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六盲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六盲星

文案:

霍桥最烦的人就是隔壁班的戚景玉。

那人看着冷眉冷眼不动声色,实际上——奖学金跟他抢、校草的位置跟他抢、连那些小姑娘的芳心也跟他抢!

大学后,本以为摆脱了这个冰块脸。

结果——

冰块脸似乎挺转性了啊。

上课帮签到,作业帮忙抄,连他放在脸盆里三天的内裤都帮他洗了……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要我当男朋友》系列

炸毛系狗逼受vs黑暗系美人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桥,戚景玉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十月中旬,空气中的燥热已经渐渐褪去。

学校统一不再开空调,于是教室除了纸张的稀疏声,又多了风扇的摇曳。

叮叮叮——

响亮的下课铃声准时响了,安静的教室有了些躁动。有人伸懒腰哀嚎巨难的习题,有人拉帮结派起身去厕所。也有人把不住嘴瘾,非得去天台“旅个游”。

就比如最后排那位。

“桥哥,别睡了,掐个烟去?去啊?去不去啊?”赵兴尧叨逼了几声后见人没反应,又伸手过去拉,“走了,睡什么睡啊,夜黑风高就不适合睡觉,赶紧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正趴着睡觉的人腾出了一条长腿,一脚踹在了他桌腿上。

刺啦——

桌腿和地面发出刺耳又短暂的声响。

教室前排的人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看了眼,结果看到是那个位置放出的声响后,又习惯且麻木地回过头去。

“我他妈刚睡着。”霍桥半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盯着眼前人。

“等会上课睡就好了,下课时间拿来睡觉多暴殄天物。”赵兴尧凑上前小声道,“我有好品种,我爸那偷的,走一个?”

霍桥指了指喉咙:“不舒服。”

赵兴尧这才发现霍桥的声音比平时哑了许多:“桥哥,你感冒啊?喉咙发炎?”

霍桥睨了他一眼,讥讽道:“才发现你爸爸我身体不适,不孝子。”

赵兴尧伸手拍拍他的肩,“那感情巧啊,去天台来一根,以毒攻毒,明天保准你有一副天籁嗓。”

“……”

“走走走。”赵兴尧硬是把他拉了起来,顺便又招呼霍桥的同桌,“老季,来啊。”

好烟一定要炫到天上去。

这就是赵兴尧单纯又美好的追求。

三人到了天台后,霍桥就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而他边上的两人则是悠哉悠哉地点起了火星。

霍桥没碰的意思,他今天是真的喉咙不舒服。

“怎么样老季,比你平时买的好吧。”赵兴尧问道。

季项明点头:“好歹是你爸那偷拿来的,不好对得你做这一档子事吗。”

“那是啊。”赵兴尧享受地吐了个圈,单手搭在了栏杆上。

他们这个角度对着的是高二的教学楼,教学楼灯火通明,还能清晰地看到小学鸡们在教室里追逐打闹。

“哟!小甜甜学妹!”赵兴尧突然指着个方向叫了声,“看到没,五楼第二间,高二(三)班那个小甜甜,超漂亮的。”

季项明翻了个白眼:“这你都看得见。”

“怎么看不见了,就那个站着发卷子的,看到没?桥哥你看看。”

霍桥眼帘微掀,他视力不错,确实看见一姑娘纤细的身影,“小甜甜?”

“是啊,萝莉萌妹,讲话声音特甜,刚入学的时候人送外号小甜甜。”赵兴尧拿手肘撞他,暧昧道,“桥哥你不是吧,这就不记得了?咱们去年高二那场篮球赛,这姑娘还给你送过水。”

霍桥眉头微微一扬,“是么。”

“是!当时小甜甜可被你的英姿迷得不知东南西北。”

“哦,那她挺有——”

“但前几天听说小甜甜跟隔壁班的戚景玉表白了。”

霍桥顿住,还没说出口的“眼光”两个字被他活活吞了回去,表情仿佛生吃了青眼苍蝇。

赵兴尧摇头叹道:“小甜甜口味换得还挺快。”

“啧。”季项明扯了他一下。

赵兴尧侧眸,等看到季项明朝他挤眉弄眼时,这才猛然想起他提了旁边这位大爷十分讨厌的一个人。

杭城第二高级中学,要说最出名的学生,非霍桥和霍桥最讨厌的戚景玉莫属。

两人外貌皆佳,都是学生女生追逐的对象。两人成绩也都很好,成绩单都是各科老师骄傲的资本。

但两人的处事作风和性格却是南辕北辙。

霍桥张扬肆意,戚景玉内向寡言。霍桥是非典型的坏学生,打架惹事,祸事不断,除了成绩单就没有其他能看的了。而戚景玉是典型老师热捧的好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安静乖顺,从不惹事。

“啊……你说,你说这个小甜甜的眼光怎么这么差!”赵兴尧紧急转了个弯,怒斥道,“戚景玉什么玩意,丑得一逼跟我们桥哥怎么比!老季你说是吧?根本不能比!哦竟然还有人说他是校草,呕——这些人眼睛没用赶紧捐了得了。”

季项明轻咳了声,小声提醒:“过了啊。”

赵兴尧猛一拍栏杆:“怎么过了?我说的都是事实!长得就没我们桥哥好看。还有他那成绩,老季你说他是不是作弊了?我猜他一定是作弊了,要不然怎么次次都在我们桥哥前头。”

霍桥:“……”

季项明摇摇头,放弃阻拦,转头看风景去了。

然而赵兴尧偏偏还继续踩雷点:“桥哥,我知道你就是不屑争第一,你要肯争,稍微加把劲就能超过他,这毋庸置疑。”

霍桥:“…………”

毋庸置疑,去他妈毋庸置疑!

霍桥脖颈处青筋直抽,什么稍微加把劲,什么不屑争第一,他哪次不想争第一,哪次劲没加到百分百!

可自高二那年戚景玉转学来这后,他就再没登顶过第一。次次老二,名次被压得死死的。

“我走了。”霍桥气不顺,黑着脸往楼梯处走出。

赵兴尧:“诶?还没上课呢——”

“行了你,闭嘴。”季项明把人拉了回来,“不说话不会死,知道不。”

“我又哪里说错了?”

季项明张了张口,再次放弃了:“算了你没错。来来来,不说了,咱就看看风景。”

赵兴尧:“?”

**

霍桥从天台下来后晚自习的铃声也响了,他把椅子往后一拉,一脸阴郁地坐下了。

提起戚景玉这个人,他是真的浑身不舒坦。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一多年里什么事都压过他,还因为曾经……戚景玉那狗东西给他来过的阴招。

说起那个“曾经”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他小学三年级时被报过失踪,当时家里人和警方整整找了他三天都没找到,最后的最后,是被一邻居发现,把他从上锁的小黑屋里带出来的。

这事他从来没跟现在的朋友提过,太丢人。因为把他关小黑屋的是个跟他同龄的小屁孩,也才九岁!

本来这事因为时间的流逝已经过去了,但谁能想到,高二那年罪魁祸首转来了他现在所在的学校。

见到他的瞬间,本来快遗忘的噩梦完全翻涌了上来。黑暗、寂静、恐惧……那年一切的一切竟然那么清晰!

霍桥恶狠狠地翻了页书。

那个罪魁祸首就是戚景玉,而那小黑屋就是戚景玉当时家里的地下室。至于发现他,把他带出来的,是戚景玉出差回来的妈妈。

暴戾恣睢,散尽天良!他认为用这些词来形容那时的戚景玉完全没问题。

可是令人憋闷的是,现在的戚景玉“优秀”得丝毫找不到那时的痕迹。要不是他的名字和他小学能对上,他都要怀疑这人根本不是他当时认识的那个人。

“霍桥。”就在这时,一同学从教室门口走进来,“物理老师让你去办公室找他一趟。”

霍桥从回忆中回神:“什么事。”

“这我不知道,就说你现在就去。”

霍桥烦躁地拧了下眉:“知道了。”

高中最后一年大部分人都是争分夺秒,想为自己最后冲刺一把。所以上课铃声响了之后,高三整栋楼都安静了下来,投入了卷子的怀抱。

而此时,霍桥正两手插着口袋,懒洋洋地往楼下走。

“霍桥!晚自习呢你去哪!”正好,今天坐班的班主任往楼上走,两人碰了个正着。

霍桥笑了一下:“我逃自习啊。”

班主任瞪眼,走过来拽住他的手臂:“你给我少胡闹,赶紧回去。”

“诶诶松手,我开玩笑。”霍桥指了指不远处的办公楼,“物理老师找我,我去一趟。”

班主任狐疑,手不肯松,“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霍桥搭上老班的肩:“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么。”

“你少来,上次爬墙出去的是不是你?组团打游戏的是不是你?”班主任语重心长道,“霍桥啊,我知道你成绩好,可是你成绩好也不能这么造作啊,高三可不能开玩笑,这要是名次掉下来——”

“老班我先走了。”霍桥懒得听,赶紧走人,边下楼还边道,“有这个力气你去多劝劝赵兴尧,让他别老当老鼠屎,天天喊我去网吧,不像话。”

班主任:“…………”

霍桥绕过班主任后慢吞吞地来到了办公楼。

物理老师李立扬的办公室在三楼,办公室不大,霍桥推门进去的时候除了李立扬和另外两个正在批改作业的老师外,还有一个学生。

那学生就站在李立扬的办公边上,眸子微垂,安安静静。

霍桥站定,抬手敲了下大开着的门。

办公室很安静,所以他敲这一声引起了里头人的注意,包括站着的那个学生。

那学生转过头来,和他视线对上了。

霍桥看着他扯下了嘴角,眼底有些敌意。但那人却是目光平静,视线似带着“查无此人”四个字,掠过他,又转向了李立扬。

现代耽美

捡到一只小麻雀——梧桐色

2020-8-28 17:54:15

现代耽美

我白月光对抑制剂过敏——比卡比

2020-8-28 18:12:45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