是他听到过的,传闻中的圣天使长米迦勒?

虽然没见过他本人,但也听过他的英勇事迹,据说是一把天使之剑,和撒旦大战七天七夜,最终把巨龙踩在脚下的人呢!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