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逃生游戏[无限流]——月下归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月下归

文案:

人类莫名卷入了灵异逃生游戏。

对于其他人而言,逃生游戏为他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然而对于薄晔而言,逃生游戏为他打开了品如的衣柜。

校园副本里,众人眼里只有如同贞子一样的长发女鬼,薄晔眼中却只有女鬼身上的JK制服。

他决定:“带一件回去给我男朋友穿。”

医院副本里,众人对NPC小护士避如蛇蝎,薄晔却盯视小护士的白色裙装良久。

他决定:“带一件回去给我男朋友穿。”

男朋友唐止:“骚够了没?我不穿。”

夫夫二人齐心协力,把每场游戏都玩成了制服诱惑。

*

顾萌在组队过程中结识了三个清新脱俗的男人:一对总在高能的夫夫,一个总在搞笑的傻子。

校园副本里,顾萌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傻子成了室友。

夜晚月黑风高,男人突然道:“不要在熄灯后用手机看灵异照片。”

把顾萌吓得一激灵,以为触发了什么死亡陷阱,连忙关掉手机。

他看向男人:“为……为什么?”

“因为……”男人目光沉沉,终于幽幽道,“黑暗中玩手机,对视力非常不好。”

顾萌:“……别搞笑了。”

*

主角团有四人,没羞没臊地把恐怖游戏玩成大型成人游戏,本质是无脑恋爱文。

根据主线剧情分主副cp,然而阅读过程中完全不需要分主副。

主cp:脑壳坏了攻x治愈系奶妈受

副cp:流氓大神攻x娇气包混血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末世 无限流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恩瑾,顾萌,薄晔,唐止 ┃ 配角:爱我全人类 ┃ 其它:

第1章 神明出走

正午上空的乌云压得很低,像一张铅灰色塑料膜将整个东京盖得密不透风。

“有人吗……有人在吗!”

南北走向的大街空荡荡,仓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喘不上气的颤音。

一个穿裘皮大衣的女人从浓雾中跑来,脚下踩着的细高跟歪歪扭扭,好多次崴了脚却没停下,仿佛身后有什么在追赶,一停下就致命。

女人左右环顾,所有店铺的门都敞开着,车子整齐停靠在街道两旁,商场上方的LED大屏正在放映秋季新品广告。

屏幕里,美艳的女明星露齿一笑,正在说着什么,却没有声音。

一切都跟往常的周末街景无异,除了没有人,没有声音。

整个城市,连丝风声都灌不进来。

“有人吗!拜托给点回音!”

在安静得令人发怵的世界里,女人抵不过内心的恐惧,终于发出哭喊声,连同脚步也慢了下来。

途径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右脚的细高跟拧断,女人重重扑向前,摔在柏油马路上,粗糙的地面蹭破手掌和膝盖,好半天都撑不起身来。

正在她挣扎时,身后响起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还有钢铁靠放在地上的拖拽声。

女人蓦地抬起头,掩在散乱发丝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布满血丝和惊恐。

她左右快速移动眼珠,却是看不见身后的东西,情急之下,双手在地面上乱抓,拖着无力的身体向前移动。

“有没有人,救救我……”

身后的脚步不急不缓,带着戏弄的悠闲自得。

如同濒死的鸟类,女人拖着残破的身体爬向前。

突然,她再也挪动不了分毫,身后的动静也停止了。

她被一人踩在了脚下。

身体抖成筛糠,女人的手死死抓住地面,水晶指甲盖朝外翻起,瑟瑟道:“谁……谁来救救我……”

“谁!谁来救救我~”

上方传来拙劣的模仿声,低沉阴柔的男音带着变态的愉悦感。

现在,视角绕过女人,转向她的身后。

一个小女孩,身穿甜美的素色棉布裙,双手高高举着一把斧子。

“被我抓到了,你输了哟~”

小女孩开口,发出的声音竟然是成熟的男音。

女孩举着斧子,一会对准女人的头部,一会对准颈部,像生日会上寻找角度切蛋糕的小寿星,姿态怡然。

“神明,请帮助我。”

预感到身后的动静,地上的女人拼命发颤,抖着嗓音做祈祷,整个人被恐惧侵蚀。

小女孩顿了一秒,随后露出大大的笑容,表情近乎狰狞:“神明不在家,智人陪你玩。”

斧头瞬间落下,暗红的血飙溅到甜美的棉布裙上。

空荡而宽阔的十字路口中央,躺在血泊中的女人睁着苍灰的眼,像是躺在黑色冻土之上的乌鸦,成了某种地标,血液朝着四个街口蔓延。

小女孩松开握柄,任斧头透过女人的喉咙,深嵌在地上。

拍了拍小手,从女人的背上跳下来。

抬头看向笼罩在城市上方的乌云,小女孩勾唇一笑。

“游戏开始了。”

2022年8月31日12:13,上海————

“ゲームスタート”的回声响起时,唐止突然睁开眼。

入目的是客厅里的液晶电视,上面跳动一片苍白雪花,微微带着静电的声音。

“醒了?”

偏低的磁性男声问道。

唐止侧头看去,才想起是偎在男人身旁睡着了。

光线明亮的客厅里,唐止抹了把脸,很疲惫似的坐起身,低声问道:“薄晔,我睡多久了?”

眼前的男人叫薄晔,他的同|性|爱人,今年是两人交往的第五年。

五年期间,异国恋四年,这学期他来中国当交换生,本以为可以结束分隔两地的状态,结果……

他往后靠向沙发背,仰起面,喃喃道:“好像做了很久的梦。”

“还不满一刻钟。”放下书,男人起身去给他倒水,“做了什么梦?春梦吗?”

“……”

唐止歪头,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会。

压在心头的窒息感消散不少,唐止盘腿坐在沙发上,身体放松,偏过脸看向落地窗外。

天空亮得不正常,像是破了一个洞,所有阳光都漏了进来,除了明晃晃的光晕,再也看不见其他。

他们家住十八层,海水已经漫到了落地窗的边缘,波浪不时卷着漂浮物经过。

深蓝色海平面倒映着对面的高楼,熊熊烈火冒着黑烟,那层楼已经燃烧了三天三夜,只剩下一副焦黑的钢筋水泥架。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画面刺激着视觉神经,一遍遍提醒着人们身在何处。

“是地狱吧……”

唐止念道。

薄晔端着水杯从厨房出来,顺着唐止的视线看向窗外,知道他又在想些有的没的,便走到落地窗前,一把将窗帘拽上。

“凡事往好处想,地球要爆炸了,人类也放假了。”他将水杯递给唐止,“明天周一,我不用上班,你也不用上学,又可以在家混日子,多好。”

“我情愿上学……”鼓鼓一边脸颊,唐止接过他递来的水杯,里面的热牛奶散发出令人安心的温度,抬头道,“你一点都不紧张吗?这已经是第七天了。”

异常状况是七天前开始的。

那天早晨薄晔出门上班,却怎么都打不开家门,不仅是门,连窗户也是,除此之外,一切信号都被隔绝,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他们就像被封闭在了异次元空间。

两人尝试一切方法无果后,只能接受现实,在家中安静等待,只有电子时钟提醒他们日子的流逝。

透过客厅那扇玻璃窗,他们看着外面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第一日天地变得昏曚无光,到第三日海水从东方涌进城市,再到第五日不见了飞鸟,一切都像创世纪中所述那般。

神是如何用七日创造世界,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就在如何毁灭世界。

今天是第七日,安息日。

薄晔坐回沙发上,自然地将男生揽进怀里:“有什么好紧张的,从第三天开始,我就怀疑所见到的并非真实,外面都那样了,家里还能通水通电?”

唐止喝了一口牛奶,小声嘀咕:“说是这么说……但心里总是七上八下。”

薄晔牵起他的左手放在眼前把玩,微微偏头,贴近他的耳朵亲了亲,道:“我应该做点什么,好让你没精力想这些。”

唐止当然知道“做点什么”是指什么,脸上一红,闷不吭声喝牛奶。

两人交握的手都是修长型,左手无名指上套着同款铂金戒指,简约大方。

薄晔微微拧眉,转动唐止无名指上的戒指:“就是不能办婚礼有点可惜。”

两人原定九月七号在挪威举行婚礼,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了。

提议:“要不然今晚把婚礼给办了?”

“你打算怎么办?”唐止放好杯子,看向他。

薄晔:“删繁就简,晚上入洞房意思意思就行。”

“薄晔!”

网游竞技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礼易诗书

2020-8-28 17:55:44

网游竞技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静舟小妖

2020-8-28 18:18:52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