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瘫软在地上,说这话时, 身上都在发抖。他不敢看以诺, 以前总觉得这世上什么都无所谓,可现在却害怕看到以诺脸上的表情。

他会怎么样呢?一次次地说着“不许骗我”,又一次次地被欺骗, 心里一定满是怒火吧。

该隐换位思考一下, 小心眼地觉得, 假如这世上谁敢三番五次把他骗得团团转, 一定要把那人打得满地找牙!

在以诺眼里,他大概已经变成由一个个谎言编织的骗子。

“对不起,我没办法让母亲停手……她,似乎不听我的。”他在地上跌坐着,眼神空荡荡的。

她不听我的,这句话说给以诺听,也说给自己听。

他怀疑过的:消失了上万年的母亲,上万年都没在他面前露过一次脸, 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还对他百般宠爱呢?

可在那人亲昵叫出他的名字,那种源自心底血缘的羁绊被唤醒时, 还是抑制不住地信了。

他相信,母亲是还爱着他,即便他杀了自己的亲弟弟,母亲也还是会原谅他的。

说到底,都不过是因为这上万年来太过孤寂, 想有一个可以在乎的人。所以,即便夏娃讲出的谎话多么蹩脚,他也执意相信着。

“她是夏娃?”耳边响起以诺清浅的叹息,接着便被搂进怀里:“加文,你怎么这么好骗呢……”

“以诺……”他颤巍巍开口,声音里带着平时没有的绵软:“你没有生气吗?”

回答他的,是主教大人一声嗤笑,还有捏着他鼻尖的手指。

“生什么气?气你不告诉我真实身份?这我早就知道了。”

该隐啊了一声,神情呆呆木木的:“你怎么知道的?”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哪里暴露了啊,怎么就知道了呢?

不是……为什么知道了也不拆穿他,不和他对质?为了看他瞎蹦跶吗?

颓然的小吸血鬼,突然有点委屈。

母亲骗他,以诺也骗他……

这个世界大概是不会好了。

以诺原本是想把小吸血鬼按到怀里好好安慰一下的,毕竟他这么傻。傻到当初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就进了梵蒂冈,还说自己是个难民。傻到相信一个早就因为黑暗原罪而被上帝遗弃的母亲。

可怀里的人,却忽然哭出来。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冲出眼睑,滚落在地。眼眶和鼻头都泛着浅浅的红,委屈得像只被欺负的小兔儿。

“怎么哭了?”他问。

哪知,小吸血鬼抽噎着开口,委屈地带着哭腔:“你骗我……”

这……真就是倒打一耙了。

以诺笑出声来,手指捏在他肉嘟嘟的脸颊:“乖,你讲讲道理,嗯?难道不是你先骗我的?”

小吸血鬼吸吸鼻子,自知委屈地毫无道理,干脆埋进他怀里撒娇:“以诺,我不舒服……”边说着,边深深吸气,脑袋在他颈窝来回蹭着。

得,这回不是小兔子,换成小奶狗了。

主教大人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再开口,声音正常了不少:“我身上的光明力被封印了,没办法对抗她的巫术。你知道夏娃为什么要我们发生关系吗?”

说到这个,该隐抬了头,眼里满是茫然。

“我不知道……”

虽然这件事,他自己是一直都想的。

但夏娃撮合他们的原因,该隐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出。

眼看小吸血鬼眉头皱成了小山峦,以诺只得作罢,安抚地拍拍他后背:“没关系,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毕竟,他的智商那么低,这根本就是在让他为难。

随着门外施咒声越来越大,每一声都像是直接传进脑海,两人的呼吸也越来越不稳。

该隐难耐地趴在以诺胸口,刚开始只是脑袋来回蹭着,到后来连手也不安分起来。

在咒术的打击下,几乎要失去理智,眼睛里茫茫然全是雾气。

以诺虽然努力控制着,让自己头脑保持清明,却终究难以抗拒那咒术之中一遍遍的暗示。

“拥抱他,占有他,让他成为你的。”这几句洗脑的话,不断撩拨他的神经,让他几乎控制不住。

两人鼻息间喷薄着越发灼热的呼吸,脑海中的暗示越来越强势,以诺终于按捺不住,将人掀翻在地。

“隐宝……”他温和而克制,每一句话都讲得无比缓慢,“不管夏娃是何居心,我想,我们目前都无法反抗……但你是她儿子,她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你若自由之后,便立刻去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地下室取圣水。只要有圣水,便能唤醒我体内的圣光之力。”

后半句以诺没有讲:你若不自由,我哪怕再度轮回也会来救你于水火。

该隐连连点头,双臂环抱在他脖颈:“我会的,以诺,我会的……”

声音很小,像是喃喃细语。

而后便听到以诺凑上他耳边,喘息着说:“小骗子,我信你这次,若是再撒谎,以后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该隐身子一抖,眼泪又落下来。他骗了以诺那么多次,他们还是针锋相对的两个种族,可以诺却依然毫无保留地信任着他。

“别哭了,你这么爱哭,我还怎么欺负你,嗯?”以诺抬手抚在小吸血鬼脸颊,扫净又躺下的泪珠,“可以吗,加文?”他轻轻问着。

“但是,我总觉得她在设计你。”该隐抿抿唇,面具犹豫: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一切的一切,或许从他被请进巫师集权中心开始,就是一个针对以诺的局。而他,则是一枚对此毫无所觉的棋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夏娃就太可怕了。

事实上,这位活了上万年的“母亲”,比该隐想象的更可怕。

以诺望着该隐的眸色暗了暗。

从身中巫术,该隐喊出“母亲”两个字起,他便清楚知道了这人的阴谋。

她算出了该隐的信任,也算出以诺的挺身而出,算出他们流连此处。不,再细节一些,她甚至算出该隐为隐瞒身份不惜将他迷昏,也有可能连那场逼宫大戏都是她自导自演!

这人心机如此深沉。

该隐这只蠢蠢的小蝙蝠,怎么可能玩的过?

“但这不是你的错。”以诺缓缓说着,手指碰上他的指尖,放在自己唇上轻轻地吻着,“无论后果如何,我都不会怪你。所以,加文,我可以吗?”

加文,我可以吗?

像是这世界上最最令人沉溺的承诺和宣言。他在他面前,就像婚礼上被神父问起的夫妻,安静等待一个肯定的答复。

所以,他点头了。

“可以的。”他说。

随后拉下主教的脖颈,热切地吻上去。

可以的,只要是他,就可以的。

衣衫被褪去的刹那,他脑海里想起那段很长很长的独白。

狐狸望着小王子,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

“来吧,驯养我吧,我将成为你的唯一。”

作者有话要说: 注:

狐狸望着小王子,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

“来吧,驯养我吧,我将成为你的唯一。”

——摘自《小王子》啊,真的是超爱这几句话!

*

夏娃是反派!

夏娃:没想到吧:D

第三十三章

在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们双双抱在一起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又因为巨大的轰响而清醒。

醒来时, 该隐还在全身脱力,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腰上的肌肉,让他痛到发昏。

身上已经换上了睡衣, 大约是以诺帮他穿的。可睡在一旁的人却安静地闭着双眼, 半分醒来的迹象也没有。

外面响起一声又一声巨响,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炮弹崩塌, 整个集权中心都地动山摇。接着,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分外气愤,每一句话都带着满腔怒火。

该隐身为吸血鬼,耳力极好,是以即便房门隔音效果很好,外面的任何细微响动也依然逃不过他的耳朵。

“他是你的孩子!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你就没有半点为人母的自觉吗?你除了利用他,还给过他什么?就为了满足你的一己私欲,上万年前哄骗着他喝下撒旦之血, 让他变成行尸走肉!又在他毫无用处的时候, 抹去记忆狠狠丢弃!”

接着便是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的声响,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继续说:“夏娃, 你的心呢,你的心呢?权利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你根本不配做母亲!”

夏娃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笑话,着实笑了好一阵才讽刺地说:“你有心?我的乖侄女,难道不是你佯装好心,在他最难熬的时候把他骗过来吗?后来计划失败, 难道不也是你跪着求我抹去他关于你所有记忆吗?现在良心发现了,就跑来装着圣母的样谴责我了,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

该隐跑下床的脚步一顿。

喝下撒旦的血?

记忆被擦除……变成行尸走肉?

其实,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因何变成吸血鬼的,也不知是为什么,突然就拥有了很多别人没有的能力。

那段时期,对他来说是无比混乱的。

被赶出伊甸园后,他曾有上百年的时间游荡在幼发拉底河畔。能吃的食物不多,经常饥一顿饱一顿。他被神所遗弃,也因此无论如何劳作,土地都不再为他长出食物。

无奈,只能四处流浪,寻找可以吃的浆果。运气好了,便能吃到甜甜的梅子,运气若是不好,则会吃到有毒的果子。可他又是不死者,最多也就吐一吐,很快就好了。但有时会连续一个星期甚至更久的时间里吃什么就吐什么。

而他记忆断掉的时刻,正是其中一年的冬天。

那天的幼发拉底河畔才下过一场雪,对岸的人们穿着厚厚的冬衣,他们生着篝火,聚在看起来很暖和的庇护所旁。

而他却只能一个人躲在木枝堆砌的“小窝”里,被大雪冻得瑟瑟发抖。

他没有厚衣服,也没有寻找干柴和点火取暖的力气,长久以来的饥饿令他头昏眼花。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冻成冰的时候,看到缓缓流淌的河面上,迎面走来一位漂亮的男孩。

男孩见他可怜,便伸手递给他一块香喷喷的奶酪。奶黄色的乳品,在阳光下泛着半透明的光。他舔舔嘴唇,像只饥饿的野人,一把夺过奶酪,一股脑全塞进嘴里。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