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疼!疼哭了!

他该隐虽然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但好歹靠着上帝先前诅咒,无灾无痛地活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被人暴揍一顿,整个人都蒙了。

而且!

说好要只要他被打,伤害他的人就要疼七倍呢!

为什么他衣服都焦了,身上也红了,眼前的主教一根头发丝都不乱的!

内心哭诉:上帝,你这个大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文!圣诞快乐么么哒~~

设定:

1. 该隐是吸血鬼始祖(杀死亲兄弟亚伯,被上帝惩罚,并被上帝施恩,凡伤害该隐的人,必将受到七倍惩罚)

2. 梅塔特隆是天国宰相的称号,希伯来文的意思:小耶和华。真实身份是以诺,亚当后羿,后登上天堂成为上帝的大天使,掌管文书记录工作。

3. 本文中的红衣主教,指全世界天.主.教的大红衣!

第二章

以诺看了眼前男人一会儿,缓缓移了目光。虽然这人长得还不错,但也令他心中警铃大作。

在听说他几乎徒手拆了地下城的事迹之后,还能只身冲进大殿,和他迎面撞上来的吸血鬼可不多。能抵挡他方才一招驱魔咒的,就更不多了。

他几乎是立刻就判定了,眼前人是吸血鬼中,一只地位不低的头目。

该隐原本还在自怨自艾,想着去找上帝理论一番,脊背突然一凉,顿时全身炸开一层寒毛:有危险!

再一仰头,便看到面色俊秀的红衣主教,正握着十字架,直直迎着他面门。

槽!

又来!这人是打他打上瘾了吗!

好歹他也是堂堂吸血鬼始祖,这么多小弟看着呢,要是被一个小小的主教给放倒了,以后面子往哪放!

所以,向来娇生惯养又作威作福惯了的始祖大人,硬是撑着被烫成螃蟹红的身子站起来。在主教还未动手之前,迅速扣住他脖颈。

若论速度,这天下生灵,除了上帝身边那群大天使,还没人敌得过吸血鬼一族。

“敢问主教大人,我们血族是哪得罪你了,还劳烦你兴师动众的过来给我们定罪?”该隐一字一句说着,声音不大,却莫名带着危险。

以诺被眼前人掐着脖子,明明命门都被捏着,看起来却依旧从容冷静。

他目光扫过男人的银质面具,又缓缓下移,看到因为方才圣光灼烧而散开的衣领,还有露出的半截锁骨。颈上肌肤经过方才的恢复,已不似刚刚那样吓人,反而泛着浅浅的粉色,莹润剔透。

不愧是血族,恢复能力竟如此强大。即便施予再大伤害,都能迅速变得无关痛痒。

他眸色暗沉,唇边溢出一声嗤笑,抬手便勾上该隐蜷曲的手指,问:“哪里得罪了?”

他自知力气不如身为吸血鬼的该隐大,没打算和他硬碰硬,所以未用什么力气,只是手指轻轻搭在一起。两人此时看起来不像是相互掐架的仇敌,反倒多了几分缱绻的意味。

但只有距离极近的两人知道,以诺的手上抵着一个小小的十字钉,就放在他们肌肤相接的地方。只要该隐稍有动作,这枚小小的十字钉就会钉进他手背。

“我没兴趣和吸血鬼搅在一起。”以诺缓缓开口,语气里带着轻蔑和鄙夷。

该隐:……???

西蒙这个蠢蛋到底干了什么!

该隐表面维持的风度,差一点儿就破功。这么多年看着这群小弟们吃香喝辣,强完别人又被强,他一个万年单身狗说过什么吗?管过什么吗,摔!不体谅他这个万年老处男也就算了,还踏马天天惹事让他收拾烂!摊!子!

这回不在地下城颁布禁欲令,他就退!位!让!贤!

虽然内心吐槽都快成护体弹幕了,但该隐还是维持着上万年来的优雅从容。

“过来。”他说。

彼时,银色面具闪着阴寒的光,嘴唇抿成一条漂亮的唇线,衣领间露出微侧的颈项,高傲得像只黑天鹅。

以诺微微后退,与该隐站离几步,垂手而立。一张脸虽看不出悲喜,但相较于初见时候,身上气息收敛不少。那股子时刻往外冒的光明纯净的味道,也淡了很多。

而被点到名字的西蒙,目光扫过唇角抿起的该隐,眼前飘过俩字:要完……

嗯,循环播放那种。

他扭捏着身子,恨不得十步迈出半米远,一点一点儿往该隐那边挪。

因为缠斗而布满灰尘的地面,硬生生被他两只脚拖出一道印子。

该隐两眼一瞥:“用脚抠地板呢?滚过来!”

西蒙这才整个身子一哆嗦,颠颠滚过来。然后……噗通一声,又跪到了该隐面前。

“大人我错了!对不起!我真没干什么过分的事啊!我一个小零,又不能强了他,就往他身上坐了一下,真的!他就直接拿十字架把我怼了个半死,我都没说他把我吓得差点儿断子绝孙呢!哎,疼疼疼,大人,您轻点儿!”

后边抱怨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该隐捏上了耳朵。

该隐:“他伤着你了?”

“没没没,没有!”

始祖大人,为什么我从你嘴里听到了对红衣主教的维护?你清醒一点,我才是你小弟啊喂!

该隐:“你把主教领进地下城,差点灭了整个地下城,这不过分?”

“我我我,我不是!”

我没有,大人你别瞎说啊啊啊!

该隐反手对着他耳朵又是一拧:“还是你真断子绝孙,一辈子抬不起头了?”

西蒙:“这个,好像也……不是?”被问到精神恍惚.JPG

都没来得及恢复神志,就被该隐一脚踢在膝窝:“那你委屈个屁!”

西蒙:……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为什么打我?

该隐转头看向以诺,面色淡然,声音柔和,唇角带笑,优雅得体:“西蒙已经同意禁欲十年,我们地下城也执行禁欲令五年,主教觉得怎么样?”说完,也不等以诺回答,自己丢话自己接:“我觉得,特别好。”而且,接得特别严肃。

以诺:……

他看看被揪着耳朵的吸血鬼,再看看戴面具的男人,淡定拍拍衣上尘土:“教会和吸血鬼无意宣战,但也请各位好自为之。”

而后转身,走人。动作麻利,一点不拖泥带水。

出去好远,还能听到那俩人的争吵。

“大人,你这是公报私仇!”

“呵呵,是吗?”

“大人,你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性冷淡,就葬送所有血族的□□!”

“呵呵!”

“啊!大人你不能这样!”

唔,听起来像是那只吸血鬼属下的惨叫。

以诺脚下步子顿了顿,突然心情有点儿好。

*

该隐脸上带笑,手上丝毫不软,一拳打在西蒙眼上:“给西蒙断血一年,伊凡好好看着他!”

马达,说谁性冷淡呢!折腾不死你,我始祖名字倒着写,我踏马叫隐该!

然后化出蝙蝠的小翅膀,往自己房里飞,还顺手把乌鸦和蝙蝠都赶出去,“砰”一声大力关了门。

小蝙蝠化回人形,坐到镜子前。摘掉冷硬的面具,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配着他那一头长长的黑发,非但不显女气,反而还多了几分独属于男性阴柔的美。

只是,现在这张脸的主人心情很差,眼睛也红红的。

他一点一点撕开身上衣服,露出被灼伤的皮肤。得益于血族强大的恢复力,那些被烧红的地方都已经愈合,但留在皮肤上的痛感,依然还没消。

该隐看着自己脖颈以下粉嫩的锁骨,指尖轻轻摸了几把,眼更红了。

突然想哭……

嘤嘤嘤的那种……

他要被人打死了,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他爸妈受耶和华蛊惑把他抛弃了,他也没有老公可以抱抱!好难过!

啊,人生怎么能这么凄凉!

无敌是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么,多么想被人抱抱!

没错,被人稍微打了一下,连血都没见着,在始祖大人眼里已经是:要被人打死了!

且上帝的恩典,使他无敌:)

啧,不知道那个红衣主教去哪了。

回家了?都凌晨两点了,今天还是圣诞平安夜,主教大人应该和家人过节吧。毕竟今天是圣子生日,听说白天时候,圣彼得教堂还会举行盛大的颂祷仪式。还挺想看看,那个年轻主教穿教会礼服是什么样。

虽然他不喜欢上帝圣子那满身圣洁的气息,可他们的衣服好看啊!

这样想着,始祖大人从椅子上站起,给自己挑了件黑色高领毛衣,又蹬了个骚包的紧身裤,两手一展,就又变成张着翅膀的小蝙蝠,悄悄飞出了地下城。

*

凌晨两点多的罗马,安静得能听到雨停后屋檐上积水掉落的滴水声。

滴答,滴答,滴答……

一下又一下。

刚从地下城走出的男人,手上还拿着伞,皮靴踩在地面,发出哒哒的声响,混着水滴声,各有韵律。

忽然面前飞过一只小蝙蝠。

以诺抬头瞥了一眼,总觉得和刚才见到的那只有点儿像。又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蝙蝠这种东西,哪只长得不一样?

地下城里,那只高傲又慵懒的小蝙蝠,应该不会这么闲,半夜跑出来瞎逛。

结果,走到下一个转角,那只挥着翅膀的小蝙蝠,在他脑袋顶上盘旋了好一阵,咕咚一声就撞进了他肩窝。

头晕目眩的该隐:……

太久没化形,忘了自己视力差的一比。

深呼吸!稳住!

我是始祖我能赢!

然后,那只撞进以诺肩窝的小蝙蝠,就这样既来之则安之,站在他肩膀晕头转向扇了会儿,咚的一下四脚朝天,倒了下去,企图装死:)

啊,主教大人,你这么善良,快带我回家吧!

不明真相的以诺:……

这是个什么品种的蝙蝠,撞人身上都能把自己撞晕?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