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同人]山海开发商——西西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夏云霄微微一笑。

老二都酸成这样了,他们还换什么 ?

“不换了,我们就坐这儿。”

他一屁股坐下,屈起指节扣响桌面,然后对白泽等人说:“你们也都坐下。再不坐,这凳子都该被某些人肚子里的酸水腐蚀了。”

他的音量可一点儿也不低,碧黛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寸头青年登时怒了,拍桌而起。

矮老头赶忙拽住他,低声道:“你忘了你父亲怎么说的了?要对鬼神心怀敬畏之心。山海跟道门走得这样近,能没点手段吗?”

寸头青年听了这话,果然有了退缩的意思。

不料他刚准备坐下,忽然注意到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他立刻得意起来,冲夏云霄说了句“你等着”,然后喊了句“久哥”,拼命挥手。

夏云霄稀奇回头。

目光正好跟“久哥”相交。

他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轻松摆摆手,“哟,胡久,你来得可真晚啊。”

寸头青年: what ???

第98章 山海界旅游业务

寸头青年有点懵。

夏云霄也认识久哥?

不能吧。

燕山甚少跟外界交流,就连他, 之所以能认识久哥, 也是因为自己作死咳咳咳, 也是因为不打不相识。

他虽然混不吝。

但身为家族重点培养的下一代接班人,竞争对手的情况还是多少了解些的。

山海庄园位于华国西南, 其管理团队在开业半年内连辣椒省都没出过,此番京都之行,是他们头一回出门。

连门儿都不出的山海庄园, 上哪儿去认识久哥?

更何况, 凡是懂行的, 谁见了久哥不得毕恭毕敬?能像夏云霄这样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

综合以上两点,夏云霄多半连久哥来自哪个庄园, 是何等人物, 有何手段都不知道。

至于他为什么跟久哥打招呼……

一定是为了假装跟久哥很熟, 好在自己面前不露怯!

寸头青年一番个人头脑风暴, 越想越觉得这判断有道理。

看向夏云霄的目光,不由得又多了两分鄙夷。

打肿脸充胖子。

看你待会儿怎么圆场!

这般想着, 他热络迎上去。

让他惊喜交加的是, 素来高冷的久哥反应居然也挺热情, 甚至加快速度往他的方向走来!

在今天之前, 他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般待遇啊!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儿, 叫小别胜新婚。

眼瞧着久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二十米,十米,五米……

寸头青年的心脏也咚咚直跳!

他以为久哥会停在三米处。

毕竟久哥并不喜欢跟人近距离接触, 从前他们交谈的过程中,两人之间相隔的距离也从来不会低于三米。

没想到,当两人相距三米的时候,久哥还在继续朝他走来。

难道!

久哥要拥抱他?

难道!

久哥此前疏离他,漠视他,拒绝他,是为了压抑对他不容于俗的情感?!

而在他们足足一年未见面的今天,他藏在心底的那份情感终于突破牢笼,狂风骤雨一样喷发出来了吗?!

寸头青年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耳垂。

内心羞涩。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表白,会不会有点难为情?

其实,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他羞怯地看着男人俊美妖冶的面庞,描摹他焦急慌乱的神情。

呼吸都停止了。

能得到这个男人的爱,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难为情又如何?

没做好心理准备又如何?

先接受了再说!

寸头青年鼓起勇气,张开双臂,用更快的速度向胡久走去!

他将被久哥拥抱亲吻!

他们将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将幸福地依偎在一起,接受所有人的艳羡、惊叹和祝福!

当然,他还会在久哥的无限宠溺下,叫夏云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他已经预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然而!

胡久即将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却像是压根儿没看见他似的,直接从他身旁饶了过去!别说拥吻了,连他的指尖都没碰到!

这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啊!

久哥是不是兴奋过头了?!

他在这里啊!

在这里!

寸头青年错愕回头,忍不住喊了一声“久哥”。

胡久依然阔步向前,连片刻停顿都没有,直到……

他走到夏云霄面前。

夏云霄坐着说。

他站着听,态度恭敬而谦卑。

轰!!!

寸头青年如遭当头棒喝。

尴尬、窘迫、羞耻……

汹涌而来。

好像有一把名为“自取其辱”的火,烧得他无地自容!

在自己面前,胡久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但在夏云霄面前,他却又仿佛跌入尘埃。

或许真如四叔所言,夏云霄的背景深不可测。

而片刻之前,自己还妄图用胡久来打压夏云霄。

也不晓得那人看穿他的意图的时候,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一定觉得他就是个笑话,是个跳梁小丑吧?

丢脸丢成这样,他该怎么办?

夏云霄跟胡久说完会后碰面一事后,便准备收拾寸头青年。

结果一扭头,就发现寸头青年杵在几米外,整个人都不对劲儿,又屈辱,又羞愤,像是被欺负得就要哭出来了似的。

夏云霄顿时:???

什么情况?

他还啥都没说呢,这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白泽将夏云霄的疑惑看进眼里,于是把寸头青年的心里活动告诉了他。

夏云霄瞬间:……

好一个内心戏丰富的骚年啊。

这么能幻想咋不去做编剧?

得。

小孩儿都委屈成这样了,他就别雪上加霜了。

夏云霄收回目光,继而提醒胡久说:“刚才说的事别忘了。”便让胡久离开了。

胡久恭敬应下,随后神情凝重地向寸头青年走去,即将要跟他错身而过的时候,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似的,脚步一顿,偏头看他。

“你刚才叫我?有事?”

AO3同人文

[红楼]二月是许愿的时节——一鹤三金

2020-9-2 15:04:05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