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修真)——骑鲸南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当前被收藏数:43356 营养液数:61271 文章积分:1,524,537,856

=================

书名: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作者:骑鲸南去

略正经版文案:

云中君封如故,乃道门传奇,救世之主。

14岁灵犀一动,自创四十九式归墟剑谱,惊才绝艳。

15岁术武双精,自铸螺青纨素寒铁双剑,令人赞叹。

18岁沦于魔界,力护百余弟子八十九日,举世震惊。

28岁退居风陵,居于静水流深提前养老,惨遭退婚。

———————————

不那么正经版文案:

如一居士,孤刃护佛,杀生护世。

西方诸佛万象,然而如一心中的真佛,唯有他幼时的义父、师尊、恩人,端容君常伯宁。

但常伯宁心里只有他一手带大的师弟封如故。

……就很气。

受常伯宁之托,照顾他十年没下山的懒癌师弟封如故时,惯性冷傲的如一居士把对封如故的不满掩藏得极好。

直到某天,如一发现封如故和义父一样,弹了一手好箜篌。

如一负手:……云中君,看来端容君把你教得很好。

封如故:呵呵。小时候叫人家义父,长大了叫人家云中君。

攻如一(游红尘)X受封如故

亦邪亦正佛门美人攻X亦正亦邪道门逍遥受

一句话文案:世界以痛吻我,我便报之以痛

1、别问攻是不是真秃。问就是真秃。

2、主受年下1V1,狗血酸爽向,美攻苏受,5岁年龄差。

3、攻前期因为各种原因真心反感受,后期真香预警。

4、多cp预警

5、作者原号【发呆的樱桃子】,因为犯了严重错误,已笔名自杀。现号【骑鲸南去】,请关注微博【晋江-骑鲸南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如故(受),游红尘[如一](攻) ┃ 配角:常伯宁,燕江南,荆三钗,林雪竞,韩兢,罗浮春,桑落久等 ┃ 其它:

作品简评:

道门之君封如故,天赋非常,惊才绝艳,却在一场道魔之争后选择退隐山中。孰料十年之后,十数名道门弟子被人先后杀害,刚刚与其退婚的未婚妻更是死不瞑目。十六具尸身在地图上拼出了一个断断续续的“封”字。封如故意欲再出,谁想与他同行调查的是他年少时的义子,如今已遁入空门的如一。然而,此时的如一不仅对他极为冷淡,还将封如故的师兄称作义父,百般崇敬。封如故当初何突然退隐?如一为何将人认错?这场血案又究竟因何而起?本文故事情节跌宕,故事紧凑,环环相扣,层层套叠,读来有拨云见日之感;文中人物,上至疯癫且美艳的主角封如故、下至道门、魔修中的芸芸小人物,皆有血肉,各有目的,各有立场,因而显得格外鲜活;感情循序渐进,点滴而成,以封如故与如一的感情为切入点,引出千头万绪的情感脉络,读来引人无限期待。

==================

第1章 风陵有君

……风陵云中君封如故被退婚了。

文始门的文三小姐已经把自己往房梁上挂了三回,显然是动真格的。

文夫人抱着气若游丝的女儿,心疼得泪光涟涟,早先对女儿任性的怒骂呵斥,全部化成了对丈夫的声声哀求:“这门亲事我们不结了,不结了!”

文润津道长有些犹豫。

文夫人哭求:“是慎儿性命重要,还是与风陵的亲事重要?”

文道长老来得女,自是不忍女儿因为姻缘之事玉殒香消,只得硬着头皮,点下了这个头。

要通知风陵是肯定的,但通知谁,却是个大问题。

众所周知,自魔道二十六年前全盘覆灭之后,世间正统道门有三,分为二山一川:风陵山、丹阳峰,应天川。三门并立,如参天合抱之木。

其下则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小门派。

说白了,文始门就是巨木下的一头春笋。

更何况,现如今的风陵三君,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三君排行第三的燕江南,以女子之身,得“江南先生”之号,自是非比寻常。一手医,一手毒,皆使得出神入化,手持药秤,白衣飒踏,却白生了一张温婉面孔,脾气火爆至极,动不动便纵她养的松鼠咬人。

与她性情截然相反的,是在三君中排行第一的山主,端容君常伯宁。

人都说此人佛性甚足,更该去修佛道,身秀仿佛菩提树,心净宛如琉璃光,是人人称道的佛心君子。

但据文润津所见所知,绝非如此。

至于那封如故……不提也罢。

文润津上次见他,还是十年前,文家长子被他从死地救出时。

被封如故一同救出的还有百余名各家道门精英弟子,或伤或虚,但都精神尚可。

每个人都说,没有封如故,他们十死无生。

彼时,封如故重伤濒死,被常伯宁背出时,指尖往下一滴滴落血,染透了常伯宁披在他身上的白衣。

没几个人以为封如故能活,连灵牌都备好了。

但其师逍遥君徐行之,爱徒如子之名蜚声于外,穷尽一切手段,硬是将封如故救了回来。

各道门只得纷纷砸掉灵牌,换上了长生牌位,日夜供奉。

倘若没有封如故,这一代道门的精英子弟恐怕要去十之七八。

文润津曾持重礼,登上风陵山门,想酬谢深恩,却被谢绝在外。

从那之后,封如故便在风陵山辟了一处居所,名唤“静水流深”,在内养伤静修,整整十年,未曾下山半步。

如今女儿成年,正是窈窕待嫁之期,文润津借着这段缘分,本想成就一段佳话,与风陵再加深一层关系……

文润津心中连连叹息,带了风陵才送来半日的聘书,亲自登上了风陵山。

三君之中,选来选去,还是先把消息知会常伯宁最为妥当。

听到消息时,常伯宁正在青竹殿后的花园浇他的花。

听明白文道长来意后,他浇花的手停了。

常伯宁拎着小花壶,回过身来,言语中有些诧异:“为何呢?”

单看外表,常伯宁是谪仙白鹿一样的人。

非是出席东皇祭礼、天榜之比一类的重要场合,他极少戴冠冕,要么用发带将长发简单斜绑,要么散发,择出一条单辫结成麻花状,温驯地搭在右肩上。

因为眼睛天生畏光,常伯宁眼前时常覆挂一层透明眼纱。

他说话时,一阵风过,眼纱迎风飘摇。

文润津不觉凝噎。

端容君儒雅异常,说话声音也不高,轻声细语的,可看不清眼纱下的眼神,文润津也不敢轻易去猜他的心思。

常伯宁微微歪头。

他只是想问个缘由,没想到文道长会这般噤若寒蝉。

他有点头疼,索性把壶放下:“为何?”

文润津抢先认错道:“是小女慎儿骄横无理。”

这话说得倒有几分真心。

文润津确实觉得,是文慎儿太不识大体了。

前些日子,风陵突然传出音讯,说是云中君封如故想求一个道侣双·修。

不论他年纪轻轻便得“君”号的地位,也不论各道门欠他的天大人情,云中君的天赋与道行谁人不晓,道门中人只要与他双修,不论男女,都于修行有大大的裨益。

虽说公开征集道侣一事,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但既是封如故做出来,那便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各家都请了冰人登门,送上适龄女子画像,夸得天花乱坠。

封如故收了画像,择来择去,择定了文慎儿。

二人生辰八字契合,家中尊长又赞同,于是,自然而然,好事将成。

谁想,万事俱备,却在文慎儿这里出了岔子。

文慎儿年方十八,又生来美貌,心高气傲,父母不经她允准,取了她的画像去给别人品头论足,她怎受得了这等侮辱?

她气冲冲上了风陵的“静水流深”,要见封如故讨个说法。

结果,她等了足足两个时辰,砸了一套茶盏,甚至按剑闯入了卧房。

眼见到封如故在内间酣然安睡,文慎儿只觉自己被大大轻慢了,指着封如故痛骂一顿,回去就上了第一回吊,宁死不嫁。

听完事情前因,常伯宁道:“这便是师弟不妥了,怎能这般怠慢文姑娘。”

文润津憾道:“是我们把女儿宠得没了边际。”

“罢了。”常伯宁接过被退还的聘书,态度温文尔雅,倒不像生气的样子,“文姑娘不愿,我们自是没有强人所难的道理。”

见常伯宁未曾发怒,文润津舒了一口气,脑中却又开始谋算另一桩事。

两家现在是关起门来说事,文润津当然乐得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可这婚事也是定了些时日的,道门中知之者甚多,一旦公之于众……

若是说自家主张退婚,难免被人嘲笑;若是如实道来,女儿云英未嫁,又难免落得个难相与的名声……

思来想去,文润津冒了个不能与人道的主意。

——哪怕救过那么多人,封如故依然是那个封如故。

自傲、孟浪、蛮横、无礼、慵懒、漫不经心。

他向来名声不好,也不差这一桩。

左右退婚一事也不可能不得罪风陵,只传些和封如故相关的风言风语出去,应当也不打紧……

见过了常伯宁,文润津还要去“静水流深”拜会封如故。

没想到刚出青竹殿正殿,他便撞见了封如故。

他靠在藤躺椅上,左手托一柄纤长的竹烟枪,右手边放着一把桃花伞,占了外面通往青竹殿的大道中央,一摇三晃,好不悠闲。

听到身后响动,他回过半张脸来。

封如故左眼是浓淡生宜的好看,如有水墨精心点染,半睁未睁时,让人想起志怪小说中破败寺庙里常见的艳鬼狐仙,然而右眼却隐于一片单片水晶镜片下,在阳光辉耀下看不分明,实在遗憾。

封如故吐出一口竹香烟雾。

朦胧的烟雾,让他鼻翼右侧生的淡淡一点小痣看上去不那么清晰了。

他冲文润津点了点头,连身也没起:“老丈人。封二这厢有礼了。”

文润津被他一声“老丈人”叫得直起鸡皮,忙上前赔罪,把来意陈明。

网游竞技

培育大师[种田]——闲倚枝

2020-8-25 19:29:06

网游竞技

玩狙的都好难搞[电竞]——笔外音

2020-8-25 19:49:03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