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的保姆。”

“你还敢狡辩!你弟弟的血流进大地,土地已经向我开了口!”

——化用《圣经》原文

2. 对于地狱的设定,选自但丁《神曲》

第二十九章

小吸血鬼在外逞了威风,这会儿怂哒哒地趴在昏睡的主教身旁, 手指来回在他后颈摩挲, 手都有些发抖。

等会儿若是以诺醒来没被迷魂,该怎么办呢?

是继续编个谎把这事圆回来?还是直接把身份全盘托出?

啊,令人头秃!

该隐把自己整张脸都埋进以诺胸口, 眉头皱成一个团。

待时钟都走过一圈, 这才心一横, 把自己从以诺身上撕下来, 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

不管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大不了到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先跪下再说!

这样想着,叉开腿坐到以诺身上,双手环住他后背,嘴唇准确找到咬痕处,飞快将里面毒液吸出来。

然而, 混杂着以诺血液的毒液被该隐吸入口腔之后, 一股钻心的灼烧感立刻汹涌而上,冲得他头昏目眩。

是以诺身上与生俱来的圣光之力, 在他毫无知觉的时候,自动发起了攻击。

单单这一口,该隐还能承受。可当该隐准备吸入第二口的时候,便遭到了以诺身体强烈反抗。

浓郁的圣光之力自颈上咬痕溢出,顺着该隐的嘴唇、舌尖窜入他体内。霎时间, 五脏六腑都是锥心的灼烧感。

该隐痛得浅吟出声,嘴下却依旧未有停歇,一下又一下地吸着。一边吮吸,一边抬起颤抖的手在以诺后背轻轻安抚。

“以诺,你放轻松,我是加文,不会害你。”

疼,疼哭了!当初他是脑子进水了才想着给以诺注毒素吧。防御状态下的主教大人也太难攻略了,这是要他小命的节奏啊。

偏偏当时为了迷昏以诺,还把毒素不要钱一样使劲儿往里灌,就怕灌少了制不住他。

现在他只想穿回去,给自己狠狠一巴掌:让你特么做事不动脑子!

内心流下两条海带泪:自己作的死,跪着都要吸完!

呜,幸好他业务熟练,不然怕是要死在主教大人身上了。

*

等到以诺后颈的毒素基本清理完毕,该隐也终于体力不支,趴在以诺胸口和他一起倒在了床上。因为长时间遭受光明力的侵蚀,他痛得额上满是汗珠。

在剧痛的折磨下,他甚至没察觉到身下这人微小的动作。

先是手指,再是胳膊,最后才是缓缓睁开的眼睛。

以诺刚才在睡梦中便感觉到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让他喘不过气。一觉睡醒,才发觉自己喜提一只趴在胸口直喘气的小吸血鬼。

他刚失血很多,光明力也是流失大半,这会儿身子还在虚脱,但还是把怀里小吸血鬼半抱着坐起身。

“加文,又投怀送抱呢?”

他揉揉小吸血鬼的脑袋,眼底还泛着浅浅的笑意。

该隐一手抵住他肩膀,撑起自己,一双乌黑的眼睛眨巴眨巴,嘴唇抿了几次,却在开口的瞬间泛起一阵恶心。

他一把推开刚苏醒的以诺,起身就往洗漱台跑。

本以为是喝太多巫师的血造成的消化不良,可一口血呕出来,才发现是淡得几乎变成粉色的血液。

那血液里流淌着的,尽是浅金圣光。

接着,一口又一口,内脏的血液混着圣光,被一点点呕出,几乎要把五脏六五都吐出来才甘心。

呜,难受……圣光之力不好吃,他以后再也不随便吞东西了。

好后悔。

好不容易吐的差不多,肚子里头空空的,也没有了异物感。该隐才打开水龙头,把那满是圣光之力的血冲下去。

再一抬头,就看到镜子里映出的,站在自己身后的以诺。

没来得及回身,便忽然被半抱着转过身去,正正和他面对着。

“以,以诺?”

他没想到以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声音很弱,还有些结巴,听进年轻的主教大人耳朵里,软绵绵的,像只刚出生的小羊羔。

以诺双手箍着他的腰,都能察觉他发抖到几乎站不稳的双腿。毫不怀疑,若不是被抱着,这人怕是要跌下洗手台。

白色灯光下的小吸血鬼鼻头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珠,眼睛湿漉漉的,显然是刚才吐的时候哭过。

像是被狠狠欺负过一样。

拇指轻轻擦过这人唇角残留的一滴血,指尖又缓缓向上,摩挲在他粉嫩的唇瓣,再慢慢深入,蹭过四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记得,小吸血鬼在紧张的时候,最喜欢用上面那两颗抵着下唇,每次都把嘴唇抵出两道暗红的印子。

再往里,是他软软的舌。

“以诺?”该隐忽然被这人拇指来回摩挲着唇瓣,最后竟然深入口腔,轻轻勾动,心跳忍不住骤然加速。

他看不出以诺的悲喜,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气还是怎样。

如果他在生气,会不会突然捏住他舌头给叉出去?

被自己脑洞吓到,该隐整个人一激灵,双齿不由自主扣动,那两颗小尖牙碰在以诺手指,浅浅的血腥味就传进了口腔。

“嘶,再咬我,可就惩罚你了。”

该隐啊了一声,连忙用舌头帮他在伤口处舔舔,弱弱地说:“我,我可以帮你消毒……”

舌尖扫过拇指破皮处,痒痒的。以诺眸色暗了暗,将手指抽出,托起青年下颌,对着那双水润润的嘴唇便吻了下去。

突然被吻上的该隐还懵着,一双眼睛撑得大大的,还是被以诺提醒了闭眼”,才乖乖闭上眼睛。

小吸血鬼唇瓣微张着,一副任君采撷的样。长长的睫毛颤巍巍的,真是……该死的诱人。

以诺双唇将小吸血鬼包裹着,缓缓舔舐、吮吸,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珍馐,一下下,一点点,拆吃、入腹。

直把小吸血鬼弄的气息都开始不稳,才缓缓推移,蹭过守在关口的小虎牙,直直勾上里面的柔软的舌苔。

这一吻,深长而缠绵。

吻毕,小吸血鬼已经整个软在他胸口,只剩下小心翼翼的喘息。

怀里的人不动,以诺就这样抱着,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大概是昏睡前的那一句“对不起”,他说的太卖力,而为他吸毒液时,又太过破釜沉舟。被圣光之力折磨地那样可怜,说起话来又那么温和绵软,才忽然在心底涌起了那股如烈火燎原般的冲动。

作者有话要说: 嘤,今天的大天使殿下,是温柔柔的殿下!

今天的隐宝,是善良、柔软又无畏的隐宝哦!快让麻麻抱抱!

第三十章

该隐趴在以诺怀里,两只胳膊连抱着他后背的力气都没了。心里全是小算盘得逞的欣喜, 身上却难受得感觉自己要死掉了。

“以诺, 我肚子不舒服。”

下一秒就被横抱起来,脑袋也顺势撞进稳稳跳动着的胸口。

以诺双手横抱着全身瘫软的小吸血鬼,轻手轻脚地放到床上, 也跟着他躺下来, 掌心顺着衣衫摊入, 摸在他的小肚皮。

温热的手掌在他肚子上来回摩挲着, 细滑的皮肤像是新制的绸缎,以诺揉着揉着就把胳膊伸到该隐颈下,把人拉进了自己怀里。

该隐这会儿稍稍恢复了些体力,苍白的面色也有缓和,抬手把胳膊搭在以诺腰上,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这样,好像怀了你的孩子啊……”说着,还自己演上了:“以诺, 怎么办, 我怀了你的崽崽……你别不要他,他会很乖的, 真的!不信你摸……”

说着,握上以诺放在他腹部的手缓缓下移,用低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以诺……你摸摸?我们的孩子。”

以诺都要被他气笑了,这只爱骗人的小戏精!明明虚弱得话都说不清楚,还在他面前演戏呢。

他翻身便压上一直乱动的人, 手指随着小腹一点点下探,“老实点。”

原本是想吓吓他,谁知这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吸血鬼,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在他稍稍探到下裤边缘的时候,和炮仗似的突然往上一窜。以诺手上触感忽然一变,当即黑了脸。

这只,胆大包天的,吸血鬼!

于是,向来成熟稳重的主教大人,连忙把手抽出来,起身抱紧虚弱的小吸血鬼翻过身去,让他趴自己腿上。毫不犹豫地脱了他裤子,抬起巴掌就啪啪打在他屁股上。

“无法无天了,嗯?”

先前咬他后颈把他迷魂的事还没算账,现在就敢在他面前乱蹦跶了?是谁给他的勇气!

该隐大概是累得狠了,被打的时候,起初还一直夸张地叫,后来便渐渐没了声。

以诺还以为他被打出什么问题,手忙脚乱地把人翻过来面相自己,却看到面色苍白的小吸血鬼已经闭了眼,呼吸均匀。那圆润漂亮的嘴唇砸吧砸吧,也不知道是梦到什么好吃的。

也是哭笑不得:都难受成这样了,还想着吃呢。

以诺把人半抱着,和他一起躺下,盖上被子。将人揽进自己怀里,喃喃一声“勾人的小骗子”,一同睡了过去。

*

因为巫族逼宫事件还没完全结束,该隐和以诺原定的立刻回家的计划没能实现,这些天只能一直住在集权中心。

夏娃每日忙到焦头烂额,一直同顶级巫师们关在会议厅商量对策。该隐递过很多次话,让夏娃只要有需要帮忙的就告诉他,但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没关系,不用了,妈妈处理得好”这之类的话。

时间久了,该隐也就没再说什么,每天和以诺在房里看看书,弹弹琴。

这几天与世隔绝的日子,竟过得比几万年的时光都来的舒服。

该隐也是第一次知道,绅士俊气的主教大人,竟然还会弹竖琴。

等身高的竖琴被推进房间,坐在琴凳上的主教,身上穿着纯白的礼服,阳光撒了一地。骨节分明的指尖波动第一个琴弦时,空灵的声音跳跃而出,仿佛听到山川融化、草木于大地奋力生长的声音。

A thousand years,是电影暮光之城的曲子。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