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同人]山海开发商——西西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但陈美丽觉得,这件事跟好幸福脱不了关系。

后来,她又陆续见到了太多因为跟好幸福对抗而莫名惨败的个人和集体,就越发地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好幸福背后,似乎是有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

她对老两口心有愧疚,总觉得,当初自己若是提醒一下,让他们接受主任给出的条件,放弃庄园,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而现在,惨剧将再一次上演。

她希望这个年轻人懂得放手。

来者是客,夏云霄请陈美丽稍坐,给她倒了一杯水,“辛苦小姐姐了,先歇歇,喝些水吧。”

恍惚间,陈美丽眼前又浮现出十五年前的场景,那个时候,老两口也是这般和善地邀请她进屋休息……

她默默回头。

隔着灼热的空气,接待室模糊一片,什么都瞧不见。

但她知道,在那里面,主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夏云霄把敖摩旸抱起来,放在椅子上,自己坐在另外一只椅子上。

小胖猫也跳上来了,蹲在桌子正中间。

两人一猫,眼睛清澈而又纯粹,他们的心灵必定也和眼睛一样干净吧。

陈美丽默默叹了口气,跟好幸福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抗,是没有胜算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劝夏云霄离开这里。

不料她还没开口,就听见夏云霄说:“回去告诉你们主任,我不会去的。”

“啊?”陈美丽诧异地抬起头。

夏云霄笑了笑,“我不会去好幸福。”

“可是……”

“我不想让你为难,你回去之后,还请帮我转告一句话。”

“什么?”

“山海庄园只是山海开发有限公司的产业之一,而我,是山海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别说他一个小小的主任,就算是好幸福生态庄园总经理,都没有资格跟我对话。如果好幸福想跟我对话,那么,请让上级公司总经理过来。”

稍作停顿,夏云霄微笑,“我说的话,记下了吗?”

……

陈美丽完全没想到夏云霄会这么说。

平等对话不是不可能,但那是建立在双方势均力敌的基础上。

就山海开发目前的体量来看,充其量只是个刚起步的小庄园。

好幸福呢?经过五十多年的经营,人脉资源盘根错节,是整个辣椒省生态庄园中的佼佼者,更何况,他背后还有股神秘黑暗的力量。

山海开发和好幸福,怎么可能平等对话?

这个年轻人是没见到过社会的阴暗面,没见过人性的丑陋,才敢如此狂傲自大。

她急忙劝说:“夏先生,我知道你是有骨气的,但请不要意气用事,好幸福……好幸福你对抗不了的。请跟主任谈谈吧,接受他提出的条件,这样对你们会更好。”

她太着急了,哪怕是在这么凉爽的环境中,汗水也冒出来了。

白泽:【她品行倒是不错,良心未泯。】

夏云霄自然也能感受得到陈美丽的用意。

不过,他丝毫不觉得山海开发比好幸福弱,要知道,他背后可是天庭。

要谈,就拿出诚意公平对话;若是想要凌驾于山海之上,抱歉,他概不接受。

他客气而又坚定地说:“你的好意,我明白,但还是请将我刚才那番话,转达给你们主任,谢谢。”

陈美丽心情沉重地起身,走出山海庄园,回到空调接待室。

客户接待部主任正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见夏云霄没跟过来,还挺不满。

“他怎么没过来?”

陈美丽看着主任。

主任眉头蹙起,“怎么不说话?”

“为什么?”

她将夏云霄的话重复了一遍。

美女A悄悄朝陈美丽竖起大拇指,做口型:够刚啊这哥们儿。

主任恼羞成怒,眯起眼睛看向两层小平房,“以为有些名气,尾巴就能翘上天了?觉得我没资格?好,那就走着瞧吧!”

却说吴晓芳姐妹回家后,没过几天,常年居住在国外的舅舅回来了。

舅舅大名刘瑾昭。

据说当时他出生后,姥姥姥爷听了白云观掌门的意见,给他取了个女孩儿名,说是可以逢凶化吉。

大约真的是名字取得好,舅舅小时候遇到过不少祸事,但都是有惊无险,如今还成了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干,颇受重用。

跟舅舅一起来的,还有个她们不认识的外国男人,叫安格斯。

安格斯骨瘦如柴,面色惨白,眼眶发黑,最稀奇的是,这么热的天,他居然还穿羽绒服?

除却一开始她们两进门的时候,安格斯起身打了招呼,其余时间都独自坐在单人沙发上,时不时摸一摸胸口的十字架,还总是神经质地往四周看。

中午,一家人连同安格斯去附近餐厅吃饭。

饭桌上,也不晓得怎么的,刘瑾昭说起了吴晓芳失眠的事。

“小芳,听说前段时间你失眠挺厉害,连安眠药都没作用,可是今天看起来,气色很好,是看了医生吗?”

原本正望着窗外的安格斯用脚碰了一下刘瑾昭,那意思是,让他别问。

吴晓絮可得意了,抢话:“这都是我的功劳!”

刘瑾昭笑问,“哦?”

吴晓絮便把她如何说服姐姐出去散心,又如何进入山海庄园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个地方真的很神奇!只要稍稍靠近,就好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有点儿像修仙小说里的结界!老板也非常帅,老板的表弟也很好看,还有老板的宠物……”

她越说几个大人越开心,这分明就是被老板迷住了嘛。

吴晓芳用手肘碰了一下妹妹,“行了,大家都当你在讲笑话呢。”

吴晓絮撅噘嘴,低头吃饭。

吴晓芳说:“前段时间,失眠确实让我感到特别痛苦,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合眼,只要一闭眼,就总能做噩梦。”

这话成功引起了安格斯的注意。

但很快,他的目光又看向窗外,这个女孩子说的噩梦,就只是噩梦而已,跟他完全不一样。

刘瑾昭注意到安格斯的反应,追问吴晓芳,“后来呢?”

“后来,晓絮带我去了山海庄园。那里真的很不平常。走进院子,立刻感觉浑身都特别舒坦。到了客房,也是沾床就睡着,还很踏实。住了两天,我的失眠都治好了。”

吴晓絮补充:“昨天还上了《新闻联播》!强烈推荐!舅舅,你平时工作压力大,去那边一定会很舒服的!”

刘瑾昭问:“地址有吗?”

安格斯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忽然站起来,动作很大,把餐桌都碰到了,然后面色苍白地说了声抱歉,跑去洗手间。

刘瑾昭说:“你们先吃,我去看看。”

吴晓芳和吴晓絮对视一眼,耸耸肩,继续吃东西。

刘瑾昭进入洗手间。

安格斯正站在洗手台前,两手杵着台面,低着头,很沮丧。

刘瑾昭反手关上洗手间的门,从后面轻轻拥着他。

温柔的动作顷刻间打碎了伪装的坚强。

安格斯声音哽咽,“别管我了,没用的。”

刘瑾昭把下巴抵在他的肩窝上,偏头用嘴唇碰了碰他脖子上苍白的皮肤,“总有办法的,相信我,好吗?”

安格斯沉默不语。

刘瑾昭说:“下午去白云观,之后再去山海庄园散散心。”

“连神父和修女都束手无策,道士能有什么办法?”

“那里很灵的,肯定有用,你看我从小到大遇到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不都挺过来了,就是因为道长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

安格斯苦笑,到底没拒绝恋人的提议,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午饭后,刘瑾昭和安格斯与吴晓芳一家人告别,去往白云观。

这白云观在全华国都排得上名号,其掌门白发道人现年200岁,是道门中首屈一指的大师级人物。

他们今天,就是想请白发道人帮忙。

然而……

青服老道士说:“抱歉,师父闭关未出,暂不能面见二位。”

安格斯的脸又白了几分。

刘瑾昭紧了紧握着安格斯的手,对青服老道说:“观内可还有其他道长能帮忙?”

青服老道士仔细端详了安格斯,微微摇头。

“观内除我师父以外,属两位师叔修为最为高深,但他们云游四海,不知归期。我乃师父座下首徒,奈何能力有限,只能看出这位先生魔气入体,恐时日无多。其他的,无能为力,还请另寻高明。”

刘瑾昭愣愣地看着青服老道离开,鼻子发酸,他很快忍住了,回头,笑着安慰说:“别担心,我们先去山海庄园,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楼观台,那里是道教圣地,一定有人可以帮助我们。”

安格斯沉默地点头。

其实他内心已经绝望了,甚至在想,与其这样日复一日地遭受折磨,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可是看着分明很担心却还要故作镇定的刘瑾昭,他又舍不得放弃。

这么好的人啊,他不想离开他。

两人一路沉默着,走下白云观,乘车前往山海庄园。

抵达时,是下午六点。

这是一栋平凡的二层小楼房。

大厅和院子里坐满了食客,整体形象跟它对面的好幸福相比,差距很明显。

但让安格斯觉得神奇的是,这栋楼房散发着洁白的光芒,让他觉得安心和温暖。

他偏头看了看刘瑾昭,刘瑾昭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难道是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提前看见了天堂?

两人在公路边站了一小会儿,没有人招呼他们,倒是对面好幸福的接待员跑出来了,热情地吆喝。

刘瑾昭对山海庄园的服务态度有些介意,于是问:“要不要去好幸福?规模大,服务态度应该也很好。”

安格斯摇摇头,走进院子。

瞬间一怔。

对于常人而言,进入山海庄园会觉得很凉爽;但他恰恰相反,他觉得这里面很温暖。

AO3同人文

[红楼]二月是许愿的时节——一鹤三金

2020-9-2 15:04:05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