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该隐坐在以诺面前,望着他弹琴的手指,每一下都如此优雅,不输这世上任何一位艺术家。

这旋律太过耳熟能详,该隐甚至跟着开口小声哼哼起来。

他其实心里是不安的,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假象。因为从前几天以诺醒来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就那次昏迷事故进行任何探讨。该隐不知道以诺是不是还记得当时境况,也不知道以诺对他身份知晓多少。

明明原本就是奔着走肾来的,现在却每天都在患得患失。

他怕以诺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当初的欺骗,也害怕这所有的温和以待终究消逝一空。

叹气:果然是自己坏事做多了,才会凭空多出这许多猜忌。

以诺一曲结束,发觉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吸血鬼还在愣神,起身来到他身边,捏捏那肉肉的脸颊,问:“在想什么?”

该隐抬了眼,露出浅浅一笑,两颗小虎牙抵在下唇,唇形弯出好看的弧度:“在想,你怎么这么厉害。”

以诺弯腰,干脆牵起小吸血鬼的手,让他坐在琴凳上,引着他把手指放上去。

“拨一下试试。”他说。

该隐舔舔两颗小虎牙,两眼专注地看着琴弦,手指一动,便在弦上拨出声来。

嗯,除了没主教大人弹得圆润、灵动,还是可以的嘛。

“宝贝,小指不放弦上,会影响琴音。”以诺半跪着蹲下身来,在他身旁说着。

这一声宝贝,让小吸血鬼心肝一颤。连忙偏过头去,小指猛得向上一翘,就把自己捏成个兰花。

该隐心下慌乱,正想着再拨拨琴弦,耳边忽然响起憋笑的咳嗽,转头便见以诺盛满双眸的笑意。

“手指,回勾,别翘那么高。”

后知后觉的吸血鬼,气红了脸,半边身子歪倒在这人身上:“以诺,你是不是故意的?”

向来稳重老成的的主教大人,一本正经点头,手指揉上他耳尖:“是。”

该隐:……

噫,这么诚实的吗!

漂亮的小吸血鬼,神情严肃,望着以诺的眼睛里满是认真,说:“以诺,你变坏了。”

以诺心下一动,终于知道哪些天使、恶魔口中所谓“禁欲系”的血族始祖是何模样。

真是:最怕浪子回头,最怕上蹿下跳的戏精小骗子一本正经耍纯真啊。

两人正笑闹着,方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该隐竖起耳朵便听到夏娃的声音,问:“宝贝,你们在吗?妈妈给你们做了好吃的饮品,快来开门哦。”

作者有话要说: 这首 a thousand years,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听一听哦。在网易云有一个竖琴的视频,名字是:暮光之城原声A Thousand Years竖琴大提琴四重奏 by 云音乐视频酱。

真的很好听了!

*

另外:下一章要反转啦~

第三十一章

该隐耳力很好,因此能清晰听到夏娃讲的话, 他连忙起身, 迈着轻快的步子去给自家母亲开门。

夏娃依然是一身黑衣,冷棕色的卷发自然垂在肩膀,笑得温柔。

她手上正捧着两个高脚杯:一杯蓝色, 一杯血红, 蓝色的那个上面放着一片柠檬, 血红的那杯则放着半颗小草莓。

“谢谢您!”该隐眼睛望着杯口那颗小草莓, 笑出两颗小虎牙。

夏娃踮脚揉揉该隐的头发,朝他眨眨眼:“宝贝,红色这杯是你的,蓝色那杯是给主教大人的,你们不要弄错哦。”

该隐嗅觉灵敏,在接过酒杯的刹那就闻到里杯里淡淡的血腥味,吓得手一抖险些把饮品给撒了。

这么胆大包天的吗?在主教大人面前,公然给他送带血的酒?万一以诺说他也想尝一尝怎么办, 或者要和他喝交杯酒怎么办!

脑洞清奇的小吸血鬼甚至想立刻马上, 就把手里的酒全部喝干。

以诺跟在该隐身后,正听到年轻的女巫说, 那杯蓝色的给他,对着夏娃道了声谢谢,抬手想接过自己的酒。却看到小吸血鬼紧张得咬着下唇,本就苍白的面色这会更白了。

“我,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该隐哆哆嗦嗦开口, 说完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完了,他不小心把脑洞给说出来。

以诺被这一句“喝交杯酒”惊到,好半天都忘了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揽过小吸血鬼的腰,目光落在他手上端着的两个杯子,低低的笑声传进他耳尖:“所以,加文,你打算给我哪一杯?”

一旁的夏娃赶紧捂上眼睛,朝他们直摆手:“你们关起房门,自己开心就好!隐宝,我……先走一步,你们过会儿记得来吃饭。”

然后,就是砰一声巨响,房门被迅速关上,速度之快,甚至在房里掀起一阵风。

该隐:……

他不是那个意思!

刚才真的只是讲顺口了啊!

倒是以诺,一点都没有被嫌弃的自觉,看小吸血鬼迟迟不做反应,凑近他脸颊,细细看着:“莫非,你是想我用嘴来喂你?”

该隐:!

喂喂喂,这个脑洞就过分了!他这个小浪蹄子都不敢这么想,主教大人你的矜持呢,你的高傲呢,你的冷淡呢!都被你吃了吗!

不过……他喜欢!

可惜,无法实行……

该隐心里默默拨着小算盘:下次要和母亲讲,要她准备两杯正常的酒!

以诺不知道小吸血鬼心里在想什么,其实那杯子里淡淡的血腥味,他一早就闻到了,为了不戳穿他先前撒过的小谎,自然不会为难他。

不过,看他那有点泛红的耳尖,还有犹豫的样子,也大概看出来:刚才那一句逗弄,是真的说进了他心里。

真是只,纠结的小吸血鬼。

以诺干脆俯身,缓缓凑近那红色酒杯。

该隐:!

内心:卧槽!他要喝我的那杯了!他竟然玩这么大!不是,他竟然这么玩!怎么办怎么办,要穿帮了,我要不要现在就跪下!

然而,年轻的主教大人再一起身,嘴里却只含了半草莓,徐徐缓缓凑到他面前。

温热的气息打在他鼻尖,嘴唇传来冰凉凉的触感。该隐下意识张了嘴,再一回神,那半颗甜甜的小草莓已经度进了他嘴里。

小吸血鬼嘴巴动了动,像只小仓鼠。一双眼睛享受地微微眯起:“唔……好吃!”

其实他在很多年前就不能吃出草莓的味道了,人类的食物与他而言一直都是垃圾一样,但似乎母亲还记着他喜欢。

母亲觉得他喜欢,主教大人也觉得他喜欢,那他就勉为其难地喜欢喜欢吧。

*

两人端着各自的酒杯,细细缓缓地喝着,期间还有侍从端来作为下午茶的点心。

等到下午茶都用完,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该隐正坐在床上就着以诺的手看书,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察觉到身体里隐隐蒸腾的热气。

不,不只是体内涌起的热气,还有……

下半身难以言表的怪异感。

“以诺……”该隐难耐地在以诺身边蹭蹭,说话时竟然带上微微的喘息,声音里也不可避免地带上软糯感。

该隐身体一僵:他这是怎么了?喝醉了吗……母亲的酒为什么会做这么烈?

然而,不只是他醉了,坐在他身旁的主教大人,呼吸之间也有些粗重。

“以诺,你怎么了?”该隐强忍着身上的不适,抬手拍拍以诺肩膀。这两天对他一直宠溺的主教大人,这次却出乎意料地没有理他。该隐撑着身子坐起,凑近以后才看到以诺额上渗出的汗珠。

“以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该隐急了,抬手摸在他额上:“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我去叫人带你去医院!”就算这里被包围着,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把以诺送到医院里去!

说着,就往外走。

跌跌撞撞跑到门口,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房门都打不开。

他着急地拍门,声音嘶哑:“外面有人吗?以诺不舒服,需要看病!外面有没有人?”

回应他的,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说熟悉,是因为他立刻便听出,那是夏娃的声音。说陌生,却是因为:他从未听到母亲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那声音说:“乖孩子,你不是喜欢主教大人吗?妈妈帮帮你,好不好?”

接着,便听到门外一句又一句的施咒声。该隐原本就瘫软的身子,这会儿更是再也支撑不起,两条小腿彻底失去力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就算再傻也明白了,夏娃在施咒,试图勾起两人欲.念,而刚刚那两杯酒就是施术的引子。

“不,我不想这样,母亲请您停手!”该隐咬紧牙根,语气近乎哀求。

可任他怎么呼喊,外面却只有咒语的吟唱,对他再无半点回应。

耳畔响起艰难的说话声。

“母,亲?”

是以诺。

该隐回身抬头,便看到年轻的主教已经起身,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失了力气的吸血鬼,只能跪在地上,而站在他面前的以诺,看起来则更像一个居高临下的征服者。

“是,是我的母亲……她是我母亲,以诺对不起!我骗了你,对不起!我不叫加文,我叫该隐,她是夏娃……他是我母亲,我是吸血鬼!”

该隐慌乱解释,一串七七八八的话,语无伦次地说着。

作者有话要说: 夏娃:想不到吧:D

注:吸血鬼听力很好,能够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微小声音,移动速度快。设定取自吸血鬼日记,暮光之城。

第三十二章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