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同人]山海开发商——西西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说起来,白泽闹别扭不外乎是因为被敖摩旸说胖,其实,只要敖摩旸也把体检仪踩坏,让敖摩旸知道自己跟白泽其实是一样的……

停停停!

夏云霄在内心谴责自己,怎么可以对小乖乖这么不友善?

伤害这样可爱的小天使,他还是人吗?!

他立刻将这个想法压到心底,琢磨起别的办法。

夏云霄没想让敖摩旸上称,偏偏小家伙这会儿对自己的体重好奇得很,甚至主动找到夏云霄,表示自己也要测体重。

理所应当的,手环扫描之后,提示的也是“系统错误”。

夏云霄一看见这提示,就知道敖摩旸跟白泽果真是一样的了,他倒不会昨天那般蠢,而是直接说:“你是神龙,手环测不出你的体重。”

他心想敖摩旸应该会放弃吧。

但小家伙哪里是这么容易放弃的龙,手环测不出,不还有体检仪吗?

于是他眨巴着大眼睛,问:“能不能再买一台体检仪鸭?”

夏云霄瞬间警铃大作。

如今公司里已经有一只绝食的神兽了,他可不想再增加一条绝食的神龙!

他特别诚恳地解释:“白泽大神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凡间界的设备测不出你们的体重,手环是这样,体检仪也是这样。”

说完这话,他拍了拍敖摩旸的小肩膀,去了地里。

本以为敖摩旸会就这么算了,没想到等他从外面扯了小葱回来,看见敖摩旸和米迦勒正在厨房里,他们面前,还摆着一台不晓得从哪儿弄来的体检仪!

更要命的是,此刻敖摩旸已经抬起了一只脚,准备踩上去!

夏云霄吓得魂飞魄散,百米冲刺跑进厨房,但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敖摩旸已经站上去了!

咔擦!

体检仪碎裂。

敖摩旸盯着残骸,没吱声。

夏云霄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因为受不了刺激哭出来。

他这边正绞尽脑汁地思考该如何安慰受伤的小龙崽,下一秒,便听见敖摩旸声音轻快地说:“原来体检仪真的测不出我们的体重鸭。”

然后,小龙崽弯腰把残骸捡起来,放进垃圾桶,跟夏云霄笑眯眯地打了招呼,出去继续摆摊。

半点儿都没有受到打击的样子。

夏云霄泪目。

多么让人省心的一条龙啊。

敖摩旸和米迦勒离开了厨房。

夏云霄心想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白泽,至少得让他知道,踩坏体检仪不是因为胖。但后来紧跟着来了好多外国游客,他忙得不可开交,这事儿也就暂且搁置了。

在这些外国游客中,有一名年轻男士格外不同。

其他人都是短袖、短裤加凉鞋,他居然穿着一整套西装,从上到下捂得严严实实,哪怕刚进入庄园的时候脸上的汗水都汇成小溪了,也没把外套脱掉。

仔细观察,身上还隐约可见白光。

白光象征什么?

只可惜大神还在生气,不然可以问问他。

他心里这么想着,脑海中忽然出现白泽的声音,【白光是圣光,他是神父。】

大神?!

夏云霄立刻惊喜地往旁边看。

白泽不知何时出现了,正蹲在八仙桌正中间,如此看起来,身形尤其敦实。

夏云霄立刻将敖摩旸踩坏体检仪的事情告诉白泽,并强调,踩坏体检仪绝对不是因为胖,而是因为神兽和凡人不一样!

白泽耳朵动了动。

下午敖摩旸称体重的事他都知道,也早就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台阶下。

直到方才来了一名神父,他才有了出现的理由。

不过,他显然不可能轻易原谅夏云霄,这个人可伤了他堂堂神兽的颜面。

他貌似平静地坐着,头颅微微扬起,眼睛看向一边,挺自尊的模样,【今天中午的全鱼宴……】

夏云霄意会,赶紧承诺:【晚上继续!您还可以点菜,想吃什么我做什么!包您吃个够!】

【不要跟应龙一起。】

【行,给您开小灶!】

【每天都这样?】

【每天都这样!】

不平等条约达成,猫儿眼这才愉快地看过来,【还记得主播詹姆拍摄的视频被清除这件事情吗?】

【记得。】

【这个神父或许跟视频被删除有些联系。】

白泽的猜测没有错。

年轻男士名叫艾布纳,来自米国。

此番前来,是因为山海庄园疑似出现恶魔和神迹,教会安排他来一探究竟。

他只是个没资历且有几分木讷的新人,将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办,其实就意味着教会对所谓的“山海庄园神迹”已经有了初步判断。

他们认为,恶魔出现是有可能的,但神迹绝不可能出现在以道佛二教为主的华国。

之所以还派他来,不过是为了走过场,也为了支开这个不讨喜的新人。

然而艾布纳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甚至还备受感动,并发誓,绝不辜负教会的厚望,务必将事情原委调查清楚!

知道艾布纳的身份和目的后,夏云霄对他就没多少兴趣了,好声好气地跟白泽商量晚上的菜单。

艾布纳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跟其他旅客一样排队登记住宿信息。

负责登记住宿的是大恶魔阿普修和他的一名手下。

轮到艾布纳的时候,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两恶魔生理性排斥。

这是神职人员,很弱。

教会派来的?

也太小看他们了!

就凭这厮,能奈他们何?!

恶魔的面相本就凶恶,眉头一皱,更凶恶了。

艾布纳只当他们是服务态度不好,并不介意。

信息登记完毕,阿普修嫌弃地将帐篷包推到他脚边。

艾布纳拎起帐篷,没急着离开,倒开始跟阿普修做起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艾布纳,你呢?”

Whta???

阿普修给了他一大白眼。

神职人员驱魔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知道恶魔的名字。

所以这厮当他是傻子?

他会自报家门?

阿普修无视他,喊道:“下一位。”

后面的人就把艾布纳挤开了。

艾布纳好脾气地拎着帐篷包去了绿道,选择了距离后门最近的一块空地,撑好帐篷。

再从行李箱内取出一张折叠小桌子,将《圣经》端端正正地放在桌子上,跪下,虔诚地画出圣十字号,亲吻了挂在胸前的十字架,然后将十字架小心地收到衣服里。

又给教会的人发去信息,报告自己已经抵达目的地。

对方大概是太忙了,没有回复。

他想了想,补充说:【请放心,我一定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对方依然没有回复。

之后,艾布纳就一直静静地面朝后门坐着——从他得到的视频资料来看,后门就是恶魔和神迹出现的地点。

晚上,待绝大多数游客吃好离开,艾布纳才起身走进大厅。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大厅里只剩下零星的客人,阿普修和他的恶魔搭档也在吃饭。

艾布纳打了饭菜,径直走到阿普修旁边坐下。

两恶魔齐齐一怔。

阿普修用手肘捅了一下搭档。

搭档看他。

阿普修说:“过去点。”

搭档换了条凳子,阿普修坐到搭档之前的位置,艾布纳则坐到了阿普修之前的位置。

阿普修又捅了一下搭档。

搭档再换凳子,阿普修再移动,艾布纳也跟着移动。

詹姆:……

阿普修心里很暴躁,还有几分惊恐。

难道是他看走眼了?

这厮其实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甚至已经看破了他们的身份?!

要知道他们的魔气可是米迦勒天使长出手遮掩的啊!这都能看破?!

所以现在是怎样,把他们当猴耍吗?

他虚张声势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你想干嘛?”

周围的食客朝他们看过去。

艾布纳冲他们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顺势从衣服里取出十字架,展示给他们看,“之前已经介绍过了,我叫艾布纳,是名神父。”

两恶魔目露惊恐,心说这厮果然看穿他们的身份了!

连圣器都拿出来了!

于是暗中做好随时上楼搬后台的准备。

AO3同人文

[红楼]二月是许愿的时节——一鹤三金

2020-9-2 15:04:05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