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同人]始祖是只小可爱——盖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始祖大人,这是巫师尊主炼制的锁链,全盛时期的您还可一搏,但现在还是别白费力气了。”那巫师忽然说。

该隐怒极反笑,这会儿也不急着反抗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望着面前的巫师,说话依然傲得很:“巫师集权中心,就这么请人做客?那我真是长见识了。”

都给人五花大绑上了,也好意思说请?当他没智商吗!

心里翻上两个白眼,一个送给这群人面兽心的傻逼巫师,一个送给自己被巫师们时不时就扼住的喉咙。

等着的,早晚他要带着自家吸血鬼小崽子们冲进这群巫师大本营,踹翻他们的咒术台!一个个的,给他们脸了是不,全往他脑袋上踩!

*

该隐是被正大光明带进巫师集权中心的,而且是全身被锁链绑着,走在大马路上。

可他和巫师却好似透明人一般,街上行人依旧匆匆。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发现他们的存在。

说起来,刚才的巷子里,这位巫师也是突然冲出来的,就好像划破另外一个次元一般,给空间撕开一道口子。

该隐甚至还看到被人群和军士簇拥着,前往圣母白花教堂的以诺。那人身上穿着独属于主教的红衣长袍,颈间的十字架在阳光下更显光彩照人。莺茶色的头发散在肩头,一顶金色官帽压在头顶,高贵典雅。

人群中,该隐一眼便看到了太阳一样的他,可他却没看见被捆绑着的该隐。

“听闻你最近与主教走得近。”那巫师忽然顿了脚步,明明身体虚的不行,讲一句话都要喘三口气,还非要凑到该隐耳边添恶心,“你猜,他能看见你吗?”

该隐整个人都要炸了!几乎咬碎一口堪比金刚钻的小尖牙,趁着巫师离得近,一把揪过他的腰。

大红的指甲刹那间伸长,把这人衣服拦腰撕开。收手的时候,阴郁的巫师露出精瘦的腰腹,被抓伤的地方还汩汩地渗着血。

“没那个实力,就别学别人在我耳边贱兮兮地瞎哔哔。”

噫,臭傻逼!剪了利爪的老虎还有牙呢,真以为捆个链子就能制住他了?

然而,该隐没能得意太久,眼看身上锁链要被挣开,身边街道突然变换了形状。整个空间都开始扭曲。行人一个接一个消失,巨大的圣母百花大教堂,那纯白的颜色也逐渐转黑,阳光普照的天空越来越暗,最终连最后一缕光亮都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忽而亮起的烛火。

红头发的巫师,使出最后力气扭转了空间。

在力气耗尽之际,口中还念念有词地吟着咒术。

这是一座巨大的宫殿,规模堪比罗马斗兽场的那处的地下城,尽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走廊都让人心生畏惧。

身上锁链随着施咒人气力一点点消散,也跟着慢慢淡化。不过片刻功夫,该隐便完全脱离了束缚。

身旁忽然涌出大披身穿黑袍的巫师,手上拿着权杖,纷纷快步站定在甬路两边。

通明的灯火再一次拔高,整个宫殿在烛火映照下越发金碧辉煌。

该隐深知目前走不了,干脆拍拍身上衣服,双手交叠放在面前。眼睛望着被人群簇拥着,急步走来的女巫,笑容得体:“血族与巫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回巫族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谁知,为首的那位手执权杖的女巫,在距离他十几米处,忽然抬手往自己头上一拽,摘下黑色兜帽,整张脸曝露在所有人面前。

那是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

她有着冷棕色的卷发,额前的刘海编成细细的麻花。明明是整个巫族的王,年纪比高深莫测的卡莉小姐还要大不知多少,看起来却像位双十年华的少女。

此刻,少女脸上满是惊喜,琥珀一样的眼睛里,泛着浅浅的光,那光里氤氲的,满是水汽。

“该隐,我的孩子!”她张开双臂,满是期许地望着该隐——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了几岁的人。

在看到少女容颜的刹那,该隐整个人都是愣住的。直到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这才动了动僵直的身子,开口满是不确定。

“母亲?”

作者有话要说: 该隐的母亲是谁呢!答对发红包~(我觉得这是送分题)

第二十三章

该隐坐在偌大的宫殿,看着眼前年轻的少女,到现在都没缓过神。

他的母亲,亚当的妻子:夏娃。在他被上帝流放之后,便因着神谕的缘故,再也没有和他见过面。该隐知道,母亲和父亲在先后失去两个孩子之后,又诞下一子,名叫赛特。

新生儿的喜悦冲走了过去的丧子之痛。而那时候,该隐却独自流浪在幼发拉底河畔,望着河那边的篝火和欢欣。一条河流,隔开两个世界。

后来,他听闻,父亲和母亲又先后诞下很多孩子,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还建造了宏伟的城池。有上帝身边的天使下凡与他们结合,诞下许多半人半神,人间愈发热闹。

而该隐,则彻底成了被遗忘的人。说是被遗忘也不算准确,更多的是被憎恶吧。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也一直以为着母亲已然去世。却没想到,竟会在佛罗伦萨的宫殿里与她相遇。她真的,如他记忆中一般无二:她的容貌丝毫无损,甚至肌肤更加娇嫩,面色也更加红润,整个人都焕发着生机。

“孩子,许久未见,妈妈很想你。”夏娃说着,声音带着哽咽,那双与该隐相似的眼睛里溢出一颗颗泪珠:“我曾想划着小船去你那处看看,为你添些衣裳和吃食,却被你父亲拼死阻拦。”

“我当初,受撒旦蛊惑,自己偷吃善恶果实,还分享给你父亲,已是惹了上帝滔天怒火。倘若再违背神的旨意,我遭受何种苦难都无甚可说,只怕更连累你也遭受惩罚……”

她声音细细软软的,听在耳朵里,像是潺潺的流水,带着对天地万物的包容。

她是上帝亲点的,伊甸园鸟兽鱼虫之母,那与生俱来的贵气,是后世人们再怎么努力都学不来的。

可该隐却只是凝神听着,一双冷傲的眼睛里毫无波动。

他不知道这个已经故去如此之久的母亲,是因何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太匪夷所思。

况且,不谈方才巫师对他有多无礼,他血族的人突然死在佛罗伦萨,恐怕也是这些巫师干的。他就算是个傻子,也不能蠢到这么大个坑都看不到吧。这些人是当他眼瘸,还是脑子里头缺零件?

啧,公然藐视别人智商什么的,最讨厌了!

该隐心情不好地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褶子,眼里满是不耐烦:“拿我故去的母亲来糊弄我?你们是把我当傻子耍呢。”

心里翻个大白眼:这位女同志,麻烦收敛一下演技可以么!演得再好,剧本不对那也是瞎忙活。

可眼前少女听到这句话后,连脸上的眼泪都忘了擦,一脸惊诧地看着他。

“隐宝,你不相信妈妈是真的吗?”

这样说着,哭得更凶了。她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扑到该隐身上,抽抽噎噎地说:“妈妈是真的,隐宝,你不要这样……妈妈没有死,我还活着……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站在你身后。乖,别怕,我的孩子……”

该隐其实高出她半头,她要努力踮起脚才能够到。可她却毫不在意,费力地抚摸着,安慰他。

就在那双手碰触该隐发梢的一刻,他心里忽得一沉,胸口也闷闷的。

脑海中忽然涌入大量信息,夏娃在给他灌输视频一样的前段。

都是他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那时他个头才到母亲肩膀,和母亲一同靠坐在老树下望着天上的星星。

隐宝这个称呼,也是母亲在他伤心难过时会叫的。母亲声音很温柔,像是带着治愈效果一般。只要窝在她怀里,听她叫自己一声“隐宝”,再大的烦恼和难过都没有了。

“母亲,那些星星是天使变的吗?他们好漂亮啊。”

“星辰环绕,是神的旨意。天使都居住在天堂,和神在一起,我们看不到的。”

“那母亲,我们能上天堂吗?天堂是不是特别漂亮?父亲说,天堂的伊甸园里,有缀满宝石的河,树上都结满好吃的浆果。”

“我们呀,我们上不了天堂的。神将我们从天堂赶出来,要日日在土地上劳作耕种,土地才会赐予我们食物。”

……

回忆像是一个走马灯,那些早已被遗忘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晰。

该隐被母亲抱着,脑海中尽是那些温馨的过去。

“隐宝,这些都还记得吗?妈妈都记得,不会骗你。乖孩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怕妈妈是假的,又抛下你一个人对不对?”夏娃温柔的声音把该隐从回忆中唤醒,“不会了,你不会再被丢下了,上帝也好,魔鬼也好,都没办法把我们母子再分开!”

该隐望着母亲经年未变的容颜,那双无处安放的手,终于缓缓揪上她披在身上的衣袍。开口的刹那,声音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母亲。”他说。

夏娃紧紧抱着他,用力点头。

“隐宝,这些年,妈妈一直被困在佛罗伦萨。这城市四周都是禁止我出入的咒术,若非你此次前来,我们母子恐怕依旧迟迟无法见面。”

她松开该隐,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的孩子,手指摸上他脸颊:“孩子,你一个人在这世上,受苦了……听说你的族人死在了城市边境?是妈妈不好,护不住你的族群。”

该隐摇头:“母亲无需担心,这些我自会处理。我长大了,到了护着母亲的时候。”

听到这句,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夏娃,唇角露出喜悦的笑。

她眼睛一转,忽得就转了画风,拉起该隐的手,带他坐回椅子上,开口便问:“妈妈听说你和梵蒂冈的主教走得很近?你们是好朋友吗,还是有别的什么?你别瞒着妈妈,整个佛罗伦萨我的眼线可多着。”

忽然就被问到正处于追求期的暧昧对象,该隐脸刷得红了。

连忙把手抽出来:“母亲,您怎么突然问这些?就……就是普通朋友……”

该隐听夏娃讲这话,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态度。

该不会,母子俩词一见面就要掺和他的个人问题吧?比如,光暗殊途什么的……这就棘手了。

该隐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说出话来都开始结巴:“母,母亲,以诺很好,您……您别担心。他不会伤我,对我也没有威胁。我们现在就是普通朋友,不是您想的那样,真的!”

这也不算扯谎,毕竟他和以诺之间乱七八糟的,到现在都没整明白。他不知道以诺心里怎么想的,哪敢对着自家母亲乱说。况且,以诺不知道他是吸血鬼,他自己也不是真心要和以诺好。总之,乱的很!

可夏娃不懂啊。

她拍拍该隐的手,笑得温和:“要不,等明天妈妈把以诺请到巫师集权中心来吧?让妈妈也为你把把关!”

作者有话要说: 对的,该隐的妈妈就是夏娃啦~~

我们隐宝是夏娃和亚当的第一个孩子呢!

以诺:他叫隐宝吗?get了。

该隐:我不是,你别瞎叫!

第二十四章

偌大的宫殿里,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来回飘荡着。温和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悄悄散落在地,宫殿正中的白色大床上,被子整齐叠着。

一只小蝙蝠倒挂在床头的枯木枝上,仔细看去,还能看到小蝙蝠毛茸茸的小肚皮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

床边的不远处,是个透明的冰箱,一排排的血包在里面摆放整齐。

巫师集权中心建在佛罗伦萨偏远的内郊,宫殿占地接近一百万平方米,大小相当于一个凡尔赛宫。听夏娃说,整座宫殿都施了咒术,普通人无法看到。而这座城市的超自然生物也需要在巫师的带领下,才能找到进来的路。

该隐一边被太阳晒着一边想:有巫术果然好,不至于和他似的,只能把宫殿建在地下。终年见不到阳光,所有房间都看起来阴森森的。

也不知是不是和以诺接触太多的缘故,最后他似乎对阳光没那么厌恶了,甚至隐隐还有些喜欢。

啊,这真的是夭寿了……

小蝙蝠扇扇翅膀,又蹭蹭自己被阳光晒暖的脑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门外传来轻快的脚步声,还有人在小声讲着话。

小蝙蝠耳朵动了动,随后直直竖起,悄悄移了位置,正朝向声源的方向。

正努力听着,那讲话声却忽得消失,只剩下越来越近的脚步。那带着独特韵律的步伐,该隐瞬间便判断出:是夏娃。

果不其然,接下来门便被敲响了:“亲爱的宝贝,你在房里吗?妈妈要进来了哦!”

然后,也不等该隐回话,来人便径自推门进了房。

看到里面没人,夏娃神色还有些愣怔,小声喃喃自语:“诶,不在吗?可是气息还在的。应该是在的啊,为什么看不到……”

漂亮的少女,这边看看,那里瞧瞧,顺着气息的方向慢慢移到床头。

看到小蝙蝠的刹那便将他一整只给提起来,戳戳他的小肚皮,眼里隐隐透着不悦:“宝贝,都下午四点了,你为什么还在睡?再睡太阳要落山了!”

该隐连忙扑闪着翅膀,露出细细的小尖牙,叽叽哇哇地叫。

“啾啾啾!”母亲,不要捏了,好疼!

“啾,啾啾!”您捏着我翅膀,我变不回人的!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AO3同人文

[全职高手同人]山有木兮——独慕修

2020-9-2 15:58: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