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同人]山海开发商——西西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不敢相信自己能亲眼见证太阳升起。

更不敢相信片刻前他们还胆大包天质疑金乌的能耐,并因此激怒了金乌!

那可是传说中的神鸟,是活生生的太阳!

玉皇爸爸!

他们是不是彻底没救了?

第88章 抗击雪灾

众官员深情呼唤玉皇大帝,奈何玉皇爸爸日理万机, 没工夫搭理他们。

悔恨交加的泪水洒满太平洋。

但他们能怪谁?

归根究底, 只能怪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

看不出神鸟的身份不说, 连夏云霄总经理如此坦诚真挚的话都不相信!

那边官员们惶恐不安,绞尽脑汁地思考该如何赢取神鸟的谅解。

这边青衣道人和穆启芳则已经亢奋到无法控制“寄几”了。

试问华国修真界, 有谁亲眼见过金乌升空这波澜壮阔的瑰丽景象?

他们不但看见了,还如此近距离!

他们和神鸟的距离,目测不超过五米!

不!

连三米、一米、半米都没有!完全就是零距离接触!

这便叫做三生有幸吧!

二人怀抱敬畏之心瞻仰够了红日, 又将炽热的目光转向八只毛茸茸, 竞相吹捧起金乌的丰功伟绩。

小鸡仔多机灵?

一看就知道自家兄弟已经把这些鱼唇的凡人都震慑住了, 越发傲娇嘚瑟,还无师自通装AC, 豆圆眼都给硬生生挤成了菜刀眼。

平心而论, 菜刀眼固然冷酷厌世, 但放在一群毛茸茸脸上……

真是怎么看怎么萌。

可青衣等人很吃这套啊, 当下就将之解读成了神鸟的高深莫测,冷艳傲世, 邪魅狂狷。

白泽将青衣等人的内心活动告诉夏云霄。

夏云霄眼皮抽搐。

行吧, 他们开心就好。

就是不知道辣椒省的同胞们情况如何了。

时间倒退十分钟。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九族沟最南端, 原始森林小卖部。

屋内异常沉寂。窄小的空间里挤着十来个人, 雪色茫茫, 所有人都仿佛被褪去色彩,化作了死气沉沉的灰白石雕。

屋外鬼哭狼嚎。间或夹杂着树木断裂的刺啦声,木质建筑不堪重负的咯吱声。每一点声响, 都敲打在众人脆弱的神经上。

他们已经躲这里半个多小时了。

随着交通受阻、停水停电、通讯紊乱,等待救援的信心逐渐被彷徨、担忧、恐惧瓦解。

在无数次尝试与外界联系,均以失败而告终之后,一个年轻男人终于忍不住哽咽。

“都怪我。要不是我说要去找那劳什子的红桦树树皮,你们早都下山离开了,哪儿会被困在这地方。”

红桦树是这片原始森林的主要树种之一。

传说,它们的树皮是藏族男女传情的信物,藏族小伙会在树皮上刻下自己的心意,送给心仪的姑娘,以象征爱情永恒。

“会有救援队过来的。”

同伴轻声诓慰。

他的哭声压抑得很低,在场的人都难免悲怆起来。

一个眼镜男颓然地说:“才半个小时,积雪已经半人高了,要不了多久,这栋小木屋就会被压垮。”

手握十字架的金发女仓惶起身,辩驳道:“你,你怎么知道房子会垮?”

眼镜男看了一眼身旁雾蒙蒙的窗户,“玻璃窗有裂纹,而且,你们没发现墙壁表面的装饰木片已经拱起来了吗?”

其他人急忙查看玻璃窗和墙壁,果如眼镜男所说,瞬时间面色越发难看了。

金发女又说:“万一暴风雪停了呢?万一救援队来了呢?”

眼镜男:“我在加国曾遭遇过持续五天五夜的暴风雪。就今天这场暴风雪的架势,再吹个小半天还算短的了。这种情况下,别说救援队,就算是训练有素的部队都不敢上山。”

金发女神情愣怔,过了会儿,忽然颓靡地坐回小凳子,“照你这么说,我们是死定了?”

眼镜男没说话。

但他的表情已经做出了回答:

是,他们这群人,死定了。

金发女眼眶泛红,“我不能死啊,安安才九岁,她可只有我了。”

她起了个头,其他人也纷纷自语。

“艹,哥活了25年,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好歹让我谈场恋爱啊。”

“我事业才刚起步,未来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家里还有六个老人,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可怎么办。”

“好死不死的,怎么就选了这一天。”

“加国好好的,我干嘛跑到华国来遭这份罪?”

……

呜咽,忏悔,咒骂,不绝于耳。

气氛更加凝重了。

就在这时候,从进门起便沉默不语的黑瘦老头忽然说道:“会有转机的。”

黑瘦老头正是观致远。

他是本次科学考察队的召集者,方才那个说着要去找红桦树树皮的年轻男人,就是他的学生之一。

观致远的声音平静笃定,既非看破生死的豁达,也非毫无底气的诓慰,以致于所有人都扭头看他。

红桦树青年的眼睛里燃起一丝希望。

“教授,您是得了什么小道消息吗?”

观致远没有回答,只低头看着手腕上的山海出品桃木手串。

自受困之后,脑海中便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暴风雪会过去的,他们会得救的。这个声音仿佛是直接出现在他的意识里,没有具象化,却让他感觉非常安心。

因而哪怕周围人一片消极悲观,他也没觉得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这个声音到底是哪儿来的?

是这手串?

他不由得产生联想:一串手串便能有这样神异的功效。神秘莫测的山海庄园,或许可以化解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危机……

“教授?教授?”

红桦树青年哑声喊了几次。

观致远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何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他一一看过在场的人。

每个人都饱含期待地看着他,渴望从他这里得到解释。

可“会有转机”只是他的一种感觉,要怎么解释?

再说,他若是把山海庄园抬出来,这些人能信吗?

金发女等不及了,上前两步问:“老先生,您要是知道点儿什么,就赶紧跟我们说吧!可别折腾我们了。”

“是啊。”

“是啊。”

旁边人纷纷附和。

眼镜男注意到观致远的手串,呛声道:“求神拜佛有什么用?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来,否则都是死。这种时候就不要给人无谓的期望了。”

听见他的话,其余人也看见了观致远的手串,不由得感到失落。

原来老先生这么说,是因为他有宗教信仰。

正确的宗教信仰固然能指导、修正人们的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可说到底,宗教信仰也只是一种精神寄托,危急时刻救不了人性命。

观致远没有在意众人的态度,也不想多做解释,心平气和地说道:“安心等待吧,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这话并没有让众人得到安慰。

然而,就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神迹便在这一刻出现了。

金红色的光芒如同万千利箭穿透密林间隙,轻而易举击碎灰白色的冰雪世界。

气温回升。

风雪骤停。

积雪消融。

前后不过一分钟,便连冰雪融水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如果不是玻璃窗上的裂纹依然存在,隆起的木片依然有轻量形变,残枝断丫依然遍地横斜……

恐怕没有人能相信,片刻之前他们的生命安全还饱受威胁!

观致远瞳孔微张,显然是被这陡然而来的巨大变化惊住了。

AO3同人文

[红楼]二月是许愿的时节——一鹤三金

2020-9-2 15:04:05

AO3同人文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路人小透明

2020-9-2 15:28:2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