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可当他终于战胜对血液的渴求,提出拒绝时,那些被送来的男女却双双被砍了头,顷刻间血水喷涌而出,染红了整个牢笼。

那是地狱一般的生活。

在反反复复的折磨和记忆里,该隐脑海里萦绕着的只剩一句话:你不喝,他们也会死,而且死得会更难看。冰冷的女声,在牢狱里带着回音。而他,则在鲜血染红的地面抱膝蹲着,全身发抖。

最令人颤栗的,不是那时见到几乎麻木的鲜血,也不是地上砖石日复一日浸染成的暗红。而是,每次见到喷洒而出的鲜血时,抑制不住的兴奋和身不由己的渴求。

对血的,深深的,渴求。

在该隐的记忆里,他醒来之后便成了吸血的怪物,从惊恐、害怕到堕落,用了将近千年的时间。

却未曾想到,在那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被抹去的记忆里,也曾经受过一模一样的过程。

堕落,像是每个黑暗生物必经的过程。

他无法生,也无法死。最终,也只能于生死之间,游走在光暗的缝隙,在这个世界独行。

在后来,便是咒术下的身体完善。

化身蝙蝠的能力,敏锐的耳力,越来越快的速度。

在一百年的时间里,他飞速成长,愈加强大。

可是后来呢?

后来,夏娃令他去迷魂守护在幼发拉底河畔的天使。可他却根本没那能力,甚至被守护天使狠狠丢回对岸。人们嘲笑他的自大和无能,朝他丢河畔的石子。

坚硬的石子一个个打在身上,好疼,真的好疼……他死死咬着嘴唇,眼泪都流进身下的土地。

若非上帝那七倍伤害恩惠,恐怕他要淹没在别人丢来的石块里。

恢复记忆的该隐揉揉通红的眼睛,费了好大力气才不让眼泪掉下来。

为什么这一切就都成了他的错?可他又做错了什么?

哦,亚伯,是他杀的……

他是弑杀者,所以这一罪孽,即便穷尽一生的气运,日日潦倒不堪,都还不完。

该隐一手撑在地上,望着以诺头顶的撒旦血,伸手触向屏障。

一次次地伸手,又一次次被弹开。

恍惚间,他又成了那个在牢狱里被铁链锁住的少年,目睹着那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却只能抱着膝盖发抖。

“以诺,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呢?

他不想以诺变成吸血鬼,不要以诺重蹈他的覆辙。

毕竟,他是世界的主教,那么优雅、那么高傲,又那样圣洁纯净。若是忽然之间变成每日靠吸食鲜血而活的肮脏生物,怕是会选择自尽吧。可他又不是不死者,一旦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该隐望着屏障里睡着的人,满是绝望:到底如何才能救你呢,以诺?

作者有话要说: 隐宝,抱一抱QAQ 夏娃不喜欢你没关系,麻麻爱你!

第三十五章

可是,撒旦太强了。

那是曾与上帝比肩, 掌控过整个天堂的人。

一个撒旦的堕天, 甚至拖动了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现在,这只本就强大的恶魔,经过上万年的蛰伏, 对于掌控世界、销毁天堂依旧锲而不舍, 而且变得愈加强大。

他一个因着撒旦血才获得强大能力的凡人, 又怎么可能直面撒旦亲手布下的陷阱?

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束手无策之下, 该隐在层层冰冻的房间里扫视可以用的东西,变看边绞尽脑汁地思考。

终于,目光扫过床头凌乱搁置的枕头下,有一丝丝未冰冻的痕迹。那痕迹很淡,淡到几乎看不出。

该隐眨眨眼,又仔细确认了下,心跳骤然如雷鸣般响起。

昨晚,以诺压在他身上, 单手撑着床, 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在他紧扣的衣衫。那时,他意识很模糊, 耳朵里只剩两人急促的喘息。但神色朦胧间,似乎看到以诺摘了什么东西,放在了枕下。

因为以诺迟迟没有动作,当时他还不满地勾着他脖颈,像只小猫一样蹭着他的胸口。

以诺噗嗤一声笑, 轻轻揉捏他后颈,在他鬓边落下一吻,说话时异常温柔:“要把这个摘掉,不然会伤到你。”

这世上能够伤到他的,需要在做爱.之前被摘下的,还能是什么?

该隐欣喜地舔舔两颗小尖牙:一定是圣物!

想到此,该隐又一次急速移动。

他要把圣物抢到手!

昨天以诺因为光明力被封住,无法催动圣物。可该隐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体内流着撒旦血!如果用撒旦血去污染圣物的话,天堂那边一定能够感知得到!

对,就这么做!

他再次蓄力,全身紧张起来,准奋起一搏。

没有人知道该隐想做什么,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过是又一次想去撞击以诺周围的黑暗屏障。

卡莉不忍地闭了眼,不想看执着的小吸血鬼那一次次飞蛾扑火般的撞击。而夏娃唇角勾着的笑容一直未有放下,她始终保持着施咒的姿势,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该隐于是周遭一切,只专注于接下来的动作。他迅速移到床边,大力掀开枕头,下面果然遗落着发着闪光的圣物。

那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精雕细琢之下,漂亮得不像是人间之物。

该隐一把将圣物拿起。

在手掌握紧圣物的那一刻,掌心便传来一阵灼烧的痛感。强大的圣光之力,自掌心涌入,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点点渗透他的身体,迅速传遍四肢百骸。

该隐死死咬着下唇,两颗尖利的牙齿几乎刺破唇上的皮肤。

他伸出锋利的指甲,狠狠划在掌心。

血,顺着伤口汩汩地流出。他用流血的手掌整个将圣物包裹住。

尽管他早已被上帝遗弃,也没有人能听到他的祷告,痛到全身发抖的小吸血鬼依旧默默地祈祷着:拜托,一定要把撒旦的讯息传到天堂,告诉圣天使长米迦勒殿下!求你,快些,再快些!

不然,以诺要撑不住了。

他眼睛望着在黑暗中的以诺,眼眶红红的,吸吸鼻子,终究是忍住了没哭。

要坚强,不能怂,以诺还在等我。

他对自己说。

可是,从现在感知来看,所有的血都在浸染圣物之前就被强大的力量净化了。他身上那点稀薄的撒旦血,别说沾染圣物了,只要靠近十字架就都蒸发了。

这太慢了……

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该隐握着十字架的手微微颤抖。

眼睛瞥见摔在地上的高脚杯,杯身已经碎掉,只剩一个杯底和连着杯底的玻璃杆。

他深吸一口气,把那碎掉的高脚杯拿到手里,在众人都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撕开衣衫,咬紧牙关,没有丝毫犹豫地把高脚杯狠狠插进自己胸口。

心脏,是吸血鬼的力量中心。那里的撒旦血毫无疑问是浓度最高的。

他把高脚杯从心脏拔出,霎时间受伤的胸口鲜血如注。

在汩汩流淌的血液里,他把圣物拍上流血的胸口,眼里是破釜沉舟的坚定。

强大的圣光之力顺着伤口的位置,直击心脏,令他痛到昏厥。

而那原本散发着强力白光的十字架也终于,徐徐缓缓染上一层黑色。

力量的迅速衰竭,令该隐完全站立不住,整个人瘫倒在地。可他的嘴角却是扬着的。

不管曾经怎样被玩弄于鼓掌之中,他觉得,至少在今天,他赢了。他赢了自己的母亲,也赢了撒旦。

*

变故就在此时发生!

那风以床上的主教为中心四散开来,猛烈地吹拂着这个房间所有的东西。

脚底发出巨大的震颤,桌上物品一个个摔到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伴着空气疯狂流动的声音,响彻整座宫殿。

夏娃脸上显出几分疑惑,显然这不是她的安排。

可是,下一秒便看到以诺头顶的撒旦血,伴着浓郁的黑暗之力,如旋风般一点点进入以诺的天顶。这力量太过强大,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旋风。

这是……?

夏娃脸上忽然露出狂喜:“他在吸收撒旦血!撒旦大人提前攻入了他的防御壁垒!”

该隐手上动作一顿。

那一声惊叹,像是否定所有希冀,凝固了一身热血。

他眨眨酸涩的眼睛。

本就苍白的面色,因为失血的缘故愈发显得惨白。他额头和鼻尖都渗着细密的汗珠,仿佛下一秒就要陷入昏睡。

望着以诺头上越来越少的撒旦血,蜷缩在地的小吸血鬼,滚出一滴清澈的泪。

有了第一滴的滚落,便再也收不住。

他抱着怀里的圣物,默不作声地哭了。

想把床上睡着的人捶醒:为什么不再多等一下呢,他明明很努力了。

以诺,为什么不再多坚持一会呢,只要一会就好了啊……

明知道这样自怨自艾不对,也明知道这不是谁的错,却还是止不住地委屈:以诺,我这样很疼的,玻璃扎进心脏是很疼的啊,疼得要死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心疼我呢……明知道,我最怕疼了。

绝望的小吸血鬼愣愣地看着床上的人,落下一串串的眼泪。

看着整个房间退去所有的冰封,看着所有撒旦血都注入以诺额头,看着整个宫殿的黑暗之力悉数消失。

该隐眼里的光也渐渐熄灭……

床上沉睡着的人,手指悄然动了几下,骤然睁开一双血红的眼。

周围的气场一下就变了,就像是被唤醒的沉睡的雄狮。

在醒来的刹那,便立刻压制住在座所有人类。

他额上是一支黑色的羽毛,像是天使翅膀深处细细的绒毛,仿佛摸上去都能感觉到柔软的触感。羽毛最下端的根部,微有些宽,仔细看去才发觉那小小的,像钢笔一样的笔尖。

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动作的,太快了,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只知道他落地的瞬间便消失不见,再一眨眼,人已站在高空,怀里抱起全身几乎浸满鲜血的该隐。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