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暗红的眼睛在房间一寸寸扫过,淡漠而从容,从容而冷血。

作者有话要说: 以诺:呵,敢动我的该隐,勇气可嘉:)

该隐:QAQ我的主教大人黑化了……

*

今天似乎没有我抱隐宝的份儿了,主教大人醒了

隐宝就不需要我这个麻麻了呢【姨母笑

*

然后,我想说!!!今儿基友在群里晒了一张小蝙蝠的玩偶照片,我就觉得好像隐宝哇!

玩偶是英国产的,于是就去敲英国的盆友!

怎么就那么巧,盆友正好刚睡醒,就看到我敲他的消息,瞬间帮我买好了!

然后,怎么就那么巧,他马上五月就要回国,正好带给我!

一定要和你们分享,等五月我就可以拿到隐宝,抱着隐宝啦!

羡慕吗!!!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丧心病狂

然后,我终于注册了WB ,里面放了以诺额头印记的花纹,还有和隐宝好像的玩偶!诶嘿嘿嘿

名字:晋江盖姐

第三十六章

怀里的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昏睡过去,苍白的脸蛋上挂满泪痕, 长长的睫毛安静垂着, 上面还带着滢滢的水珠。

即便身处如此境地,该隐依旧死死握着圣物,抵在流血的胸口, 没有半分松懈。

以诺缓缓落地, 将人轻手轻脚地放上床。再起身时, 衣角忽的一沉, 低头才发觉:睡着的小吸血鬼不知何时揪住了他的衣摆。大概是睡梦中察觉但依赖的人要离开,小吸血鬼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很不安稳。

黑化的主教,目光在触及那紧紧握着的拳头时,冰冷冷的脸上像是拂了暖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

两只暗红的瞳孔逐渐褪色,连带额上的黑色纹路都浅了许多。

他望着那攥着自己的拳头,心里一片柔软。

这人所有的狼狈和不堪, 都是为了救他……到底是要抱着怎样的决心, 才做出这样不要命的举动?

真想把人揪起来好好教育,心底却又泛起一圈圈漪纹。

以诺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圣天使长果然说的没错: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蓄意谋划,而是一场盛大的,无可比拟的,追求。

他跪坐到小吸血鬼身旁,掌心握住他的拳头。他真的有些小:个子比他矮很多, 身形也比他要更加瘦削,此时握在手里的拳头也小小的。只要轻轻一包,整个拳头都落到了他的手心。

指尖拂过他皱着的眉头,又一根根掰开握着圣物的手指,将半黑的十字架丢到一边。

尽管吸血鬼的身体恢复能力惊人,但受过圣光之力侵蚀的伤口却不尽然。更何况,他是拿着心脏里的核心血在这里殊死一搏。是以,圣物拿走了,伤害该隐的东西都不见了,他胸口淌着的血却依旧止不住。

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流出半条命去。

以诺掀掀眼皮,看了眼还在对峙的夏娃和卡莉。

方才躺在床上,他并非毫无意识。这些人说过的话,他无一不记得。

那些在拼死抵抗的过程中听到的,断断续续的内容,拼凑出一个隐约的事实:该隐曾被欺骗,也曾被抹去记忆,就连成为吸血鬼一族都是被逼迫。

正是这两人,在上万年前合伙的荼毒,才让该隐变成如今这不人不鬼的样子!

这可是他一直放在身边,不管犯了多少错,触他多少次逆鳞,暗搓搓做了多少坏事,都没舍得动一下的小蝙蝠,这两个人怎么敢!

他们,怎么敢!

脑海中的负面情绪,在黑暗力量的影响下无限放大,那些黑暗的思想,像是吞食入腹的毒药,在他的血液里一点点扩散,最终毒发全身。此刻,看着脆弱的该隐,他脑中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摧毁,摧毁这伤害过他的一切。

他黑色的眸子闪过殷红的光。

抬手间,半透明的书页便悬浮半空。古老的希伯来文字一个个跳跃而出,在低沉的吟诵声中,连成一道道黑色枷锁。

哗啦啦锁链声,在房间来来回回地摩擦鸣响,一条条向着两位女巫的阵营延伸。

在惊恐的尖叫声中,沉重的黑色链条如冰冷的毒蛇,一点点,一步步缠上她们的脚踝、小腿、大腿、腰身,胸口。

带着强烈力量的锁链,有着非同一般的腐蚀性,在游走肌肤之时,留下道道红痕。

疼吗?

以诺望着惊慌失措的女巫们,淡漠得像是隔了两个世界。不,不只隔了两个世界,他甚至唇角扬着微不可查的笑容:该隐也曾这么疼,不用到这些人身上,他们怎知什么叫感同身受?

不,那只呆傻的小吸血鬼可不只这么疼。

以诺眸色一暗,五指朝着诸多锁链缓缓张开。

缠绕在女巫胸口的锁链瞬间像是受了惊的眼镜蛇,纷纷探出头来。

下一秒,便随着以诺握拳的动作化身成千上百的针刺,毫无预兆地刺进她们胸口。

这,才是真正的疼。

夏娃手指捂着胸口,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从完成撒旦任务的狂喜,到事情完全脱离掌控的惊惧,也不过是短短几秒的时间。

她毫不怀疑,若非她那蠢笨的儿子死死揪着这位主教的衣摆,恐怕下一秒她就要被亲手弄死。

不,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以诺是她亲手转化的吸血鬼,即便能力再如何强大,她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他的母亲。以诺的任何动作,都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才对!

为什么?究竟是哪一环除了错……

可是,不等她细细思考,耳边便传来一声命令,阴沉的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夏娃,过来。”

而后,身体便不受控制,一步步超着以诺走去。

她胸口还挂着黑暗锁链,随着每一步动作,伤口里的血便溢出几分。明明疼得精神都要崩溃,却依旧像个正常人似的一步步往前走。

在距离该隐卧床一步之遥的位置,她在命令之下停了脚步。

“跪。”

一个字传进耳朵,膝盖像是忽然之间灌了铅,坠着夏娃砰的一声,砸在地面。空气中传来咯吱一声脆响,是膝盖骨碎裂的声音。

接着,她听到自己嘴巴里传来诚惶诚恐的道歉,那语气太过真诚,几乎痛哭流涕:“对不起!隐宝,妈妈对不起你!”

可是,话才说过一半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甩到门上。厚重结实的大门,因这力量轰然掉落,正正砸在夏娃后背。

接着,便听到那地狱修罗一般的声音,平静淡漠地说:“隐宝,不是你叫的。”

“对不起,该隐大人,我错了!请您原谅我!”

高高在上的女人,对着地面有韵律地一下下叩首跪拜,整座宫殿鸦雀无声。以诺露出满意的神色,目光再次朝在场所有巫女扫过,凡视线路过之人,悉数跪下。

一声声道歉,如同晨读时的校园,郎朗的声音,伴着四面八方的回声,那千军万马的气势,几乎掀翻宫殿房顶。

没有人叫她们停下,她们像是插了电源的机器,设定好一个程序便永远地运行下去。

叩拜一下,说一句对不起;叩拜一下,再说一句对不起。

如此循环,周而复始。

*

以诺在这声音中,俯身靠近睡着的该隐。

指尖轻轻挑开胸口被血打湿的衣衫,露出苍白红肿的胸口。

幸好高脚杯弄出的伤口没有很大,被插入的位置已经长出嫩红的新肉,结了厚厚的痂。

他手指轻轻在伤口处摩挲,心里涌起一阵阵从未有过的酸楚。

令人担心的小骗子。

他在心里默默说。

可是,又能拿你怎么办呢?

毕竟……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看了留言才知道,绿JJ竟然把收藏都抽走了,嘤!

垃圾绿JJ,还我小天使QAQ

*

今天的主教殿下,是超A的主教殿下!

第三十七章

以诺坐在床上,仔细为该隐检查伤口。

他一手撑在该隐身侧, 身姿看似慵懒, 身上那股充满了暴力、黑暗的气息却死死震慑着在场所有人。

他像是一只盘踞在宫殿的雄狮,即便没有任何动作,也令人心生畏惧。

身下小吸血鬼看起来很不舒服, 眉头从刚才起就紧皱着。毕竟流了一身血, 即便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被这样带血的衣服湿哒哒粘着, 也不会觉得舒服。

以诺手掌包裹着他紧握的拳头,在细滑的皮肤上细细摩挲,将嫩白的手指一根根舒展开来。

小吸血鬼好不容易松开拳头,另一只手又开始不安分地扯身上衣服。可他睡得软绵绵的,也没有什么意识,黏在身上的衣服扯了半天也没扯出个名堂。

以诺看他哼哼唧唧自己乱动,软得像只睡着的小猫,也没太管, 就这么静静看着。

看着看着, 这人那圆润饱满的指头就一点点长出了尖利的指甲。眼看小吸血鬼马上就要迷迷糊糊撕掉自己身上衣衫,以诺连忙把人按住了。

房里还有几十人看着, 再不拦着,恐怕要当众表演脱衣秀了。

该隐身上不舒服,手被按住不能动,嘴巴一撇就哭了。

边哭还边说着无意识的梦话。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