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身为鸟兽鱼虫之母的夏娃立刻听懂了他的话,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地一笑:“抱歉抱歉!”

胖胖小小的蝙蝠,在被放开的瞬间便恢复了成年男子样貌,退开两步朝少女行礼:“母亲。”而后接过夏娃的手,低头吻在她手背,笑容里带着欢欣:“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这几天,他们母子俩虽然也有回见、聊天,但也基本都是在晚上。毕竟夏娃白天太忙了,要处理太多事物。

而且,夏娃有透露过,最近巫师内部三大支系闹得厉害,甚至有一旁支正在使用黑魔法壮大自身势力,企图造反。

这让夏娃和她的下属们焦头烂额,白日里根本无暇分身和该隐团聚,连同说好的请以诺过来,也是一拖再拖。

此时,身穿黑色巫师袍的少女,站在阳光下,笑着朝他眨眼:“前几天我照你说的,给那位主教大人递了话,说你在我这里暂住几天。他似乎不太相信我的人,对你很是担心。今天硬闯巫师集权中心,险些破了整座宫殿的巫术,幸好被我拦下领进来!不然,整个中心都要暴露了。”

说着,拉起该隐的手就往外走。

该隐都来不及和自家母亲串台词,就直接被拖了出去。

一边被拖着还一边听夏娃碎碎念,比如:“你快一点儿,别让人家久等了”。

或者:“这么久没见,宝贝你都不想他吗?你应该早就冲过去扑住他才对呀!”

最后,自己独自演完整场戏的夏娃,忍无可忍以及恨铁不成钢地点点该隐胸口:“真是一点儿都不像我,和你父亲一样木讷!”

莫名其妙躺了很多枪,带了无数顶奇奇怪怪帽子的该隐:……

这都哪跟哪啊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这戏精的性格似乎,和母亲很相似呢【笑容逐渐消失. jpg

*

在夏娃单方面的唠叨下,两人终于来到宫殿前厅。

少女一样跳脱的人,看着眼前端坐的主教满是欢喜,三两步便牵着该隐的手来到以诺面前。

“圣座殿下,您好!”

说完,又朝该隐眨眨眼,两指在暗地里捏捏他的手心,用唇语悄悄说:“很帅。”

该隐被说得小脸一红,又碍于尊卑,不敢和自己母亲说什么,急得直想跺脚。他该怎么和以诺解释自己和巫师厮混到一起的事实?母亲会不会把他吸血鬼的身份捅出去?

啊,令人头秃!

然而,相互挤眉弄眼的母子二人,谁都没有发觉: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的主教大人,手指已经捏成了拳,一双暗沉的眸子死死盯着这二人紧握的手,一直没有偏移。

与此同时,以诺也看到了那两人之间的小动作。

年轻的主教,顿时怒火攻心:该死的!他思前想后,又调查了许久,查了很多资料才敢只身前往这危机四伏的巫师窝点,就怕小吸血鬼受了什么委屈!

结果呢?根本就没有什么委屈之说,人家明明谈情说爱你侬我侬,正乐不思蜀!

明明前几天还在他面前那么可爱,揪着他衣服朝他撒娇,还亲吻过他!

今天就敢和小姑娘调情了!

高傲的主教大人坚定不移地认为,该给这只小蝙蝠一点教训了!让他知道,什么人是能惹的,什么人是惹过之后又胆敢放手,就要被打断腿的!

而以诺对面,专注于眉目传情的两人,忽然就觉得周围似乎冷了几分。双双转头,正对上主教大人阴沉的脸,还有那幽深而阴翳的眼神。

小吸血鬼吓得一抖,顺着以诺目光看去,始才发觉自己和母亲仍旧牵着的手。

槽……!

翻车了!

他母亲还没讲话,就特么已经翻车了!

他怎么给忘了,自家母亲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位青春靓丽高颜值的少女啊!

该隐连忙甩开自家母亲的手,怯生生舔舔嘴唇,抬步走到暴怒的主教面前,小心翼翼地勾起他衣袖:“以诺,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讲……”

不管怎样,先哄了再说!。

然而那一句话还没讲完,就被以诺死死抓住手腕,分毫都动弹不得。

“看来这几日你过的不错,我亲爱的加文。”

他声音压得很低,语气里满是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QAQ【弱小可怜无助.jpg

第二十五章

以诺这句话是紧贴着该隐耳朵说的,温热的气息裹挟着危险的语气,打在他薄薄的皮肤。

小吸血鬼忍不住动动耳朵,脑袋也跟着偏了偏。

唔,有点痒痒的,让他忍不住想乱动。可是胳膊又被牢牢握着,只能小幅度扭扭身子。

然而,才动一下,就连腰都被箍住了。

男人温热的掌心透过并不厚重的衣物,一层层在肌肤晕染开来,该隐半边身子都被摸软了。

可他又不敢公然蹭到以诺身上,只能努力撑着身子,站得更加笔直。

“以诺,我没有乐不思蜀……”该隐抿抿嘴唇,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委屈。

虽然他在这里待的确实还蛮舒服的,可他也有一直思考以诺的事啊,哪里就乐不思蜀了。

他脑袋里思的明明只有眼前这个人。

夏娃看这两人恨不得贴在一起,笑弯了眼。她和该隐容貌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笑得时候都喜欢弯成月牙的形状,眸子里亮晶晶的,像是镀了光。

“宝贝,不给我们互相介绍一下吗?”说着,撩一把冷棕色的卷发,朝着该隐眨眼。

这声宝贝叫得该隐想下跪。

眼看身旁的主教脸色越来越黑,他连忙开口解释:“不是!”说完又觉得自己太大声,赶紧住了嘴,努力挺直腰板。分明站得笔直,又悄悄拿小指轻轻勾着以诺的衣袖。

“咳,那我介绍一下,以诺,这是我的……”讲到一半,又卡住了。

他应该说什么呢?说这是他母亲吗?

扶额。

这踏马谁会信?除非以诺是傻子。

一心等着解释的主教大人,那双眼睛从明亮到阴沉也就一瞬间的事儿。原本还算温和的面部表情,在该隐卡壳以后也渐渐开裂,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眼前凝神思索的青年。

就眼前这景象,怎么看都像是某人脚踩两只船吧。

以诺深呼吸:不,他觉得自己才没有生气,他只想看看这只吸血鬼准备怎么给自己洗,而已!

而大型翻车现场的该隐则在电光火石间,灵光乍现,把剩下那半句话接上了:“她是我妹妹!”

谁知,以诺一声冷哼,脸色比刚才更难看。

“你家的兄弟姐妹真多。”

该隐:……

哦对,当初还说伊凡是他弟弟来着……

小吸血鬼紧张地舔舔自己那两颗小尖牙: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可能是要连环翻车。

不,不能怂!

要是真东窗事发,他就!嗯……以最酷炫的姿势跪下:D

而另一边,莫名其妙就成了妹妹的夏娃,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硬着头皮跟他演:“对,他是我哥哥!我们兄妹刚刚相见……”然后,一把拽住该隐胳膊,使劲儿憋眼泪:“自从几十年前……咳,十几年前,一别就再也没有见过。本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到哥哥你,却没想到能在佛罗伦萨遇见,上帝仁慈……哈利路亚。”

该隐:……

忍不住想给自家母亲点赞,姜还是老的辣。

演技满分,除了有点儿做作,没有任何漏洞!全世界都欠他们母子俩一个奥斯卡。

*

最后,这场令人闻风丧胆的三族首领会晤,在该隐和夏娃两人的合力表演里落下帷幕。

该隐拉着脸色没有任何缓和的以诺回了自己屋。

进入自己奢华的宫殿,已近黄昏。橙黄的阳光自窗帘穿出,正正落在床头旁边的……冰箱。

而那透明的冰箱里,是整整齐齐摆放着的血包。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隐隐有些透明。

该隐吓得一哆嗦,脑袋里明明白白只剩俩字:完蛋。

以诺揪住从一进门那双眼睛就到处乱瞟的小吸血鬼,狠狠抵在了门后。

他双手死死扣着该隐,单腿挤进那人双腿之间,只要微微一动,便能蹭到小吸血鬼腿根。

该隐没想到这突然的变化,后背抵上门框的刹那还有些懵,浅浅的呻吟溢出声:“疼……”

小吸血鬼委屈地抬头,泛起水雾的眸子里都是控诉。

仰头的刹那,额头险些碰上那人柔软的嘴唇。该隐神色一顿,苍白的脸蛋也渐渐泛起了红。

“妹妹?你要骗我几回,加文?”以诺微微屈身,说话时那双幽深的眸子像是要透过青年眼睛望尽一切。

这个小骗子!再不教训能把天都反了,主教大人觉得自己早晚被气死!

心里窝着一团火,脑袋里来回两种声音交织着,让他越来越烦躁。

一个声音理智镇定,说:看他蹦跶呗,反正是免费的戏,你还赚了!为了个吸血鬼生气?啧,不值得。

另一个声音暴跳如雷,说:他怎么能这样?名字是假的,身份是假的,连见个姑娘都扯谎!说不定什么都是装的,连接吻都是假的!亲他,打他,惩罚他!

越烦躁,手下就越没轻重,连与生俱来的圣光之力都控制不住地丝丝溢出。

直到圈在怀里的小吸血鬼都开始发抖,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敛了圣光之力把人松开。

该隐没想到,只是一个妹妹会让以诺这么大反应。稀薄的圣光之力在周身浅浅萦绕,呼吸之间有种窒息的渴求感。

渴求的,是以诺的味道。他嗅觉灵敏,越是贪求越想要,可身体却又本能排斥。

直到这圣光之力被悉数收回,该隐才隐隐松了口气,上前一步,环上他的腰。

“以诺,对不起。她不是妹妹,但是比妹妹更亲密的人……”

说到比妹妹更亲密,明显察觉到以诺身体一僵。

小吸血鬼抬头,目光里是浅浅的欣喜,他踮脚轻轻吻上年轻主教的下颌,动作乖顺:“以诺,你这样介意,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吃醋?”

说着,双手攀上他脖颈,脚尖踮起,这次吻上他唇角、唇瓣。

舌尖扫过他柔软的唇峰,带着软绵绵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以·柳下惠·正人君子·无欲无求·诺:……这样,还要忍吗?

第二十六章

这是以诺第一次被人这样亲,柔柔软软又小心翼翼,碰触他的舌尖都在抖,却像个一往无前的勇士。

这种突然的示好,在以诺心里是绝对不能信的。

可这人闭着的双眼,轻颤的睫毛,和温润轻颤的舌尖,都像是打在他心尖上。

年轻的主教闭了眼。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