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阿纲曾在横滨——未来天很蓝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案

那一天,天很蓝,海很澈,懦弱瘦小的少年遇见了同样瘦小却暴力的大男孩。

“我是横滨港口的准干部中也,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

从此,港口组织的成员总是可以看见一抹棕色的身影跟随在中也先生的身后。

“那是中也先生新收的小弟。”成员A说道。

“那是中也先生用来替代太宰先生的替身。”成员B同情的说道。

“那不是世界最强家族的未来boss吗?”

???

论港口干部拐了最强家族的未来boss怎么破?

当然是——你猜?

食用注意:非常重要!!!

1.人物ooc,大概是崩坏?私设众多,放……放飞?

2.cp 中也×阿纲 (阿纲后期反攻哒)

3.没逻辑!没逻辑!没逻辑!(在逻辑的边缘试探?)

4.纲吉后期反攻哒,但中也一直都很强!!!!

内容标签: 综漫 家教 年下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纲,中也 ┃ 配角:喜欢喊书名的众文豪,会燃烧七彩火焰的少年们….. ┃ 其它:

第1章 港口 · 目睹 · 吓唬

“啊啊,那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沢田纲吉慌张的从地面上站起来后退,一个不慎脚下一滑又跌倒在了地上。

港口的海风带来清凉,商船停驻在不远处的码头旁鸣笛即将开往远方,海鸥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的翱翔,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而美好。

少年棕褐的眼眸左右躲闪,他的心跳的很快,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他只是难得的中了横滨3日游的奖票,难得的起早买早餐路过横滨的海湾吹吹风而已。

怎么会?

一定会被杀人灭口的!

纲吉绝望的闭上双眼,湿润的泪水濡湿了他的脸颊,他绝对会被杀死的。

就在5分钟前,手中拿着早餐路经横滨码头,呼吸着新鲜的海风心情极好的走在回宾馆路上的少年不幸的目睹了一场凶杀案。

他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要看的,目睹本身是不可抗拒事件!

冰凉的海浪拍打着岸卷起雪白的浪花,几个人护着一个银制箱子蓦然从港口停滞着的船面上冲了出来并朝着纲吉的方向跑去。从纲吉的视野瞧去,那一群人面带仓惶恐惧之色仿佛瞎了眼一般直直的撞到了他,不幸的少年手中的早点也因此撒翻在了地上。

紧接着,他们的后面追上来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人。

清脆的“嘭”的声音连响5声,伴随着鲜红的液体绽放,原本奔跑着的5个人重重的扑地,手中抱紧的箱子也随之掉落到了地面发出金属撞击水泥地的声响。

回忆结束。

被迫目睹一切的纲吉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闭紧的双眼悄悄睁开一条隙缝,他看见对方正慢慢的稳步朝着他走来。

伴随着皮鞋落地的声响,原本在帽檐下被遮住的面容变的清晰,那是一张年轻的面孔,湛蓝的双眸如同大海般深不可测,橘色的卷发被撩到耳背后,留出的一缕丝发用发绳捆绑更显漫不经心的危险,明明是一张漂亮精致的脸但在本人气势的烘托一下子就可以辨认出是一位男性,极具征服力的强大的男性。黑色的西裤,深灰的马甲还有黑色的长外套,对方的身份呼之欲出。

纲吉咽了口唾沫,心脏噗通跳动的声音清楚的从身体内贯穿他的耳膜,早就听说过横滨的一大特色是black分子云集,位于市中心的五座玻璃高楼,那是横滨市的象征,是属于横滨最强的港口组织的地盘,但很明显这里并不是市中心!也不是在五座大楼里!这里是横滨港,没错,依旧是港口组织的地盘!好绝望!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并盛学生啊,还只有14岁!什么概念知道吗?正值少年意气!还没有谈过恋爱,什么概念知道吗?清纯可……咳咳什么鬼?总而言之,出门散个步目睹遇到单方面的厮杀开什么玩笑啊!

绝对会被杀人灭口的!

看着越来越近的橘发大男孩,纲吉做出了聊胜于无的最后挣扎,“啊,啊!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四肢本能的朝后挪动,嗓门发出聒噪的乱嚎。

中原中也居高临下的睥睨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的少年,嫌弃的啧了一声,锃亮的皮鞋停下动作,漆黑的大衣朝地面靠近,一只手从裤袋里伸出朝纲吉的方向过去,纲吉竖起寒毛,手舞足蹈的双臂在身前毫无规律可言的乱晃,似乎这样对方就拿他没有办法了。

布满了枪茧的手越来越近,完了,难道他就要死在这里了吗?纲吉的脑海中混乱的想过一万种被卷入黑手党的争斗中无辜惨死的场景。

什么被扔进横滨港,被灌水泥,总之总之毁尸灭迹,惨死他乡。

就知道他不可能有锦鲤运,突然中了特等奖什么的果然是上天的恶作剧,满满的恶意啊!废柴纲永远是幸运E。

“叮铃铃”就在这时,对方的手机铃声响了。

伸向纲吉的手从半空中收了回来,中原中也懒懒的瞥了一眼快要晕厥过去的棕发少年,从衣袋里拿出手机,食指翻盖听筒置于耳侧,语调恭敬“喂,boss。”

好机会,棕发少年本是个懦弱胆小的中学生,但在即使如此,生死交争之际也会突然迸发出生存的欲望的嘛。

停止思考,本能的双手撑地起身欲要逃跑。

没错,趁着中原中也转过头接听电话,纲吉悄悄的迅速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的……失去平衡——摔倒了。

倒地的沉闷声外加少年“哎呦”的惨叫声完美的吸引了中原中也的注意力。

看着屁股翘起双手伏地的少年,中原中也心中一惊,如此惊人的举动他只在他的讨人厌的前搭档身上看识过,那种上厕所回来的途中摔了个狗啃梨的重伤壮举充满了不可思议。没想到竟然,难道说这是棕发人群的共性吗?

“你那里是怎么了?”森鸥外隔着传音筒清楚的听到了部下那边传来的巨响,作为首领他好奇的关心下属道。

“没什么,有一个路人走路摔了。”中原中也压了压黑色的礼帽实话实说。

挂了电话,中原中也湛蓝的眸光凝聚到了纲吉的身上,他皱了皱眉“喂,小鬼。”

“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就是路人。”棕发少年的声线带着哭腔,完了完了,逃跑失败,一定会惹怒对方的。

“嗯,我知道。”带着嫌弃的意味,中原中也收回手机迈动大腿继续朝着纲吉逼近。

“请放了我吧!”

“你让开。”

这一刻,两种不同的声线发出的声音奇迹的重叠在了一起,一个带着丰富的哭腔感情,另一个语调平淡。

……

什么?纲吉怔怔的看向中原中也,刚刚是说让他离开吗?

“你压在箱子上了。”中原中也一把拉起纲吉的衣领嫌弃的像甩小鸡仔似得把人甩到一旁,然后弯腰拎起箱子,箱子里装着与某集团的价值数亿的合作合同,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鸡货色竟然敢来截港口组织的财路,中原中也郁闷的想到。

啊?顾不上屁股落地传来的肉疼,纲吉这才注意到让他多次摔倒的罪魁祸首——银制的箱子,那个最开始那群人倒下后甩到了他的脚边的箱子,在他扭头就跑的时候就是这个箱子绊倒了他,在他再一次逃跑的时候,很不巧又是这个箱子绊倒了他。

……

红彤彤的太阳从云丛后探出,金灿的光芒挥洒着整片横滨大地,但是大自然的温暖却未能为少年带来半分阳光。

纲吉妄图悄悄的退后,努力的消灭存在感,他把头埋的很低,就像风暴来临之际的鸵鸟将头埋入沙坑里自欺欺人的暗示自己对方没有危险。

但……咦?为什么觉得身体好沉重,腿和灌了铅似得抬不起来?不对不对,怎么又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要飞起来了?

正当纲吉越想越疑惑之时,“我说小鬼你呀,”中原中也嘴角上扬不怀好意的凑近,戴着黑色手套的一只手搭上了少年的肩膀,他稍微的发动了一下异能“污浊的忧伤”,那是只要触发就可以通过重力自由的操纵一切事物的异能。

“你看我长的很可怕?”

中也湛蓝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孩,啧,棕色的头发啊,和那个讨人厌的青花鱼一样但发色似乎要浅一些,少年小动物的本能畏缩莫名的戳中了中也的萌点,印象中某张讨厌的受女性欢迎的脸与少年慌张稚嫩的面孔重叠,莫名的就想要欺负一下这个小鬼是怎么回事?

其实中也并没有想对少年做什么,在没有触及港口组织的利益,也没有报酬的情况下,港口组织对一般市民是非常宽容的,或者说对横滨的普通市民他们愿意好好的守护。港口组织是非常的护短的,他们愿意守护横滨的一切,尤其是中也,对于弱小者格外的宽容大度。

中也嘴角上扬,他才不想杀一只小鸡仔呢,宰了也没多少肉可以吃不是?小鸡仔的正确用法是用来解闷的。

少年颤抖缩成一团的模样,浅棕的发色以及令人欣慰的矮小身躯映入中也的视野,这幅模样不由的令中也想要欺负欺负他,谁让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头棕色的软毛就像太宰那混蛋十四五岁时候的模样的。这么想着中也语调变的暗沉不怀好意,恶狠狠的抓起少年的头发拉近到眼前“你摊上事了不知道!嗯 ?”

被突如其来的恶意吓到,纲吉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完了,果然他要死在这里了,果然他的幸运等级为E,去他妈的锦鲤!早知道就不来横滨玩了。

纲吉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

就这样?中也傻眼了,小鬼胆子也太小了,要是那一肚子坏水的太宰才不会这么没用。但太宰就没有那么好玩了,中也的心情突然因此变得开朗。

第2章 绑架 · 称呼 · 脑补

纲吉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处于害怕迷茫的半懵逼状态,手腕与脚腕处又痛又麻的感觉通过纤细的神经传导到大脑中枢,过了好半晌儿,他才回过神来,对了,在明媚的早晨,他拎着早餐在横滨港口目睹了一场Mafia之间的单方面追杀,作为从头到尾的事件目击者他被那个橘发Mafia成员抓住了。

沢田纲吉,新年十四岁,遭遇意外,横尸他乡,妈妈对不起。

“醒了?”前方传来带着慵懒意味的声音,纲吉沉重的眼皮支撑着上挑,好累啊,好痛啊,要死了吗?纷乱的思绪汇聚成一点——他还没有被杀死?还活着?

中也惬意的坐在驾驶位上,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夹着一根燃着的烟,正对着阳光的直射驾驶在大道上行驶。

“唔”纲吉下意识的想要出声但嘴中被塞了异物无法说话,手脚被粗麻绳勒的紧实,他的棕眸左右闪动,不良,行驶的车辆还有被绑架的他。

太好了没有死。棕发少年在心中大舒了一口气。

“喂,哑巴了吗,还是说你要去死一死啊!”

纲吉“……”

那你倒是不要堵上我的嘴巴啊!混蛋!

刹车猛的一滞,车子进入了一座外形奢华的洋房院前,中原中也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随后又打开后车门将四肢被捆绑成一坨的少年拎了出来,顺便拔了塞在他嘴里的布团。

一瞬间得到了再次说话权利的纲吉大口喘气贪婪的吐纳着空气,棕眸小心翼翼的瞟过将他绑架的不良青年,不确定的想到应该不会死了吧。

纲吉虽然在校成绩差了一星半点,体能也不靠谱,但难能可贵的在关键的时候他拥有灵活且正常的逻辑思维,譬如此刻他会想到既然眼前这个橘发的不良青年在他目睹事件过程后的第一时间没有立刻杀掉他,那应该会留他一条性命吧之类的,想是这么想,原本瑟瑟发抖的小身躯依旧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滚进来。”冰冷的电子音在中也使用指纹开锁后吐字清晰。

……

这是……纲吉悄悄的偷瞄了一眼中也,好独特的语音设定哦,但他什么都没有听到,没错!他耳朵不好使。

中也在听到电子音的语音后瞬间黑脸,太宰那个混蛋叛逃了还要给他整事情!竟然不仅在他的豪车上安装□□而且还改了他家门智能语音!

宰了他!绝对要宰了他!

中也拎着少年走进大门后大门自动关上,“滚的好。”冰冷的电子音再次响起。

……

体会过绝对冰冻吗?大概就是纲吉现在正在经历的。十足的冷气迎面扑来驱散了夏日室外的灼热宛如置入冰窖。

纲吉苦丧着脸,他能表示什么都没有听到吗?很明显这个危险分子被人给整了,然后他又很不巧的作为了听众,哦不,他是聋子,他什么都没听到。

AO3同人文

[综]我在雄英开监狱——兔耳齐

2020-8-25 15:27:09

AO3同人文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万流千江

2020-8-25 17:52:06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